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经费卡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与常胜发生不愉快已经两天,时间到了十二月十日。常胜并没有送来文字性法律意见,也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说明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未按要求出具法律意见,但楚天齐却没找对方,也没有向市长进行反映,整个感觉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

    下午刚上班,常玉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常玉州的脸色,楚天齐就知有事,直接问:“怎么啦,工作进展不顺利?”

    常玉州道:“工作比较顺利,在定野市上报的房改试点名单中,有我们成康市。这次全定野只有两家(市)县申请,我们争取到的机会很大。省里那边我也已建立上了联系,有什么进展或是有特殊情况,对方会第一时间告诉我,听对方的语气,希望挺大。

    可现在资金遇到了问题。当时申报房改试点时,组委会给市里打了报告,您批了,市长也签了字。财政局回复说这个月能够到位,要我们先自己想办法,于是这一段的费用,都是拿房管所办公经费垫付着。房管所平时本身就没什么钱,那点钱应付日常办公都捉襟见肘,再一垫付这笔费用,所里的日常办公都多少受到了影响。所里的那点经费用没了,我又从自己家拿了一万块钱,也先垫了进去。

    从上月底,我们就开始打听这个月的费用,说是十二月上旬肯定能拨付。刚到月初,我们就几乎天天询问财政局,得到的答复都是“快了,快了”。上周四的时候,财政局直接回复“下周”,本周一问他们,又说“周二、三”。今天就是周三,上午再次打听的时候,财政局又说暂时拨不下来了。给出的理由是全市正全力筹措那两个项目的居民补偿欠款,根本挤不出这笔钱。

    我直接去财政局找,和他们说市领导都批了,事情很急,请他们想想办法。财政局主管沈副局长说,哪笔拨款没有市领导签批,哪笔资金不急?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。他还说,现在财政局重点就是筹措那笔拆迁补偿款,连各单位的正常经费都卡了好多,像这种超出年初预算的费用就更难以保证了。我准备去找局长,沈副局长又告诉我,找局长也没用,而且局长早躲起来了,根本找不到。他说,要想拿这笔钱,必须有王市长和彭市长亲笔签条,注明从拆迁补偿款里支出,他们才能照办。”说到这里,常玉州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期盼的眼神,楚天齐明白,这是让自己找王市长批条呢。

    为了这笔经费,值得找市长吗?楚天齐不禁自问着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楚天齐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刚一接通,里面就传来曹金海的声音:“市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常所长那里,争取房改试点的经费还没有下来,局里先给想想办法,弄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到您那,正准备汇报这事,一会儿就到。”曹金海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那你直接过来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从曹金海的语气来看,似乎城建局也遇到了问题,还是等他到了再说。于是,楚天齐暂时抛开这个话题,问了试点争取的一些细节。常玉州做了回答,但显然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很快,曹金海到了,和他一同前来的,还有周家林。

    看到二人结伴而来,再看二人的无奈表情,楚天齐就知道是什么事。但他还是问道:“是不是城市规划设计经费没下来?”

