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开始了,也预示着这周即将结束。

    楚天齐醒来的时候,已经将近八点。他急忙起床,洗脸刷牙后,没来得及吃早点,便坐到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今天醒的晚,并不是楚天齐故意睡懒觉,而是昨晚情绪波动太大,睡着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。在睡觉期间,梦里也一直没闲着,为此还中途醒了两回。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起得很晚,可仍然有些头昏脑胀,不太清醒,于是点燃一支“提神烟”吸了起来。他一直觉得香烟提神,这可能是所有“烟民”的伟大共识吧。

    一支烟刚吸完,李子藤来了。

    李子藤例行汇报完当日工作,并把附有事项分类单的文件夹放下,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叫住了对方:“子藤,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领导近几天已经多次问过这句话,李子藤当然明白是什么,便摇了摇头:“没有,没有任何消息。政府这里没有,党委那边也没有,城建、土地也没接到。昨天下班时我专门又了解了一遍,今天还会继续关注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点头: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李子藤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?什么时候会有?”楚天齐自问着,又去拿桌上的烟盒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楚天齐扫了眼来电显示。看到屏幕上固定电话的区号,楚天齐不由的一楞:省城电话,莫非是……

    又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字,和印象中那两个号码很像,可又不完全一样,哪会是谁呢?带着疑惑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:“您好,请问您找哪位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传出一个男声:“你是成康市政府的楚天齐吗?”

    听声音很陌生,楚天齐于是反问道:“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不是楚天齐?”对方没有回复,而是盯问道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号码,感觉对方语气也很冲,楚天齐没有继续盯问,而是老实回答:“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这周一的时候,你是不是上过七楼,进过‘七0六’房间?”对方的声音很冷?

    周一?‘七0六’?虽然对方没有明说,但就冲这几个信息片断,还有来电号码,楚天齐认定了之前的判断,对方一定是省政府的人,最起码是在省政府打电话。他不由得一惊,想到了自己那天和张秘书通话的内容,莫非对方是要秋后算帐?尽管心中有些不安,但楚天齐尽量沉稳的说: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,能不能再讲的清楚些?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传来:“你和张省长都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楚天齐又问起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对方气很粗:“你到底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声道:“请你自报家门,否则我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了一下,传来声音:“我是庞庆隆。”

    庞庆隆?对于这个名字,楚天齐当然知道,对方曾经是张天凯的秘书,刚刚荣升不久。但同时楚天齐也想到了另外几件事,便很疑惑:他找我*干什么?

    对方声音继续传来:“你到底和张省长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回答问题,而是问道:“你是哪个庞庆隆?”

    “省政府副秘书长。”手机里的声音透着居高临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庞副秘书长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哼,你怀疑我?”对方声音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现在冒充领导的人很多,咱们又没接触过,你问到的问题,又涉及到另一个更高领导,我不得不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明确告诉你,我就是省政府的庞庆隆,是受张省长委托,找你谈谈。”对方语气很傲,“做为省政府副秘书长,我找你谈话,应该还够资格吧?这下可以说了吧?”

    对方做为副厅级,当然有跟自己骄傲的资本,但楚天齐此时却不能把自己摆到副处位置。于是他语气也硬了起来:“对不起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对方显然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受托找我,那就请你说说你接到的是什么任务,委托你的人和你说了什么?这也是为了进一步确认你的身份,也是对各位领导负责。”楚天齐说的非常干脆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阵冷笑:“哼哼,楚天齐,做事不要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吗?你既然是受人之托,由你先讲出受托内容那是天经地义,何来过分之说?”楚天齐回道,“或者让托付之人亲自向我确认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后悔。”对方的声音有着浓浓的威胁意味。

