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专家周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刚上班,李子藤来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是曹金海送来的整改报告,他想当面向您汇报。”说着,李子藤把装订好的几张纸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,楚天齐翻了翻,笑着道:“内容还不少,写的倒是很详细,也很全面,就是不知能不能做到。这样,把这份报告留下,你跟他说,我现在没时间。该怎么做,他应该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点点头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住对方,“对了,跟他说,派个懂行的人来,我要了解成康市城镇规划的事。”

    答过一声“好的”,李子藤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拿起整改报告,从头看了起来,整改报告实际上是两份,一份是工程整改,一份是制度、规范整改。工程整改报告写的很详实,不但写了具体的工作项目,还列出了各个分项工作的推进时间表,也写了相关责任人。如果真在一周之内做完这些的话,确实很有效果,也有一定的工程量。当然,不用担心没有人手,城建下属部门多的很。

    制度、规范整改报告,主要是对工作职责、规章制度、行为规范的强调和要求。其中还有个别地方做了修正,也罗列了存在问题,还列出了整改措施。这份报告特别把十月份列为“工作作风整顿月”,写出了到月底要达成的目标。如果真能按照上面写的内容落实的话,相信城建精神面貌应该会有很大改变。

    昨天那些事的处理结果,整改报告上没有。楚天齐明白,这既是由于暂未做出相关处理意见,也肯定是曹金海想探自己口风,想用整改报告打前站。对于处理意见,楚天齐不着急,反正暂时悬而未绝也符合他的想法,但前提是那些整改必须如期去做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看整改报告,边做勾画、标注,还在笔记本上做了一些记录,列出重点事项。做完这些,他又打开电脑,在相关文档上做着修改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双手继续在键盘上忙碌着,眼睛也没有离开显示器屏幕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人走进屋子。来人停了一下,关上屋门,走向办公桌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忙着手里的活,双眼也还盯在屏幕上,用眼角余光注意着来人。

    来人似乎有一些腼腆,也多少有点局促,站在那里很不自然,一会儿瞅瞅楚天齐,一会又看看他自己手里的文件袋,好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过了有三、四分钟,楚天齐停下手中动作,抬起头来。然后站起身,伸出右手,面带笑容的说:“周局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城建局副局长周家林,周家林向前一步,微微躬身,握住对方右手:“市长好!”

    松开右手,楚天齐示意:“坐。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周家林还是按照对方意思,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离副市长这么近,周家林更加不自然,手也好似没地方放,嗓子不时发出轻微的干咳,显然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周局,喝水。”楚天齐拿过一瓶矿泉水,放到周家林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过一声,周家林拿起水瓶拧开,一口气喝了多半瓶,才放下瓶子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道:“周局,你到城建局几年了,什么时候做的副局长?”

    周家林回答:“我以前一直在定野市职高做老师,教建筑设计规划,大学也是学的这个专业。去年参加全定野市处、科级招聘考试,笔试考了全定野市第二,面试成绩不理想,综合总分成绩排在第十三位。主要是我这人不善于交流,否则总分还能再高一些。去年十月份,我被分配到了成康城建局,父母、媳妇都在成康市,这样正好全家也团聚了。”在做回答过程中,周家林的表情一直都很腼腆,表述也不太流畅。

    从刚才对方的举止来看,在交际方面确实弱一些,但也不可否认面试的主观因素。如果周家林要是有人适当关照一下,总分肯定还能高好多,职位可能也会高。楚天齐又问:“你现在分管什么工作?副职排名第几?”

    “我分管规划、档案管理,排名最后。”周家林又补充了一句,“副局长中,我资历也最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从桌上资料堆中,拿过一份图纸递了过去:“周局,你给我讲讲这份规划图,有几处我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周家林接过图纸打开,扫了一眼,把图纸向前一推:“市长您看着图,我来说。”说着,周家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顾一番,周家林移过旁边报刊架,从文件袋拿出几张纸和小夹子,打开纸张,用小夹子把纸张夹在了报刊架上。看着办公桌上资料和笔筒有些遮挡,他又把这些东西移到了茶几上。看看再没有遮挡,周家林从文件袋拿出一根电视天线,把天线伸缩部分拉出一截,天线长度变成了一米左右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直静静观察着,看着周家林所做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用手中天线一指报刊架上的纸张,周家林说:“最上面这张纸,是整个规划的缩小图,下面四张纸是规划图的四个部分,这份规划图是在前年九月份出台的。我先来讲当时的整个规划原则、规划办法,然后再说四张分解图……”副市长办公室响起朗朗讲解声。

