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急功近利要不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那天会后,楚天齐没找赵顺,赵顺也没找楚天齐。但楚天齐知道,对方肯定会找自己,自己手里可是握着土地局那份文件,那些企业肯定要找土地局的。如对方不找自己,其它文件也别想让自己签批,好多文件若是没有自己签批,土地局是没法执行的。这并不是楚天齐公报私仇,而是赵顺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在会后第二天,楚天齐连着三天下乡,调研乡镇住房及建设情况。这样的话,就是赵顺想找自己也找不到,自己才不着急呢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你好,杨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市长请你来一下。”手机里传来市长秘书杨永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什么事,着急吗?我现在在乡下,估计回去得一个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手机里暂时没了动静,过了一会儿才传来杨永亮的声音:“市长说,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楚天齐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估计市长也该来电话了,冲着常玉州招招手,待对方到了近前,楚天齐说:“现在就回去,明天先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、常二人上了汽车,厉剑脚下给油,“桑塔纳2000”向市区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楚天齐出现在王永新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,楚天齐坐在对面椅子上。这是自王永新到任市长后,楚天齐第一次到市长办公室。办公室刚装修好不久,还有一股家具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永新开口便问:“土地局的事处理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这几天一直忙着下乡,调研乡镇住房情况,土地局的事暂时还没处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又问:“有大致思路没有?比如对那几家企业,还有就是土地局的人,包括赵顺本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有。怎么也得见到赵顺,看看他的态度。毕竟我是外行,又不具体经办业务,没有土地局配合,相关调查也无法开展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哼了一声:“赵顺这个人,也太不识好歹了。抓紧点吧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楚天齐依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几个人来找我上访,说是想卖自己的房子,房管局那里不给过户,在刁难他们,这几人当时情绪还挺激动。他们都说原来是水利局职工,现在退休了,还说三年前房子就卖给了个人。我不了解具体情况,先让他们回去了。你过问一下,然后再给他们答复。”说着,王永新从笔记本里抽*出一张纸条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纸条,楚天齐看到,上面是一个固定电话号码。便说道:“好的,我马上去了解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办公室,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,楚天齐不禁心中暗喜,果然是自己猜测之事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这次连着下乡,既是为了调研,也是为了躲开这些上访的人。这不是他要推脱,这些事本就是他的分管范围,他也推脱不了,而是他就等着王永新为此事找自己。

    自从心中有了房改想法后,楚天齐又经过多方了解,更坚定了房改的信心。否则产权不清,房地产市场就起不来,整个城建工作也很难搞。

    要想搞房改,必须得到市政府一把手支持,最起码要经过市长首肯,可楚天齐对于王永新是否支持这个想法不得而知。从两人以前的过节来看,王永新支持的可能性不大,尤其九月底的时候,对方可是抽冷子搞了自己一次,只不过那次突击检查没有得逞而已。

    房改工作,全定野市全面开展肯定得两年之后,而现在要想搞房改,那就得争取试点。既然是试点,就有实验的属性,那就可能很成功,也可能出现很多问题,还可能失败。搞试点,就需要有相关人员参与,还需要有相关场所,肯定要参加考察、迎接检查,这些都需要花钱。王永新应该不愿意政府出钱,让自己搞这种事,如果失败了,政府也要跟着吃瓜落,如果成功了,对方应该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因此出风头。

    既然这件事绕不开王永新,而王永新又未必支持自己搞房改,那么就不能主动提出,一旦让对方否了,就更不好办,那就得让对方找自己。正想着如何让市长找,在十月八日那天会后,李子藤汇报,有人来找,找的人就是那些拥有居住权而却没有产权的人。于是,楚天齐想到了下乡,躲开这些人,这些人自然会去找市长,市长也就会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一旦是市长让自己处理这件事情,那么自己提出想法,就比较顺理成章了。现在市长已经因此事找到自己,接下来就要思考,如何向市长提出房改想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天,十月十三日,楚天齐再次来到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屋,王永新直接说了话:“你电话里说,要汇报上访调查的事,那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说了起来:“前天从您这离开后,我让人先打那个固定电话,了解了房屋的具体*位置。然后就去了房管所,了解这些房子的事。房管所长汇报说,这批房子之所以不能办理房本过户,并非房管所刁难,而是他们根本不是房屋产权人,只拥有使用权罢了,产权人是水利局。之后我看了房管所档案,确实如此,上面的产权人就是水利局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,我专门到实地,向那几名上访者了解。虽然他们当中有人声称房子就是他们的,但语气并不坚决。当我拿出相关票据的复印件后,他们才承认三年前交钱的时候,就是只给了他们使用权。他们说这次找政府,主要就是水利局领导根本不同意卖,而他们又想卖掉变现钱,所以才不得以来找市政府。如果可能的话,他们宁可再花点钱,把房子全变成他们自己的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我们又向水利局了解。水利局也很无奈,他们声称,房屋产权是局里的,但个人却非要处置,他们肯定不能答应,除非个人再交钱,把房屋产权整个买回去。水利局领导还说,这不只是钱的事,而是责任的问题,任谁也不敢把局里东西,让个人拿去卖钱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点点头:“哦,是这样啊。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斟酌着回答:“从房管所了解到,这种半私有房占了全市区房屋套数的七成。现在不只是水利局找,其它单位的人,也经常去房管所找,有人更是直接去所里闹腾。据房管所讲,以前的时候,这些人也找过市里。后来主管市长调走,陈市长又去世了,人们不知到市里找谁,便又全都去找所里。

