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好饭不怕揭锅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,楚天齐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椅背上,想着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本不准备发火,可常胜这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差劲。

    刚进入小组时,常胜那是劲头十足,讲了好多对甲方有利的操作手法,甚至立马就能实施。当时楚天齐很高兴,但没有操之过急,而是让常胜一步步的来,先发函件。

    可自从第一次接到对方回函那天起,常胜的态度就出现了变化,消极好多。当时楚天齐只以为常胜是在体现律师的客观与理智,就没有计较,而且还对曹金海口出微词予以了提醒。第二次收到回函时,常胜还是站在对方立场上,这似乎有些理智过头了。今天这是第三次收回函,常胜不但仍站在对立面说话,还讥讽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常胜的做法实在太过分,不得不令楚天齐生疑。做为法律顾问,市政府就是你常胜的雇主,我楚天齐现在就代表雇主,你理应对雇主更尊敬,理应顺着雇主才对。可你却要反其道而行之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本来我对你迁就,是为了表示对专业人士尊重,是请你多在这件事中*出力。但迁就不是没有底线,你常胜既然想挑战,那咱们就试试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的满脸怒气随之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嘴角的一抹笑容。他心中暗道:常胜啊常胜,如果你要是知道我现在正需要你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人,不知你会做何感想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永新正在批阅文件,手机适时响了。看了眼来显示,他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不容王永新说话,对方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:“老王,飞天、四海项目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王永新回答:“已经给鹏燕公司发了三次函,鹏燕也回了三次,但鹏燕态度很强硬,并没有派人来商谈,看样子也不准备派人来。目前就是这样,我们暂时还没有更有效的策略,正在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对方打断王永新:“光发函有什么用?连对方人影都没见到。我可听说,三次函件往来,政府总是提出一些可笑的理由,被人家驳的毫无还手之力。我还听说,你的副手却脾气大的很,光知道跟自己人发火,见谁训谁,都没人敢着他的面儿了。他那无名邪火都是哪里来的?奈何不了鹏燕,被鹏燕折了面子,也不能拿自己人出气吧?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也有他的难处,本来那事就挺不好办的,否则也不会把这事套他头上。”王永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这事是有些难办,可什么事好办?而且同时进行三件事,就这件事毫无进展,还闹笑话,怎么另两件事就进展顺利?好多事情之所以办不好,有些时候是因为能力问题,不过这还好说,只要多下些辛苦,往往还能以勤补拙。可要是态度出了问题,比如根本就无心去做,那这事是绝对成功不了。”对方停了一下,又说,“历史上可是有‘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’这样的故事。别到头来,那两件事都大功告成了,这事却还连鹏燕的面都没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王永新道,“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,这么大的人了,看问题要更理性一些才对,不能只凭感觉。”对方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王永新摇摇头,把手机放到桌面,然后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椅背上,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快下班的时候,李子藤来了。他进门就说:“市长,城建局曹局长又来了,说是要向您汇报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没时间。”楚天齐随口道。

    李子藤“哦”了一声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叫住对方,“让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曹金海推门走了进来。他掩好屋门,不停的冲着楚天齐讪笑,走向办公桌。

    笑了半天,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,连自己看都不看,曹金海干脆坐到对面椅子上。从桌上烟盒取出一支香烟,递向对方:“市长,抽支烟,消消火。”

    任由对方举了几十秒,楚天齐坐直身体,接过香烟,叼在嘴上。

    曹金海马上打着火机,递了过去,给对方点着了香烟。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支,自语着:“我也抽一支,老烟民烟瘾也犯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吸着香烟,仍不说话,脸上表情冷冷的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接过香烟,曹金海心中一丝窃喜,觉得对方该开口了,只要开口就好,训上几句也无所谓,自己就是专门来挨训的。可现在对方只抽烟,还是一言不发,他不禁心中忐忑不已,在想着二次上门究竟对不对。

