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章 吃惊还在后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日子到了十一月三日,星期一。

    上午刚上班,李子藤来到副市长办公室,向楚天齐汇报工作:“市长,您安排的三件事,经过调查,我了解到了以下情况。两个项目共涉及六百六十一套住房,其中住宅楼四栋,每栋楼五十家住户,其余住户皆为户均一套的平房。这些住房共涉及三十二个单位,居民只拥有相应住所使用权,产权归各自的工作单位。这些单位中有九个涉及到合并,有四个涉及到名称变更,其余十九个单位名称未变并且依然存在。在现有这些单位中,只有三个单位一把手还和当时征收房屋时为同一人,其余全都变为他人。

    这些房屋全部由成康市政府征收,总的征收补偿款是三千八百二十七万元,市政府已经支付两千三百八十二万元,还差一千四百四十五万元。已付征收补偿款共支付了两次,第一笔支付款项由单位和个人按比例领取,当时双方都在同一张表格上签字确认。第二笔支付款项全部由单位领取,个人没有领到一分,也并不知这笔款项发放。从实际领取的金额看,单位应得部分已经几乎全部领取完毕,所欠款项百分之九十多为个人应得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数据准确吗?”楚天齐插了话。

    李子藤回答:“房屋总套数来源于房管所资料,我也找到了征收时的几份清单,数据完全吻合。征收时单位数量以及期间变迁情况,是从档案局查到的,应该准确。单位负责人是对照政府办相关文件,应该也没错。找房管所常主任要资料,是实话实说。但找其它单位要资料都没说真正目的,而是以别的名义,不知这中间会不会有出入。

    总的征收补偿款是我依据档案室资料累加所得,支付款项是参照财政局财务报表,两笔支付款项均打到相关单位帐户上。至于支付情况,我只是找了六个有内部私人关系的单位,偷偷调阅相关资料。发现第一笔款项中,有个人从单位领取的表格记录,上面有个人签字确认,第二笔款项没有个人领取的相关凭据。有两个单位一把手向我透露,个人并不知道第二笔付款情况,所有单位当时都是这么做的,这两个一把手当时是所在单位副职。我以其它名义走访了上百住户,在他们的表述中,只领取了一次补偿款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楚天齐缓缓点头,“怪不得这些单位都不愿出头呢,原来他们都‘碗里扣鱼’拿够了,这些家伙真够自私的。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继续道:“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这些合作单位中,我只找到了十二家材料供应商,还有三个包工队。这十二家总共供应材料三千多万,拿到的材料款不到一千万,还有一多半没拿上。这三个包工队都是清包,只涉及人工费,总的费用在九百万左右,现在拿到手的就是三百来万。

    这些合作单位的数据,仅是当事人提供或是从其它渠道了解,准确度不好确定。如果参照那三家提供的数据,这些数据应该差不多。在向这些单位了解情况时,我没有报出真身份,只谎称是数据统计部门或是媒体,不过有的人可能也有怀疑。

    合作单位的这些数据,包括居民和涉及单位情况,本来应该能够了解更详细、更准确一些。只是担心暴露身份和目的,只得偷偷摸*摸的进行,所以目前也只能掌握这些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了话:“因为单位变更,当事人离职,这些数据本就存在统计难度,何况还不能明正言顺调查。从十月二十一号到现在,不足两周时间,你能做到这种细致程度,已经很不易了。这些数据和具体情况已经能够说明问题,干的不错,你马上把刚才说的这些文字资料给我,我好尽快向市长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我都做出来了,现在就给您去拿。”说着,李子藤向外走去。临到门口时,又返身道,“估计已经有人嗅到信息,怕是又该来政府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有咱们的调查,这些事也不远了,是疖子总会出头的。”楚天齐淡淡回应着。