    从所里掌握的情况看,这些个人都想把房子变成自己的,也愿意为此花些钱。他们也知道,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这么搞了,花钱买产权天经地义。所里还专门找好多单位负责人了解过,他们更是双手赞成这种办法,既解决麻烦,还能为单位挣到钱。何乐而不为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只讲别人怎么说,你是怎么想的?”王永新盯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给出了答案:“我觉得既然集体和个人都有这种意愿,我们政府就应该顺应了双方的意愿,促成这件事,这也是我们为民办实事的举措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一笑:“既然你也认可,那就让房管所按政策办吧。这不是三全齐美的事吗,个人、集体、政府都省了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听,心中高兴,但随即又道:“主要是现在没有政策,否则早就办了,也不至于拖到现在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补充道,“现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进行了房改,就我们有限地区还没有全面铺开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淡淡的说:“那就等政策到位吧,违反政策的事,谁也不敢办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如此一说,楚天齐忙道:“我昨天了解了一下,现在上面正在搞试点,我们可以争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试点?我看没必要吧。就我们现在成康市的情况来看,需要做的工作很多,似乎城建争取试点的机会并不成熟。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房改了,唯独这小块区域还没施行,也说明了这一点。”王永新直接进行了否定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争取着:“市长,现在各方都有这个需求,如果促成的话,那就是利国利民的事。再说了,照这样下去,个人肯定还要找政府,也不排除有个别人要闹腾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人民信访工作,本就是我们政府应该办的事,不能因为怕闹腾,就不去做吧。”王永新语气很严厉,“天齐市长,做政府工作,来不得半点偷奸取巧,而是要踏踏实实。好多事情都要水到渠成,而不是急功近利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可有些重,楚天齐忙再次解释:“市长,我可不是急功近利,我这完全是为了各方都好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没有理会楚天齐的话,而是继续说道:“明成祖朱棣手下有一员大将,名叫丘福,在公元一四零九年六月,被任命为征虏大将军,率精兵十万,征讨谋叛的鞑靼主本雅失里。朱棣知道丘福容易轻敌,在出征前特意告诫‘到鞑靼地虽然有时看不到敌人,但要时时做好临敌准备。不要丧失战机,不要轻举妄动,也不要被敌人假象欺骗’。等到丘福行军后,朱棣又多次下旨,强调不得轻敌。

    当丘福到达鞑靼地区后,对方接连示弱,佯做败退。丘福眼见大功告成,早把朱棣的话抛到脑后,也不顾手下劝诫,一意孤行,深入敌方腹地,结果弄了个兵败身亡的结果。丘福就没有做到水到渠成,只看见了眼前利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申辩着:“市长,房改的事,和丘福兵败根本没有可比性。而且我这纯粹是从工作角度考虑,是为各方解困,并不存在什么眼前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关羽大意失荆州、伤仲永、拔苗助长,这些故事都听说过吧。”说着,王永新挥了挥手,“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做好上访者工作吧,急功近利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又打住了。看对方的样子,再说也无用。于是他站起身,走出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在楼道里,楚天齐一直默念着王永新的话:急功近利、水到渠成、踏踏实实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明白了,王永新更看重“踏实”二字。王永新是被贬之人,不敢冒险,也不愿意冒险,只愿求稳。

    可房改工作若不进行,后面的工作如何推进呢,楚天齐不由得郁闷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