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自取其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拿着几张纸,楚天齐翻了翻,说:“市长,本来我打算私下找一下赵局长,既然他现在提出这个问题,您又让我汇报,那我就做一下说明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笔记本封皮套里,拿过一页纸打开,“我手里这份文件,是土地局报的关于采矿权的批复申请。这份申请上一共八家企业,投诉信也一共八份,申请和投诉信上的采矿企业名称完全一致。我要申明的是,我是从九月十五日分管城建、国土等部门,到现在仅三周。接到土地局的文件是在九月二十六日,扣去七天长假和两天周末,到今天也仅五个工作日,赵局长所谓的两个多月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。市长,我能问赵局长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说着,王永新身体后仰,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向赵顺:“赵局长,请问,核发采矿许可证,除了审核企业必备的资格手续外,是不是还需要审核企业的安全生产保障能力、环境保护措施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这么浅显的常识,每一个地矿工作者都十分清楚。”赵顺语露不屑,潜台词就是“只有你不懂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会对方的讥讽,而是继续问:“如果企业有这些不良记录,会影响新的采矿证办理吗?”

    赵顺稍微楞了一下,说道:“有一点影响。只要企业如实进行申报,并提供相应的保证措施,必要时企业需交纳一定的保证金,便不影响新的采矿许可证申请。我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,只对事不对人,也不专门针对企业,一切按程序办。”

    “赵局长,对企业既要严格要求,但绝不能肆意冤枉,也不能一棒子打死,更不能凭空捏造。”管丽颖插了话,“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,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谁都听的出,管丽颖看似对着赵顺说,实际是在指责楚天齐,影射楚天齐有偏见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管丽颖的搅和,而是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说:“金石矿业、银利矿业等都有不同程序不良记录,可为什么还出现在这个审批名单中,你审核时看了吗?是怎么批准的?”

    “楚副市长,说话可不能凭想象,尤其更不能对企业恶意攻击,否则会让人笑话我们公务人员素质的。”赵顺的话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追问:“我就问你,审核他们的手续时,有没有这方面的记录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好几年前有过,不过已经过了需要报备期,更没必要交纳保证金了。”赵顺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是没听采矿科长这么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回答我,到底有还是没有?”楚天齐加重了语气,神色也严厉了好多,“主管副市长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主管副市长?屁。赵顺心里这么想,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。他迟疑了一下,才说:“近三年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近三年没有?那我来说说。”楚天齐沉声道,“金石矿业在雁云市开采铁矿,持有的采矿许多证复印件上矿种为‘铁矿’,但原件却是‘钼矿’。因证件造假,金石矿业于去年七月九日被吊销开采许可证,并被取消其在雁云市采矿申请资格。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,金石矿业因为安全生产,被沃原市玉赤县土地局处罚,并限期整改。去年十月二十三日,银利矿业因环境保护不力,被雁云市处罚,并限期整改。这三件事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采矿科复核,我不清楚。”赵顺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签字,我就要负责。我看了给我报的那堆手续中,根本没有相关记录,也没有对应的整改措施,更没有收取对方保证金的凭据。”楚天齐冷哼一声,“这种情况下,我是不敢批。你就敢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再核实一下,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,别是有人无中生有吧?”赵顺依然嘴硬。

    管丽颖跟着说话:“无中生有就不好了。会后你俩好好对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不搭理管丽颖,而是对着赵顺说:“赵局长,如果有复印件和照片,你还说这是无中生有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顺一时语结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手从笔记本封皮套拿出几样东西,正是照片和复件。他没有给赵顺,而是递给了王永新:“市长您看,这几张是处罚单复印件,照片是对应的原件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身子离开椅背,接过了照片和纸张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转向赵顺,语气异常严厉:“赵顺,你不但不细心审核,还百般抵赖。本来我已经让段子超捎话给你,打算当面告诉你这些问题,可你到现在也没去,只到今天开会,我才第一次见到你赵局长尊容。更过分的是,你不但没有认真履行采矿审核权利,还打断市长主持的重要会议,无故指责主管领导,混淆黑白。这就是你这个土地局长所谓的原则?你对会议主持者的尊重在哪?对所有领导和参会者的尊重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赵顺脸色难看,一时语结。

    管丽颖插了话:“楚市长,你不能上纲上限吧。即使如你所说,那也不代表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王永新一掌击在桌子上,“赵顺,你什么素质,你就是这种工作态度?就是这种政治素养?懂不懂尊重?我真怀疑,你是否还胜任这项工作。”