    曹金海二次上门,是回到单位很长时间后,经过思考,又做出的决定。他之所以这么做,有他的考虑。

    刚离开楚天齐办公室的时候,曹金海只觉得楚天齐今天有些不可理喻,自己成了替罪羊。连续三次发函,都被对方公司坚决驳回,而且还被政府法律顾问讥讽,难免心中不快,有些火气,可你楚天齐也不应该冲我发呀。

    曹金海当时想,在常委会上,书记、市长以及其它常委把你楚天齐套住,把处理两个烂尾工程的破事扣到你身上,让你与鹏燕公司交涉,让你去和鹏燕公司的靠山硬碰硬。这实际是市委领导在忽悠你,在让你这个小年轻去炸碉堡,让你孤身涉险,你的处境非常危急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曹金海还能追随你,与你一同战斗,你应该多倚重我才对,可你竟然吹毛求疵,拿我敲打常胜,这也太的分不清好赖人了。所以,曹金海也是带着一肚子火气,回的土地局。

    回到局里后,曹金海的火气渐渐消了,人也冷静下来,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考虑的不对。先不论楚天齐今天发火对不对,但自己却不能得罪楚天齐,虽然恭敬楚天齐未必就能得什么好处,但如果惹恼了楚天齐,指定没好处,自己可是领教过的。一旦真到那时的话,怕是自己的领导都未必能帮自己,而且近段时间领导本身离自己就疏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金海不禁有些担忧,担心楚天齐会继续把火撒到自己头上,会继续挑自己的毛病。虽然刚才自己没敢用话呛楚天齐,但在那种情况下离开,如果不把事说清楚,怕是对方也要怪罪自己。于是曹金海才通过给李子藤打电话,再次来约见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老曹,你眼珠乱转,神色变换不定,在动什么心眼?”楚天齐忽然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”曹金海赶忙收回心神,“我没动什么心眼。就是担心惹你生气,不敢随便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说的是真的。”楚天齐道,“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急忙摇头:“我没什么可担心的。就是刚才被常胜气的够呛,他做为政府法律顾问,找不准自己的位置,竟然还讲话乖张,实在可恨,想起来就生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你不担心最好,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。鹏燕公司的信息你可能也知道一些,其实我早就知道,不就是有一个后台吗,这并没什么。再说了,我是和鹏燕公司讲理,好像那个人也管不着吧。我既然明知道这些,却还敢接手这个任务,那我肯定就有取胜的信心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你对我也多少了解一些,应该知道我的性格,我这人除非不做,要做就要达到目的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脸一红:“了解,我相信。”他显然是想到了楚天齐收拾他和赵顺的事。然后又问道,“那这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着急的事,两年多都耗下来了,要是三、四周就解决的话,那也太容易了。说实话,这件事从订立合同开始,我们就处于被动位置,现在不但被对方停了工,而且对方手里还扣着我们的钱,我们就更被动。我们现在的情况,好比学生读书,基础本身就差,中途又不努力,课程就欠下很多。所以,我们现在要‘补课’,把课补足了,成绩自然就有了。”楚天齐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“补课?”曹金海显然不太明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明白也没什么,你只需坚决听我的就行。你也无需担忧,不要怕这个怕那,就是天蹋下来,还有个高的顶着。再说了,天可不是谁都能捅的,弄不好的话,先砸的就是那个捅天的人。”楚天齐的话很是霸气,“老曹,大丈夫要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,这就是‘危机’二字的真谛,要想获得机会就得适当冒险。你肯定也看到有些人好像升的很快,那可不只是靠关系就行的,必须得干点硬碰硬的事,才行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很明白,有靠山,敢碰硬。曹金海马上又想到了“首都老人家”,不禁信心大增,忍不住喜形于色:“市长说的对,我坚决不再打退堂鼓,就跟着您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好饭不怕揭锅晚,最后肯定是我们大胜。”楚天齐说的很是自信。然后又道,“你在处理这事的同时,也要督促周家林和常玉州,那两件事比这事还要急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点点头:“明白,我听您的。”说完,站起了身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