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河中救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八月的雁云市天气闷热,气温颇高,夜晚到广场消暑、河边纳凉,成为人们常选的项目。

    可能是今天空气质量较好的缘故,外面的行人尤多,楚天齐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今日早上四点半从成康市出发,八点多赶到的省城。之所以起的这么早,主要是昨天接到会议通知时已是下午七点多,那时早已下班,更主要的是厉剑喝了酒,不能立即动车。

    在平时,因为要保证楚天齐随时用车,厉剑几乎从不喝酒,而昨晚喝酒是楚天齐特别要求的。昨晚厉剑的战友来找厉剑,这些战友曾经帮过好多次忙,尤其在楚天齐刚交流到定野及在许源县当公安局长时,还帮过几次大忙。虽然战友本意是为厉剑排忧,但事实上却帮楚天齐解了难题,楚天齐一直心怀感激,表示要好好招待一番。只是机缘不巧,厉剑和战友相聚的时候,楚天齐不是没赶上,就是走不开。这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,楚天齐自是热情的做东,并向厉剑的几个战友敬酒,还要求厉剑也喝酒相陪。为了让大家喝的尽兴,楚天齐提前离开了酒桌,在离去前,特意嘱咐厉剑陪众战友吃好、喝好、玩好,全部消费都由自己买单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不久,楚天齐便接到了去省里开会的电话,考虑到不能酒后驾车,才决定今天起早走。早上从成康出发的时候,楚天齐发现,厉剑眼皮还有些肿,显见昨晚喝的着实不少,睡的肯定也很晚。

    从成康出来,便直接上了高速,可是刚走出不远,便看到提示,前方发生了两起车祸,部分路段已经封闭,交管部门要求司机提前下高速绕行。“桑塔纳2000”只好到二级公路行驶了七、八十公里,才再次上了高速。还好今天走的早,否则就该开会迟到了。饶是这样,楚天齐赶到会场的时候,离会议正式开始已经不足十分钟,其他与会者也已在台下坐满了。

    今天召开的是全省建筑专题会议,主要是传达建设部对建设资金使用专项审计、检查的会议精神。河西省是首批被检查的省份之一,时间是九月初,具体接受检查的市、县随机抽取。省厅要求各市县马上自查自纠,将联合审计、监察等部门,在八月下旬进行检查。由于时间紧急,才临时通知各市县及相关部门来参会。

    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各地级市主管领导、城建部门负责同志,还有各县级市县主管领导、城建部门负责人,国有投资、建筑企业负责人也在参会之列。建设厅各职能部门都参加了会议,副厅长以上人员在主席台就座。会议由建设厅党委书记、常务副厅长董建设主持,主管副省长张天凯也出席了会议。

    当看到张天凯、董建设上台时,楚天齐暗道“侥幸”,若是自己姗姗来迟,不知会是什么境况。张、董二人会装做不知,继续示好?还是会借题发挥,大发雷霆?无论采取哪种方式,都有损部、厅级领导的形象,对自己也绝对会有负面影响。事实自己并没有迟到,但好多人在看到张、董上台时,还是把目光投向了自己,不知心里在腹诽着什么内容。

    今天的会议共分为两部分,上午是开会,一直开到十一点多。中午就餐、休息后,下午两点半又到河西省城投公司和雁云市建设局进行参观,参观项目正是会议要求的那些内容。

    将近下午五点的时候,参观完毕,整个会议也告结束。楚天齐正准备直接返回成康,不曾想却接到厉剑电话,车有毛病,厉剑正在修车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晚上九点,车还没有修好,想是今天也走不成了,楚天齐才在吃完晚饭后,到街上来随便走走。相比广场、街道,河边要更凉爽一些,楚天齐便沿着雁云河岸旁便道,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    身前身后经过的人们,大都成双结对,或男女相伴休闲,或举家同行避暑。尤其青年男女也格外多,大都相拥前行,或是搂抱依偎,还有嘴嘴相对、卿卿我我的。形单影支的楚天齐显得很特别,只是人们都在享受亲情、爱情,并没有人关注自己,楚天齐这才不觉得特别尴尬和别扭。

    目光随意扫去,只见右前方衣袂一闪,一个身影从岸边栏杆处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耳中传来“扑通”一声响动,紧跟着便响起人们的呼喊“不好了,有人跳水了,有人跳水了”。

