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安全拆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,成康市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,人影绰绰,摄像机灯光不停闪烁,一项重要签约仪式将在这里举行,签约方分别是成康市政府、河西鹏燕建筑公司、河西鹏程投资公司。

    市政府领导和双方签约人还未到场,现在在场的主要是一些工作人员,还有成康市电视台的记者。市政府办主任何志平最为忙碌,除了中午到食堂吃口饭外,已经在现场待了四、五个小时,既要指挥对现场的布置,还要与记者们进行协调。相比何志平,城建局长曹金海、土地局长赵顺和另外几名局长要清闲的多,他们下午两点多才到,来了以后,也是站在一起笔笔划划,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的签约仪式,既让记者到场,又临时布置现场,还让相关人员参加,全是王永新的意思。用王永新的话说,这是“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”,值得宣传一下。

    时间将近三*点,现场也已布置完毕,记者们都摆好机位,严阵以待,那些说笑的人们也压低声音,集中到了应该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阵谈笑声响起,同时伴着脚步声传来。会议室的所有人都闭嘴不言,目光注视着门口方向,安静的屋子又多了一种庄重的氛围。

    随着人影显现在门口,会议室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王永新当先走进会议室,紧随他身侧的是张燕,王、张二人几乎并排而行。走在第二排的是常务副市长彭少根和常委副市长楚天齐,再往后的则是其他副市长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签约仪式,张燕参加了多次,几乎每次规模都不小。今天的现场布置、官员级别、媒体档次,相比以往仪式现场要略显寒酸,但在张燕的眼中,却感觉特别刺眼,也太高调了。这本来就是一个补充协议,双方一签字,走一下必要的法律程序就完事了,有必要搞这花里胡哨的形式吗?这本来就是鹏燕、鹏程的滑铁卢,就好比在张燕心头剜了一块肉,你们这么多大男人又何必在我伤口上面撒盐呢?

    张燕知道,这一切应该都是王永新的主张,王永新肯定不是故意刺激自己,只是想把这份“政绩”贴他身上,但事实上却相当于在自己伤口戳了几下。她能体谅一个政客的心情,也能理解一个政坛受伤老男人的想法。不过她却不能原谅那个盯着公司不放的家伙,如果不是那小子,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一折。

    伴随着掌声,众领导与嘉宾步进会议室,全部站到台下,站在原先那些人前面。

    虽说今天请了记者,参加人很多,但和平时的签约合作非常不同,尤其对方又只来了一个光杆司令,因此仪式流程也简化的多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持人是彭少根,他走到台上主持席,简单做了开场白,然后便有请市长王永新讲话。

    王永新特意穿着一身藏青色西装,里面是白衬衫,系红领带,脚上蹬着黑色系带皮鞋。他的头发也好像刻意吹过,稀疏的几缕发丝梳向脑后,露出并不怎么宽的脑门。这么一弄,显得他面色更加枯黄,鼻子也更小,嘴唇也更发白。但精神状态显然不错,略带笑意的脸上,透出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张燕女士,各位来宾、各位朋友、各位同仁:今天在这里,成康市政府将与鹏燕建筑和鹏程投资公司签署协议。这套协议,是各方友好协商基础上达成的,是政企相互理解、良好互动的结果,体现了各方精诚合作的意愿,是真实意志的集中表述。我们……”王永新根本不用看稿,侃侃而谈着。

    足足用了二十分钟,王永新才发表完长篇大论,在人们的热烈掌声中,带着志得意满的神情,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下主席台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议程,便是签字环节。在彭少根主持下,市长、副市长纷纷上台,站到背景布前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张燕则坐到签字桌前,有工作人员专门拿着签字夹候在旁边,签字夹里是待签的协议文本。原文本由张燕提供,经过成康市政府法律顾问常胜审核,并出具审核意见后,由政府办打印了相应的份数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上门道歉后,常胜对楚天齐特别尊敬,楚天齐也暂时没揭常胜的短。楚天齐知道,常胜给自己摞挑子、玩失踪,肯定有猫腻,后来对自己卑恭有余也肯定有原因。但楚天齐现在不点破,而是让对方心里一直不踏实,做为嵌制对方的一个把柄。

