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垃圾王市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知不觉又一天,时间到了九月三十日晚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手里拿着一份函件,他在考虑着要不要拿这个函件找赵顺。这个函件上周五收到,是许源县公安局局长曲刚特意给寄来的。

    从九月十五日分管城建,到今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。在这段期间,城建系统正副局长、二级单位负责人都上过门了,但土地局局长赵顺却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正想着事情,手机却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江部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江霞的笑声:“咯咯咯,天齐老弟,你本来就帅,上电视更帅。”

    近段时间,江霞总在套近乎,楚天齐已经习以为常,便说道:“江部长,你派电视台去,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?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,一开始我不知道,等我得到汇报的时候,人早已出发了。广电局长说,市长秘书亲自打电话,要求的挺急,说话特横,根本不容得通个气。”江霞显得很无奈,“我听说是去拍市政,就准备打电话告诉你,结果秘书跟我说,看见你是坐王市长车出去的,我这才没有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以后再有这类事,千万提前告诉一下,我也好有个准备。否则,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,在全成康人民面前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这次不是来不及吗。”说着,江霞话题一转,“不过这次露脸了呀,而且还是在全定野市人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出来定野了?不是成康电视台昨天拍完,晚上就播的吗?”楚天齐不解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?”江霞解释着,“今天又上定野新闻了,刚才我只看了个尾,要不是薛书记打电话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疑惑:“谁给弄到定野台的?薛书记打电话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问了,说是电视台觉得片子不错,就推荐了。”停了一下,江霞又说,“薛书记问我,为什么不把关。她说这种片子上定野市电视台,就是在丢成康市的丑,人们都会以为成康市脏的不行,垃圾遍地,所以才市长、副市长齐上阵。她强调,个人利益永远应该服从集体利益,而不是通过夸大集体的短处,来给个人脸上贴金。她最后说,全定野都知道成康出了个‘垃圾王市长’,这次真是臭名远扬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部长,书记这是什么意思?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江霞娇嗔着:“天齐老弟,你这是在考老姐的智商吧?明知故问。老姐有什么都想着你,你可不要忘了老姐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江部长,不要一副老气横秋的腔调,就像你多老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姐不老?那我就直接喊你天齐弟弟了,你就喊我姐吧。”说到这里,江霞压低了声音,“不说了,我这里来人了。”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手机,笑着摇了摇头。忽然,他看看手表,快步走进里屋卧室,打开电视,调到定野电视台二频道。

    时间还不晚,电视上正在重播楚天齐接受采访画面:“……城建事关民生,涉及到百姓的衣食住行,要顺应民众所需。城建是政府工作之一,在政府各项工作中占有重要地位,和其它一些工作也密切相关,要与政府整体工作发展相协调。城建工作有鲜明的行业特点,也有显著的行业规律,有其强烈的市场性。因此,找到符合民众、市场、政府三者所需的契合点,就是做好城建工作的前提。要想找到三者契合点,就需要了解成康城建工作现状,掌握城建工作中的优势与不足,从实际出发,理顺清晰的发展思路,制定合理的政策与操作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电视上打着官腔的自己,楚天齐不禁揶揄道:“确实挺帅,就是背景太寒酸了,不,太臭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画面跳过,换成了王永新的镜头。先是王永新弯腰铲垃圾的侧影,同时拍到他手中的铁锹,和手上脏兮兮的手套,接着是他直起腰,用胳膊擦去额头汗珠的画面。然后是他面对镜头,接受采访:“改善市容市貌,提高城市品味,树立整洁优美的城市形象,是成康市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,是市政府为民服务的重要举措。市政府会坚持不懈的抓,会细致入微的抓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王永新的侃侃而谈,再次印证了楚天齐刚才的一个判断:薛涛之所以不喜这个片子上定野市电视台,根本不是所谓丢了成康的丑,而是市长整个讲话中根本就没有出现“薛书记”三字,更没出现“在市委领导下”这样的语句。正因此,薛涛才对自己也不满,不满自己和王永新的近乎。

    自己被强行“绑”去视察,侥幸度过危险,跟着市长上了次电视,竟被市委书记解读出另外的意思,也实属无奈。但楚天齐却并未在意,他知道自己市委、政府两边均兼职,很难保证对两位领导“一碗水端平”。而且他相信,薛涛现在也是一时之怒,过后应该能了解实际情况。尤其要是她问起的话,自己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,这个片子怎么就上了定野市电视台?

