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双规尤建辉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当初极其不利的情况下,被迫接过*包,经过一番努力与斗争,终于在二月八日签订了解决协议。能在毫发无损情况下,攻下飞天和四海两个烂尾堡垒,出色完成市委赋予的任务,这是非常不易的。不但如此,在二毛厂和无限电地块上,也为成康市政府争回了应有的权益,更是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可楚天齐并没有沾沾自喜,他清醒的认识到,虽然现在暂时安全的拆除了*,但后面的任务同样艰巨,时间也更紧迫。

    这些协议的签订,使鹏燕和鹏程公司吐出了几千万的直接利益,也间接对张氏家族企业布局产生了一定影响,更对张氏企业及其当家人威信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楚天齐明白,出现当下这种局面,虽说是由于张氏企业有错在先,但显然张鹏飞、张燕不会这么认为,张天凯也未必会这么看,他们会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身上。尤其张鹏飞更会认为,旧恨未除,又添新仇,会对自己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张家人仇恨自己,楚天齐并不害怕,反正以前也有隔阂,自己也一直想报夺“妻”之恨,当然现在时机还不成熟。虽然抢了自己的女朋友,但张鹏飞同样也恨自己,现在只不过加了个“更”字而已。但他却不能掉以轻心,他要提防着对方的报复,也要提防着对方说了不算。白纸黑字,对于普通人来说,约束力非常强,一般人都反抗不了,甚至连反抗的想法也不敢有。但同样的文书,对于一些有权或有钱的人来说,却很可能不被重视,很可能会由于情势不同而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在新协议签订之后,张家如果反悔或是执行期间打折扣,成康市政府显然有据可依,不似原来被动,但如果真到那种地步,仍然会面临很多执行困难。与其那样,倒不如促使协议顺利执行。正因如此,协议签订后,楚天齐立刻找去曹金海、赵顺,要他们跟进协议条款的执行,并就有可能出现的状况,进行讨论,做出了有针对性的预案。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不只担心张家出状况,不只担心协议执行有变故,更担心后院起火,担心成康市委、市政府背后捅刀子。他不担心市里阻挠协议的执行,而是担心市里对自己的态度出现变化,从而影响好多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当初接受处理飞天、四海烂尾工程的同时,楚天齐提出了条件:启动房改试点争取、重新规划设计成康城市建设。市里当时同意了启动另两项工作,但楚天齐心知肚明,市里是为了把飞天和四海这个*包甩给自己,让自己面对对方背后大佬张天凯。他当时就清醒的意识到,只要这个*一天不拆除,那两项工作也就暂时安全,一旦烂尾工程被处理,那两个项目的命运就堪忧了。当初自己提出再次房改时,王永新可是给自己扣过“急功近利”这顶大帽子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楚天齐便一直督促着那两件事。现在房改试点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,很可能一到两个月内就会有结果,城市设计技术部分已经基本结束,下一步就将进入市政府审核阶段。可以说,现在那两项工作都不能停顿,一旦停滞不前,很可能就会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为了那两个项目不被中途喊停,也为了监督协议条款有效落实,所以楚天齐才责无旁贷的继续跟进协议的执行。只要协议条款没有履行,尤其第一条没正式落实到位的情况下,暂时应该没人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,那两个项目也才可能安全进行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特别担心市里出尔反尔,并非杞人忧天,而是有前车之鉴。本来他一开始对王永新不太放心,毕竟王永新老婆被抓,自己是起了推动作用的,外界都传是自己把王秀荣弄进里面的。尤其年前两项目资金被卡,显然是王永新放了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楚天齐反而不太担心王永新了,首先就是卡资金的事,他已经从其它渠道得知,王永新那是得到薛涛授意才做的。其次,他发现王永新并不反对自己做事,而只是不愿意替自己承担责任,只要自己“好汉做事好汉当”,王永新反而是愿意分一杯羹的。这次王永新亲自出席协议签订仪式,而且还让县里宣传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这也好理解,一个范过错误的老男人,是很想让别人替他自己打拼政绩的。

