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不能因噎废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五月八日,长假结束,人们都回到工作岗位,正式上班。

    从八点多开始,陆续有人来到局长办公室,向楚天齐报到,以示“我回来了”。当然,班子成员都是直接上门,寒暄几句就走。而那些部门负责人因为级别不够,往往要采用婉转一些的方式,以签字或报票方式找局长,这样显得自然。否则一旦直接上门,要是遇到他人在场的话,就会给人留下目的不纯、拍马屁的笑柄,恐怕也会给局长留下一个“不懂事”的印象。

    将近十点的时候,屋子里才算消停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打电话找曲刚,曲刚正好也来了。

    待曲刚坐到对面,楚天齐道:“老曲,都去哪玩了?一家人玩的挺高兴吧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,其实也没走几个地方,大部分时间都耽误在路上了。去哪都是人,这哪是旅游看景点?分明就是堵车、看人脑袋了。”曲刚一笑,“国人就这样,那人多去那,就跟上饭馆吃饭一样,越人多的地方人越多,越人少的地方越没人。到好多地方,人们都嫌人多、叫苦不停,不过还总是凑热闹,那人多去那,没有一个人愿意钻在屋里或是原路返回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附合着:“好多时候人们都是这样,所处立场不同,往往对同一件事的看法和评论就完全迥异,尤其坐公交车最明显。在站牌等着上车的人,总是嫌车上人不让路、堵着门口,而车上人却总是烦汽车不时的停下,也嫌车下的人不识火候,为什么非要往上挤,为什么不等下一班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表示赞同后,曲刚换了话题,“局长,回家路上还顺利吧,二老身体肯定挺好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哎,别提了,根本就没回。”

    “没回?计划有变?我记得你把车票都买好了。”曲刚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呀,票都买好了,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不但我没回成,好多人的休假计划都泡汤了。”楚天齐道,“四月三十号晚上,我和高峰他们几个人在外面吃饭。十点多的时候,接到举报,举报者没说他的身份,只说经常有人在原靠山村地道半夜出入,很值得怀疑。当时一听,我半信半疑,正要详细询问的时候,对方只说了一个进地道的入口,就挂了电话,再回拔已经不通了。大家一讨论,觉得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反正现在也正调查聚财公司,于是我们就找两辆车去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插话:“局长,发现什么了?这可危险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现在想想确实挺莽撞。去了那以后,我们没有经过检查点,而是从半山腰偷偷摸进去,从举报者说的地方进了地道。地道里通道又多又乱,有的地方很宽很高,而有的地方只能半爬着走。我们对里面根本不熟,就误打误撞,反正有路就走。走了挺长时间,先是没见到一个人,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,后来还差点让人撞见。在里边转悠了好几个小时,才找到出口。在出去前捡到了一部手机,除些之外,再没有其它发现。你猜那个手机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谁的?”反问过后,曲刚想了想,摇摇头,“不知道,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给出了答案:“手机是干警小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张的?他手机怎么会在哪?哦,地道现在归聚财占用,八成他和聚财有联系。对了,他们两个就是在聚财公司连莲逃跑那天失踪的。”停了一下,曲刚又问,“确定是他手机,上面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的很肯定:“是他手机无疑。经过鉴定,上面所有指纹都是他一个人的,而且手机号码户名也是他前妻的,不过暂时还没有找他前妻了解情况。在这部手机上,发现了一点情况。今年春节以后,这个号码好多天没有通话记录,但是四月一日那天却有两次,都是同一个固定电话打给他的。两次通话都是在晚上,一次是十点多,一次是十一点多,第二次通话足足有二十多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小张是当晚的值勤干警,负责看守连莲,但他却在晚上十一点多和一个人通话。他俩第二次通话时间,离喜子给你打电话时间很近,喜子约你去何阳其实就是为了救连莲。而第二天凌晨连莲跑了,小张和小孙也失踪了,后来两人被发现死在了十八里庄的那个小山洞里。现在又在聚财公司管理区域发现了小张的手机,那他和连莲的逃跑绝对逃不了干系,他俩也有可能是被杀人灭口。怪不得两名干警失踪后没有线索,肯定是躲在了地道里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“哼”了一声,“家属还一天吵吵着要评烈士?儿子和嫌疑人一天失踪,现在手机又出现在嫌疑人公司那,怎么说?他们要再来闹的话,我可不给他们好脸色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提醒着:“老曲,小张绝对非常值得怀疑,但目前仅只是分析、推测。光靠这些,家属是不认可的,而且暂时也不能跟他们说这些。必须要有过硬的证据才行,因此进行尸检就很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现在还不能给他们脸色,而是想法做通他们的工作,进行尸检,也许真能有什么发现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话题一转,“那么和小张通话的人就值得怀疑了,找到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楚天齐摇摇头,“监控录像上看不清楚,那个人裹的还挺严实的。”

