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姓周的,你不得好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过天来,王永新便在常玉州陪同下,去了省城雁云市。

    一周即将过去,时间已经到了三月上旬,王永新等人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人们不知道市长究竟去做哪些具体工作,只知道市长亲自去跑房改试点了。

    对于王永新在省城的工作动向,楚天齐每晚都能得到常玉州的及时汇报。楚天齐心知肚明,现在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,王永新这些举动只是要证明,试点争取工作由市长亲自指挥了。

    近几天工作非常顺利。王永新答应的二十万,仅隔不到二十四小时,就到了房管所帐上。虽然这是王永新在收买人心,但楚天齐也非常高兴,因为房管所及其职工得到实惠了,人们的工作热情自然更加高涨,工作应该也能做的更好。

    城市规划设计已经出图,只待去取了。本来让曹金海或是其他副职代劳也可以,但楚天齐担心有事需要沟通,便等着周家林下星期亲自去拿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治疗,周家林身体已经基本康复,只是那些表皮伤痕,还需要慢慢退去。在医生建议下,在楚天齐要求下,周家林才耐着性子,同意再在医院养几天。

    相比医院的治疗,整个破案工作却好比蜗牛爬行,慢的很,而且那些所谓的进展,也似乎没什么实际用处,就好像是为了专门应付似的。对于警方的不作为,楚天齐很是不满,但前有公安局长上门汇报解释,他也不便说什么,只能自己多加注意,看看是否会有收获。为此,他不但让厉剑和李子藤关注案子进展,也从其它渠道进行了解,期望能够东方不亮西方亮。其中,向曲刚侧面做了解,让曲刚关注近期刑警案件,关注外地口音嫌疑人,就是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想想距上次打电话已经三天,楚天齐便拿出手机,准备给曲刚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暗道了声“说曹操曹操就到”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老曲,有发现?”

    曲刚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:“楚市长,今天凌晨,在许源县城郊,发生了一起恶性伤人事件。村里给指挥中心打来报警电话时,我正好在那里抽查上岗情况,就一同去了。经过初步审讯,这些嫌疑人是替人收赌债,因为赌鬼不能按时足额还清债务,他们便对赌鬼进行殴打,还割下了对方一只耳朵。要不是村长带人赶到,怕是赌鬼女人都要遭殃了,当时女人上衣已被扒光,裤子也被撕扯到了大*腿。这些人口音比较标准,但带着一点省城方言味,不知有没有你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楚天齐心中一动,“他们有没有说到在成康做案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他们到目前只承认替人收赌债。”曲刚道,“对了,你找的究竟是什么人,犯了什么事,我可以直接审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这个现在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过我?”曲刚反问。

    “要是信不过你,我能几次三番给你打电话?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主要是担心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曲刚说:“你不提供具体信息,那无疑于大海捞针。许源也不可能每天都发生案件,更不可能每件案子都经过县局,有时即使有案子,也未必就能当场抓*住人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笑出了声,“这次就是该着,如果不是有个小子给下面老二治病,怕是他们早跑掉了。看样子那小子伤的不轻,到现在走路还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话,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赶忙打断对方:“等等,什么老二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老二,男人的老二呗。”曲刚继续笑着,“怎么,这也是线索?”

    “那人说话声音什么特点,个头有多高?”楚天齐忙着追问。

    手机里稍微静了一下,又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那家伙说话粗声粗气的,有……跟你个差不多高,比你壮。哎呀,这么比喻不礼貌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喜,“他的身高和声音果真如你所说?”

