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空口无凭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旧的一周过去,时间到了十一月十日,星期一。

    成康市委楼七楼,第三会议室,市委常委会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会议由市委书记薛涛主持,讨论了近期一些重大事项,并对年底前工作进行了督促。在此期间,众常委还就一些重大议题进行了表决通过。

    看到所有预设议程已经进行完毕,好多人开始整理笔和本,准备等薛涛说那两个字——“散会”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薛涛说:“还有一件事,需要大家议一下。王市长,你来说一下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点点头,然后轻咳两声,说道:“上周,一些市民到省政府上访,起因是没有按时足额拿到拆迁补偿款。二十天前,也有市民到政府上访,还有材料商直接找到了市长办公室。到省、市上访的市民以及材料商,都是因为两个项目——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,这两个烂尾工程不但有碍观瞻,而且还存在好多问题。无论是来自省里的压力,还是市民确实有委屈,也或者材料商有困难,都督促我们,要尽快干净利索解决。楚市长说说,如何解决这两个项目所涉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被提起,楚天齐早有预感。听到王永新的提问后,他不慌不忙的说了起来:“市民没有按时足额拿到钱,原因有好多,其中与半私有房产权、使用权分离有关。这样的房屋,占市区总套数的百分之七十,如果不再次房改,如果不把产权也卖给住户,以后的矛盾还会很多。这两个工程停工已经很久,我已责成城建局查阅档案,尽快拿出详细调查资料……”楚天齐汇报了好多,但绝口不提钱的事,也不提“鹏燕公司”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停下来,王永新问:“就这些,好像缺好多项呢吧?”

    “属于城建范畴的内容,我都汇报了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王永新道:“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事,虽然是以城建问题为主,但也不能割裂来看,这是一个整体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,这是一个整体问题,是全成康市都应关注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薛涛插了话:“这件事是涉及到好多方面,也是成康市整体工作,但不可能书记、市长亲自抓吧,必须得有一个市领导来专门负责此事。大家议议,由谁负责此事,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市委书记已经说完,现场鸦雀无声,好多人还把头也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过了足在一分钟,在薛涛目光注视下,市委办主任尤成功开口说话:“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这两个项目,从开始立项就是个错误,成康市经济发展速度,根本不可能容纳这么大体量的两个建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现在,别扯没用的。”薛涛沉声打断了尤成功。

    尤成功脸一红,不禁有些后悔,后悔扯的太远了。他马上点点头:“好的。这两个项目都是大工程,都在城区范围,现在又涉及到房产、材料供应商,自然是属于城建业务范畴。至于其它的那些问题,不过是细支末节,都是围绕这两个工程项目发生。因此,我认为理应由负责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尤主任已经提议楚市长了,其他人也谈谈。”薛涛直接把尤成功半遮掩的话挑明了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既是市委常委,又主管城建、土地,这项工作由他负责,确实有很多便利。当然了,这里边也涉及到其它范畴,比如财政。我是负责财政的,在这里表个态,在这件事上,我全力支持楚市长工作。会后我马上联系财政局长,让他去找楚市长,按要求提供相关表格、凭据,配合楚市长做好这项工作。”彭少根明确表示赞成,还拿出了积极支持的态度。

    有这两人带头,其他人也纷纷表态,虽然遣词造句略有区别,但中心意思都是一条:由楚市长处理这项工作再合适不过。好多人也学彭少根,表明支持楚市长工作,都说会后就给所涉及部门下属领导打电话,让该部门领导火速配合楚市长。