    曲刚再次“哦”了一声,过了一会又说:“你们进去好几个小时,就没被人发现?”

    “哪呢?要不我说那天太莽撞呢。刚才我不是说了吗,在地道里差点被人撞见,后来那些人还是追到了那个出口。不过,我们出地道口的时候,正好把他们关在里面了。可是在外面遇到了好多人,还打了一通,所好的是有惊无险,大家都没有受伤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不由的感叹,“万幸,万幸。”

    曲刚埋怨着:“局长,不是我老曲说,这事确实考虑不周到。只凭一个陌生电话,就直接去人家势力范围探查,太冒险了。要是我在场,肯定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,确实冒险,都是年轻人,虑事不周,下次肯定注意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当时我也想到要和你沟通一下,后来一考虑你已经在火车上了,就没打扰你。我知道,依你的性格,肯定会第一时间返回来。好不容易一家人出去一趟,再让我给破坏,岂不是太不通人情了?”

    曲刚很无所谓的说:“没事,到什么时候,工作都应该放在第一位。我回来也没什么,反正我也没兴趣,老伴和儿子出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肯定是这么想,这才没通知你,就等着你回来。今个没上班时就找你,那时候你还没到,后来这屋里就没断了人,我也就没给你打电话。刚想再找你,你这就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声音又低了一些,“老曲,有件事我有怀疑,你帮着分析分析。在地道的时候,我听那帮人的语气,像是专门奉命去搜查的。另外,在出地道前,听到了另一拔人的对话,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说,‘绝对内部消息,听说那拨人晚上十点四十就从单位出来了。’女人说的时间,正是我们从局里拿上东西出去的时候,你说奇怪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回事?”曲刚很疑惑,想了一下说,“有内奸,有人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对方:“我今天找你,一个是告诉你这次夜探地道,发现小张手机的事,你跟进一下。再一个就是让你查查,到底什么人泄露了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一定尽快查清楚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站起身,“局长,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暂时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马上去跟进。”说着,曲刚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曲刚身影消失在门外,楚天齐心中暗道:老曲,我可以信任你吗?

    近一段时间,楚天齐和曲刚合作很融洽,好多事也靠给了曲刚。但那天在地道偷听到的一些话,让楚天齐不禁心生疑窦,觉得对局里一些人需要慎重的重新审视,否则工作会非常被动。当然,需要审视的人不只曲刚,但因为分工的原因,曲刚却是需要最先审视的。只有真正看清了曲刚,才能决定好多案子下步如何操作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在长假期间案子有突破,或是从高峰老房子遗址能发现一些有用东西,但几天忙下来,并没有什么进展。可随着正式上班,却该面对曲刚等人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经过思考,在昨天下午,给周子凯去了电话,间接表达了自己的疑虑。

    周子凯当然明白了楚天齐意思,但他没有给出直接答案,而是送给了楚天齐一句话“人不可因噎废食”。

    是呀,人不能因为怕噎就不吃饭吧?不过可以在吃饭的时候,注意一下,尽量别让噎住。想通了这点,楚天齐这才决定:要有选择的向曲刚介绍情况。这样既能让曲刚参与,也能保留一些核心内容,还能对曲刚进行测试。这才有了刚才的对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