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咱俩对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交待了?交待什么了?”小矮个声音依旧森冷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你让我们……殴打周家林的事。”黄虎支吾着。

    小矮个眉毛挑了挑:“黄老八,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我看你没有吃喝,还有伤,就好心收留了你。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白眼狼,竟然污蔑我郝雄,说我让你打人。妈的,想必那个什么‘郝志高’也是你杜撰出来的吧?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,竟然颠倒黑白,枉费老子对你的关心了。刚才我看屋门锁着,怕你身上伤病有什么危险,就忙着出去找你,不曾想你却跑到这里给我泼脏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后面这句话,高强不禁自责,为自己的疏忽而自责。怪不得对方会过家门而不入,原来是发现屋门反锁了。要是屋门未锁,对方肯定以为黄虎在里面,肯定就会直接进去的,那样就好抓多了。

    面对小矮个的指责,黄虎竟一时答对不上来,只是接连叫着“高哥,高哥”。过了一会,才吭吭哧哧的说:“不是我想到这儿,我也是被抓来的。昨晚我见你一直没有回去,就出去找你,顺便给我的伤处上点药。没找到你,也没找到诊所,就先遇到了以前的一个哥们,他让我跟着去做一单生意。我身上正缺钱花,就跟他一起去要赌债,他们瞎胡闹,让人报了警,我也就被抓了。其实,其实要是你把上回打人的钱给我,我身上要是有钱的话,也就不跟他们去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小矮个仰天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。编的真像,你他*妈的还在给老子泼脏水,老子真是瞎了眼。你跟老子说你是民工,在工地受了伤,老板不管你,老子才动了恻隐之心,收留了你。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东西,不但不感恩,还反咬一口,栽赃陷害老子。更没想到,你还干那种助纣为虐的暴力催债,我真是救了一条毒蛇,一个畜牲。”说到这里,他把目光转向高强,“警官,你们听出来了吧,他就是个无廉耻、不讲道德的混混,他现在干坏事被你们抓了,分明是想拉我给他做垫背。你们都是英明的人民警察,就他这小伎俩,你们肯定能分辨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高强一笑:“你不用拿话忽悠我,不过我要告诉你,任何伪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,比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?警官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小矮个显得很是无辜,“对了,黄老八说我让他干坏事了,那他有相应证据吗?比如我写的纸条,或者我打的电话。哪怕没有通话内容,就是有个号码也可以呀,有吗?”

    高强转头看着黄虎: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警官,他没有……”话到半截,黄虎又把头转向小矮个,“高哥,你没给我写过纸条呀,打电话又隐藏了号码,我哪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警官听见了吧?他这说法能站住脚吗?”小矮个大呼冤枉,“我太冤了,比窦娥都冤。这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,这就是东郭先生和狼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矮个的理直气壮,对比黄虎的胆胆怵怵,似乎谁撒谎一目了然了,就连审讯室和监听室也不禁有人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高强缓缓的说:“你说你冤枉,那咱们可以用一个办法试一试,用你手机打个电话,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您说的对。”小矮个连连点头,“可,可我的电话被你们搜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你的手机在这儿。”高强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透明色塑封袋,塑封袋里是一部手机,“这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小矮个看了看,说:“手机是一个型号,就是不知道里面的号码是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打一个试试,不就知道了?”高强说着话,在手机上面拨了一串号码出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高强从衣服口袋取出自己手机,看着上面跳动着的号码,说:“你的手机尾号是不是‘1474’?”说话间,他把手机从栅栏间伸过去,屏幕正对着小矮个。

    小矮个伸长脖子,嘴里念叨着:“13……对,对,就是我的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认?”高强继续盯问。

    “我确认。”小矮个显得很是无奈,“这个号码没人要,人们都嫌不吉利。我贪图有赠品就要了,穷人只要有个用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承认这个手机和手机号是你的,那就把干的坏事也交待出来吧。”高强挂断手机,冷哼一声,“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

    小矮个连连摇头:“警官,我不明白,你不会也栽赃陷害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,好吧?”高强道,“那我问你,你和黄虎是怎么联系的?他的手机上面为什么没有这个号码,却有好多隐藏号?”

