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秋后算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月二十四日,星期五,上午九时。

    成康市政府第三会议室,市政府专题会即将召开。政府副市长、党组成员、相关委办科局负责人和副职参加,市长王永新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,扫视全场后,王永新轻咳两声,说了话:“同志们,今天我们召开的这个会议,中心议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全力保障全省建设系统专题会议胜利召开。昨天,省建设厅发来文件,定于七月十日在我市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。这次会议,全省各地级市、各辖区市县均派员参加,这次会议……”

    市长还在强调此次会议的意义及其重要性,可现场好多人思想早开了小差,人们都在大脑中过滤着一个词汇——建筑安全现场会。这会议早不开晚不开,偏偏在这时候开;全省这么多县市,不选择别处,却偏偏选择了成康市。这是为什么?还不是秋后算帐?

    据说“五.一”前可是发生过副市长殴打建设厅常务副厅长一事,董厅长能够善罢甘休?两周前刚刚发生民工坠楼事故,这么好的机会能不利用?选择这个时间点在成康市召开这样的会议,人们有理由相信,建设厅这个会议就是应景之作,是董建设针对楚天齐发起的报复之举。不只别人这么想,楚天齐心里也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怎么做呢?我们要做些什么呢?”王永新加重了语气,还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。

    听到“咚咚”的敲击声,人们赶紧收回思绪,这才发现,市长正目光凌厉的扫视过来,想必是发现了自己的大脑溜号。众人不敢再有所懈怠,赶忙集中精神,等着市长做指示。

    “我讲到哪了?”王永新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市长不知道讲到哪了,那他是干什么吃的?好多人都在心中揶揄着想。

    “隋豫西,你说,我讲到哪了?”王永新直接点了名。

    “讲……讲到……”财政局长隋豫西支吾着,同时左看看右瞧瞧,显然在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此时人们才意识到,刚才想偏了,哪是市长想不起来?那是人家准备发难呢。现在问到老隋,一会儿会不会问到自己呢?市长到底讲到哪了?好多人不禁犯了嘀咕,赶忙在脑中搜索着可能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么难回答吗?不就是重复一下我的话吗?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眉毛挑了挑,语气更加严厉,“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上来,我真怀疑……哼。我刚才说过,全省性质的会议在我市召开,那是我市无上的荣光,任务也无比艰巨。我们要把保障这次会议胜利召开,当做一场重要战役来打。打仗,懂不懂?古代打仗讲究‘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’,现代又何尝不是?哪些工作不需要花钱?财政局就是我们的钱粮总供给,财政局长就是押粮官。可你这押粮官连指挥员讲什么都不听,还怎么保障供给?我真怀疑你的态度,也对你的能力深表质疑。”

    同着这么多下属,当众训斥政府党组成员、财政局长,这话可够重的。其实也并没多大的事嘛,不就是没复述上来你的话吗?有人不以为然。但大多数人不这么认为,他们知道,王永新这是借题发挥,也属于秋后算帐。谁让他隋豫西一直唯彭少根马首是瞻,不买王永新帐呢?尤其自杨永亮被抓后,隋豫西更是有恃无恐,这岂能让王永新痛快?好多人又不禁觉得好笑,笑隋豫西的自以为是,王永新只要当一天市长,就有权利收拾你,现在不是找你隋豫西麻烦了吗?还有人也暗自庆幸,庆幸隋豫西做了倒霉蛋,否则指不定问到谁呢,要是问到自己头上,没准也要出丑的。

    明知对方是找茬,明知这是欲加之罪,明知自己当众现眼,可隋豫西也没脾气,谁让自己不听对方“放屁”呢?被对方如此上纲上线,隋豫西只得自认倒霉,红着脸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看到隋豫西那个狼狈样,再看到其他人庄重的神情,王永新暗哼一声:妈的,老虎不发威,还以为是病猫呢。谁想叫板?来呀。全场扫视两圈后,王永新才又说了话:“这两年来,我市是第一次承办全省性质会议,全省建筑行业主管部门、企事业单位都要参加,省领导可能也会出席。所以,我们必须要特别重视,必须要做好前期各项准备,必须做好会议现场的各项保障工作,不能有任何闪失。

