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通缉连莲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、曲刚等人回到了许源县局。

    本来恶人畏罪自杀,得到应有报应,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事,但众人根本高兴不起来,尤其楚天齐更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听到喜子两个字,从第一次知道这是一个犯罪嫌疑人后,楚天齐就想着要抓住这小子。尤其越来越多的案子涉及到喜子,众人更是想抓住此人而后快。为了抓住这个喜子,局里想了好多办法,为此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,费了好多心思。可一直寻找未果,反而真真假假的危险还无处不在,伤透了大家的脑筋。

    终于机缘巧合,“连二姐”这个人进入了警方视线,也逐步判断出了她的真实身份。为此,楚天齐设计了连环钓鱼计,用连彬钓连莲,再用连莲钓喜子。从连彬归案,到连莲自投罗网,整个计划进展很顺利。喜子为救连莲而绑架何佼佼,本在警方考虑范畴,楚天齐还为此特意叮嘱何佼佼注意安全,但事实却是防不胜防。不过这也印证了设计此案的依据完全正确,即连莲和连彬兄妹情深、喜子对连莲恋人情深,为了对方,几乎都可以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在早晨的对峙中,当喜子自信满满,为连莲逃跑而争取时间的时候,楚天齐也在将计就计等着援兵。那时,楚天齐也很自信,自信自己完全能够在喜子按下遥控按钮的时候,用暗器击伤对方并夺下遥控器,暂时解决这个最危险的事。楚天齐当时就在想,即使高强等人不能及时顺利赶到,他也能制住喜子,用喜子牵制对方,保障自己和何佼佼的安全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还真是顺利,楚天齐不但顺利夺下遥控器,而且高强等人还尤如天兵空降。这之前虽然喜子言说连莲已经跑了,但楚天齐也只认为是喜子故意扰乱自己的心智。可当他从曲刚那里得到连莲已逃跑的确切消息时,顿有一种得失各半的感觉,那种兴奋顿降,但还是为能抓到喜子而高兴,他认为这毕竟得大于失。

    在捆绑昏迷的喜子时,几名干警搜出了喜子携带的一些危险品,楚天齐也特意看了看喜子的身上,包括衣服领角。可当时领角形状和颜色都未有异常,也未再有其它可疑发现,于是楚天齐才半放任了两女对喜子的惩罚,还老神在在的等着对方醒来,好对其进行审问。但随着喜子咬掉衣领角,整个形势不再受控制,最终喜子服毒自尽。

    喜子把秘密带到了另一个世界,连莲也成功逃脱,整个连环钓鱼计划可以说已经完全失败。不但如此,局里还必须要配合一些对喜子死因的调查,而且还必须尽力弄清连莲整个逃脱过程,全力抓捕连莲并查找那两名干警的下落。这还不算,可能喜子身上的那些伤处,也会成为被质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怎么一副好牌竟然玩成了这样的结果?假设能够发现喜子衣领处的毒药,那么喜子就不会那么容易自杀,好多事都不会这么被动。假设连莲没有逃跑,这个连环钓鱼计还可以换一种方式实施。可事实不是假设,事实是随着喜子的自杀,事情发展对许源县警方极其不利,对楚天齐则更不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,许源县公安局班子成员扩大会召开。参加会议的有班子成员,还有高强、高峰、周仝、柯晓明等人。主要内容就是研究连莲逃跑,以及喜子绑架人质这两个案子。

    首先众人看了几个监控录像片段,接着播放了楚天齐提供的录音片段,然后是柯晓明汇报连莲逃跑一案。

    据柯晓明汇报,连莲逃跑时间大概在早上六点左右,那时正是柯晓明到十八里庄出警的时候。这个时间,是依据外围监控影像做出的判断,真正关押房间及过道区域监控在此期间出故障,没有留下任何记录,肯定是被做了手脚。做手脚的人很可能就是已经逃跑的那名男监控人员,值班民警小张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本来应该是两名干警值班,小张和小刘。本来应该是两名监控人员在岗,一男一女。但那名女监控人员在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,忽然拉稀不止,她便和身为本岗负责人的男监控人员请了假。两名值班干警中的小刘,在将近五点的时候出去吸了一支烟,在返回监控室的时候,忽然感觉面前手帕一晃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目前女监控人员以及干警小刘正在接受调查,从小刘的供述看,他是接受小张的建议,才出去吸烟提神的。女监控员也声称,男监控员极力关心她,让她回去休息。在小刘的唾液中检测出了迷*药成分,在女监控员水杯检测出了大量巴豆成分,这些似乎都印证了二人的说法,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。

