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面对现实,时不我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床上起来,来到外间办公室,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何志平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可是稀客,自陈奎死后,何志平只是有数的上门几次,而且也是来去匆匆,传达完市长指示后,马上就离开。今日上门,不知是何事由?看到对方手中拿着纸张,楚天齐猜出来了,但又觉得不可能,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何志平走到办公桌前,把手中纸张向前一递:“楚市长,这是今天上午常委会的会议纪要。”

    “何主任亲自来送呀,让小李去取就行。”楚天齐疑惑的接过了纸张。

    “市长让我到市委取的文件,要求我把文件直接送到上午参会的政府领导手中。”何志平道,“市长特意嘱咐,附件仅限参会领导知晓,不得随意外传,这是纪律。向其他相关领导和单位,只下发文件正文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摆*弄着手中的纸张,一共是三张纸。第一张为单页,第二、三张装订在一起,第二页页眉和第三页页尾均有带括号的“附件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我走了。”何志平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给予了回复。

    何志平走出了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楚天齐看完了三页文字,随手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怪不得让何志平直接来送,原来这里面有猫腻,是为了减少更多人看到第二、三页内容的机会。何志平所谓的“市长特意嘱咐”,分明是专门针对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这三张纸正是关于上午开会的纪要,但和楚天齐想象的有很大区别。按常规情况,《纪要》应该会简要叙述会议主要内容,然后记录所形成的结论和重要意向。但这份纪要却很特别,把相关内容分成了正文和附件,而且正文形式也有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第一页是红头文件,正文内容不足五十字:所有常委一致通过决议,由楚天齐同志全权处理飞天大厦及四海商贸所涉全部问题。会议还研究了其它事项。

    第二、三页附件内容,全是楚天齐提出的条件,内容意思也和薛涛当时答复的基本一致。只是在开头部分加了前缀:市委为了支持楚天齐快速处理此事,原则上认同以下事项。

    按照上午实际会议情况,处理烂尾项目只是众多议程中的一项,但文件正文却故意突出了这项议程的结果,突出了“一致通过”、“楚天齐处理”等词目。而把另外几项重要议题,用“其它事项”一笔带过。这分明是告诉大家,关于那两个烂尾工程的事,就找楚天齐。

    附件中也耍了花样,首先是前缀设定了“快速处理”这个定语,并且用了“原则上认同”这样的表述,这就为市委留出了很大的余地。另外,附件内容条目中,其它那几项几乎和当时承诺完全一样,但有一条却有了变化。当时楚天齐提议“成康市委所有常委全力支持楚天齐同志,对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施工企业采取一切必要手段”。但这里却表述成了“对于在处理过程中*出现的重大事项,市委要求楚天齐同志‘慎重处理’,并全力支持楚天齐同志采用合理合法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在今天会上的时候,楚天齐已经认定,市里这是扔给了自己一个*包,让自己去做炸碉堡的勇士,是在利用自己。现在看到这份文件,更充分证明了这点。而且薛、王二人还通过这份文件,把楚某人“后事”提前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通过对文件做手脚,市委就能进退有据,而自己要想不受损失,那就只有一条路,毫发无损的把碉堡炸了。如果自己真能做到这点,那么成康市委就是英明神武,因为市委可是“全力支持”的。如果自己用牺牲炸了碉堡,那么市委全体同志只会叹息一声,甚至还会觉得出了“被戏耍”的恶气。如果自己没有去炸碉堡,而是乖乖退了回来,那么“能力低下”的帽子就被会扣上,也要受到应有的惩罚或受到消极影响。如果自己受伤了,却没炸成碉堡,那么楚某人就要因为水平有限、政策素养低下,去承担应有的责任。而市委却没有过错,市委可是明确要求“慎重处理”、“合理全法”的。

    再次看着经过精心设计的文件,楚天齐心中暗道:薛、王这是一点都不吃亏呀。

    其实在上午会议进行到最后的时候,所有常委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无非就是大家互相“哄”着玩,众人把这个烂锅甩给楚天齐,楚天齐也在其中争取到了最大可能的主动权。只不过对于楚天齐“装傻充楞”这一折,众人没有当面揭穿而已,当然也不能揭穿,更不能对这种行为进行批评。如果真那样的话,一旦楚天齐死活都不背这个锅,那还真挺麻烦了,尤其每个人都怕那个锅落到自己头上,因此都认可了被这小年青耍了一把。

