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卖国条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楚天齐刚上班,李子藤来了。

    把一堆纸张放到桌子上,李子藤说:“市长,这些资料,都是关于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看着。”楚天齐道,“你抓紧调查了解这么几件事,一是关于这两处原住民的事,要了解涉及的户数,要把征收、付款这些细节弄清楚。二是弄清楚这两个项目原房屋涉及的单位,了解单位在其中做了那些工作,包括有益的和反面的;要弄清这些单位现在拿了多少钱,拿的比例是否和应拿的比例一样;要搞清楚,哪些单位在此期间换了领导,前、后任都分别是谁,前任现在在哪。三是了解一下这两个工程中,材料供应商、包工队情况,包括名称、欠款情况。这项内容估计不太好了解,能了解多少算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子藤点头称“是”,得到允许后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拿过这堆资料翻了翻,楚天齐首先看起了两个项目的承包合同。

    两份合同中甲方都是成康市人民政府,乙方都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,都是工程大包合同,材料及人工均由乙方负责,工程造价按预算价走。

    首先浏览了两份合同,楚天齐发现,除了标的物、平米、造假不同外,其它条款都一样。在浏览过程中,他意识到合同中存在一些问题,于是又拿起一份合同认真看了起来。他看的非常他细,一条一条的研读,有的甚至逐字反复推敲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三遍合同,接着拿出一些专业资料进行参考,然后又比对自己做的笔记。

    这些参考资料,是昨天下午专门让周家林送来的,是关于工程合同及施工方面的,楚天齐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了请教。

    笔记是昨天做的,有向周家林询问的,也有今天上午专门向艾钟强请教的,艾钟强也是这方面专家,尤其自到省委党校后研究的更深。

    仔细比对完以后,楚天齐意识到,这份合同几乎可以视之为“卖国条约”,是甲方“卖国”。

    首先,最核心的价款问题,就存在问题。按照相关规定,本来是在成康市施工,需要执行成康市预算定额,也可以执行定野市的,还可以参照执行河西省的,但合同上却偏偏“采用*市定额取费标准”。给出的理由是,因为“这里离*市较近,好多材料要来自*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可知道,*市各项取费基本都比河西省高百分之十左右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而且合同条款里还有注明,“在施工过程中,所有工程变更全部参照变更时*市新的取费标准。”按照常规,工程变更要区分情况,要看是甲方还是乙方变更,取费标准也会不同。楚天齐刚才已经对照,*市今年春天刚出台了新的取费标准,平均上调了百分之十五左右。

    其次,两份合同中,甲方竟然分别“预付乙方五百万元,做为工程启动资金”。这条款完全弄反了,应该是乙方预交工程保证金才对。不只如此,合同条款中还注明,“分项工程验收后,三日内甲方向乙方支付验收部分的全部工程款。”

    再次,对于违约责任,几乎全是规定甲方违约要负什么责任,乙方基本没有对应的条款。即使偶尔有对应条款,规定也不对等,乙方所要承担的责任要小的多。

    第四,合同中没有竣工日期的限定,那乙方就太自由了。

    第五,对于纠纷解决方式,指定的管辖法院是雁云市新区法院。那里应该是鹏燕公司的势力范围,最起码不是成康市职权可以涉及到的。对于这一条,比较公平的规定是,任一方起诉,都是在起诉方所在地法院。

    看完这两份合同,楚天齐不禁连骂了两声“混蛋”,继续翻着其它那些资料。

    在这些资料中,楚天齐发现了四份鹏燕公司给市政府的工作函。两份是关于飞天大厦的,还有两份是关于四海商贸的,除了项目名称不同,除了日期不同外,内容是两两相同。其中一份函,主要内容是,让甲方在七日内支付所欠工程款,否则就停工。另外一份函,日期在那份函的七天之后,内容是由于甲方不按时支付工程款,乙方选择停工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翻,翻出了两项工程的验收资料,也找到了支付工程款明细。从验收资料上看,两项工程所有在建工程全部验收,财务报表显示,都是只有最后一次验收完毕后,甲方支付了百分之八十,这也是乙方停工的原因。楚天齐算了一下,实际上按验收工程量看,甲方已经支付了乙方百分之九十五。他还发现,甲方预付的两笔五百万元,只有支出凭证,却没有回收凭据,表明并未抵顶工程款。

