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镜片碎了一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待掌声停歇,袁犀梁又讲说起来:“无论是巩主任的先行汇报,还是定野市的调查结果,都证实楚天齐同志做的非常好,在弟弟婚礼一事上没有任何违规违纪行为。本着对同志高度负责的态度,市纪委主管领导又指示,整理这一年有关特别关注材料,对楚天齐同志进行综合认定。认定的结果是,楚天齐同志是清清白白、廉洁奉公的党员干部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暗骂了句脏话:我*,竟然还有这种事,那个纪委主管领导是真的特别信任我,还是想整出事来呀?

    袁犀梁的讲话还在继续:“同志们,新时期纪检监察工作更加复杂,这就要求纪检监察机构、人员包括各级党委、政府要具有前瞻性,要了解职务犯罪的一些特点,要制定相应的应对措施;做到早预防、早发现、早制止、早处置,尽量减少犯罪行为给国家、组织、个人造成的损失和伤害。

    现在的职务犯罪群体化非常普遍,一人犯罪往往牵出众多涉案者,包括上级、同僚、下属、亲戚、朋友,尤其父母妻儿、秘书陷入更多。职务犯罪的长期化趋势明显,好多犯罪人员都是边腐边升,腐一路升一路;好多人被查处时,已经历经多个职务,腐败了七、八年,甚至更长时间,这些贪腐资金往往又成为升迁敲门砖。职务犯罪的数额巨大化,动辄上亿元,一些处级人员就涉案好几千万,甚至科级人员都屡有突破千万。涉及领域广泛化……”

    袁犀梁的讲解很精彩,也很生动,可人们已经无心去听了,思想都开了小差,他们更关心身边的人和事,更注重看得见而且摸得着的,因为那些人和事可能会与自身有着密切联系。

    在袁犀梁讲话结束后,会议主持人江霞以非常认真的态度、严肃的口吻、深刻的认识、严厉的措辞,代表成康党政机关、领导干部表态:认真学习上级纪检机关和领导指示精神,严格遵守党纪国法,坚决维护组织纪律,打造一支风清气正的公务人员队伍。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半,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台上领导率先退席后,参会人员才开始起身,有序走出会议室,这和平时有一定区别。平时开会结束,基本都是台上领导起身,台下人员就欠屁*股;台上领导退席,台下人员已经完全起身,有人甚至开始慢慢移动;台上主要领导脱离视野,台下人员便哄轰轰退场。可今天人们不敢,自觉性自然也就提高了,生怕自己的轻微举动会入了纪检领导法眼。

    从会议中途,一直到散会,好多人都有一个心结。袁主任只说对成康官场生态特别关注了一年,只说绝大多数同志经受住了考验。但没经受住考验的到底有谁?有没有其他人倒在其次,关键是自己属于哪一类?是不便披露,还是有待公布,或是正在调查?好多人不免心生忐忑。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:这不过是纪检人员吓唬人的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人们心态各异,但同时都注意到,从今天的会议情况来看,几乎所有成康官员都有成为“个别人”的可能,但提前最被认定的倒霉鬼楚天齐,却成了唯一被证实的清廉之官。看热闹反倒成了可能的嫌疑人,最可能的嫌疑人却清清白白,好多人不禁感叹世事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人们一边感慨,一边走出会议室,会议室外的一幕,又让大家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会议室出口处,两侧各站了三名全副武装的警察,公安局局长曲刚和刑警队副队长高峰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无比惊讶和略有不安时,只见曲刚一挥手,高峰立刻带着两名警察扑向门口;正在走出门外的一人转身就跑,怎耐此人哪有警察身手敏捷,只跑出一步,便被高峰扑上,直接摁翻在地。

    已经走前的人快速回身,正在行走的也迅即止步,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焦点。在众人注目中,那人被两名警察从地上拎起,大家发现,被抓之人竟是成康市政府大秘——杨永亮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大家脑子一时短路,只到警察把人带走,人们才回过味来。联想到事情发生的地点,再联想到刚才的会议内容,人们首先想到了“个别人”一折。但旋即就给出了否定理由:出手的不应该是警察,而应该是纪委呀!

