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黑车夜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可能是仍然有人引领,可能是对路线已经熟悉的缘故,从“天字八号”到凤凰会所门外的行程显得特别短。

    站在凤凰会所门外,微风轻轻吹过,楚天齐感觉神清气爽。他知道现在之所以浑身轻松,主要原因就是刚才的见面会谈非常顺利,出乎意料的顺利。

    刚才的整个交谈过程,虽然自己讲的多,张天凯说的少,甚至对方没有特别明确的表态,但楚天齐知道,自己的目的达到了。从今天的种种细节来看,张天凯做事非常谨慎,这也是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;而且身为多年官场历练的省部级高官,说话留余地已经是对方的定性习惯,能让自己回去等消息,已经相当于最肯定的承诺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没让自己把最最关键的话讲完,但张天凯肯定已经完全彻底的听明白了,正因为深谙其中的重要性与利害关系,对方才没让自己讲完,这正是对方谨慎之所在。尽管对方非常谨慎,尽管对方自恃位高权重,怎奈孽子做事实实过分,张天凯也不得不低头,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“桑塔纳2000”缓缓停到台阶下,右侧车门适时打开,楚天齐坐到后排座椅,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厉剑转回头:“市长,去哪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也问道:“你困吗?”

    “不困,今天下午都睡饱了。”厉剑回答,“直接回吗?”

    “回。”楚天齐给出一个字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缓缓启动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闭目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与对方交谈,之所以最终左右了谈判走向,既是由于桩桩件件摆在那里,对方不得不为其子行为屈服,也不无幸运,或者说侥幸。这次谈判,其实是周一见面那次的延续,但内容却有了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周一那天去见张天凯,主要是由于头一天晚上接到了董梓萱预警,不得不迎难而上。但那时能拿的出手的依仗,仅是警方手里掌握了“炮哥”,“炮哥”初步交待了常永金的一些事情,期间根本就没涉及到张鹏飞。

    “炮哥”是在上周六晚上被抓的,被玉赤县局的雷鹏带人抓到的。本来在白天参加完全省安监视频会后,高强和曲刚先后汇报“炮哥”跑了,楚天齐当时心里就凉了半截。为了抓捕“炮哥”,一共出动了三路人马,已经有两路失手,只剩下了最不被看好的一路。

    雷鹏那路不被看好,主要是由于中途因突发事项耽搁,那时还未到达既定地点,而且那个地点是常永金去的最少的窝巢。根据警方掌控的信息,自对常永金关注后,那个窝巢就没见过其一次影子。现在前两路失手,已经打草惊蛇,常永金去那里的可能性更是少之又少了。

    有时事情就是意想不到,正是雷鹏等人晚到了几个小时,正好就捂住了“炮哥”。据“炮哥”交待,正是那个地点光顾较少,而且当晚三个眼线汇报“安全”,他才到了那里,不曾想却成了雷鹏的瓮中之物。

    虽然连夜审讯,再加上周日几次审讯,但“炮哥”只是有选择的交待了一点儿,其余事项还是一口否定,更没有说出任何与张鹏飞有牵连的线索。虽然当时认定肯定还有料,但楚天齐周一见张天凯时,也仅是这么一点依仗。也是机缘巧合,由于种种因素影响,张天凯并没给楚天齐拿出这点依仗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从省城回去的三天中,“炮哥”没有新的交待,常永金也没有现身。只到周四晚上,雷鹏的人才抓到了常永金,抓到了这个张鹏飞的前司机兼保镖。可常永金也是一狠茬,根本什么都不承认,还在返回玉赤途中,趁着偶尔停车之际,跳车逃跑。当然警察没让其逃走,但头上由于受到撞击,常永金当场昏迷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获得更有价值口供,不曾想最重要嫌疑人却不省人事,这让雷鹏大为恼火。万般无奈情况下,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于当晚审问“炮哥”时,出示了抓捕常永金的简短录像。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刚刚看到常永金被抓的镜头,“炮哥”的防线就崩溃了,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交待了。雷鹏第一时间,把“炮哥”的交待反馈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当时楚天齐听到雷鹏提供的信息,大喜过望。这些信息与他们之前的推测和分析完全吻合,而且“炮哥”还说了与杨永亮联系的情况,亲口承认那个张老板是张鹏飞。当然,“炮哥”并没有直接和张鹏飞接触,是常永金把张鹏飞的背景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常永金还没有醒来,还在医院秘密看押治疗着。刚才楚天齐和张天凯交谈时,说到常永金的交待,都是结合“炮哥”交待以及自己的分析,进行了移花接木。当然,张鹏飞指使常永金,常永金指使“炮哥”,用上礼金方式陷害楚天齐的事,楚天齐也有旁证。那就是董梓萱在那晚来电中,说是无意中听到了董建设与邢志军通话,董、邢二人也怀疑那事是张鹏飞所为。楚天齐自然不能牵扯出董梓萱,便在和张天凯的讲述中,笼统的一股脑扣到张鹏飞头上。

