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最讨厌阳奉阴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间过的可真快,再有两天就到十二月下旬了。

    在早上八点半的时候,曹金海和赵顺双双到了楚天齐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他俩特意结伴来的,而是楚天齐要求他俩都得这个时间到,他俩是在李子藤屋里碰的面。以前曹金海和赵顺虽然面和心不和,但表面还说的过去。自从赵顺把曹金海挨楚天齐批的事大肆渲染后,曹金海基本是见到赵顺就冷嘲热讽,赵顺也是满嘴风凉话。

    后来曹金海无意中看到赵顺的“卖*身契”和“投名状”,一下子找到了报复的方式,于是很快,“卖*身契”和“投名状”就成了成康官场的笑谈,好多老百姓也知道了这个笑料。赵顺当然明白是曹金海捣的鬼,对曹金海可以说是恨之入骨,在心里把曹金海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,在一些公众场合也对曹金海横眉冷对。只是两人都身在官场,深知不能坏了官场规矩,那样对自己不利,两人这才隐忍着,尽量不碰面。偶尔的几次碰面,都是参加市政府会议,或是参加楚天齐主持的会。即使同时参会,两人也不交流,就是平时单位间的交往也是让那些副职完成。

    在把曹、赵二人带进办公室后,李子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先坐下。”楚天齐一边看着电脑屏幕,一边随意用手指了指。

    曹金海和赵顺都不约而同走向办公桌对面那把椅子,然后对望一眼,又返身走向沙发,但曹金海坐到了靠北墙的沙发上,赵顺坐到了靠西墙沙发处。

    忙完手里的活,楚天齐抬头看去,才发现那两人坐在了不同的方位。他略微一楞,不禁“嗤笑”道:“二位,你们这是专为锻炼我的脖子,还是为了验证转椅的性能?都坐到对面来。”

    曹、赵二人迅速起身,走向办公桌,但曹金海抢先一步,坐在了那把椅子上。转过头,曹金海冲着赵顺做了个鬼脸,以示胜利,赵顺则气鼓鼓的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老曹,去给老赵拿把椅子。”楚天齐适时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?”曹金海先是发出疑问,见楚天齐面露不悦,没敢再说别的,便极不情愿的站起身,走到西北角墙根处,从绿植花盆后面拿了一把折叠椅出来。然后走到赵顺身侧,把折叠椅打开,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赵顺为了报复对方,也做了个鬼脸,并在身后做了个“OK”的手势,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动作没看到,但楚天齐已经能猜出两人在较劲。他的目光从曹、赵二人身上扫过,再扫过,一连扫了三遍。

    被副市长这么看着,曹金海、赵顺都感觉到了不自在,也意识到刚才的做派让楚市长不高兴。但二人都没有说什么,而是低下头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,你们是来汇报工作,又不是来这静坐。”楚天齐说了话,待二人抬起头,这才严肃的说,“早听说你俩有隔阂,我本不想说什么,但刚才你二人的表现实在够幼稚,绝对的小儿科。至于你俩为什么合不来,又是因为什么,我不去管,也不想管。但我要跟你们强调一点,就是不能因为二人的嫌隙,影响了各自的工作,更不能影响了成康整个城市建设,也不能影响了成康地矿产业发展。如果要是真有了负面影响,到时可是一人五十大板,你俩谁也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既不想向对方低头,又不能低头躲开楚天齐的目光,二人只能尴尬的看着楚天齐,傻笑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现在成康市城建和地矿产业,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期,如果政策到位,措施得力,就能取得长足发展。如果互相掣肘,彼此制约,那绝对会落后于时代发展,错失良机。希望你们以大局为重,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和赵顺不由得对望一眼,但二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其它的不说了,咱们还是说说眼前的事。”楚天齐说到了正题,“曹局长,你先说说那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下意识的直了直上身,说道:“房改试点申请的事,目前进展比较顺利。在省里的第一拨筛选中,已经顺利入围,正等着第二轮的筛选,有可能一共得筛选三次。常玉州一直带人盯着,元旦后应该会进行第二轮筛选,到时他会带人提前赶到省里。