    从现在来看,这些官场老油条可不是白给的,尤其薛、王二人更是手段颇多。只通过这么一份文件,就扳回了一些比分,而且自己已得罪了他们。楚天齐并不想得罪二人,但他又不能傻乎乎的把“*包”抱在怀中,所以他在会上的时候,才把自己的反击对准尤成功,而尽量少对尤的主人薛涛开火。但现在看来,人家根本不领情,而只是想着如何把他们自己择出来,却把自己绕了进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站起身来,拿起桌上的纸张,向门口走去。但在准备拉开屋门的瞬间,他又停了下来,返回到座位上。现在文件肯定已经下发,薛涛和王永新肯定也已研究出了对付自己的策略,去了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在接到这么一个*包的同时,能够让市委同意自己的那些要求,已经很不易了。如果当时他们齐心压自己,就不讲理的让自己背锅,自己也并没有特好的办法,那可是以寡抵众。他们不想把自己彻底得罪死,也不想得罪自己身后的人,还想让自己去办这事,也才能够答应了那些条件,这已经是比较理想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木已成舟,时不我待,还是面对现实吧,如何开展工作才是正理。于是,楚天齐打开电脑,对照着上面的一份文档,修改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何志平站在办公桌前:“市长,他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何主任,那两个工程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到现在还不太明白。合同好像也有不合适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太清楚。”何志平有些支吾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啊,那好吧,我再问别人。”王永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何志平脸上神色数变,他明白,市长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了。他没有走开,而是谦卑的说道:“市长,签这两个项目的时候,我还没到政府办,没有参与。后来都是工程、财政的事,没政府办什么事,也就没了解这事。我只是听说,这个鹏燕公司法人代表是张燕,张燕的叔叔就是河西省凉河市委书记张天凯。还有人说,张书记的儿子是这个公司的实际大老板。签合同的时候,陈市长是市长,尤建辉是分管城建的副市长,还兼着局长。合同签订过程和细节,我就真的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不置可否,挥了挥手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带着失落,何志平迟疑的离开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何志平的说辞,在王永新的意料之中,他并没准备能问出更多的东西,只是随便一问,看看对方的态度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今天的事,王永新有几个没想到,当时觉得很蹊跷,但现在似乎找到了答案,可又不很确定。

    那天在到省里接上访者的时候,王永新被省政府秘书长和省信访局局长训了一通,尤其秘书长还指出,省领导指示“必须妥善、快速处理”。虽然不到十个字,虽然是秘书长转述,但王永新却不敢不重视。尽管不知道是哪个省领导,但能被正厅级秘书长称之为领导的,肯定要比自己大的多的多,自己绝对得当成当前头等大事来抓。

    所以,王永新立刻答复上访者,元旦前全部支付完毕,那些上访者才同意回到成康市。在返程的路上,王永新一直都在想着筹措资金的事,想到了政府和相关单位各出一半的方案。他知道这事要取得薛涛的支持,尤其还要在处理飞天和四海的事上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王永新从省里返回当晚,就直接找了薛涛。让他意外的是,薛涛非常赞成他筹措资金的办法,而且特别痛快的答成了一致意见:让楚天齐处理此事。这让王永新没想到。而薛涛在今天休会期间,又主动提出向楚天齐让步,这让他更没想到。同时他也疑惑:薛涛为什么那么积极?是因为当时她是书记,还是有其它什么说法?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是王永新没想到的。他没想到楚天齐竟然提前摸清了鹏燕公司底细,更没想到那小子还套用了一招“哀兵必胜”。既然那小子已经知道对方的底细,可为什么又做好了接手的准备呢?是程爱国的支持?还是他在首都真有什么“老人家”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王永新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打开,秘书站在门口,楚天齐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是飞天、四海项目处理小组人员构成,请您审阅。”楚天齐来在桌前,把一份文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效率可真高呀。”王永新笑着接过文件。

    “面对现实,时不我待呀。”说着,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是呀,时不我待。”说完,王永新看起了手中的文件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