    楚天齐气的“啪”一下,把资料摔在桌子上。实在不解恨,又捡起来再摔了一次,嘴里骂着:“卖国贼,混蛋。”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意识到,乙方所有工程量已经全部验收,而且拿回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款项。再加上甲方预付的五百万元,相当于超额拿到工程款,别说是成本,利润也有了。但乙方却在外面欠着好多款项,光是昨天来的那三家,就出示了乙方欠款六百多万的凭据,还有二百万的租赁机械糊涂帐。这可仅是三家,类似的情况还不知道有多少。另外,人工费外欠多少,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依据昨天那三家的付款比例,乙方因这两工程外欠款项一定不是个小数目。现在乙方根本不露面,显然有把锅甩向成康市的嫌疑。从现在工程款支付情况看,甲方完全没有代扣义务,但这些债主却肯定会找市政府,就像那三家一样。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恐怕真要出现跳楼的事,并不仅仅是吓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把李子藤又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楚市长面色异常严肃,李子藤小心的问:“市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天齐嘘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纠正一点,刚才跟你说的第三件事,你要尽量多掌握情况,而不是能了解多少算多少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一楞,但马上回答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件事不太好做,尤其还不能声张,难度很大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你先这样,联系一下昨天那个姓周的,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供料单位,也许他们横向之间有联系。如果可能的话,除了了解单位名称,把联系方式也要上。你嘱咐他,要保密,不要跟别人讲你打电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保密吗?”李子藤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感觉,只要你嘱咐他了,他暂时不会说的,他肯定怕别人也来找,担心狼多*肉少。至于以后他说不说,倒无所谓了,那时候肯定已经确定了由谁跟进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李子藤答应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点燃一支香烟,楚天齐吸了起来,一边吸着一边生闷气,在心里骂人。渐渐的,他的心情平静下来,开始冷静思考着。

    依据现在的资料看,合同上那么明显的漏洞,显然不可能是疏忽,那就一定是有意为之。既然是明知故犯,那这事就很耐人寻味了,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但楚天齐也不禁疑惑,这么明显的“卖国条约”,那么多经手人怎么会看不出来?主管市领导又是干什么吃的?所有经手人难道不怕被发现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再次拿过合同,翻到末页,看了甲、乙双方的签章处。甲方处,盖着红色的“成康市人民政府”章,代理人签着“尤建辉”三个字。乙方处,公章是“河西鹏燕建筑公司”,下方是“张燕”两字。

    翻开合同附件,楚天齐看到了成康市政府的委托书,委托尤建辉代表甲方签字。委托书上显示,尤建辉当时的职务是成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,兼任成康市城建土地矿产局局长。楚天齐这才知道,自己的前任是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拿过乙方的中标书,楚天齐翻看着里面的营业执照,发现张燕就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的法人代表。然后他又翻到了公司简介那一页,浏览着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忽然,一行文字跳入楚天齐眼帘,楚天齐心中就是一凛,继续看着下面的内容。看完整个介绍,他心中顿时波涛翻滚,想到了好多事情,也为这份蹊跷合同找到了一个新的注解。他不禁暗道:怪不得觉着“张燕”这名字有些耳熟呢,原来是她,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敲门声响过,得到楚天齐允许后,李子藤走了进来。把一张纸向前一递:“市长,刚才和那个周老板联系了,他还真知道其他一些供货商,一共说了十多家,我这都记上了。”

    接过字条,楚天齐看到,个别单位名称挺全,有的就非常简洁,只有两个字,还有的干脆只是人名或一个姓。不过除了两家外,其余十多家都有手机或固定电话号。

    浏览了一遍号码,楚天齐发现,这些号码中的区号均不是定野市,有的甚至都不是河西省的。他意识到,鹏燕公司舍近求远很反常,肯定也是特意安排,目的应该就是让这些商人不容易与成康市政府接触,以使鹏燕公司欠帐的事曝光更晚些。看来,这家公司成心就是要玩甩锅游戏呀。他们的胆子可真大,成康市的某些人更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攥紧了拳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