    “市长,有人跟踪。”厉剑的话很急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睁开眼睛,回头看去,果然离着“桑塔纳2000”不远,有一辆无牌照的黑色越野车很是可疑。

    厉剑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刚才停车等您的时候,我就感觉有陌生人关注了咱们的车。等我正准备探个究竟的时候,那两个人却没了影,之后也再没有可疑人出现在车子周围。在去接你的那一小段路上,我也刻意留心了一下,并没有发现可疑人或是可疑车辆,在凤凰会所那里也没发现。可是刚才在外环路拐弯的时候,这辆车却突然出现在后面,一直就这么跟着。下辅道时候,我想甩它,可是没甩掉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呢?”楚天齐转过头来,疑问着,既像自言自语,也像是在问对方。

    厉剑道:“马上就到高速口了,我们上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急忙改口,“不能上。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厉剑也道:“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就在“桑塔纳2000”前方不远处,忽然从斜刺冲出一两辆翻斗车,并行着向“桑塔纳2000”撞来。与此同时,后面那辆无牌照黑色越野车也加大马力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向前走,两辆大卡车迎头罩着;向后退,越野车全力冲撞;此时的“桑塔纳2000”形势危急,汽车上的楚、厉二人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不愧是老侦察兵出身,厉剑手上打轮,脚下猛踩刹车,“桑塔纳2000”忽然来了个九十度位移,整个车身横了过去。紧接着,厉剑再次打轮,汽车斜着向反方向冲去,堪堪从越野车大灯旁滑过。借着不太明亮的路灯光,楚天齐都能感受到高大越野车车头带来的压力,就像已经和“桑塔纳2000”贴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紧接着“嘭”、“咔嚓”、“哗啦”,大块头金属物、塑料、玻璃的撞击声响起。

    不用回头,楚天齐也知道,身后的场面很是激烈,如果有动作大片摄像人员在场,这个场景完全可以直接录上即用。当然,他也没有心情回头,甚至没有机会回头。因为车身不停的晃动,几乎是以“S形”行进,他现在只能尽量保持身体平衡,并伺机找到给厉剑帮忙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抓着车窗上方的把手,一边急问:“还有车跟着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主要是躲迎面来车。”厉剑讲到这里,忽然又惊呼一声,“不好,迎面那辆……”

    车身一阵晃动,再次斜着冲了出去,一辆越野车擦着车身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意识回头看去,又是一辆没有车牌的黑色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厉剑一边密切的注视前方和倒车镜,一边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沉吟了一下,说:“去市里,先离开这儿,这里好像是监控盲区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厉剑刚应了一声,又道,“那个兔崽子又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看去,一辆无牌照黑色越野车从后面急速冲来,应该是刚刚过去那辆,第一辆肯定是动不了,最起码车头部分不会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市长,坐好了。”随着厉剑一声喊喝,“桑塔纳2000”斜着身子,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重新转回身子,眼望前方,此时他已抓上了车窗上方的把手。

    厉剑紧踩油门,汽车不时划着弧线前进着。在他有意识引导下,后面那辆无牌照越野车撞到路边公里桩上,歪在那里,一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二人均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走出没多远,厉剑忽道:“不好,您看前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其实也看到了,在前面红绿灯处,忽然出现了四辆没有车牌的翻斗车,上下道各两辆,每个车道所剩空间估计仅容一辆汽车通行。那四辆汽车虽然停了下来,但他知道,它们在守株待兔,在等“桑塔纳2000”靠近,然后再突然冲过来,或是突然倒车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依现在情形看,只有变道挑头奔向高速口方向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