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静坐上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刚上班不久,李子藤来了。

    直接来在办公桌前,李子藤说:“市长,有人静坐上访。”

    “上访?”楚天齐道,“什么人,因为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子藤回答:“民工张二壮的母亲,还有张二壮的儿子,就坐在政府楼门前,一直喊冤,让青天大老爷做主,我刚才到市委办送文件时看到的。我去的时候,就看到他们坐在那,有保安在那维持秩序;在我返回来时,正赶上信访办人做工作,我才知道那一老一小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张二壮的母亲怎么说?你听到了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李子藤说:“听到几句,她就说儿子死的冤,死的不明不白,还说赔的太不公平,又说投资公司的人就是土匪,让市领导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长什么样?多大岁数?”楚天齐又问。

    “估计六十五、六岁,看着挺老实,也挺憔悴,那个小男孩挺瘦,反正给人整体感觉,祖孙挺可怜的。”李子藤语气中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楚天齐挥挥手,“有什么情况再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答应一声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老实?可怜?那昨天怎么又那么厉害?哪个更真实呢?另外,这三人来的时间也挺巧,媳妇、孙女拿着昊方给的补偿款回去了十来天,对方都再没什么动静,这保险赔付金到帐后的第二天就来了。截止到目前,该拿的钱全都拿到了,而且他们来这里出发前的时间,应该就是保险金刚到的时候,这是巧合吗?他们难道真不知道这事?还有,他们提出了新的质疑,这些疑问是以前没想到,还是没有提出呢?一个个疑问在楚天齐脑海盘旋着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以为又是李子藤,便没有言声,继续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又是两声响动。

    看来不是秘书,于是楚天齐对着门口说了一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轻轻响动,一个人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身影,楚天齐赶忙站起身来,迎上前去:“市长,你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打电话,我直接过去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而是成康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王永新。王永新道:“我也刚从楼下上来,顺便就过来了。”说着话,王永新走到沙发旁。

    请市长坐下后,楚天齐赶忙张罗着弄茶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坐坐就走。”王永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止手中动作,也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王永新笑咪*咪的说:“怎么样?近一段工作顺利吗?有什么困难,只管讲出来,政府会为你分忧,我这个市长给你做后勤部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比较顺利,目前没有,如果有困难的话,一定向市长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所有班子成员中,你的工作最出色。我昨天专门上街走走看看,那几处工地整个一派繁忙景象……”王永新兴奋的讲说着楚天齐的功绩,讲说着所见所感。

    自从杨永亮被抓后,王永新对每位班子成员都很客气,尤其对自己更是客气有加,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、关怀倍至,在食堂吃饭遇到自己时,也会主动凑到一起。今天又亲自上门,上来就表示关心,那姿态做的真是太足了。对方现在的境况、心态,楚天齐完全理解,杨永亮那毕竟是跟了好多年的秘书,王永新当然担心“沾包”,更担心“拔*出萝卜带出泥”了。

    虽然王永新有姿态,但楚天齐可不敢托大,对方毕竟是一把手,只要在位一天,那就是自己的领导;那就好比是身旁的一只虎,看似现在猫着,防不住什么时候跳起来咬自己一口。所以面对对方这一段时间的关心,楚天齐一直小心应对着,时刻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对方继续表示关心,楚天齐没有沾沾自喜,更没有自吹自擂,而就只是坐在那里听着。只到听对方讲完,才说道:“谢谢市长鼓励,我一定再接再厉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市长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王永新一笑:“哦,也没什么。”停了一下,又说,“我刚才从楼下上来的时候,见门口有人上访,是昊成佳苑那里的事,实在不行的话,你过问一下。你听说这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你来之前,李子藤刚和我说完,我正准备下去看看情况。这事主要是企业和工人之间的事,原则上还是他们自己解决为好,有些事我们还是不要随便揽。如果实在解决不了的话,我先让城建局过问一下。”楚天齐道,“市长,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考虑的很全面,就按你的意思办。”说着,王永新站起身来,“这事你就全权布置吧。”说完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慢走。”楚天齐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留步,留步。”王永新回身客气后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对方如此客套,如此姿态,楚天齐感觉很别扭。其实不只是他,就是放到任何人身上,都会不适应的。

    “李子藤,去一趟楼下。”楚天齐对着秘书室喊道。

    李子藤其实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,现在听到楚市长召唤,快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带着秘书到了一楼后,楚天齐没有走到楼外,而是站在楼里,隔着玻璃门,向外观察着。刚才一楼也有个别人观望,现在看到市领导来了,赶忙躲回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办公楼外坐着一个女人,女人身旁是一个小男孩,男孩倚靠在女人身上,女人和男孩身下垫着一片深蓝色破布。在二人身旁,站在两名保安,还有一名信访局人员,看样子正在给女人做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女人盘腿坐着,面前地上摆着一条白布,白布上一个褐红色的大“冤”字非常醒目,“冤”字旁边是八个黑色字体:我儿冤死,青天做主。女人现在没有说话,而是微垂着头,脸色清瘦,眼角有很深的皱纹,脸颊也有皱纹,头发白的多黑的少。女人的衣服看着很破旧,上身是一件深素色衬衫,腿上是一条深灰色裤子,脚上穿着黑色布鞋。

    女人和男孩所住位置,头顶有雨搭,太阳不能直接照到,而且他俩所处位置三面透风,应该不是特别热。不过成康六月份的温度是很高的,若是再过一会也会挺热的。

    四顾一下,楚天齐又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玻璃门旁,以便看清外面情形,并能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尽管不是很高,但外面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楚天齐耳朵: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你老是这么坐着也不是个事,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企业,毕竟是你们之间的事。这里是政府,你老是堵在门口,不但影响政府办公,对政府名声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女人:“他们就是土匪,害死我儿,又打伤我老头,我哪敢找他们?我怕被他们打死。请青天大老爷给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完全可以报警,请警察出面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:“警察?他们会管我?他们早被收买了,不过就是帮虎吃食,合着伙欺负我这老婆子。”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你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,警察绝对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。要不这样,我帮你找警察,让他们保护你,你再去找企业评理。”

    女人:“你有这好心?我看你是想支走我,你们这些人全是这个办法,只要把我糊弄走就行。警察根本也不管事,昨天不照样是吓唬我?我是看透了。我就找这里边的大官,就让大官给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市领导都有很多大事要忙,你说的这事,下面部门人就能帮你协调。”

    女人:“你意思我这是小事?我记得哪个当大官的说过,群众事无小事,你们就是这么骗人,这么不听上面大官的话?”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油盐不进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:“不见大官我就不走。”

    信访人员:“你要是这样的话,我就让保安把你弄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终于说实话了。”女人忽然右手一拄地,很麻利的站了起来,“你们当官的也要打人吗?给你打,给你打。”说着话,女人向对方撞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信访人员显然没防住这一手,被对方连撞两下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两名保安走上前来,但也仅是咋呼,并没敢动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打群架、欺负人是不是?”女人忽然又坐到地上,手刨脚蹬起来,“打人了,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人刚才这番说辞,以及忽然采取的动作,楚天齐总感觉对方少了农村人的质朴,反而多了小市民的刁蛮。他也看出来了,这个女人势必要见到领导,否则是不会走了。就这样的人,即使警察来了,也没什么特效办法,总不能抓走吧?再说了,还有一个几岁的孩子,怎么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离开门口,走到一边,一个电话拨了出去:“曹局长,你来一趟市政府,是这么回事,张二壮的母亲和儿子到政府静坐上访来了,你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