    针对这次会议,市政府专门成立‘七.一零’会议保障指挥部,我任总指挥,彭副市长、楚副市长任副总指挥,楚副市长兼任执行副总指挥,在座其他同志任成员,委员会下设七个小组。现在发到每位手中的文档,有各小组组长、组员构成,有各组工作任务。各组组长要召集组员,根据各组总的任务要求,做出细化任务目标分解,任务目标要分解到每个成员头上。

    在下周一,也就是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前,各组要把分解的细化任务报到执行副总指挥处。然后指挥部会再召开小范围会议,审议这些内容,并做补充、调整。各组一定要认定对待,不得搪塞、应付,如果发现哪组不够认真,那就要问责该组组长,组员也会受到相应惩戒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听到这里,都暗自吐舌头,心说:妈呀,还真得当回事,没准就被王永新当成出气筒了。隋豫西更是心中直骂:老王八、王小眼。

    不管有什么想法,但众人都不敢怠慢,认真听着王永新的安排,并在笔记本上认真做着记录。

    王永新讲话后,副总指挥彭少根和楚天齐又做了一些具体要求,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己办公室,楚天齐刚坐下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楚天齐迟疑一下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传来一个低沉的女声:“天齐,我是董梓萱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梓……都恢复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恢复好了,多亏了佳妮的悉心照料,更感激你的舍身相救。”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董梓萱声音低如蚊蝇。

    楚天齐客气道:“没什么,应该的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怎么能忘记呢?若不是你舍身救我,我恐怕早就被*折磨死了,毕竟你还是个没成家的童……男儿之身呀。”董梓萱的声音中满是羞涩。

    什么呀?这是哪跟哪?我可没干那事。楚天齐赶忙辩解着:“董梓萱,我当时赶到餐包时,发现你情形不对,就给你脸上浇了些凉水,把你弄到了客房。然后就打电话,让岳佳妮来帮忙照顾你了,后来一直是她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董梓萱轻声道:“天齐,那种情形下,我不会怪你,还会感激你,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,你没有一丝邪恶想法,你的思想是崇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我真没有对你做什么,你当时可能有些糊涂,但我头脑却是非常清醒的,我不会做那糊涂事。”楚天齐继续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真的没有和我做男女之事?”董梓萱声音满是失落,“你怎么会见死不救?难道我就那么没有女人魅力?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呀?楚天齐很无奈,但还是耐心的说:“真的没做,绝对没做,我也不是见死不救,我不是马上找来小岳帮忙了吗?她一直学习体育,会武术,懂的救治原理,又是咱们的同学,她救治和照顾你是最合适人选。对了,她应该能证明呀!”

    “我问她了,你做了什么,她说不知道。”董梓萱的声音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能不知道呢?”楚天齐急道,随即意识到,岳佳妮的回答没毛病,主要是董梓萱太钻牛角尖了。他郑重的说,“董梓萱,我们是同学,以前又是同事,经过了好多事情,我绝对不会见死不救,也绝对不会趁人之危,请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才传来声音:“天齐,我相信你,无论你做没做那事,都是伟大的。如果你做了,你那是救人于危难,正应了那句话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’;如果你没做,但你又找人救了我,那你就是新时代的柳下惠,堪称圣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无语,这个董梓萱也太固执了,他知道即使再说,对方也会在牛角尖里。于是他换了话题:“梓萱,你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天齐,前段时间你们那里是不是发生民工坠楼事故了?省建设厅是不是要在你们那里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?”董梓萱连发两问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坠楼,是要开会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董梓萱叹了口气:“唉,天齐,他们怎么会这样?我爸爸肯定是被逼的,他这么多年一直被张氏父子遥控指挥着。你知道吗?房改配套金就是他执意下拨的,其实他也不想与你为敌,我俩都早就化敌为友了,他没有与你继续作对的理由,只是他也身不由己呀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楚天齐不禁感叹:父女情深,血浓于水呀。其实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,房改配套金能够顺利下拨,肯定是董建设受到了来自女儿的压力,董梓萱才是撬动这个杠杆的支点。他真诚的说:“谢谢你,谢谢你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欠你的,是我们董家欠你的,你不用感谢我,只希望你不要恨我爸爸。”董梓萱的声音幽幽的,“对了,建设厅在成康市开会,应该是例行安排,应该不是针对谁,肯定是我想多了。”言毕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放下手机。暗道:连他女儿也认为是秋后算帐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