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吹毛求疵,其心可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二月八日,上午十时,成康市委楼第三会议室,十一名市委常委悉数在座。

    环视众人一周,薛涛说了话:“同志们,现在开会。今天召开这个紧急常委会,只有一个议题,讨论成康市政府与鹏燕和鹏程公司的谈判结果,先请楚天齐同志介绍一下基本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的”,开始介绍:“去年十一月十日,在成康市委常委会上,市委授权我与河西鹏燕建筑公司谈判,处理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烂尾工程。常委会后,市长专门主持市政府会议进行动员,我也分别召开了专题会议,进行分工强调。从十一月十七日到十二月一日,我方分三次发函,提出我方观点,并要求鹏燕公司派人到成康市政府商谈。

    对方则分别给予回函,最后一次回函日期是十二月四日,我方收到日期为十二月八日。在三次回函中,对方对我方观点进行逐条驳斥,还提出了索赔要求。并且没有一人到我方商谈,给出的理由很荒唐——‘公司领导没时间’,还让我方派人去鹏燕公司谈判。对方依仗着当时签订的合同,根本不予配合,对我方进行赤*裸裸的蔑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根据了解到的信息,我方采取了围魏救赵之策。用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,促使对方前来商谈。在一月四日的时候,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投资商——河西鹏程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杨木森来到了成康,与土地局进行了接触,没有任何结果。然后杨木森找市领导,依然只是就两地块向我方提出严重抗议,并没有采纳我方提出的条件,更没涉及到鹏燕公司事宜。

    在我方采取进一步措施的前提下,一月九日鹏燕建筑公司法人代表、总经理张燕终于来到成康市政府,她是鹏燕建筑和鹏程投资的第一大股东,此次也是代表两公司前来谈判。这次来的张燕准备的更加充分,对于我方提出的观点一一驳斥,有论点,也有论据,始终强调一切依照合同条款办。

    合同中的主要条款都对我方不利,这也是造成我方现在被动局面的主要因素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则重点对这些条款的合理性进行驳斥,尽可能的运用一些法律、法规对条款及合同进行否定。对方则对我方所运用法律条款提出疑义,指出了条款的适用范围,以证明条款对双方合同的不适用。最后的结果是,我提出了我方的条件,让对方考虑。对方则基本都给予了否定,但话并未说死,提出了一月为期的约定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我没有再联系对方,也没做出进一步刺激对方的言行。其实我知道,在对方提出一月为期的时候,已经表明对方的防线开始松动,只不过他们还不愿立刻就接受条件,尤其不愿接受这种苛刻的条件。双方谈判既考验谈判能力,又检验谈判技巧,更是对心理素质的考验。在谈判关键时刻,沉得住气才是制胜法定。

    到昨天为止,上次双方谈判已经过去整整四周,离约定日期仅剩两天,张燕打来电话,在又经过一番试探后,表示全部接受我在一月九日代表甲方提出的条件。我要求对方传来函件,拿着函件向书记、市长做了汇报,经书记、市长认可后,立刻回复了对方。今天早上九点,张燕带着打印好的空白协议,到了成康市政府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,低头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楚天齐喝水是假,给大家一个消化时间是真。以他的性格,并不愿意张扬自己做过的一些工作,但今天他却故意要讲说这个过程。当初说这件事的时候,除自己外的所有常委不惜以道德绑架,更不惜借“民*主”的帽子,把这个锅甩给自己。所好的是,自己当时有一定准备,也借机实现了自己好多想法。当时有些人即使对自己不满,但自己毕竟是“舍身炸雕堡”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但好多人却是存在着看笑话的心理,有人更恨不得自己被炸个粉身碎骨,也有人在等着秋后算帐。