    李子藤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康市政府,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永新、楚天齐对桌而坐,王永新低头看着一份资料,楚天齐则靠在椅背上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把手中资料放到桌子上,王永新恨恨的说:“这些单位太过分了,只知道与民争利,怎么吃的让他怎么吐出来。天齐市长,了解一下,都哪些单位真正有这种情况?追究原一把手责任,只要他在成康市治下,就能治的了他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市长,怎么治罪?人家单位拿的是应得的,只不过方式欠妥,在道德上有缺失,又没有多贪多占。另外,我的数据来源渠道并不正规,数据准确性我也难以负责。其实,在这件事中,最主要的责任在政府身上,是市政府没有按时足额支付拆迁补偿款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暗嘘了一口闷气,又说:“政府虽然做的有欠缺,但这些单位做的也太差劲,这些一把手思想也有问题。你统计一下,到底有谁,以后倒要好好考察考察他,看看他的人品到底咋样,那些钱究竟用的合不合规,有没有中饱私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市长,这项工作,我做不合适吧?我现在只能算是道听途说,并没有经历这个过程。最主要的是,这是钱的事,不是我能管的。既使您要查一查,那也是审计或组织部的事,再严重的那就是纪委了,根本不是我分管范围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眉头舒展,也笑了,轻轻摇摇头:“被这帮家伙气糊涂了,不过这些人我非得了解一下,看看他们到底是一贯为之,还是偶尔糊涂,到底还胜不胜任现职。”说完,又拿起那份资料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对方这句话,楚天齐能听的出来,这些人怕是要有遭殃的了,当然未必直接是因为这事,但肯定会被挑到别的毛病。在一个市里,要是真被市长盯上,那这个人的日子指定好过不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由得联想到自己身上。自己可是和王永新有过节,按人们通俗的说法,王永新老婆也是让自己给送进去的,王永新没有理由不盯着自己。不过,值得庆幸的是,到目前为止,自己只被王永新搞过一次未成功的突然袭击。但庆幸并不代表总能侥幸,自己绝不能大意,狼暂时没吃人,并不代表它不会吃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居民没拿上应得的钱,各单位又提前贪占了,那为什么一直没有暴露,居民没有闹腾呢?”王永新抬起头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清楚了。”楚天齐摇摇头,“不过我估计,人们很快就会来找,说不准也很快就会知道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永新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我只是胡乱猜测。但原因肯定跟我们这几天的调查无关,即使没有调查,应该也到暴发的时候了,人们都想请王市长给他们做主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看似什么也没说,但王永新却听明白了一点:市领导换了,没人再捂着这事。

    “市长,再看看这个。”楚天齐把手边的另一份资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永新接过资料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给王永新的资料,是与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项目有关的合作商情况。是上午李子藤在汇报完后,连同刚才那份原住房情况,一块给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王永新看这份资料要快的多,他把资料放到桌上,无所谓的说:“这些合作商,是和施工方有合作关系,和我们没有关系,他们找也找不到咱们头上。施工方欠材料费、人工费是行业通病,谁也没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市政府是这个项目的甲方,是有连带责任的。假如人家起诉,市政府也是第二被告。”楚天齐提醒着。

    王永新摆摆手:“无所谓,政府专门聘用的法律顾问,如果没点儿事的话,律师费不是白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市政府不只是甲方,还是地方政府,地面上如果有这种情况,合作商或是包工队肯定要来上访,没准真就导演一出跳楼的闹剧。”楚天齐再次提醒,“如果要是施工方躲着不露面,应收款又远远不够支付这些欠款,那市政府就不得不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点点头:“这倒是,那么院门和一楼的保安就得加强了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又问,“你是说,政府欠施工方的钱小于这些欠款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“究竟施工方外欠多少,不得而知,仅是这部分数据,就已三千来万。可政府欠施工方的仅仅只够个零头,严格来说,政府还不欠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眉头微皱,表示不明白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拿起两张表格,递了过去:“这是财政局付款清单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付了百分之九十五?什么混帐逻辑?一般都是付到百分之八十,最多也才八十五。”王永新把两张纸拍在桌子上,伸手去拿桌上电话,“我让财政局长来一下,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先别急,听我把话说完了。”楚天齐阻拦着,“吃惊的事还在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收回右手:“你说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