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骄傲的低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市委扩大会已经过去两天,到了八月十日,星期三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时间里,成康市既认真传达了上级文件精神,也参照上级处理决定,对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了处理。有上级精神在先,市里自是不会逾越,也仅拿几个副股开了刀。当然这些副股也没什么好说的,而且还得庆幸,庆幸上级没有被严肃处理,否则他们自己的小头目位置是肯定保不住,工作会否受影响都两说。

    省、市对两次事故处理都结束了,自己没有受到一点牵连,反而还阴差阳错的成了英雄,楚天齐顿觉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两次事故的实际处理方式,明显轻于应该给予的处理。如果公正处理的话,股长怎么也得撤职几个,主管副局长也会弄个记过处分;就连赵顺、曹金海也得背上警告处分,并在全县做检查,近两年的提拔是甭想了,很可能还会因此被调到边缘部门。

    事情能这么处理,也算比较圆满。其实如果不是对方准备借机对自己大肆打击,楚天齐并不准备去找张天凯,但现在能有这样的结果,也算不枉曾经费过的一番周折。楚天齐明白,这是张天凯在向自己示好,在告诉自己,我不会拿事故难为你。同时对方也在传递一个讯息,请自己也“投桃报李”,放他儿子一马。

    从楚天齐内心来讲,就冲张鹏飞做的那些事,这次真不想饶了那小子。但从当下情形来看,暂时放过那小子既是现实需要,也有不得以的成分在里边。

    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,张鹏飞做的那些事中,大部分针对自己。如果自己抓住不放的话,也能对那小子造成一定影响,但自己既是苦主,又是好几件事的领导,难免给人公报私仇的诟病。而且如果严格来说,自己掌握的证据链还不完整,仅靠现有的那些证据,并不能把张鹏飞弄倒。

    就拿矿井爆炸这事来说,关键嫌疑人常永金还昏迷着,还根本没有交待关于张鹏飞的一个字。再拿意图高速谋杀一事来说,那事要是彻底调查的话,肯定会把龙哥或是其属下卷进去,弄不好的话,还会牵扯到自己,就更得不偿失了。其实就是另外几件事,证据链也不太完整,也还需要做好多工作,而且那些事除了能证明张鹏飞在千方百计对付自己外,也并不能给其定下罪名。

    最最关键的是,张鹏飞既是企业老板,又是副省长的儿子,一般的事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,即使重大的事,却也需要铁一般的证据链。如果真对张鹏飞正式调查的话,对方势必要动用关系反侦查,好多证据很难拿到,甚至经办人也会遭到各种报复,导致调查无法进行。

    如果真对张鹏飞进行调查的话,张鹏飞和其父势必会对自己进行强力打击。自己很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,落个官位难保,而对方却毫发无损,以敌我双方现有实力对比来看,这个可能性非常大。因此,综合各种因素,维持斗而不破是比较理想局面,用这些事项牵制张氏父子也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暂时不对付张鹏飞,并不代表以后不收拾这个家伙。自己当初被逼从政,就是拜这小子所赐,楚天齐一直可记着这个仇。只是自从走上仕途以后,对事物的看法有了很大变化,胸怀也宽广了好多,也觉得总记私仇有些狭隘,报仇的想法淡了好多。只是张鹏飞却一次次给自己使绊,甚至不惜威胁人身安全,而且还有贪占国家财物或其它不法行为的嫌疑。楚天齐意识到,两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,有私更有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当事人不同,做为旁观者,人们热衷于事物背后反映的问题,但又未经历那些事情,这反而给人们提供了更大的揣测空间。

    在政府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,就有一男两女在谈论着楚天齐,谈论着这两天的热门话题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正说的起劲:“哎呀,怪不得人家毛还没长全,就当了常委副市长,原来人家有硬后台呀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子脸一红:“刘姐,你怎么总是那么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本来他就嘴上没毛呀。”中年妇女“咯咯”笑着,眉毛挑了挑。

    老男人插了话:“光说他有后台,一会说是首都的,一会又说省城的,没个准地方,我看就是人们瞎传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瞎传?要是没有大靠山的话,七、八年就能从乡长助理升成常委副市长?”中年妇女嘴一撇,“要是没人撑腰,他敢打建设厅长?副省长又凭什么给他面子?”