    “就冲你现在的说法,我更不敢相信了,还是请那位向我亲自确认吧。”楚天齐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三个“好”字一声比一声高,随即手机里响起“啪”的挂断电话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,放下手机,笑了。通过刚才的来电,他知道张天凯在找自己,庞庆隆一定是受张天凯所托。之所以提出那么多质疑,只是不想和庞庆隆谈而已。既然前秘书已经出马,想来正主找自己也不远了。本来嘛,事关亲儿子,而且还是被赋予家族希望的唯一儿子,张天凯不可能不关心张鹏飞的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又多出一丝疑虑:庞庆隆会不会断章取义,会不会故意歪曲或颠倒黑白?张天凯不会因为刚才的通话再改变主意吧?这就看张天凯到底怎么想,能不能辩明真实情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河西省政府主办公楼,“七0六”房间。

    办公桌前,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,这个男人留着毛寸短发,整个身子弓着,极尽卑服之状。

    张天凯坐在办公桌后,面色冷峻,眉头微皱,眼睛微微眯着。

    刚才让庞庆隆找楚天齐,张天凯也是万不得以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当中,张天凯曾经质疑是否想错了,既质疑楚天齐在进行信息讹诈,也质疑儿子瞒了自己好多事情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压下了邢志军报来的矿井爆炸处理方案,思考与核实了一些事情。他无法向有关部门或是其它人员核实,只能向自己儿子求证。在三次找儿子的时候,孽子都是拒不认帐,言称楚天齐血口喷人,但也找理由不与自己见面。

    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,张天凯自认有所了解。如果孽子承认牵涉一两件事,更显真实,但现在矢口否认,而且躲着不见,就让张天凯心里没了底。尤其孽子虽然坚决否认,可在昨天半夜却又向自己打听楚天齐的动向,更令人生疑。他隐隐约约意识到,情形可能比自己想象的严重,这才是孽子拒不承认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到孽子可能被抓住了把柄,张天凯对楚天齐恨的牙根痒痒,觉得那小子无所不用其极,堪称卑鄙,混官场怎么能这样呢?他一度想用雷霆手段逼其屈服,想让对方因此服软,想让对方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。可是联想到楚天齐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,尤其是那天简单见面时的情形,他又不敢盲动了,担心那小子仗着“光脚不怕穿鞋的”,来个“鱼死网破”。凭自己的实力,要想吃掉那小子,应该还不费力,但要是因此磕掉半颗门牙或是蹭破点皮,甚至被有心人利用,那就太不值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强攻,那就只能智取,只能采取温和的方式给孽子擦屁*股了。依现在的情形看,也只能自己来做这个事,但若是自己亲自出面,也太给那小子脸了。可让谁代替自己呢?想来想去,张天凯觉得庞庆隆最合适,两人可以说是荣辱共同体。庞庆隆是跟了自己多年的秘书,自己好多事庞庆隆都知道,而且也替儿子处理过许多事情,没有比庞庆隆更合适的人选了。于是在今天早上,张天凯早早就找了庞庆隆。

    可是在和庞庆隆交待的时候,张天凯只说楚天齐那天见过自己,让庞庆隆和楚天齐谈,但却没说具体事情。张天凯之所以讲的含糊,既是因为他本就没听完整,更因为他吃不准楚天齐是否真是讹诈,不清楚那些事到底和张鹏飞有多大牵连。

    张天凯明白,楚天齐之所以千方百计上门找自己,肯定就是想以儿子的事相胁迫,让自己放他一马。所以他觉得只要自己递出橄榄枝,楚天齐必定会急不可耐抓住,那天在办公室,那小子已经表现出急切了。可不曾想,竟然会是这样,那小子竟然这么狂。自己真要依着那小子划的道走?这也太丢份了吧?

    “省长,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久久弓着身子的庞庆隆说了话。

    闷哼了一声,张天凯仰靠在椅背上,缓缓的说:“再重复一下他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庞庆隆答应一声,然后道,“他说我就是个狗腿子,根本不够格和他谈,还说你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副省长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。”张天凯缓缓点头,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也太狂了,以为自己是谁?不过就是个无赖。依我说,别理他,让邢志军赶快下处理决定,您这里也尽快……”庞庆隆话到半截停下来,偷偷瞄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是呀,太狂了,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。”张天凯说到这里,便没了声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