    “有人跳水了”,脑中过滤了一下这句话,楚天齐快步向前方赶去。身旁好多人还在悠闲的走着,他只好双臂撑开,嘴里喊着“让让,让让”,避让着旁边的行人。

    尽量快速的到了河边,已经有好多人围在那里,有人喊着“救人”,有人指指点点“在那,在那”,还有人则感叹着“想不开,想不开”。栏杆旁挡着好多人,楚天齐一时到不了前面,只是仗着个高,可以看到河里“扑通、扑通”溅起的水花。

    虽然人们七嘴八舌,尽管有人急的跺脚,但还没有一个人下去施救。

    怎能见死不救呢?楚天齐没有犹豫,双手扒拉着前面的人:“让开,让开,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给小伙子让路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真棒。”

    听说有人要下水,众人立即闪开一条通道,把楚天齐让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脱着衣裤,一边盯着河中的水花,他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游泳只是个二把刀,这还是去年在游泳馆和厉剑学了几下,以前纯属旱鸭子。

    我能行吗?这个念头刚闪过,楚天齐就给出了答案:行不行也得下。

    甩掉衣裤、鞋子,楚天齐纵身一跃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,大水花溅起,楚天齐到了水里。本来想着浮在水面,可是技术实在太次,刚扑腾了两下,就四脚朝下向水中沉去。潜意识的手刨脚蹬,脚在疼了一下之后,触到水底,手也触到一个支撑物,身体得以站在水中。还好河不太深,水面到了楚天齐脖子以下,估计也有一米七几的深度。

    来不及庆幸自己个高,楚天齐放眼去看那个水花。借着路灯昏暗的光亮,只见不远处一串气泡升起,便没了动静。人在那?刚才手上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,会不会是落水之人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就在你前面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两、三米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看,又有气泡了。”

    岸上的提示音适时响了起来,还有人们七嘴八舌的喊声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那个地方,楚天齐盯着那个偶尔冒泡的水面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迈出两步,楚天齐不由得吸了口凉气,脚上实在疼啊,钻心的疼,估计又被玻璃渣子、石头尖咬过了。尽管很疼,但他仍然咬着牙向前走去,同时双手在水里划拉着。

    忽然右手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,楚天齐下意识的一抓,一缕东西在手上稍做停留后,滑了下去。肯定是衣服,对,应该就是裙子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又向前小步移动,同时双手在水里划拉着。

    连抓了几下,再没抓到裙子之类的东西。难道是自己判断错了?刚生出疑问,就觉脚下一绊。楚天齐意识到,人在水底,便下意识的俯身去抓。

    鼻子一阵酸胀,进水了,楚天齐赶忙又直起腰来。他脑子急转,心道:这样可不行,就自己那两下,一旦整个身子伏到水中,手里再抱着个人,那指定会站不稳,也会沉到水里。

    怎么办?楚天齐急速四顾。目光落到岸边的垂柳上,他有了注意。于是斜着跨出两步,又向前走了几步,到了那棵垂柳下的水域,然后一憋气,身子俯下去,双手在水中划拉着。没几下,左手抓住了大拇指粗细的一个东西,他使劲拽了拽,没有拉断,知道自己抓住了树根。于是,他左手抓着树根,露出*水面换了口气,再次钻到水里,右手划拉着。

    左手树根在手中一点点滑过,脚下轻轻移动步子,右手不停在水中划拉着。就在树根变的越来越细,就在又走出好几小步的时候,楚天齐右手抓到了一块衣物,再一抓便触到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脑中意念一闪,楚天齐迅速钻出*水面换了两口气。然后又俯入水中,同时左手捋着树根,脚下慢慢移动。只到腿部触到人体时,楚天齐再次哈腰,右手猛的向下一抄,再向怀中一揽,那个人便夹在了他的腋下。心中喊了一声“起”,腰眼用力,楚天齐猛的一直腰。

    “哗”一阵水花溅起,楚天齐身子一栽歪,晃了两晃,直起了腰身,他右手的那条树根刚刚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左手护着那个身体,右胳膊换了个姿势,口中喊了声“起”。伴随着更大的水花,右腑下的人露出水面,扛在了楚天齐肩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人声、掌声、欢呼声顿时响彻两岸。

    一声轻微的闷哼响过,紧接着“哗”一下,一点小的水花在眼前溅起,肩上的人吐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脸看去,这一看不要紧,他顿时瞪大眼睛,心中传来一阵刺痛:是她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