    《定野新闻联播》可不是随便上的,除了要保证市委书记和班子成员的活动报道外,所剩时间非常有限,各下辖(市)县及相关部门都争着呢。类似下辖市政府领导清垃圾的新闻,从新闻价值来说,上《定野新闻联播》的可能性不大,除非有相关领导说话。从现在来看,薛涛和江霞显然没找市电视台,那么从受益程度来看,王永新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。

    可王永新为什么要这么做?好像没什么必要吧?现在王永新贬官到此,只靠这么一条新闻能有什么效果?尤其看在上层领导眼里,顶多就是小儿科而已,甚至会斥其不成熟。这条新闻放在成康电视台倒是很有必要,毕竟是市长的活动,而且是向辖区市民传递一个信号:市政府要大力搞好城市卫生,提升城市品位。

    这么浅显的道理,难道王永新不清楚?好像不大可能。那么谁要把“小儿科”推到定野台,让上面领导看轻王永新,同时引起了薛涛和整个市委的反感?到底是谁在捣鬼?

    如果这事真不是王永新所为,那真可以称之为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了。本来王永新想抓自己把柄,趁机奚落一番,不曾想他却被别人给设计了。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,可能那个设计者也成了别人设计对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金海电话都被打爆了,全是向他道喜的,恭喜他上了定野电视台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曹金海感觉挺美,觉得挺有面子,刹时成了小名人。对于人们的恭贺,他自是在谦虚的同时,不吝再自得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向老婆赵敏娣炫耀时,赵敏娣却提出了问题:“上面有你几个镜头?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,这也正常,前面不是还有市长、副市长嘛!”曹金海为自己的出境低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明白?这不是镜头多少的事。”赵敏娣皱起了眉头,“你想想,市长亲自出动清理垃圾,说明什么?说明成康市区垃圾多,说明你这个城建局长一直不作为呀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先是一楞,接着懊恼的说:“还真是这么回事。他*妈的,到底是谁搞的鬼?王永新?楚天齐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是一个小税务员,又不是市领导。”赵敏娣一副调侃的语气。看到丈夫心情烦躁的样子,一把搂住了曹金海的脖子,“虽然不是市领导,不过我可直接领导一个实权局长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老婆疼我。”曹金海顿时转怒为喜,抱起赵敏娣,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丈夫来了兴趣,赵敏娣撒娇的说:“金海,二壮表弟就跟我亲弟弟一样,他的的事你可得管。”

    “管,怎么管?”曹金海一下子蔫了,把媳妇扔到床上,“我也得管得了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康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,他对面坐着秘书杨永亮,这个秘书是王永新从何阳带来的。

    杨永亮正说着话:“市长,我刚才找成康广电局长了,他说他绝对没推荐,只说是编辑递的片。我又拖关系问了定野市台的人,据对方说,是新闻部主任审核通过的,再详细的就不知道了。我刚才听到一个小道消息,说是薛涛发怒了,把江霞狠狠训了一通,连着楚天齐也捎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正恼怒的是我,只不过没法明着说出来,更不能直接找我询问罢了。”王永新长嘘了口气,“真是添乱,也怪我考虑不周,本来挺有把握的事,结果却给别人做了嫁衣,自己反倒惹了一身骚。对了,那个举报电话机主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杨永亮道:“打不通,机主信息不是本地的,应该是那种贩卖的无主号,这个号码就只给您的手机打过一次,分明是刻意为之。为的就是让您知道那里有垃圾,为的就是让您抓楚天齐的辫子。这个打电话的人,很可能就是奉命而为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点点头:“肯定是奉命而为,应该是推动定野台播片子的人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搞的鬼?”杨永亮问。

    王永新“哼”了一声:“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,肯定是他,想要来个一箭多雕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杨永亮先是疑惑,接着也点点头,“他这招还挺损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这么一弄,全定野都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垃圾市长了。垃圾市长,谐音就不吉利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话题一转,“不过,依我看,他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也未必得到多大便宜,说不准他也会成为领导们谈论的笑料。”

    杨永亮咬牙道:“该,那才好呢,谁叫他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无所谓,这类事不可避免。”王永新不无懊恼,“只怕‘垃圾市长’的恶名是背上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