    曲刚肯定的回答:“我确定,对这家伙印象太深了。当时我们冲进诊所的时候,那家伙还一边捂着下面,一边喊着“侵犯隐私”呢,真是个奇葩东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老曲,这样,先不要对这些人提起成康字眼。我现在就赶过去,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自来,这么重要吗?”在疑问过后,曲刚又马上说,“这样也好,这样也好,好长时间没见老领导了,咱们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先不要和局里人说起我要去的事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将近十一点,楚天齐拨打了厉剑手机。电话一通,说了句“出去一趟”,然后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*点多,许源县公安局监听室,楚天齐正在监听审讯,陪他一起监听的,有局长曲刚,还有纪检组长兼副政委孟克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在走到半路时,和厉剑吃的快餐,到许源县公安局后,直接到局长办公室少坐,然后便到了监听室。

    监控屏幕上,是审讯室画面。画面中铁栅栏北侧坐了三名警察,两名审讯人员和一名记录员,其中一人是刑警队副队长兼技术中队长高强。

    铁栅栏南侧是那把固定在地上的特制椅子,椅子上坐着一个耷*拉着脑袋的人。这个人虽然是坐着,但看上去个子很高,块头也很大,是一个壮汉,不过却一直佝偻着身子,整个人也无精打采的很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三人已经监听了将近一个小时,但除了听到高强问的“姓名”、“籍贯”、“曾用名”、“工作单位”外,就只听到了另一名警察所做的思想教育,却未听到那个壮汉说过一个字。壮汉不但一言未发,连头也不曾抬起,甚至整个身子都未动一下,就任凭头顶的高亮度灯泡炙烤着脖项。

    耳机里沉静了好向分钟,才又传来高强的声音:“说说吧,你都做了什么事?早做交待,对你只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壮汉还是不吱声。

    “连这次算上,你已经是第三次受审了吧,到现在你却没有说一个字,是想一直这么耗下去?我告诉你,不要以为你这样摆肉头阵,我们就拿你没办法。”高强“哼”了一声,“你们暴力逼债,致人伤残,还意图施暴妇女,哪一条都够判你几年的。我们现在是人证、物证俱全,无论你承不承认,都不影响对你的判决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见对方依然低头不语,高强接着说:“但是,你承认与否,量刑年限却有很大不同,至少会有两、三年差异的,这可是八、九百天呀。你可想好了,八、九百天可不是转眼即过的,你没进过里面,还理解不了度日如年的感觉吧?”

    在对方说到“没进过里面”的时候,壮汉身上无来由的动了一下,但却依然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高强嘴角掠过一抹笑意,继续说:“我知道,你以前进过拘留所,但拘留所可不同于监狱,那是完全不同的地方,你可要想好了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道,“先抛开这个不说。如果你就这样摆肉头阵,那么你可能就会成为同伙公认的主犯,主犯和从犯又有很大不同,这里面还有两到三年的差异。加上前面的八、九百天,可就至少一千七、八百天了,这么长的时间,可是什么都可能发生的。很可能你在里面服刑的时候,家中父母因为思儿心切发生什么意外。很可能就在你多服刑的这段时间,会有人打你妻子的主意。很可能,你的孩子会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耻……”一个声音响起,打断高强的话。紧接着,椅子上的人抬起头,“警察竟然会这么威胁人,竟然会用妻儿老小来逼人就范,算什么英雄?这和绑架人质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脸上青筋暴露,高强微微一笑:“这是绑架?你大脑没问题吧?我只是实话实说,替你分析一下你的处境而已。你没进过里面,自然不清楚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都是里面常客了,那里边有什么?老子照样平趟。谁说老子没进过里面?”壮汉一副桀骜不驯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有人吹牛有钱,有人吹牛有权,今天还有人吹牛进过里面,真是奇葩了。”高强提高了声音,“你说这人是疯子还是傻子,黄老八?”

    壮汉厉声道:“谁……谁是黄老八?”

    “黄老八,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高强瞪着对方,“你在别处的案子犯了,那里警方传来了你的资料,你真名叫黄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案子?我不叫黄虎。”壮汉的声音明显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高强一字一顿的说:“黄虎,成康的周家林,认识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认识什么姓周的。”壮汉否认着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?哈哈哈……”高强大笑起来,“那你下面的难言之隐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姓周的,你不得好死。”壮汉大骂起来,“我要让你断子绝孙,全家死*光光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