    城市规划设计也在进行,就是进度明显慢了下来,主要是二次付款我们只付了一半。这还是周家林做了好多工作,要不设计院根本就不同意。不过现在对方也说了,原则上是付多少钱就干多少活。局里能筹钱就尽量筹,实在到了筹不动那一天,就再说。

    再说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的事。自从两周多以前,从您办公室离开以后,我又三次找了常顾问,让他出具法律文书,但他都以各种理由推了。他已经一周多没来政府,我到律师事务所也没找到他,他的属下说他身体不舒服,去首都看病了。自从上次收到鹏燕公司的第三封回函后,我们没有给他们去函,他们也没来函,更没来人,也没和我们有任何联系。我们下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曹局,先别急,咱们一会再说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头转向赵顺,“赵局,你说说那两块地皮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顺道:“三天前的时候,收到了对方的回函,我要向您汇报,您正好连着开会,我就没来成。”说着,他从文件袋中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这张纸,看了起来,这是河西鹏程投资公司的回复函。函上内容非常简单,就两行字:贵局来函收到,但不太明白贵局意思。最近我公司领导工作繁忙,难以抽身到贵局。如有商谈意愿,可派人到我公司详谈,我公司一定热诚接待之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纸张,“嗤笑”一声:“真会装像。他们能不明白意思?他们要装就让他们装去,咱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旁边拿起另一张纸,“这是你们局上周报的申请招拍挂地块报告,拿回去重做,把二毛厂地块和无线电地块也加进去。”

    赵顺一惊:“市长,这恐怕不行吧?这不符合程序,现在土地可是在鹏程公司名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你听我说完,这个报告先这么做,缓几天再报。在报这个之前,再给鹏程公司去函。这次函上要写仔细,要写出那两个地块的停工时间,从停工到现在一共多少天。要把那条有关‘两年不动工即收回’的条款写上,要写清楚所依据的法规,还要具体注明是哪条哪款。然后写上‘限贵公司接函五日内,到成康市土地局商谈相关事宜。若过期不来,土地局则直接收回两地块。’你要让专人确认对方收函时间,如果超过三天,对方还没来人,那就把修改后的申请报告直接报到市政府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如果对方超过三天没来人,真的就要申请招拍挂吗?土地过户可是有好多手续的。而且在咱们市目前还没有这种先例,定野市好像也没有过这种事。”赵顺再次提醒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脸色变得很严肃:“我就问你,现在收回那两个地块符不符合《土地法》规定?”

    “从现有证据看,应该符合。”赵顺谨慎回答。

    “既然符合,那就按程序办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楚天齐说的很坚决。

    赵顺嘴角动了动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对着曹金海说:“曹局,房改试点和城市规划设计的事,继续盯着,多做工作。资金的事多想想办法,试点要争取下来,城市规划设计也要进行着。常胜那该找还要找,你要把每次找他的时间、地点都准确记录下来,包括律师事务所人员对他去向的说法,也要记录在案,以备以后找他说道说道。鹏燕公司既然没有来人,也没和我们有其它联系,那就先不管它,我们也先不要联系他们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点点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:“以成康市城建局的名义,做一段时间招商广告,招商对象就是省内外的开发商。三天之内拿出方案,报到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“招商方案?我那里做过一个半成品,只是因为各种原因,一直也没有做出来。当时市里为了留住投资商,给出了各种优惠条件,其中给鹏程公司的条件更优惠,合同上明确标注……”曹金海声音低了下来,不无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做你就做,出了事我担着。”楚天齐的话中满是不容置疑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市商务局也有相关合同备案,他们应该也会提出这个疑问,肯定不会发布这种招商信息。”曹金海说的有些支吾。其实他这不过是说辞,更主要的是对这事不托底,他觉得太冒风险。

    “市里不给做?没关系。找省里。”说着,楚天齐抽*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,“这是省商务厅投资促进处的电话,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……只怕他们会要好多钱吧,我们现在真拿不出钱。”曹金海又提出了疑问,其实还是在阻止楚天齐冒险行动。

    “曹局长,你这态度不对呀,怎么推三阻四的?你就只管找省商务厅,钱的事你别管。”楚天齐的话很生硬,“曹局,赵局,我可告诉你们,既然由我分管,那就要听我的吩咐,我最讨厌阳奉阴违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曹金海不敢再说什么,赵顺也不禁心中吃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