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恩威并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鞠躬致意后,周家林来到发言席,声音略微发颤:“尊敬的楚市长、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仁,组织让我兼任城管执法局局长,我既倍加感激,也深感责任重大。虽然这项工作对我挑战很大,也肯定会有一些困难,但是有领导和同志们的支持、帮助与配合,有我自己的努力,我有信心把这项工作做好。下面,我谈谈对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工作的理解。

    城市是人类文明与进步的载体,三分靠建设,七分靠管理。要管好这座城市,首先要有一个精诚团结,真抓实干的班子。这个班子要不畏强权和邪恶势力,要立党为公,执法为民。其次,要有一支甘做人民公仆的城管队伍,而不是一帮乌合之众。这支队伍要有奉献精神,要廉洁自律,爱岗敬业,要始终心中装着‘人民’二字。第三,要文明执法,照章执法,做到执法必严,违法必究。第四,要加强宣传工作,让人们正确认识城管,认识城市管理工作。第五,要借用‘大禹治水’策略,要疏堵结合。针对这几方面,我来详细进行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随着进到业务范畴,周家林的讲解又流畅起来,先前的腼腆与拘谨不复存在,又恢复了“传道授业”本色。他知道,周家林以前太缺少这种讲话机会了,相信稍加时日,对方一定能够坦然、从容应对这种场合。

    今天周家林发言比较长,这是楚天齐特意安排的。他就是要让专业人多讲专业事,就是要向在座的人传递一个信息:干工作要脚踏实干,只要有能力就能获得展示平台,这个平台由我楚天齐帮忙争取。

    能够在分管一个半月后,召开这样的会议,楚天齐很高兴。这不仅仅只是一次所谓的联席会议,也是他在众下属面前正式亮相的机会,更是他工作取得进展的一个标志。从分管城建、土地那天起,他就在谋划着这样的一个会议,但他设定了一个前提,基本掌控城建、土地二局。现在曹金海、赵顺已表示臣服,他觉得时机成熟了,才决定召开这个会。在这个会后,两局具体工作要由曹、赵二人管理,自己要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更重要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清醒的明白,曹、赵二人的归附有其不得以之处,而且二人都有真正的主子,现在配合自己也就是权宜之计。但这已经够了,他也没有让二人完全听命于己的打算,无论什么原因,只要二人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上就行。

    收服二人的过程,也经过了一番周折,楚天齐还采用了一些手腕。就是那天曹金海能看到那三张纸,也是他刻意而为。

    其实,那天在曹金海落座后,楚天齐接的电话是李子藤打的,是他提前做的安排。他要求的时间点,就是在曹金海进门后,以便给曹金海留出偷*窥的时间。至于所谓的“*”、“老人家”,纯属就是杜撰,是楚天齐的自说自话。“首都有靠山”的消息,已被曹金海在一定范围扩散,好多人都意识到楚天齐有大来头,有些人甚至更忌惮他了。当时只想着给曹金海行偷*窥之便,只想着随便编出打电话内容,没想到却被如此传播,楚天齐也只能摇头笑笑,不知这是得还是失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让曹金海看到那三张纸,楚天齐是想让曹金海知道,自己并非真对赵顺网开一面,而是赵顺主动上交了把柄。提示曹金海不要在焦二壮的事上耍滑头,必须老实的把那个小子拿掉。事实证明,达到了这个效果。其实那天从卧室出来,听到曹金海那番话时,他已经认定对方看到了那三张纸,也深受了启发。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,在曹金海离开后,楚天齐还刻意观察了一下。他发现那三张纸移动了位置,而且第二、三张纸顺序也颠倒了,这事除了曹金海所为,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让曹金海看到纸张,既是为了增加曹金海对自己的忌惮,也是让对方在撤掉焦二壮一事上能够心理平衡,同时也想让对方把纸上内容扩散出去。楚天齐能看出来,赵顺听命于己有太多不甘,很可能会把从轻处理进行另类渲染,让人们以为自己忌惮于他。只要曹金海把纸上内容传开,赵顺就不能胡说八道了,人们也知道自己没有徇私舞弊,还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现在看来,曹金海真就做了“传话筒”和“扩音器”。

    其实在对赵顺和焦二壮的处理上,楚天齐早就定出了一个原则,要赵轻焦重,之所以这么定,原因有二。原因之一,他要用焦二壮立威,同时也必须拿下这个害群之马,让城管工作由胜任的人来做,真正做到“正规管理、热情服务、公正执法”。这看似有点狠,其实也是让焦二壮替曹金海受了一些罚,是变相保护曹金海。曹金海是一把手,在以后工作中,还要指着他干工作呢。