    现在不找常胜算帐,并不代表就相信常胜,常胜可是耍滑头在先,现在也不敢保证就靠的住。虽然常胜已经审核过,并出具了法律文书,但楚天齐依旧亲自在自己办公室核对了相关内容,并没发现异常,李子藤审核的那几份也没有问题。这并不是楚天齐心胸狭隘,而是他要对自己负责,也要对市政府负责,协议甲方可是要签上“楚天齐”三个字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见证下,楚天齐、张燕分别在几份协议上签字,一共签了五份协议,一总四分。然后由工作人员盖章,并交换了协议文本。

    放下签字笔,楚、张二人起身握手。

    张燕面带笑容:“谢谢,谢谢楚市长的关照!”这话看似客气,但语气远不是那么回事,短短的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理解对方的心情,知道对方对自己恨之入骨,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,并不觉得惊讶。反正现在自己已经达成目的,比较圆满的完成了市委赋予的第一阶段任务。而且自己又是一个大男人,岂能与女人一般见识?于是他也笑着说:“谢谢张总的理解和配合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要真诚的多,但看在她的眼里,却是“笑里藏刀”,她觉得对面大个子就是“笑面虎”。

    现场掌声非常热烈,音乐也适时响起烘托气氛,人们并未完全听清两人的对话,更感受不到具体的语境。他们只隐约听到两人互相致谢,看到两人真诚的笑容,还有那异于平常的握手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握手时间超长,但人们却未对楚天齐有任何负面评价,因为他们发现,是女方一直攥着男方不撒手,男方都尴尬了。有人甚至在羡慕楚天齐的同时,不禁暗暗感叹:还是年轻人有吸引力,不但收拾了对方,对方看样子还恋恋不舍呢。当然,也不乏有人想法更龌龊。

    如果人们知道男方尴尬不是因为被握的时间长,而是让对方用指甲偷袭了两次,但却不能当众反击,不知会做何感想,不知会不会羡慕台上那个大个子?

    热情的握手结束,本次签约也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张燕拿好己方五份协议,冲着楚天齐礼貌的笑笑,说了声“后会有期”,在王永新陪同下,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苦笑了一下,接连甩着灼烧感很强的右手。自己的动作引来别人侧目,他便停了下来,对着李子藤说了句:“拿好协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曹金海、赵顺坐在同一组沙发上,但没有任何交流,而是眼睛盯着那个套间的屋门。

    终于在二人殷切关注下,楚天齐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曹、赵不禁心中暗道:一进去就十多分钟,肯定不是小解,分明是解大手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俩哪知道?楚天齐去卫生间不假,但并不是小解,更不是大解,而是去处理右手上的指甲印了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觉着手指很疼,等到走进卧室,翻过掌心一看,才发现中指和无名指竟然有血渗出。暗骂了声“九阴白骨爪,疯女人”,楚天齐拿来棉签,擦掉伤口的血迹和残留的指甲油,然后又在伤口洒了一点自制的药面儿,才若无其事的出了屋子。这么一耽搁,十多分钟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张燕下黑手的时候,楚天齐也想过要反击,但他注意到对方笑容里的得意,便没敢轻举妄动,担心着了对方的道。如果对方喊出某些不雅的词,那样自己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,这才忍受了对方的报复。现在想来,对方做出那样的笑容,很可能就是猜准了自己的心理,而故意让自己吃的哑巴亏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二人面带笑容,目光随着楚天齐移动,见对方坐到椅子上,都抢着奉承:“市长,佩服,实在佩服。”

    见曹金海比自己说的快,赵顺赶忙又加了一句:“佩服的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“哎,谁难受谁知道。”楚天齐说的是心理话,不止这几十天心里有压力,现在他还受着罪呢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容易,也就是市长您,要是换个人,绝对弄不了这么漂亮。”曹金海继续奉承着。

    赵顺抢过话头:“市长,这就是个不*,全成康市有一个人算一个,除了您,没有人能这么安全的拆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*暂时是安全拆除了,但这事还没完,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虽然签了协议,但更重要的是执行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你们二位都要负起各自的责任,要严格监督和跟进执行过程。来,你俩往前,咱们再具体说说注意事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曹、赵二人起身,都争着去拿绿植后面的另外一把椅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