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炮哥跑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怪不得有“日月如梭”一说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七月三十日。满打满算还有两天,七月份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是周六,可省安监局却要召开全省安监工作视频会,要求各地级市、各县区(市)、各职能部门组织参加。

    成康市政府组织了规模宏大的参会队伍,市长、副市长、党组成员及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全部参加,这些职能部门负责人来自市直机关、乡镇、企事业单位。做为近期的事故单位,土地局、城建局更是副科级以上人员全部到位,这既是必须要有的一种姿态,更是省安监局的要求。

    虽说市里要求副市长全部到位,但彭少根已于昨日到首都出差,因此缺席了今天的会议。

    在上午九点钟,会议准时开始。主画面切在主会场,省安监局局长、副局长悉数在主席台就座,会议由省安监局党委书记、副局长赵忠主持。

    赵忠清了清嗓子,开始主持:“同志们,今天我们召开全省安全监察会议,是响应省委、省政府对安全监察工作的要求,也是应对全省安全工作形势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是多年从事安监工作,到底是既有党政经历,也有安监实战履历,赵忠的主持很体现水平。他先引用了中央、省、市相关文件精神,简单讲了安监工作的重要性,然后又把话题引到了全市安监工作现状上。

    尽管省安监局领导的主持很有水准,但楚天齐却心不在焉。只不过这是视频会议,主会场能够看到各分会场情况,而且成康市肯定会被重点关注,楚天齐这才不敢有中途离开会场的打算,也没敢打开手机。虽说不能中途退场,也不能做与会议无关的事情,但并不妨碍脑子开小差,楚天齐又想着抓捕“炮哥”的事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种种迹象来看,抓住“炮哥”是所有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“炮哥”,楚天齐并不陌生,虽说没见过对方,但却老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。楚天齐最早听说这个人,是在杨永亮泄露自己信息的案件中,但当时基于各种考虑,便暂时没有动这小子。在昨晚审讯“黑蛋”时,“黑蛋”最终交待,他是受“炮哥”领导。紧接着,高强打来电话,说是抓到了和张二壮父亲及假后妈一同来的律师,律师也交待,是受“炮哥”指使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之前,雷鹏就曾打电话,说是在楚天齐弟弟楚礼瑞婚礼上,那个假意随礼、实则诬陷的‘二黑’就交待了一个叫“老炮”的人。楚天齐怀疑这个“老炮”和“炮哥”是一人,事实是否如此,那就只有等抓到了人,才能弄清楚。

    一直因为一些顾虑,也加之时机不成熟,便一直没有动这个所谓的“炮哥”。只到昨晚听了“黑蛋”的交待,楚天齐决定对这小子动手,才让各方人马出动。从昨晚决定行动开始,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,结果如何,只能等到会后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哗”一阵掌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,他急忙也跟着鼓掌。楚天齐这才注意到,画面还是在省安监局会议室,但画面中说话的人却换成了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。看着邢志军手中那一沓纸,楚天齐意识到,这个讲话时间短不了,应该至少在半个小时以上,于是他的思绪再次溜号,回到了昨晚对“黑蛋”的审讯上。

    相比起贾春明和“黄毛”,“黑蛋”的交待又多费了一些周折。在审讯贾春明的时候,没用做任何思想工作,贾春明就“竹筒倒豆子”交待了所知道的事情。审讯“黄毛”时,虽也费了一番口舌,但看到贾春明时,“黄毛”就有选择的讲了一些知道的事情,待看到楚天齐时,则彻底交待了他所知道的一切。可是审讯“黑蛋”时,却费了好多的事。

    “黄毛”的特点是“不见棺材不落泪”,而“黑蛋”却是“到了黄河心不死”。本来“黄毛”和贾春明都出来指证了,也讲了当时的一些事,可“黑蛋”却装傻充楞,只到那个相好的姘头小琴出现,只到小琴讲出*被起获,“黑蛋”才开始交待。可是在交待了“炮哥”这个人后,又是避重就轻,挤一点说一点,始终否认对爆炸事故知情,只说是奉命行事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面对“黑蛋”否认与爆炸有关,当时高峰讲了带班矿长甄理的判断,即三号矿井近段时间使用的是无梯*,现在发现的则是*。现场发现的*,与小琴处起获的完全一样,批次也完全吻合,小琴处的*又都是“黑蛋”存放的。即使高峰把话讲的这么明白,“黑蛋”还是坚持“不知情”一说,看来只有逮住“炮哥”,才能验证“黑蛋”的话了。