    原因之二,自己这个常委副市长,虽然有权撤掉焦二壮,重新选择人员,但却无力染指城建、国土一把手位置。即使换掉赵、曹二人,也会换上书记、市长或是其他常委的人。与其这样,就不如对曹、赵二人进行“改造”,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发现,虽然赵顺当时跳的挺欢,但赵顺和管丽颖的斗争水平实在一般,有这样的对手,总比心机较深的要好。所以,楚天齐在对待赵顺和曹金海上,定了一个原则——恩威并施,宁制一服,不治一死。虽然这个“服”字可能打引号,但只要能听话、干活就行。因此,既要打疼他们,让他们对自己忌惮,也要让他们感到自己的仁慈一面,从而心存感激。这就是他只对赵顺予以“警告处分”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此时,周家林鞠躬致谢,向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曹金海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很多,用激动的语气说:“第七项议程,请市委常委、楚副市长做指示,大家欢迎。”

    在热烈的掌声中,楚天齐起身,向台下颔首致意。然后坐在椅子上,开始讲话:“同志们,城建、土地各位同仁,大家下午好!今天有幸参加这次会议,有幸感受了刚才整个过程,感触颇深。从城建局的作风整顿效果,我看到了城建人严于律己的恒心,从土地局即将开展的作风整顿活动,感受到了土地人自我重塑的信心。一个个处理决定,反映了城建和土地人勇于剖析自我的决心。树立勤恳能干的先进典型,衬托出大家‘人民至上’的仁心。同志们,褒奖与处分都是对过往成绩或不足的认定,也是对未来的鞭策与警醒,大家要从中看到自己的优势与差距……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的讲话中,他既肯定了两局处理事情的积极态度,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与不足,并提出殷切期望与严格要求。他在讲话中,还专门对曹、赵二人予以鼓励,希望他们把压力变动力,带领众人创造更加辉煌的成绩。

    众人被楚市长的话所振奋,经常报以热烈的掌声,楚天齐也被众人饱满情绪所感染,讲话更加激昂有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城建局食堂灯火通明、人声喧杂,聚餐晚宴还在进行着。

    聚餐是从晚上六点开始的,是楚天齐接受邀请后指定的地点。所好的是,当初建设城建局办公楼时,城建、土地还没有分开,餐厅、会议室都设计了足够的容量。否则,这么多人吃饭,还真放不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但要求在食堂就餐,还对就餐标准做了要求,要求必须是家常菜肴,必须是当地产的那种十几块钱一瓶的白酒。

    做为东道东,曹金海今晚做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,然后由楚天齐、曹金海、赵顺分别提了前三杯酒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喝了两个小时,楚天齐也基本是来者不拒,但由于他适当保持着喝酒的矜持,酒喝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曹金海已经喝的脸色发红,再次过来敬酒。他端着酒杯说:“市长,您今天能够亲临指导,我代表全体城建人感谢您。只是今天都是家常便饭,薄酒待客,我这心里实在感觉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做山珍海味,也没有上玉*液琼浆,说明你执行了我对宴会标准的要求,我非常高兴,否则我会拂袖而去的。来,谢谢你!”楚天齐说着,和对方酒杯碰在一起,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转过头去,看到略显寂寥的赵顺,楚天齐专门向对方举起酒杯:“赵局长,怎么喝酒这么腼腆?我可告诉你,别看你今天喝酒这么客气,改天到你那里喝酒,我可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真的吗?您什么时候去?”赵顺马上来了精神,眼中满是期望被认可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只要工作令我满意,我自会参加,说不准还会主动要求呢。”楚天齐停了一下,又说,“老曹为这事请了我好多次,我也是今天才来的。我相信,到土地局赴宴一定不会太远的。来,今天先预约上,希望你不要让我等的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一定努力工作,争取尽早让您满意。”赵顺激动端杯,和对方酒杯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再次倒上白酒,楚天齐把曹、赵二人喊到一起,大声道:“各位兄弟姐妹,我楚天齐敬大家一杯,大家吃好喝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市长。”现场众人热切响应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人们那种饱满的情绪,楚天齐很为自己的恩威并施自得。无论是对曹、赵“改造”,还是对周家林和常玉州赏识,或是对焦二壮打击,亦或是对曹秀丽这样的基层劳动者奖励,包括刚才对赵顺情绪的关照,都是楚天齐恩威并施的组成部分。从现在来看,恩威并施是成功的,楚天齐不禁飘飘然了,但此飘飘然非彼飘飘然,是一个褒义的词语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