    现在楚天齐比较担心薛涛,首先就是薛涛曾授意王永新卡下项目资金,说明薛涛爱施小手腕。其次,在飞天和四海项目上,薛涛反应太敏感,对处理烂尾的事很看重。再次,本来自己与张燕达成共识,应该是可喜可贺的事,可尤成功却鸡蛋里挑骨头,分明是有薛涛的授意。会上楚天齐想不通薛涛为什么要这样做,会后他明白了,薛涛是在故意淡化自己的成绩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不明白是为什么,现在经过思考,他想清楚了,薛涛在成康经营了好几年,势力很大。尤其自陈奎死后,薛涛的势力进一步扩充,她把成康视作了她的一亩三分地,因此对外来户会特别提防。从第一次拜访薛涛的时候,薛涛就暗示让自己向她这个市委“班长”靠拢,但自己一直没有明确表态,更没有明确举动,难免让她心生芥蒂。所以薛涛限制自己,并不惜背后出手,既可能是逼自己向她靠拢,也可能是在试探程爱国到底会不会帮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不但要防薛涛,也要防王永新,毕竟自己和王永新有“前仇”,而且看王永新的面相,也不好对付。同样,对彭少根也不能掉以轻心,楚天齐总感觉那人身上有一股阴森之气。另外,对管丽颖或其他的常委、副市长也须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这么一圈想下来,几乎就没有能够放心的人,楚天齐顿觉压力。但他也不会把这视作一种负担,他知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,争斗往往是因为利益,只要自己适当用利益进行牵制,就能对自己形成一定的保护。这次与鹏燕、鹏程公司的交锋,整体没什么人捣乱,就是因为好多市领导的代言人都在组委会中,妥善处理此事,他们都有利益可图。

    协议执行还有一个百天左右的缓冲期,趁此期间,赶紧把那两件事彻底做成,才是正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经过允许,李子藤走了进来。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桌前,而是径直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纳闷对方的举动,但并没有说话,而是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李子藤没有实打实的坐在椅子上,而只是半屈着身子,头向前倾着,低声道:“市长,省纪委把尤副市长双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双规尤建辉?”尽管楚天齐早有这种预感,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,他还是有些惊讶,“什么时候的事,消息确切吗?”

    李子藤道:“就刚刚的事。下午两点半的时候,定野市农业局召开党建工作专题会,局领导出席会议,局直机关全体人员及定野市区二级单位正、副职全部参加。尤副……尤建辉做为市农业局党委书记、副局长,主持这次党建工作会议。就在会议刚刚开始不久,突然会议室门被推开,三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人走了进来。三人进屋以后,当先一人直接问‘谁是尤建辉,跟我们走一趟’。

    看到这三人的装束,再听对方的语气,尤建辉脸色立刻煞白,但还是故作镇静的说‘等我主持完会议’。对方根本不跟他费话,直接走到他近前,向他出示了一下证件,说‘我们是省纪委的,你被双规了’。听完这话,尤建辉直接瘫在椅子上,但还在喊着‘冤枉’。当先那人说‘你冤枉?张洋死的不冤枉?’,向两旁一使眼色,其余二人就把直接把他架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党建会议临时休会,人们都纷纷向外界传递这个消息。我的一个同学也在会议现场,就把这事告诉了我,刚打完电话,又被通知继续开会了。据他讲那三人的样貌,我觉得其中两人应该来过成康,那个带头的应该就是省纪委岳处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哦,我知道了,你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李子藤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,楚天齐咀嚼着李子藤的话。

    身子随着转椅缓缓转动,目光无意中投到了桌面台历上,上面日期显示是二月十日,在下方空白处手写着一行字:张燕回复终止日。这行字是楚天齐写的,是在一月九日与张燕谈判后记上去的。

    看到“张燕”二字,楚天齐脑中不禁闪过一个疑问:张燕在二月七日打电话,匆匆答应自己的条件,又在八日起早赶到成康签协议,而尤建辉在仅隔两天被双规。这中间有什么联系?还是纯属偶然呢?

    尤建辉以前分管城建,与鹏燕公司的施工合同,就是他代表甲方签的,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自己和张燕约定的截止日期是二月十日,张燕要在日期即将到来前签订协议,也在情理之中,从这点来看,似乎就是偶然。

    先不管是偶然还是真有联系,但既然有人亲眼所见,尤建辉被双规就是铁板钉钉的事,听李子藤转述的语气,显然与张洋之死有关。那么尤建辉的被抓,势必要对成康官场造成一些冲击,最起码要在一些人心中引起滔天巨浪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