    可是要抓住“炮哥”谈何容易?现在从各方汇集的消息看,那个“炮哥”的藏身之所可能有多处,也可能有一些人利用身份之便打掩护。虽然现在自己这方做了多种预案,但也难保就一击而中。如果要是让“炮哥”从罗网中逃出去,那就打草惊了蛇,“炮哥”势必惊慌逃窜,藏的更深,要想在短期内抓住他,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正自走神,忽然感觉现场目光纷自投来,楚天齐赶忙挥去脑中思绪,盯着大屏幕画面。

    大屏幕中,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正严肃的说:“我再说一遍,成康市哪位同志来谈谈对安监工作的认识?”

    楚天齐恍然:怪不得刚才大家都看着自己,原来是邢志军点名了。

    正这时,楚天齐感到胳膊被碰到,同时传来王永新轻声的提醒:“楚市长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主管成康市安监工作的彭少根在外出差缺席会议,而两起事故又是自己分管范围,此时发言推无可推。于是,楚天齐一边轻咳两声,一边在脑中组织着语言。然后抬头看着大屏幕,说了起来:“尊敬的省安监局各位领导,各会场的领导、同仁们,大家好,我是成康市副市长楚天齐,分管全市城建和地矿工作。应省安监局领导要求,受成康市政府委托,我来谈谈对安监工作的认识。安全生产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十多分钟的“唱高调”后,邢志军直接说了话:“刚才楚天齐同志的发言很好,说到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,但说的好,更要做的好,要言行一致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措词,楚天齐知道,批判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邢志军的语气更加严厉:“大家都知道,六月十一日,成康市一建筑工地发生民工坠楼事故。在七月十日,该市又发生了铁矿井爆炸事故,而且是在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在该市召开之际。短短月余,就发生两起安全事故,这说明该市安全生产的理念只停留在口头,并没有真正落到实处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着邢志军的咄咄言词,面对着全省各地投来的千万双审视目光,楚天齐只能在心中自嘲的想:让批判来的更猛烈些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主持人做了重要要求,在相关人员做了表态发言,在省安监局领导做了严肃强调后,两个多小时的全省安监工作视频会议结束。主会场已经退席完毕,分会场信号被切断,市长先行离席,紧接着副市长门纷纷离座而去。楚天齐没有谦让,在王永新几乎刚刚起身时,便离开了座位,前后脚出了会议室。他要赶快回到会议室,要赶快打开手机,他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。

    虽然在会上被点了名,虽然被省监局当做了反面典型,虽然在全省的市、县中“露了大脸”,不过最终并未听到具体惩戒措施,楚天齐还是暂时松了一口气。当然,省安监局即使出台处理意见,也不可能直接具体到自己这个分管副市长头上,但省安监局的处理意见,却是省政府对此事处理的风向标。一旦处理意见出台并定性严重,省政府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就会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今天安监局虽然没有对事故最终定性,但楚天齐深深意识到,时间已经越来越近,处理决定几乎呼之欲出了。如果把处理决定比做“芥子”的话,那这个“介子”已经熟透,已经到了随时可以出脓的地步。想到这些,楚天齐稍微轻松的心情,又被压的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区别于以往会后情形,楚天齐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,不是去卫生间方便,而是迅速打开了手机。

    开机铃音刚刚响过,一串数字便出现在手机屏幕上。不容第二声“叮呤呤”响起,楚天齐直接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:“老师,怎么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?”

    “刚开完会,会上要求关机。”楚天齐回复后,马上问了最关心的事,“行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‘炮哥’跑了。”对方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啊”了一声:“跑了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半截,忽然响起“笃笃”的敲门声,楚天齐赶忙换了话题:“我这儿来人了,一会儿打给你。”说完,摁下了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一边放下手机,一边坐正身体,楚天齐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一开,曲刚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迅速关上屋门,快步来到桌前,曲刚直接道:“咱们的人晚了一步,‘炮哥’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?”楚天齐再次惊讶发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