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侥幸解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乡亲们,静一静,听楚市长说。他可是我们市最年轻的副市长,干工作非常有魄力,上任伊始就狠抓城建工作,尤其更是特别关注了公共卫生。”王永新大声插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骂:王永新,不说话得死呀?

    楚天齐非常不希望有人打断百姓,他想趁着百姓嚷嚷,好好想想该怎么说,又该怎么做。可这个王永新,分明就是跟自己做对,偏偏打断了百姓。

    果然百姓不说话了,而是全都盯住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咳嗽两声,楚天齐大声道:“乡长们,我已经责成城建局,彻底清理城市街道卫生,彻底清理街上小广告,彻底修缮井盖、路灯灯泡,彻底清理雨水篦子的淤泥、杂草。垃圾堆清理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个女人打断楚天齐:“打什么官腔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彻底?你以为写作文呢?”

    “就说今天能不能处理吧?”

    “对,给个话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再次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乡亲们……”王永新再次打起了圆场,同时对楚天齐道,“楚市长,赶快给乡亲们个痛快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何尝想这么磨叽?他这不是在想词,不是在想办法吗?可死王永新就不给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百姓们不再吵闹,又看向楚天齐,但眼中的怒意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垃圾清理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然停下来,一指路口,“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楚天齐手指看去,只见路口处拐来一辆蓝色卡车,卡车上喷着“垃圾清运”字样。紧跟着,后面再次拐过一辆同款卡车,卡车上站着好多人,这些人都穿着桔色带反光条大坎肩。

    两辆大卡车停在垃圾堆旁,卡车上的人全跳下车来。他们手里都拿着铁锹、钗子等工具,桔色大坎肩上的“成康环卫”字样特别醒目。

    “大坎肩”中一员,快步跑上前来,对着王永新说:“市长,您怎么也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王永新看看楚天齐,又看看何志平,对着来人道:“曹金海,你们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曹金海一脸愧色:“市长,您听我解释。自楚市长分管城建后,立刻视察了整个城建工作,还多次进行暗访,对城建工作提出了严苛的要求。尤其楚市长特别提到,一定要先处理这些垃圾堆,他说,每想到乡亲们呼吸这难闻的气味,他就寝食难安。他指示,必须加班加点工作,尽快为乡亲们创造清洁卫生的生活和环境。他不但这么说,还亲自参加劳动,带头干活。我们全体城建人都深受鼓舞,各个部门都动了起来,采用“五加二”、“白加黑”模式工作,针对相关问题,集中人手搞歼灭战。

    在这里,我要向楚市长检讨。我没有第一时间处理垃圾堆,而是把人手都集中到处理一些安全隐患上,比如检查、替换破损井盖,比如进户检查安全用气,比如检查自来水管道有无泄露。所好的是,街面安全隐患已经处理,自来水和燃气管道都非常安全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停顿一下,把脸转向楚天齐:楚市长,我多次向您汇报,请您不要再亲自来带头劳动,您还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呢。您看,您的眼睛都熬成什么样了?全都是红血丝,再照这么下去,身体会累垮的。您不但来了,市长今天也亲自来到现场,让我说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曹金海抬起胳膊,在眼上抹了两下,转向“大坎肩们”,声音沙哑起来:“同志们,还楞着干什么,继续干活呀!”

    “大坎肩们”马上齐声答“是”,奔垃圾堆而去。

    “哗”,热烈的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,谢谢楚市长。”有人带头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众百姓齐声喊喝着:“谢谢市长,谢谢楚市长!”

    有人走到楚天齐面前,惭愧的说:“楚市长,我们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可不能这么拼命呀,你看看你的眼成什么样了?”一个老大娘眼中泪光闪闪的说着。

    王永新疑惑的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向着对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楞着干什么,一块干。”王永新忽然喊喝一声,“今天不就是来干活的吗?”说着,王永新走上前去,从一名“大坎肩”手中拿过铁锹,向黑糊糊的垃圾铲去。

    市长号召力就是大,同来的二十多名身穿白半袖、藏青色西服长裤的人,都加入了劳动者行列。

    车上备用工具还真多,政府和城建的人都平均人手有了一把工具。而且车上还卸下了几袋石灰,以备清理完垃圾,进行杀菌消毒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干着活,一边暗道:这剧情反转也太快了吧,曹金海不做演员太亏了,就他这演技,没准能拿影帝呢。真应了那句话,来的早不如来的巧,否则今儿就惨了,侥幸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请您批评我吧。”曹金海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说他胖,这家伙还喘上了。他没有回头,而是甩了一句:“先干活,事后再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曹金海答应一声,屁颠屁颠的跑去。他满脸笑意,自得不已,可是忽然一双冷峻眼神射来,他马上收拢笑容,低头跑到人群中去了。