    随着对方讲解的展开,楚天齐发现,和刚才相比,周家林就像换了个人一样。挥动着那根银色“教鞭”,周家林所有的拘谨与腼腆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与洒脱,还有那滔滔不绝的专业词汇,以及深入浅出的剖析。看着对方的状态,楚天齐仿佛找到了自己当年做老师的感觉,既亲切又怀念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这几天熟悉资料的过程中,他对这份规划图只是一知半解,这个一知半解还是打折扣的,因为他只是看懂部分直观图标代表什么,但设计原则与理念却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楚天齐脑子特别聪明,只不过以前几乎没怎么接触这些东西,才觉得很生疏。现在听到周家林的专业讲解,楚天齐顿时解开了许多疑惑,也对整个规划有了宏观的认识。

    听着周家林的讲解,楚天齐很入迷,彻底钻了进去。中途有两次手机响起,当他看到不是重要号码时,都暂时挂断了,然后继续听对方讲解。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小时,虽然对方已经翻过好几次纸张,但楚天齐没觉出一点漫长,更没觉得枯燥。

    用“教鞭”一指缩微版规划图,周家林道:“请问,这份规划设计合理吗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随即会心一笑,认真的回答:“我觉得有两处好像不太合适,那个飞天大厦太高,面积太大,四海商贸面积也太大。飞天大厦二十八层,好像定野市都没那么高的楼,那么大的写字楼能充分利用吗?依成康市目前的经济状况,区域位置,就是再快速发展五年,四海商贸那么多柜台摊位怕是也占不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拍脑门工程,是政绩工程,纯属胡搞。”高家林用“教鞭”“啪啪”点指缩微规划图,“不只是这两处,还有这,这,整体规划原则就有问题。这是劳民伤财,是不负责任,是失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不是特别明白,但还是频频点头,他觉得对方不会无的放矢,他现在非常认可对方的专业水平。可能仅凭对方这一个多小时的讲解,难免武断,但他就是从心里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,直接挂断了,然后冲着周家林一笑,示意对方继续。

    周家林点指规划图:“这个规划……”话到半截,他忽然停下了,脸上满是尴尬之色,支吾的说,“市长,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没觉得。你觉得你的判断错了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周家林摇摇头:“不,我认为我的判断没错。”然后腼腆一笑,“就是用词好像不……不大对头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该怎么讲就怎么讲,我就想听真话。现在你是老师,我是学生,而且我还是一个虔诚听讲的学生。”接着楚天齐又补充道,“你放心,我听到的有些话,是不会讲给别人听的。周老师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,好。”尴尬过后,周家林稳了稳情绪,继续说,“《城市编制办法》有好多条明确规定,这些规定也是多年教训和经验摸索的结果,因此必须要遵守这些原则。《办法》中讲,编制城市规划,应当考虑人民群众需要,改善人居环境,充分关注中低收入人群,扶助弱势群体。编制城市规划要坚持统筹城乡、区域、经济社会、人与自然和谐发展,坚持节约和集约利用资源,保护生态环境与人文资源,尊重历史文化,坚持因地制宜……”

    讲起专业知识,周家林立刻变了一个人,立刻进入状态。就这样,周家林给楚天齐普及了城市规划编制方法,指出了成康城市规划中存在的问题,楚天齐也向周家林请教了好多专业问题,周家林都一一做答。

    示意对方喝水,然后楚天齐问道:“周局,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既然不符合当地经济发展状况,为什么不叫停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周家林结巴了一下,才又说,“我到局里以后,局里安排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整理档案,对指定项目进行规划设计。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这两个项目从来没让我接触,我不清楚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表情,楚天齐就知道,周家林并不是完全不清楚,而是不敢说,或是不愿意说。楚天齐没有继续深究,而是站起身,绕过桌子,走到周家林近前:“周局,谢谢你,你是专家周局,城建工作需要你的支持和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太客气了,我是什么专家?”周家林又恢复了腼腆,“配合您的工作是我本职,我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,谢谢!”楚天齐使劲的握着对方的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