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王永新在整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。

    星期一,楚天齐醒的比较晚,起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,这还是对上了闹钟,否则可能还要晚。他没吃早点,洗漱完,来到外间办公室,准备上班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何主任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何志平的声音:“楚市长,市长在楼下等您,让您现在马上下楼。”

    市长楼下等?什么事?正自疑惑,对方已经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这何志平也太不像话了。陈奎在那时候,何志平几乎每天来好几次,有事更是亲自上门。自从陈奎死了以后,何志平来的少了很多,奉命通知事情也是打电话。这些倒是能够理解,毕竟王永新对自己远没陈奎那时热情,政府办主任自然也就跟着市长学了,可也不至于连问话时间都不给,就直接挂断吧。

    尽管不满何志平刚才的做派,但楚天齐却不能不按市长要求办,他立刻装上手机,关好屋门,坐电梯快速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刚走出办公楼,就见市长王永新已经站在台阶下,旁边站着何志平,市长专车停在市长身旁。专车后面,还停着几辆汽车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迎面走来,王永新说了话:“楚市长,没休息好吗?眼上怎么有血丝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昨天熬夜了,睡的太晚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没再详问,而是直接说:“咱俩去看看城建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出手机,就要给厉剑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别叫司机了,坐我车。”说着,王永新已经自己开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何志平看了楚天齐一眼,拉开车门,坐到了副驾驶位。

    这要干什么,带着疑惑,楚天齐绕到另一侧,拉开车门,也坐到了后排座位上。

    市长专车缓缓启动,后面车辆也跟着行驶起来。

    王永新转头看着楚天齐:“楚市长,分管城建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略想了一下,回答:“两周,开会确定那天是十五号,正好也是星期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,时间过的还挺快,这倒半个月了。”王永新点点头,又道,“熟悉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两周主要就是看资料,还有就是和部门负责人了解情况。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这方面工作,什么都是现学,好多还没了解透,主要就是过问了一些市政的事。”楚天齐不知对方真正用意,一边思考,一边谨慎回答。

    “两周时间看似十多天,可要是学习新事物,还真学不了多少。这样,其它工作既然你不太熟,那就先不看了,今天就先去看一些市政工作吧。”说着,王永新拍了拍司机椅背,“慢点靠边开,随时要停车。”

    听王永新如此一说,楚天齐暗叫“糟糕”,他不知道这几天曹金海做了那些工作没有,做的怎么样。要是没做的话,让市长当着下属和市民的面训,那可丢人到家了,自己脸往哪放?他不禁心中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上周三收拾曹金海以后,楚天齐还没去看过呢,这不是他不准备去,而是一直没时间。

    上周四、五那两天,城建局二级部门负责人接连上门,楚天齐一直接待这些人,就没顾上出去。周六又起早去了省城雁云市,找于涛了解房改方面工作,也顺便了解点别的事。昨天坐车返回时,前方隧道出车祸,在路上堵了好几个小时,回到成康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三*点多了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今天抽时间出去看看,没想到现在被王永新急匆匆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意识到,王永新今天类似自己上周三的行动,属于突击检查。自己那天就是为了抓到曹金海的把柄,王永新今天也是为了抓把柄?抓谁的把柄?那还用说?肯定是自己的呗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由得看向身旁的王市长。

    “小楚,看外面。”王永新向对方扬了扬下巴,示意着,“街道卫生也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把目光投到车外,他看到,整个街道打扫的很干净,没有白色垃圾,也没有废纸,而且还有环卫工人在街边转悠着,随时处理新出现的垃圾。再看电杆、指示牌,上面的小广告也清理了不少,有刚刚清理过的痕迹。雨水篦子上的杂草、淤泥,也已不见了踪影。楚天齐稍微松了一口气,看来曹金海行动上了。

    汽车继续前行,转到了另一条街上。这条街上的清洁度、整洁度也不错,那个坏了一角的井盖也换掉了,另两个井盖旁还有了新抹的水泥颜色。楚天齐心中一喜:这次动作还挺快,考虑的也比较全面,看来只要态度端正,任谁都能做点事。

