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不给钱就跳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回到办公室不久,李子藤来汇报,郑大力带着那三十多人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拨打了王永新电话:“市长,他们走了,我现在去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电话吧,我没在办公室,一会儿就回去。”王永新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打开电脑,在上面修改起了一份稿子。

    过了也就十多分钟,门口响起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以为是李子藤,随口说了一句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,原来是房管所主任常玉州。

    看到常玉州上门,楚天齐明白,对方是九月三十一日递来的《房改方案》,到今天正好三周,扣去放假那一周,也够了半个月。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音训,常玉州肯定是来打听消息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礼让下,常玉州坐到对面椅子上,开口便问:“市长,您看过《房改方案》了吧?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或调整,我回去马上就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从抽屉取出《方案》,指着上面的一些红笔写过的地方:“这是我做的一些标注,正想找你探讨呢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接过方案,常玉州认真看着,看过之后,又看了一遍,才说:“市长标记的这些确实重要。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?看来还是我工作做的不细,请市长批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批评什么?我这也是现学现卖。为了方案的事,我专门去了一趟雁云市,请同学帮着引见了几个人。这几人都是雁云房改工作的参与者与亲历者,他们向我讲述了当年房改的事,我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了好多具体事情,包括可能存在的问题。我标注的这些,是我认为可能会遇到的,但究竟操作时会不会出现,还未可知。而且这些毕竟是雁云市的经验,和我们这里是否一样,还需要你现在再论证一番。如果那些内容我们能借鉴,你再结合实情进行增减。

    对了,我再提醒一下,以后的修改和调整肯定还会有,但你在调整时要记住一点,不管是哪个领导提出的建议,你都要按实际进行论证,再决定是否需要那么做,千万不要让‘唯上’思想左右,否则最后的方案就会成为四不象,根本就不具备可操作性。当然了,对于领导提出的建议,如果不能采纳的,你一定要有充分的论据支持,我们也才好向领导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常玉州点点头,拿起了修改后的《方案》,然后又问:“市长,王市长表态没有?他支持吗?”

    “《方案》我还没给他看,等我们弄的相对完善的时候,再报给他。否则领导一旦发现漏洞很多,可能会否定这件事。我已经口头向他汇报过了,也回答了他的一些询问,他表示再考虑考虑,到现在还没给答复。”楚天齐并没有实话实说,他担心现在说出王永新的真实答复,会影响常玉州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常玉州说着,拿起了那份红笔标注的《方案》,“我回去后,再好好修改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叮嘱道:“千万记住,这份《方案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还有你那天在我这里谈的那些内容,也不要说漏嘴。否则一旦有所泄露,不利于我们后续工作开展,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干脆这样,你就在我办公室,先把这份访谈笔记看看。这是我在雁云市和他们请教时记的,有不太清楚的可以问我,等到都弄明白了你再回去调整《方案》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本子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常玉州接过笔记本,走到沙发处坐下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准备做手头工作,手机却“叮呤呤”响了起来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市长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王永新的声音:“在办公室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过来了。我这里刚来了几个材料供应商,说是县里欠了他们材料款。我让他们过去,你具体了解一下。”王永新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答复一声,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常玉州抬起头:“市长,要不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不用,一会来人的时候,你先把那份《方案》扣在茶几上,等他们一走,你再看。我这儿一天事挺多,趁着今天没有会议,咱俩把有些问题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常玉州赶紧照着楚天齐说的,把《方案》扣了过去,然后在上面压上了笔记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两男一女走了进来,三人径直奔办公桌而去。

    最前面男人估计也就三十多,圆脸,留着毛寸短发,穿了一身棕色休闲西服,手里拿着一个棕色手包。另一个男人有四十多岁,刀条脸,人长的比较瘦,穿夹克衫,背着一个破旧的挎包。女人比较富态,三十六、七岁的样子,穿着一身黑红两色毛裙。