    “打厅长你见了?你怎么知道副省长给了面子?没准是市领导拿钱开路,人家才给的面子。”老男人反驳道,“要是像你说的有大靠山,至少得部级以上吧,那他还用从乡里一点点往上熬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他在常委会上几次发飙,弄的老薛、老王都下不来台吗?对了,还骂过主持人书记是‘疯婆子’。”中年妇女振振有词,“要是没有靠山,他敢把三个正处都得罪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被他们逼的?”老男人给出答复,“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他肯定有大靠山,否则这次的事实在解释不通。我大表侄都说了,当时安监局已经拟好了处理决定,非常严,又是撤职,又是调离的。”中年妇女引出了旁证,“我大表侄就在省安监局工作,说是张省长已经给他定好了“记大过”处分。那怎么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支吾了一下,老男人提出了新的疑问,“要是真有大靠山的话,前天会上他还用说的那么谦虚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哼了一声:“谦虚?那不过就是故意做的姿态罢了。别看他岁数小,也是老油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姐,人家那叫骄傲的低调。”年轻女子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忽然,屋门“咣”的一声被推开,一个“肉包子”脸女人出现在门口:“上班时间,嚼舌头根子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一男二女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还是老男人从容一些:“管市长,我们没叨闲话,在讨论工作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讨论工作,讨论完了,我马上回去。”中年妇女说着话,从“肉包子”身边挤过。

    “我,我要上厕所。”年轻女子曲着身子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曲刚到了楚天齐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上门,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曲党组,莅临鄙舍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局长,说笑了。我能升任半级,全仗局长提携。”曲刚脸色微红,不知是略有尴尬,还是心情激动,可能二者皆有吧。

    “老曲,身为公安局长,理应是党组成员待遇,这是惯例,是早晚的事。昨天能通过这个职务,主要是你工作出色,不要总说提携、帮助什么的。”楚天齐一指椅子,“坐,坐。”

    曲刚边坐边说:“我说的都是心里话。抛开我做的怎么样不说,如果没有你带着我,如果不是沾你的光,这次机会肯定不会轮到我。以前的时候,人们常说‘朝里有人好做官’,我还不太认可,但现在我是意识到了,要是上面没人的话,弄个正科都难,更别想处级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对方说法略有偏颇,但楚天齐也没有过硬的纠正理由,便换了一个话题:“对了,你来是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曲刚“嘿嘿”一笑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看你有时间没,想和你喝顿酒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喝酒?庆祝你高升?现在可不是时候。你的党组成员是在会上通过了,但还需要上面批,千万要低调,也千万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明白,我不去惹事,也保证局里不能出事。”曲刚郑重的点点头,然后又说,“请你喝酒,不光是我的想法,曹金海、周家林也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他们专门让你代表的?”楚天齐疑问道,“你们平时关系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啊”了一声,又连忙摆手:“不,不是,我平时和他们接触不多,更没有单独聚过。只是今天下午曹金海找到我,说是想请你坐坐,可是又怕你训他,知道我和你关系近,才让我帮着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能够大事化小,他们觉得是沾了我的光,是我平了事,曹金海、赵顺还专门来叨叨了大半天拜年话,其实……”看到对方紧张的样子,楚天齐一笑,语重心长的说,“老曲,你不用多心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可不代表别人不会这么想。这两天又起传言了,你没听说?”

    “传言?”曲刚“哦”了一声,面现喜色,“人们都说你厉害,不但摆平了厅长,副省长也服了软,全成康市你是这个。”说着挑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老曲,可能你听的不全,也可能没好意思说。这么传本身就不是好事,这其实是说我把副省长和厅长都得罪了。”楚天齐摇摇头,“这两天我就发现,好多人看见我都躲的远远的,可能就跟这些传言有关系,人们可能怕受我连累。”

    曲刚迟疑着说:“应该不是吧。人们都传你背景厉害,不但摆平了难办的事,而且会上发言还那么谦虚,说你是骄傲的低调。当然,这里的“骄傲”是褒义词,人们觉得你有骄傲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哪种解读,都容易惹人忌恨,我能不低调?你也一样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说不准就有人专门盯着呢,咱们还能一大堆人吃吃喝喝?”

    “局长,是我考虑欠妥。”曲刚脸色又红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老曲,你不用这样,只有我俩的时候,咱们就是老搭档,就是好哥们,不要弄的这么生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抽*出两支香烟来,“抽烟,冒上烟儿了,就能找到感觉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