    王永新一边忍着臭味,一边心中暗想: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真怪了啊。他同时也暗自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把话说满,否则就没有回旋余地,那样也太有失市长水平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请问您为什么要亲自参加劳动?有这个必要吗?”电视台记者适时把话筒伸到了王永新面前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王永新直起身,背对着臭垃圾堆,说了起来:“一个城市卫生洁净程度,能够体现这个城市管理水平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听着王永新引经据典,妙语连珠,楚天齐不禁暗暗佩服:王永新多年官场经历,语言水平的累积真是深厚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政策,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,要靠大家努力才能成功。在这件事上,楚副市长就做了好多工作,深刻体现了政府的意图。你们还是听听他怎么说吧。”说到最后,王永新把球踢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电视台女主持人答过一声,来到楚天齐身边,微笑着说,“楚市长,请您谈谈城市管理与城建工作心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是一万个不愿意谈,本身就不想早在电视上露面,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半乌龙的事?可是记者已经问了,尤其是市长放的话,不说显然不合适。

    直起腰,楚天齐讲说起来:“城建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在采访市领导的同时,另有记者已经去采访老百姓了。

    老百姓特容易满足,看着眼前的情景,相信市领导就是来现场处理垃圾的,便一个劲的说着市领导好话,还讲了这几天市政工作的向好变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洗浴中心标间客房里,摆着两张单人床,一张床空着,另一张床上躺着成康市城建局长曹金海,曹金海身上围着浴巾。

    曹金海伸了个大懒腰,长嘘一口气:“真他妈舒服,又累又臭,今天把一辈子的活都干了。”说完,他连着打了两个哈欠。然后侧过身去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屋门一开,又一个围浴巾男人走了进来,这个男人和曹金海长的有几分相像,是曹金海的弟弟曹银海。看到哥哥睡着了,曹银海便没有说话,而是躺到另一张桌上,打开电视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金海翻了个身问道:“银海,你洗的怎么这么快?着什么急。”

    银海说:“哥,哪快呢?你洗完以后,我又泡了挺长时间,然后到桑拿里边蒸了蒸,才又去搓澡、拔罐、修脚,比你晚回来两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睡了那么长时间?”说着,曹金海睁开眼,坐了起来,半靠在床头上。

    曹银海笑着说:“哥,你今天整整干了一天?身上也太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怎么的?”曹金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市领导、记者后来不是都走了吗?你又何必一直坚持着,做个样子就得了。”曹银海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市领导是走了,可老王把何志平留下来,所有垃圾点一直都跟着。我能不干吗?”说着,话题一转,“还好今天及时到了,要不非得让那两个家伙把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曹银海道:“哥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去视察城建?要去垃圾堆?”

    “侥幸,真是侥幸,否则哥就危险了。”曹金海心有余悸,“今早上,我专门提前去找姓楚的汇报工作。刚到政府大院门口,就看见他和老王在院里站着,我赶紧让车停到了边上,看看他俩要干什么。后来见他俩都上了车要出院,我就想到他俩可能要视察城建,前几天姓楚的可是给定下日子了。我赶忙开车调头回单位,偷偷给你打电话,让你从大屏幕上看着市长专车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都处理的差不多,就剩下那几个垃圾堆了,我准备今下午或是明天清。我就怕他们去哪,所以马上召集人准备着。后来根据你说的实时路况,我判断他们要先去三粮库,这才带着人赶过去。看来把你安排到交警指挥中心真是明智之举。也多亏哥会表演,到现场那是一通瞎白话,顿时把那两小子拍的舒舒服服的,脸上见了笑模样。老百姓更不清楚怎么回事,早被我忽悠晕乎了,跟着电视台一个劲的直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要是学表演,没准还能成表演艺术家呢。”曹银海笑着道。

    曹金海“嘿嘿”一笑:“少拿我开涮,不过也有可能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对了,千万别跟二壮说这事,要是让他出去胡咧咧,咱俩都得倒霉。”

    曹银海点点头:“放心,我知道。哥,你今天可露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露什么脸?是他们露脸了。”说到这里,曹金海叹了口气,“怕是又把别人得罪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