    “成康街道真的是窄,旧房子也太多了,城建工作任重道远呀。”王永新看着外面,发着感慨。

    “是呀,以成康的经济发展衡量,城建工作确实滞后不少,历史欠帐偏多,发展难度很大。”楚天齐随声附合着。

    “所以才让你分管嘛,就是要用你年轻人的闯劲,把成康城建工作迎头赶上。”王永新道,“当然了,看似城建工作底子薄,其实也就代表着潜力大,机遇多,更应该发展迅猛才对。从你以往的工作来看,只要用心去做,你应该能把工作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本来在变相讲困难,现在却被对方把话端了回来,还被套上了一个枷锁。楚天齐不禁暗道:看来这个老王是在逼我呀。便谨慎的回答:“毕竟是外行,又没有这方面经验,只能加强学习,尽力去做了。只是好多事情,可不是看看书本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,底气也太不足了,这样可不行。谁都不是天生就万能的,但我们总不能以此做为干不好工作的借口吧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好似忽然想起似的,“对了,好像这两天有市民举报,是哪来着,垃圾成堆、臭气薰天?”

    司机在前面接了话:“市长,好像是三粮库还有毛纺家属楼那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你看我这记性。”王永新拍了拍脑门,“咱们去那看看,百姓事无小事,何况这也不算小事,成天让垃圾堆薰着,谁也受不了。不过,楚市长做工作比较细致,应该已经处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王永新和司机的一问一答,楚天齐总觉着不对劲,他想到了一个词——双簧。他不禁暗道:曹金海呀曹金海,你可不要给老子上眼药。楚天齐已经看出来了,王永新今天分明要整事。

    王永新接着说:“从街面来看,这些天也做了一些工作,不过这毕竟是皮毛,真正重要工作在后面呢。就是这些皮毛工作,也不能只做表面,尤其一些犄角旮旯更要及时清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是王永新的手机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按下接听键,王永新“喂”了一声:“哦……真是的,这么慢……哪那么多事?市长有活动,还得给他们写申请呀?乱弹琴。让他们快点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“啪”的合上手机。

    “开慢点。”王永新是对司机说的,“等等他们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怎么又让慢了?等谁?楚天齐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哪不舒服?脸色不大好呀。”王永新再次说了话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是看到了自己的神色变化,于是楚天齐赶忙收拢心神,回道: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”王永新笑咪*咪的说着。

    旁边一辆汽车闪过,楚天齐注意到,那辆汽车上有“成康电视台”字样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他们过来了。”王永新再次拍了拍司机靠椅。

    王永新在等记者?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再次疑惑时,市长专车突然给油,“蹭”的一下蹿了出去,眨眼间转到了另一条街上。

    隔着车窗,楚天齐注意到,这条街的尽头有一堆黑乎乎的东西,这堆东西上还夹杂着五颜六色的物件。楚天齐已经看清,前面就是三粮库,那堆东西就是没有清走的垃圾,他暗道一声“不好”。

    电视台汽车已经停在前面,两名记者也已下车,围着那堆垃圾拍摄起来。一堆市民已经围在记者身旁,指指点点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王永新脸色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市长专车停在电视台汽车后面,其它车辆也依次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永新不等何志平开门,已经自己推门,快速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只得跟着下了车,一股臭味直冲鼻管。他看到,那堆垃圾黑黢黢,主要是生活垃圾和臭泥、臭水,还有各式颜色的塑料袋。

    “市长来了,市长来了。”围观市民围到了王永新周围,七嘴八舌说了起来:

    “市长,您可得管管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天都晚臭的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    “市长,给我们做主呀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双手下压,大声道:“乡亲们,让你们受苦了。不家不要急,我今天就是专门来处理这件事的,就是要在这儿现场办公。”

    听王永新这么一说,市民们立刻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百姓生活无小事,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天大的事,百姓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我时刻想着……”王永新动情的表达着自己心声。

    听着王永新绘声绘色的讲说,再看着记者不时变换方位的忙碌,还有那越聚越多的百姓,楚天齐什么都明白了,王永新就是在整事。怪不得何志平打电话那么仓促,说话那么简要、粗略,肯定是王永新要求的,估计何志平当时也不知道去哪。王永新就是要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,就是要把声势搞大。这阵势、这传播速度,可比上周三自己突击检查的轰动效应大多了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楚市长过来。”王永新向楚天齐招手了,“你是主管市长,你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硬着头皮,走到王永新身旁,一边斟酌,一边组织着语句:“乡亲们,正如王市长所说,百姓事无小事。虽然我分管城建刚刚两周,不过我也一直想着这件事,正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着有什么用?”有人打断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准备到驴年还是马月?”

    “给个准话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七嘴八舌,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心中暗骂着:曹金海,你可坑死老子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