    市长的话虽然没几句,但句句都有份量,尤其“是否胜任”更是要命。赵顺岂能听不懂?顿时脸色发绿,低下头去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王永新又说,“有些领导也要注意,要认清自己的工作职责,要明白自己应该干什么。少去替别人瞎操心、胡操心,甚至还添油加醋,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众人目光全都投到了管丽颖脸上。

    管丽颖肉包子脸再次鼓了起来,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,反正五官几乎都拧到了一堆。

    王永新看向楚天齐,语气和缓的说:“天齐市长,虽然你分管时间不长,却能明察秋毫并坚持原则,实属不易,值得我们大家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,做的还很不够,我要多向大家学习。”楚天齐深知,可不能坦然承受对方的话,那样会让在场众人反感的。

    王永新一笑:“你能这么谦虚,更是难得。不过,对分管部门光谦虚是不行的,否则人家连你的门都不上。既然这件事是你分管范围,那就由你全权处置,对于土地局相关人员如何处理,对于涉事企业如何处罚,市里会充分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起那几封投诉信,“市长,您说企业揣着明白装糊涂,还搞出这种东西,是不是该好好调查一番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由你全权处置。”说着话,王永新看了管丽颖一眼。

    “继续开会。”王永新看向赵顺,“赵顺,你站着听,站着能使人头脑清醒,省得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赵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注意到,此时的赵顺面色灰暗,目光呆滞,头脸上全是汗珠,嘴唇也有些灰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继续,市长讲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思根本不在市长讲话上,而是在想着刚才的事。上午的时候,楚天齐也是瞬间灵光一闪,觉得赵顺可能要发难,但他又觉得不可能。下午的会毕竟是市长主持,如果谁在会上挑事,那不是削市长的面子吗?他觉得赵顺不应该不顾忌。

    不曾想,不但赵顺出手了,而且管丽颖还直接进行了策应。楚天齐都不禁奇怪,奇怪对方那两人的智商,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选在会上发难。想了一番,他觉得肯定是他们认为吃定了自己,认为会让自己丢丑,根本就没想过失败。对方就这样的水平,真不知是怎么升到现在这个位置的。他不由得好笑,再次偷眼看向那一男一女。男的像吊死鬼,女的像屈死鬼,看到这两人,他更想笑了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和楚天齐一样,心思也不在讲话上,而是都在想着刚才那一幕。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好多人都期待着上演一场精彩的激烈对决,都想看到对决结果。现在结果有了,楚天齐大胜,那二人完败。但过程却远没有想想的精彩,因为挑起事端方只是开了个头,严格来说都算不上出手,但被挑战方却频频进攻,根本就达不到势均力敌。好多人不禁叹息,叹息那一男一女是十足的笨蛋。

    有些人是赵顺的朋友,还有人从心里排斥外来户,潜意识都想看到赵顺胜,但偏偏赵顺却输的这么窝囊。看刚才的过程,感觉赵顺和管丽颖简直就像楚天齐的托,就跟专门想让楚天齐虐上一番似的。这些人便不免同情赵顺,也替他惋惜,同时也不得不佩服楚天齐厉害。

    当然,有同情者,便不免有幸灾乐祸的人,曹金海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    这些天,曹金海就在想着一件事,想着楚天齐和赵顺何时开战。对于赵顺这个人,曹金海从心里瞧不上,既瞧不上赵顺那种目空一切的德性,更看不上他依附一个娘们,而且还是一个智商不怎么高的娘们。他知道,就赵顺那眼空四海的劲,再加上管丽颖的撺缀,赵顺肯定还要向楚天齐挑衅。而就凭楚天齐对付自己那手段,指定也要收拾赵顺,甚至比收拾自己还狠。

    原以为双方怎么也得酝酿一段时间,进行一些必要准备,不曾想今天就来了一次短兵相接。当曹金海看到管丽颖拿投诉信说事时,他就知道那是针对楚天齐的,他便瞪大双眼,支楞双耳,关注着。现在看到赵顺完败,他心理平衡了好多。

    前几天被楚天齐收拾,自己成了同僚们的笑柄,尤其赵顺更是没少贬低自己。现在赵顺比自己还狼狈,丢的人还大,曹金海怎能不高兴?看着赵顺现在那德性,他想到了一个词:自取其辱。同时他也不禁纳闷,楚天齐手里那些东西是哪来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