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做人要识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月十五日,上午上班不久,曹金海便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。

    进门后,曹金海恭敬的说:“市长,我送规划来了。”

    扫了眼台历,楚天齐道:“今天十五号,还不算超期,你给我讲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回答过后,曹金海从文件袋取出规划开始讲解起来:“成康市十年规划展望,成康市……”

    在曹金海照本讲解的时候,楚天齐也不时插话,问一些问题。楚天齐问的问题,都是周家林送来的那份《城建规划几点构想》中列出的,也就是说他已经有标准答案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的提问,曹金海虽然不能回答特别准确,但也能答出差不多的意思,说明曹金海也做功课了。

    只到对方满头大汗的读完,楚天齐问道:“曹局长,这份规划是你做的吗?”

    曹金海“嘿嘿”一笑:“是周局长为主做的,我也参与了,有不太明白的,也向他请教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就是要这样,不会可以学吗。只要态度端正,什么事都能做好。就拿清理垃圾那件事来说,虽然你们那天去的有点太巧,但也说明你们提前有了准备,否则是来不及的。城建局这一段工作,整体来说有进步,说明你也用了一些心。不过你也很合适,还跟着市领导上了回定野电视台,在定野广大人民面前露了一脸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道:“主要还是市长您指导的好,否则王市长去那天,非砸锅不可,我还不知道落个什么结局呢。上完那次电视后,好多同僚都拿我开玩笑,叫我‘垃圾局长’了。市长,还有别的事吗?要是没有的话,我先回去了,这几天一直在抽查工作作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曹局长,有一件事你还没做呢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曹金海摇摇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指出:“别打马虎眼了,焦二壮、乔海等人还没处理呢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“嘿嘿”一笑:“市长,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很卖力,尽量把工作做的更好。您看对他们的处理,能不能适当轻一些?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脸沉了下来:“一码是一码,有些事不能互相抵消,尤其焦二壮的处理只能严,不能松。据我了解,从上次被抓现行以后,焦二壮不但不思悔改,而且仍然我行我素,还多次在公开场合指责、诋毁市领导。像他这样的素质,还能胜任二级局的领导吗?”

    本来想趁着热乎劲,给焦二壮讲讲情,不曾想反让对方给出了这么个结论,曹金海后悔不已。同时他也在心里暗骂焦二壮不争气,也怪自己老婆太护着她的这个表弟。但曹金海仍不死心,吭吭哧哧的争取着:“市长,市长您看能……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好感浪费掉,做人要识相。”楚天齐声音很冷,“抓紧时间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答应一声,曹金海垂头丧气的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刚上班,李子藤来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土地局赵局长来了。”李子藤汇报。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?”楚天齐明知故问,“就说我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道:“上午就来过,当时城建曹局长正在向您汇报工作,他就先走了。下午我刚从宿舍过来,就见他又在门口等着。我说您这几天很忙,很难排出时间。他说就是等的再晚,也要等到您的接见。他说他已经承诺,三天之内向您回话,他不能不遵守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时间,他要乐意等也没办法。”楚天齐回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李子藤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曹金海上午送来的《规划》,认真看了起来,一边看还一边做着笔记。

    在中途的时候,楚天齐几次想找李子藤问事情,但还是忍住了,他担心赵顺会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五点多,楚天齐才放下手中工作,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楚市长。”一个人从对门走出,迎上前来,正是土地局局长赵顺。

    “我没时间。”楚天齐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赵顺在后面紧紧跟着:“楚市长,打扰您一会,我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说过了没时间,你这人烦不烦?”楚天齐说着话,加大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就占用您一点点时间。”赵顺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本已开始下楼,楚天齐收住脚步,无奈的说:“赵顺,我真拿你没办法。”说着,向办公室返去。

    赵顺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自己刚才在楼道这么一走一过,好多人肯定都看到了,也听到了自己的话,说不准管丽颖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楚天齐坐到座位上,面沉似水:“什么事,说。”

    赵顺站在办公桌前,一副装孙子样:“市长,我现次向您做最诚恳的道歉。您分管土地工作后,我没有及时向您汇报工作,还两次顶撞您,全是我的错。我不该自以为是,不该狗眼看人低,就请您再给我一次做下属机会。我以后一定听从您的安排,服从您的管理,绝不给您出难题,更不会顶撞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吸了口气,一副疑惑的口吻:“我记得前天也是在这个屋,好像有人说什么‘常在外边混,别把事做绝’,还说‘谁没个马高蹬短的时候’,又说‘合则两利,斗则两败’,要我识时务。甚至最后说出‘兔子急了也咬人’、‘小心光杆司令’这样威胁的话,想要彻底孤立我。是谁说的呢?不会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,我就是个混蛋,大混蛋。”赵顺点头哈腰着。