    喝了口水,柯晓明继续汇报:“从外围监控录像分析,连莲应该是易容易装后逃跑的。在录像中,没有发现连莲那样身形和着装的女人,只有一个大络腮胡、着警服的人很像。虽然那人装束像是男人,但留大络腮胡显然不符合警容警纪要求,倒是把脸遮住了好多,这是疑点之一。疑点之二,那人身高和连莲相仿,走路姿势像女人。疑点之三,那人的服装明显不合体,要肥大的多,反倒很像两名失踪干警的体形,只是看不清服装上面的警号。疑点之四,那人在抬腿的时候,露出很细的鞋跟,分明脚上穿着女士皮鞋。

    那人到大街上以后,打了辆出租车,进了一个录像厅,之后便没看到有同样装束的人出来,倒是有勾肩搭背的男女不时出入。我们专门查了那个录像厅,没有发现可疑人,但却看到一个遗弃在角落的警帽。于是我们继续分析录像厅门前的录像,锁定了三个疑似目标,其中两个目标均已找到,都不是我们找的人,只有一个烫着大卷发的的女人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录像显示,大卷发女人走出录像厅的时候,正好有一辆无牌照‘猎豹’越野车停在身边,女人上车了。‘猎豹’车直接从正南方向开出县城,在监控盲区地段便失去了踪影。到目前为止,没看到车,也没看到人。两名干警要比连莲出去的晚一些,都是穿便装,是同乘一辆摩托离开的,两人前行的方向和连莲一致,也在监控盲区失去了踪影,目前我们正在全力搜查。”

    待柯晓明汇报完,曲刚说了话:“局长、政委、各位同事,在押嫌疑人逃跑,而且还疑似有干警参与协助,我做为常务副局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愿意承担因此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老曲,现在不是谈责任的时候,尽快破案、抓到嫌疑人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接了话:“局长说的对,只要破了案,责任自然也就小了,甚至将功补过。就是要承担责任的话,我做为政委,又在此期间值守县局,也是我要承担主要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先破案再谈责任,到时该谁负什么责就负什么,不该负的责任揽也揽不到头上。”孟克说话很直。

    “老曲,继续说吧。”楚天齐示意了一下,“谈谈你的破案思路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,说:“有录音为证,结合两案发生的时间点和其它一些证据,完全可以断定,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行动。喜子绑架人质明着是用人质交换连莲,其实质就是为了给连莲逃跑争取时间和创造时机,当然喜子也梦想在连莲逃跑成功之时,对人质和局领导进行伤害。至于喜子畏罪服毒,那只是他万不得以情况下的选择,但最终他以此手段避开了政府和人民的审判。

    连莲之所以能够逃跑,既是他们计划周密,成功实施调虎离山之计,引开了我们的注意力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队伍中有败类为其效力。可以说,近期几个案子,都是警匪勾结的典型案例,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,因此深挖败类、叛徒,也是我们很重要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想到了“叛徒”这一层,但经曲刚当众说出来,人们都不禁面色沉重了好多,不由得扫视着身旁众人。人们既怀疑身旁不乏叛徒,也担心自己被当做叛徒。

    曲刚继续说:“对手策划了这么精密的方案,而且时间点也拿捏的非常精准,喜子甚至不惜以死保住秘密。这既有喜子对连莲的感情因素,也说明连莲在这个组织中的位置重要,身上所隐藏的秘密也极其重要。正是由于身份重要,那么这个连莲就是一个超危险的人物,就是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任何手段的人物。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尽一切努力抓到连莲,并且要防止连莲在此期间制造新的恶劣事件。

    喜子在服毒之前,也交待了所参与的一些案子,他和连莲关系既亲密又极隐密,所以连莲也肯定知道或是参加了喜子所犯的案。因此抓捕连莲,可以结合那些案子进行,从中找出有用信息或相关联证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晚上九点多,会议才结束。在会上,制定了好几套方案,并一致通过了通缉连莲的决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