    周家林说了话:“就是。项目刚开始启动时,财政局答复十二月份给拨付首批经费,曹局长就先从局里办公经费给拆借了五万块钱。设计院的专家们效率挺快,亲自到现场、查资料,很快就开展了论证城市发展性质、估算人口规模等工作。上月下旬的时候,整个规划设计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,同时也需要我们支付二十万的费用。当时费用没下来,我就找设计项目负责人沟通,对方同意再延期十天支付。从这个月开始,对方两次催要,我都一直在请对方体谅。上周的时候,对方给出了最后时间限定,必须在十二月十日支付这笔费用,否则只能暂时中止设计工作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周家林的整个讲述中,到财政要钱经过,和常玉州如出一辙。所不同的是,周家林只见到了国库支付中心主任,局长和副局长早都躲开了,打电话也不通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向曹金海:“曹局长,这两笔经费都没到帐,看来就得局里先帮着想点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局里也没钱呀,我正要汇报这事呢,这个月局里办公经费被扣了一半。”曹金海一张苦瓜脸。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曹金海道:“财政局答复是,筹措补偿款。他们说,按照原定计划,资金还有缺口,只好再从其它单位经费‘借’一部分。我了解了一下,除了城建局外,土地局也被扣了一半,其它局好像都没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疑惑:“这有点不公平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太不公平了。为此,王成霞和财务科长刚刚又去了一趟财政局,就这事提出疑义。对方面对质疑,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。他们说,之所以全市财政经费这么紧张,主要是筹措拆迁补偿款,是在给城建处理烂摊事,是各单位在帮城建的忙,所以城建局理应‘借’出点经费。钱被他们扣了不算,他们还说风凉话,说这只是‘借’,又不是不还,还奚落城建局觉悟低,没有大局意识。”曹金海很是无奈,“当时王成霞气的想跟他们吵,可又担心惹不起对方,只好憋了一肚子火,回去跟我发牢骚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再说话,都看着楚天齐,都在等对方的进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没有马上表态,而是想着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从常玉州今天来找,讲说经费的事时,楚天齐就感觉这事绝不是没钱的问题。就是经费再紧,几十万块钱,对于成康市财政局来说,都是小菜一碟。尤其市里还曾经专门召开会议,宣布了房改试点争取、城市规划设计、处理飞天和四海烂尾项目事宜。在会上,王永新、彭少根更是特意要求,要财政局大力支持。财政局长还在会后特意找了自己,表态绝对支持。因此,没有财政局长放话,没有王永新或彭少根点头,财政局绝对不会打这笔钱的主意。

    可事实却是,不但争取房改试点经费没到位,城市规划设计专项经费也没到位,而且还扣了城建局一半的办公经费。听曹金海所言,土地局的经费也被扣了一半。那这事就太明显了,表面看似卡了城建、土地的经费,但实际绝对不是钱的事,而是专门针对我楚某人。

    好啊,那就来吧,我还就看看,能把我怎么样?想到这里,楚天齐道:“曹局长,我知道局里现在经费紧张,但房改试点的事必须保证。现在这笔经费没到位,那你就帮着先挤出一些,千万不能让这事中途停摆,那样是要误事的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忙道:“市长,局里的钱也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别找理由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还有,城建规划的事,可以排在第二位,但最好也要先付设计院一些钱,由周局做做对方工作,这事最好也别停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把头转向周、常二人,“你俩先回去,经费的事就找曹局长,最迟本周五到位。如果到不了,就找我告状。”

    周、常二人顿时喜形于色,高兴的答了声“是”,又看看满脸苦样的曹金海,然后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烟盒:“老曹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取出两支烟,给楚天齐一支,自己拿了一支,先给对方点着,然后又给自己也点着火。他吸了两口,说道:“市长,这次我倒是可以从其它经费里给他们拆借一下,可要是后几笔专项经费都不拨的话,就没法这么做了。而且拆借的经费也是必须要归上去的,否则时间长了,这事也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“老曹你放心,绝对不会让你因为这事惹麻烦的。不瞒你说,这次的事肯定跟前天那事有关,肯定有人告状了。市领导误以为,在这三件事中,我只热心那两件事,对烂尾项目不积极,甚至认为我根本不准备处理那件事,认为我在拿那事做幌子,实际在推动房改和城市规划设计。他们又觉得没法直接提出疑问,就以经费卡脖提醒我,让我不要顾此失彼,想让我当面再去做承诺。”楚天齐忽然一笑,“这种情况下,我能上门做保证吗?显然不能,那不正应了他们的猜测吗?”

    曹金海点点头:“真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装傻,我们也就装做不明白,该怎么做还怎么做,尤其那两件事也不能停。”楚天齐语气和缓,“这就需要你多做一些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房改试点的事,的确不能停,要是停了的话,机会可能就丢了。”曹金海迟疑的说,“城建规划设计包括后面的实施,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是否现在可以暂缓一下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你要是实在筹不到这笔钱,要是想暂停此事,我不拦你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