    “是你吗?我怎么觉得脸没这么大呢?”楚天齐讥讽着。

    赵顺表态:“市长,我已经深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以后一定听从您的指挥。您这次怎么处理我,都是应该的,我没有怨言,也绝不提什么反对意见。至于单位员工有什么失职,包括那些企业该怎么处理,完全服从您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说的倒挺好,可有些人经常说了不算,算了不说,我可不敢相信呀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说的都是真的,您要不信,我可以发誓。”说着,赵顺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党员不信这个。发誓谁能听的见?”楚天齐停下来,四外看了看,才说,“要是有几个人做见证,那还差不多。要不我喊几个来。”说完,楚天齐拿出手机,按着上面的按键。

    “市长,别别,您别让别人来。”赵顺急忙摇着双手,“有外人在旁边,我,我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狗屁,还不是为了你那臭脸面?他脸色一寒:“赵局长,你请回吧。你没有来过我办公室,我也没听到过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赵顺站在当地,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吃饭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站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市长,市长。”赵顺追了上去,挡在屋门处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怎么,你还想限制我的自由?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赵顺摇着双手,“我……我这儿写了份保证,您看行吗?”说着,从裤子口袋拿出一张折叠的纸,打开后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冷冷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先看看,这份保证就放在您这儿,我保证说到做到。”赵顺可怜巴巴的说,“要是旁边有好多同僚的话,我真的说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楚天齐回头,走回座位。

    赵顺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对方:“那你在我面前读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答应一声,赵顺读了起来,“保证书,尊敬的楚市长:我不该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读《保证》,楚天齐实在想笑。这份《保证》的主要内容,和刚才对方说的那些差不多,但用词却更谦卑,怪不得对方表示旁边人多时说不出口呢。

    读完以后,赵顺双手恭恭敬敬的把《保证书》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着笑,说道:“看你写的还算真诚,这么的吧,这次对采矿企业审核工作的调查,就由你去做。看看到底是哪道程序把关不严,对于相关责任人,要按照局里相关规定拿出处理意见。至于对你顶撞领导、把关不严的处理,待你把前面这件事弄利索,再做决定。现在你也算有了态度,我可以先如实向市领导反映。你那天做的太过分了,肯定得处理你,只是偏轻偏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请市长多多美言。”说到这里,赵顺又支吾道,“市长,那份函上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盯着对方:“先不要提函上的事,跟任何人都不要提,否则谁都救不了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愕了一下,赵顺马上连连点头:“明白,明白。谢谢市长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加紧调查,市领导可等着回话呢。”说着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还有什么教导?”赵顺又虔诚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问,想了想,楚天齐说了上午的一句话:“做人要识相。”

    “谨记教诲。”说完,赵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,暂时赵顺应该翻不起大浪来了,但那小子一旦没有受制于人的把柄,说不准还会闹腾,自己还要随时防着一些。他也不禁奇怪,本来一个无关紧要的函,为什么赵顺竟忌惮成那样?

    楚天齐手里的函,是在九月二十六日那天收到,是曲刚寄给他的。在之前的九月二十二日,曲刚曾给楚天齐打电话,说到金石和银利矿业两拨人在许源县伙拼的事。两拨人伙拼的原因,的确是因为在成康市一处矿山发生过矛盾,但那已经是五年前的矛盾,那时赵顺还不是土地局局长。楚天齐也就是本着“有枣没枣打一杆子”的心理,才让曲刚给寄了份含糊的函,没想到赵顺却那么在意。说不准土地局还真有一女双嫁或是暗渡陈仓的事,赵顺肯定给理解偏了。这只是猜测,在以后随时注意吧。

    这次赵顺和管丽颖挑衅,多亏有那几份采矿企业不良记录的复印件,否则还得让他们伤了脸面。其中有一份是雷鹏提供的,雷鹏大舅哥是玉赤县安监局副局长,正好有去年金石矿业被处罚的文件。还有两份不良记录,是于涛帮着从雁云市搞到的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李子藤推开屋门:“市长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应一声,楚天齐站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