    今天张燕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条件来签订相关协议,那就表明,自己在极其不利的谈判条件下,取得了非常重大的胜利。越是这种时候,有些人越容易图穷匕现,也有人会说出“不过如此”的风凉话。所以楚天齐要讲述这个艰难的过程,要为自己表功,要让众人知道,胜利成果来之不易,要提醒某些人,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一个劲儿喝水,薛涛冲着王永新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永新马上说:“同志们,听到了吧,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,天齐市长楞是把这事谈下来了。下面就请天齐市长,把即将签订的协议内容说一说,大家也好议一下,统一一下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就说一下主要条款。”楚天齐说着,拿起面前纸张,读起了上面的关键内容,“经双方友好协商,达成以下意向:一、飞天和四海项目合同中,乙方外欠众多材料款和人工费,这些欠款必须在三个月内付清。二、在乙方履行完第一条的前提下,甲、乙双方解除合同,双方均不承担违约责任。在履行解除合同的手续前,把双方帐目算清,多退少补,此项工作在一个月内完成。三、在完成前两个步骤的基础上,可以继续履行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合同,但合同中关于‘五年内不得引进其他投资商’那条要撤消,在一周之内撤消此条款。合同撤消条款变更完成后,乙方要在两周内进场,进场后两周内开工,在建设期间遵守相关法律、法规,服从管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内容,现场大多数人都面面相觑,面现惊异。其实在开会之前,大部分人都从各种渠道听说了这事,也听到了其中的一些内容。但大家都认为不太可能,都觉得一个正厅级绝不会向副处级做如此大让步。可现在楚天齐拿着白纸黑字,在大厅广众之下宣读出来,而且对方代表就等着签字,不由得众人不信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纸张,继续说:“以上协议内容,均是与张燕商谈结果,空白协议也是由她提供,她既是鹏燕建筑和鹏程投资的第一大股东,也带来了相应的授权委托书。这些内容虽然是一块谈的,但仍会对应着原来的四份合同,另外签署相应的解除合同或变更条款协议。”

    待楚天齐停下,会议主持人薛涛说了话:“天齐市长讲了整个谈判过程,又说了商谈结果,大家都谈谈自己看法,集思广益嘛!”

    只到薛涛说完足有一分钟,没人搭茬,在这种场合,人们都不愿说错话。薛涛虽然让大家发言,但她却没有任何好恶倾向,人们都不知怎么说。而且本应有的赞赏评价,薛涛却没有说,这本身就是一种倾向。

    在接到眼神示意后,尤成功说了话:“天齐市长,现在你只说了对方同意你的观点,那么在你刚提出来的时候,张燕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道:“当时她表示,第一条可以考虑,但鹏燕公司和材料商、分包商有其它的合同约定,鹏燕可以付一些款项给他们,不过肯定不能全部支付。然后鹏燕和所有材料商、分包商分别签订一个解决协议,并在协议中约定,双方债务与成康市政府无关,可以由公正机构做公正。至于第二、第三条,她表示实在无法接受,最多就是可以考虑修正个别条款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怎么不到一个月,她就又答应了?”尤成功的腔调怪怪的,“难道就因为过了个春节,心情就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抬起头盯着尤成功,尤成功则把头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江霞开了腔:“前有签订的几份‘卖国条约’在那摆着,又有两个大烂尾在街上放着,在这种极其不利条件下,楚市长临危受命。虽说市委、政府表示支持,但实际就是楚市长自己在与对方周旋,在做着大量工作,而且还取得了这么大的成果。这个结果非常不易,楚市长功不可没,他是靠能力赢得的胜利。至于有人赢要扯上‘春节’,硬要淡化楚市长的功劳,不知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江部长,急什么眼嘛!我只是觉着对方的转换太快,在提醒经办人员要谨慎从事而已。你这也太的反应过敏了,好像比楚市长都着急似的。”尤成功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然后话题一转,“当然,要是连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一并收回的话,那就更完美了。”他的潜台词就是:这事还有瑕疵。

    江霞瞪着对方:“尤主任,你在用实际行动诠释一个成语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没什么好词,但尤成功还是硬着头皮说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成语就是‘吹毛求疵’。”江霞面上带着一丝冷笑,“本来只是让楚市长处理飞天和四海烂尾工程,现在楚市长不太成功让对方解除合同,而且还让鹏程公司在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做出让步。这已经是意外之喜,值得庆贺,而你却在这鸡蛋里挑骨头,其心可……哈哈,大家都懂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当然都懂,都知道江霞是要说“其心可诛”,都把目光投到了尤成功身上。

    尤成功当然也知道对方隐去的那个字,也知道对方在讽刺自己动机不纯、用心险恶。迎着众人讥笑的目光,他顿时脸色铁青,嘴唇动了几动,终于没有说出“臭婊*子”三字,但他心中却在恨恨的想:骚*货肯定被傻大个睡过了,八成是倒贴的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