    那会是什么呢?对了,应该是和楚天齐有关。会议上,管主任说了,那个以送礼金为名,拿着一万元上门的诬陷者已经被锁定。那么,杨永亮极有可能是幕后指使或者同谋。虽然这个解释有些牵强,但事情发生的时间、地点太巧了,这是唯一比较合理的可能。

    随即,一个更为吃惊的联想涌上人们脑海:王永新会不会有什么瓜葛?此事事关重大,还是慢慢消化和机密讨论为宜。想到此处,众人才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其他参会人员的好奇与八卦,管丽颖是带着更多的遗憾和不解回的办公室,甚至还有一些瘟怒,恼怒亲戚不像亲戚,竟然不和自己通气。越想越气,她拿起手机,在上面拨着数字。忽然她又停下来,快步走向窗前。

    虽然管丽颖听说堂哥不留下来吃饭,但肯定简单的寒暄还是必要的,也或者计划改变也未可知,万一他和省里那两人或是成康其他人在一起的话,打电话就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赶的真巧,当管丽颖刚站到窗前,就见省里牌照汽车在前,堂哥汽车在后,向门外驶去。于是,她又拨打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回铃音响了好几声,里面传出一个声音:“我回去了,正准备电话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管丽颖直接道:“二哥,今天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一声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楚天齐的事,我还一直蒙在鼓里,以为他真有事呢。”管丽颖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关心他,我听说你们之间好像有矛盾吧?”对方反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矛盾,工作上的事也难免有碰撞。”管丽颖组织着措辞,“你们往往注重证据,这很正常,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。可有时看人也要结合平时的表现,有些人往往表里不一,不长期观察的话,还真发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顿一下,才又传来声音:“丽颖,我们做事自有原则和程序,外行并不完全清楚。”

    管丽颖忙道:“二哥,知人知面不知心,楚天齐那人其实特会伪装了,好多人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忽的打断:“有迹象表明,此次诬陷事件,还有人推波助澜,我不希望查到熟悉的人。”

    管丽颖心头一凛:“二哥,我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做好自己就行了,不乱掺和才是立身之本,也不要糊里糊涂做了别人的枪弹或炮灰,更不要导致亲人也被利用。”对方的声音很冷、很硬。

    管丽颖急忙辩解着:“二哥,我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在开车,好自为之。”对方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长嘘一口气,管丽颖手抚胸膛,心道:哎哟妈呀!我这些天还一直遗憾呢,看来只了解一些皮毛是救了自己呀!以后再遇到这类事,一定要三思而后行,一定要谋定而后动。

    “善哉,善哉!”连着念了两声佛,管丽颖缓缓走向办公桌后,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忽然,管丽颖又不禁担心起来,担心那两个大嘴娘们,把自己那些略有夸大之词进行宣扬。她倒不怕楚天齐知道,反正两人关系已经这样,不可能和解,而且她也根本没有与这个傻大个和解的意思。如果傻大个要是同意被自己“潜规则”的话,那倒可以考虑。她担心的是,自己可不要受到此事的牵连。

    “佛祖保佑,佛祖保佑!”管丽颖再次双手合什,叨叨咕咕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成康市委扩大会议上发生的事,以核裂变的方式快速扩散,很快便传遍了市辖区城镇乡村。之所以传播的如此之快,主要是在会议之前便形成了预热,参会者都是带着对“刺激新闻”的期望值前来,而在会议之上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,结果完全出乎意料,完全相反。不但如此,还增加了新的内容,市长秘书在会议结束之际、在会场被警察带走。另外,这次参加会议的人可是从乡镇到市区的所有副科级以上官员,个别村也有人参加;根本不用刻意去渲染,就可以传的人尽皆知,何况这种事人们怎能不津津乐道?

    在春节前后,关于建设厅打压楚天齐并不予拨款的事,被传的沸沸扬扬;到四月底,又传来楚天齐暴打董建设的新闻,人们意识到以前传闻不虚,也认定房改配套金下拨概率为零,并影响到了拆迁补偿金拨付,进而阻碍了成康城市建设工作推进;很快,“五.一”长假期间,楚天齐被查消息又起,至此好多人彻底唱衰楚天齐:肯定完蛋,最好的结果就是一个字——走。

    可是,长假刚过,房改配套金、拆迁补偿金相继下拨,人们顿时大跌眼镜,觉得不可思异。

    不多几日,市纪委调查楚天齐的事已是人尽皆知;好多人为前几天的反常找到注解:那不过是回光返照。这次的纪委专题会召开,被认为是瓜熟蒂落、必然之举。

    可这次会议,竟是这样一个结果。这怎么可能?但事实就是这么一个结果。短短数月,多次反转,人们多次眼镜大跌,到这次则是镜片彻底碎了一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