    来在近前,圆脸男子恭敬的问:“您是楚市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楚天齐答了两字。

    圆脸男子马上从手包取出一张名片,递了过去:“请市长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另两人也跟着递上名片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三人名片,知道圆脸男子姓周,是做钢材生意的老板。那名刀条脸男子姓王,是水泥厂的销售经理。女人姓肖,是做机械租赁的,职务是财务总监。

    把名片放到桌上,楚天齐问:“三位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老板先说了话:“楚市长,第一次见到您,我简单介绍一下情况。贵市的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两个项目,我们三家公司都和他们有合作,我给这两个项目供应钢材。从合作开始,他们就欠我的款项,但一直给他们供应着,他们也多少给了一点钱。到工程停工的时候,我供应了一千四百多吨各式钢材,总的材料款四百九十五万,他们连零头都没给够,到现在还欠我们四百多万。我多次找他们要,也没要上,后来连人也找不到了。万般无奈下,我找市政府,当时的政府领导答应给协调,可是后来也没协调,领导就调到了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笔钱拖着,我的那个建材点也经营不下去了,只好关了门。这还不算,那些给我供货的供应商还在催着我,跟我要债务。有两家就是我上哪他们上哪,到现在还带了十多口人在我家腻着,都腻了多半年了。近两个月我都没敢回去,就我老婆和孩子在家,我爹妈在那跟看着,怕要帐人对那娘俩不利。要是拿不上这笔钱,我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了。”周老板叹了口气,不再言声。

    王经理接下来说:“我们给这两个工地供应了九千多吨水泥,总的材料款是二百四十万,到现在总共给了一百万,还欠一百四十万。因为这么多材料款没有要回,这两年我的工资一分没有领上,奖金更没有。这几年效益一直不怎么好,以前就欠着工资,再加上这两年的,共欠了我四年多。我在水泥厂工作了将近二十年,老婆又没工作,上有老下有小,六口人就靠那点工资生活。水泥价格透明,利润特别低,平时效益工资更少,按月发都不够花,这一扣工资更惨了。

    今年春天的时候,厂里从别处要回了几笔款项,给人们补发了以前的工资,可我就因为这些欠款,一分钱也没拿上。现在我父母身体有病,也没钱治,平时痛的厉害,就靠止痛片维持。大女儿正在上高中,因为家里没钱,营养不良,一米六五的个子,只有不到四十公斤。这还是孩子学习用功,成绩不错,有一点奖学金,学校又帮着申请了贫困补助,要不早就念不下去了。小儿子瘦的也是皮包骨,同学们都叫他‘瘦猴’。老婆不到四十,就这两年头发白了一多半。哎,要是这钱要不上,以后的日子可咋过。”说到这里,王经理眼圈也红了。

    肖总监刚一张口,便语带哽咽:“工地开工的时候,我们的机械租赁公司经营时间不长,为了揽到业务,一分定金没要,就让他们把塔吊、搅拌机、钢模板拉来了。过了好几月才来要钱,他们只是象征性的给了点,到工程停工,才给了总费用的百分之二十,就欠了八十来万。从停工到现在,按日期计算,租赁费又是二百多万。

    我们租赁公司就是夫妻店,投的钱都是这些年口挪肚攒的,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一些。就是这,还欠着生产厂家一些钱。后来生产厂家把我们告到法院,连本带利,再加上罚款、违约金,好多东西都被执行走了。现在这两家工地欠了我们三百来万,再加上以前的欠款,就是把整个公司搭上也还差的远呢。要不是为了万一打官司用,我们早把这个公司注销了,不过现在有那么多债务,估计也注销不了。

    我们来找他们要钱,不但连人找不到,就是我们租给他们的那些设备,也有好多找不见了。这个活是我揽的,为此我可遭了大罪,回家就干仗,可没少挨打。现在我不敢回家,亲戚朋友都等着要钱呢,手机号也是经常换。我知道不能学的这么没良心,也特别理解他们,从心里觉得愧对他们,可我也实在是没办法。要不到钱的话,我可真没法活了。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不给钱就跳楼,我们都跳政府楼。”水泥厂王经理说着,大步跨到窗户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