    小矮人马上回答:“我只是在街上无意中碰到他,把他领回住处而已,需要和他联系吗?再说,你也看到了,我这号码并没有隐藏呀。”

    “号码之所以没有隐藏,只是你把里面一个特制芯片取掉了而已,它在这儿,是从你的住处搜到的。”说着话,高强举起了一个小塑封袋,里面是一个比手机卡还薄的东西,“还有,你口口声声说你很穷,那你这部手机可是至少要八千块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特制芯片我不明白,谁知道你们从哪弄的,那又是什么东西。反正手机是我捡的,我平时就是收破烂和捡破烂为生。”小矮个答对流利,“我不知道手机值多少钱,不就是个打电话的吗,我一个穷人也没那么高觉悟,捡到东西也不会上交。”

    高强“嗤笑”一声:“呵呵,你这口才真够溜的。哪像一个捡破烂的穷人,分明是一个社会油子,还是多次跟警方打交道、具备反侦察能力的油子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不要一副高高在上口吻,穷人就非得是哑巴呀,你这贫富歧视也太严重了。”小矮个说的义正词严,“职业没有贵贱之分,警察也不比我们捡破烂的高贵。”

    被对方这么一说,高强没有继续答对,而是嘴角带着一抹微笑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而小矮个则露出蔑视的笑容,那笑容中分明隐着一句话:我让你知道什么叫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审讯现场一时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监听室里。

    手指着监控屏幕,楚天齐问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巧舌如簧。”曲刚道。

    孟克说:“能言善变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他和黄虎谁讲的是真话?”楚天齐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曲刚吸了口气,斟酌着说:“这……我觉得黄虎讲的应该不假,只是这个小矮个说的却也似乎合情合理。要是从现有证据看,这还真不好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孟克直接回了一句:“我和老曲看法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更会省事。”楚天齐笑着点指孟克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说呢?”曲刚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呀……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楚天齐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曲刚和孟克都大笑起来,为这个昔日同事的滑头而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讯室里,黄虎已经被带了出去,但依旧沉默着。

    两分钟,

    五分钟,

    十分钟,

    大约十五分钟后,终于有了声音,是小矮个在大声质问:“警官,请问,你们办案就是这么凭想象和臆测吗?你们就是这么欺负老百姓吗?你们就是这样用合法手段来做非法事吗?我就问你,还要对我非法拘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,还有吗?”高强的声音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”小矮个脖子一梗,很是气粗,“你们若是长时间非法羁押我,那我就要告你们。县里要是不管,就去市里、省里,实在不行,就去中央。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要控诉你们。当然,若是你们现在把我放了,那我还可以忍气吞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威胁起警察来了。”收住笑声,高强换上了冷竣的语气,“我再问你一遍,刚才那个尾号‘1474’的号码,到底是不是你的手机号?”

    小矮个看到对方表情严肃,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马上肯定的说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把干的坏事说出来吧。”高强缓缓的说。

    “又来这一套,刚才你已经用这手讹诈过我了。”小矮个“哼”了一声,“如果你再重复这些无聊的话题,恕我不再答复,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少装的那么无辜,还拽什么‘无可奉告’?那是你心里有鬼,不敢说。”高强厉声道,“既然你确认这个号码是你的,那我给你提供两条信息。经过技术人员努力,黄虎手机上的隐藏号码已经破译出来,全是你这个尾号‘1474’的号码。”

    小矮个马上否认:“怎么可能?你少诈我。”

    高强微微一笑:“还有,我们已经在号码所在地,调出你这个号码的登记人姓名,正是‘郝志高’。”

    “郝……你……我……”小矮个支吾着,眼珠乱转,脸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高哥,都这时候了,就别装了吧?”高强讥讽着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警察什么假造不出来?我,我被你们气死了。”小矮个牙齿打颤,似乎气的不轻,“你们把那个姓周的叫来,我和他对质,看看他认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本来自认为杀手锏的东西,竟然被这个无赖如此化解,而且还装无辜。高强被气的够呛,一时难以答对。

    “你要对质?好啊。咱俩对质,行吗?”话到人到,一个修长的身影推门走进审讯室,来到高强身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