    看着六、七人都发了言,薛涛说道:“好多人都表了态,该讲的方面也讲了,就不用一个个发言,干脆举手表决吧。同意由楚天齐同志处理此项工作的,请举手。”说完,他首先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王永新、彭少根接连举手,其他人也纷纷效仿,不多时,举起了十只右手,就连刚才没发言的江霞都举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楚天齐脑海中*出现了一个不好的词语:逼良为娼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,楚市长就是有人缘,能力也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。你就别谦虚了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需要谁配合的尽管说话。”说到这里,薛涛面色严肃,“我声明一点啊,在这件事上,人人有责,只不过不可能人人都上场。但没有上场,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不参与,你同样有义务配合,尤其更要让下属全力配合。如果发现在场某人或是其下属推诿扯皮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说完,薛涛脸上换上了笑容,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低下头,就不表态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大家可都表态支持你了,这是常委会绝大多数人的意愿,你不能违反常委会决议,也不能拂了常委们的美意,和大家都做对吧?”王永新的话冷冰冰的,充满着威胁的味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市长,这件事并未征得我本人同意,而大家却纷纷举手赞成,我怎么觉得这么像封建包办呢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比喻就不恰当了吧。这本身就是城建的事,但考虑到工作有一定难度,市委才特意统一意见,表示对你支持,做你坚强后盾。”王永新沉声道,“本来就是你的本职工作,你却还要推三阻四的,有些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属于城建的部分,我责无旁贷,就是我亲自配合某位领导都没问题。可其它部分我却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现在要是把这件事硬推给我,那我的好多本职就兼顾不过来了。当下就面临着一个很重要的事,就是半私有房如何处理?尤其那两个烂尾项目的居民还去省里上访,有省里盯着,不处理更不行呀。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说话期间,薛涛和王永新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个意思:胳膊还想拧过大*腿?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,分明是在说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,也或者在说‘早知今时何必当初’。

    待楚天齐话音刚落,王永新便接了话:“楚市长,你不就是说居民拆迁补偿款的事吗?这件事呢,我和薛书记已经替你考虑了。为了全力支持你的工作,替你解决后顾之忧,我们已经尽全力想出了办法。现在个人拆迁补偿部分大概还差一千二百万,可以由那三十多个单位出六百万,市财政再筹措六百万。需要单位出的钱,就从十一、十二月的经费里边扣,每个单位每月各扣约十万元。在元旦前,这一千二百万就会一次性分发给那六百多户居民,付清他们所有应得的补偿款。这么一弄呢,就会总共欠那三十多个单位八百多万,市政府会在明年上半年全部返还。这事我会亲自督办。这回你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是放心了,是替那些住户放了心,但并不是为自己放心。如果市政府真能做到王永新说的这些,那六百六十一个家庭就很幸福了。他没有就此表态,而是继续追问着:“市长,其它那些半私有房,也该进行再次房改,房改试点也该争取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房改试点呀……我考虑了一下,也有必要。这么的,你把这些事迅速处理利索,然后专心搞试点争取工作。”王永新的意思很明确,想搞试点可以,那就先把这事办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支持争取房改试点是您的意思,还是……”楚天齐话到半截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争取房改试点。”薛涛接了话,“常委们,再表决一下。支持的举手。”

    “刷”十足右手全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:“现在市区有太多烂尾工程,有的是资金不到位停工,有的是施工单位没有实力和技术,还有的根本就是仓促上马。在这些项目中,尤其好多根本不符合城市发展需要,因此整个成康市区都需要重新进行规划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的举手。”薛涛直接说了话,显然已经很不耐烦楚天齐的絮叨。

    又是十票通过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接着说。”薛涛一种赌气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,谢谢市长,谢谢众位常委,谢谢你们对城建工作的支持,对我楚天齐的支持。只是好多工作都很紧迫,需要尽早进行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可不可以马上就进行?比如,一边启动试点争取和城建设计规划工作,同时我做那两个项目摸底。试点争取和设计规划启动后,正好那两个项目也摸清了底,也能正式操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太过分了吧?”薛涛话中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好多事情,只是说说的话,很可能记不准确,只有写到会议记录上,执行起来才不会走样。”楚天齐继续说。

    薛涛目中喷火,咬牙道:“你是说空口无凭,立字为据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意思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寸……散会。”薛涛“忽”的站了起来,向外走去,临到门口,又回头说道,“更正一下,休会十五分钟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