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好险,好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大家关切的目光注视下,袁犀梁接着说:“去年年初,原定野市农业局党委书记、副局长尤建辉因贪污受贿被查。经查,尤建辉主要贪腐行为,就发生在担任成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城建地矿局局长期间。在查处尤建辉案的同时,又发现了众多涉案者,这些名字有必要再向大家通报一下:原成康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陈奎,原成康市委常委、党委办主任尤成功,原成康市政府办主任何志平,原成康市政府办副主任牛小波,原成康市农业局局长肖海,原成康市招商局局长等。另外,还有个别人不同程度涉案,这里就不一一罗列了。

    成康市做为县级市,经济又相对落后,却有这么多人同时贪腐,可以说是触目精心。为此,成康市官场生态进入省纪委特别关注期,关注期为一年。在这一年中,成康市副科级以上官员全部在关注范围,成康市重点项目、大额资金进出帐目都是关注重点。”说到这里,袁犀梁停下来,扫视全场。

    本来听到自己竟也在被关注范围,现场众人就不由得心头一惊,个别人甚至已经冒了虚汗;现在再感受到省纪委领导那凌厉的目光,有人更是心头突突直跳,生怕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,或是喊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正常情况下,贪腐分子才会害怕纪检人员,清廉官员应该无所畏惧;但在场众人中,害怕的未必就是真有问题,最起码有好多人并没有大问题,也仅是一些小节;只是人们都坚信,一旦被纪委盯上,肯定能整出点事来;害怕的这些人中,有相当一部分人只是心理素质较差,胆子较小而已。同样,未表现出害怕状态的,也未必就是百分百清白。当然,反之亦然。单纯以害怕于否来判断的话,未免有失偏颇,还是要以事实为依据,靠证据来说话。

    袁犀梁并非要以眼神辨清贪,而只是要给人们传递一种震慑。他缓缓收回目光,继续说:“经过一年的特别关注,绝大多数同志都经受住了考验,楚天齐同志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,请定野市纪委管书记介绍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什么,什么?楚天齐?听错了,听漏了,还是说错了?刚才人们还在思虑“绝大多数”的具体涵义,却不料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,都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或别人的嘴巴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管丽堃的声音已然响起:“袁主任之所以要点出楚天齐同志,主要是缘于一次举报,缘于对举报的调查结果。事情是这样的:五月十二日,市纪检委接到一份举报,里面有优盘还有文字材料,举报楚天齐同志利用弟弟婚礼大肆收受礼金。在文字材料中,举报者自称知情人,对楚天齐弟弟楚礼瑞的收礼情况进行了描述;优盘中是一份录音,录音内容是一名上礼金者与楚礼瑞的对话。

    本着对楚天齐同志爱护,本着对举报者负责的态度,市纪委立刻派我带着五名同志,调查了解此事。我们首先同时调查了三件事情:到了楚天齐同志的家乡玉赤县,到举办酒店调取了婚礼当日的监控录像;到银行调取了楚天齐同志的银行卡、存折进帐纪录;按举报材料上电话联系所谓的知情人。对三件事情的调查结果是,录像未发现楚天齐同志有收受礼金行为,楚天齐同志卡、折近两月只有工资进帐,举报材料上联系电话停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五月十七日,我们直接找到楚天齐同志,核实录音中一万礼金的事情;同时,另两名同志拿到了楚礼瑞的结婚礼帐。经过调查核实,举报与事实完全不符,完全是诬告。上礼者与所谓的知情人是同一人,是一名曾经被楚天齐同志制服过的犯罪分子,这次是栽脏陷害。实际情况是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都被管丽堃的“故事”吸引了,都想知道楚天齐怎么会“吐”出到嘴的肥肉,都想知道他是怎么吐的。

    而做为故事中的主人公,楚天齐却在心中大念“好险,好险”,往事依次涌进脑海: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拨。

    五月一日婚礼当天,楚天齐又是陪新亲,又是陪贺喜宾朋,还陪帮忙的亲朋好友,一天喝了四场酒,尽管他酒量大,但也喝的晕晕乎乎。当天晚上回到柳林堡家里时,倒头便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。

    五月二日一整天,楚天齐头都有点疼,直到吃完晚饭后,才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五月三日中午,柳林堡村书记柳大年请客,楚天齐盛情难却,便去了;谁知中途来了好多其他村村干部,和楚天齐都认识,都埋怨楚天齐没有通知参加婚礼,为了拒绝这些人后补礼金,楚天齐便以陪着喝酒婉拒,结果又喝了个头昏脑胀。

    五月四日早晨,楚天齐起床后,觉得头脑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,楚礼瑞带着新媳妇杨梅,由县城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进门后,杨梅和婆婆、公公说话去了。楚礼瑞则把哥哥叫到了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楚天齐不明就理。

    “哥,给你。”说着,楚礼瑞把一个信封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,而是直接问:“这是什么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哥,是一万块钱,是这么回事。”楚礼瑞讲起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,五月一日婚礼当天,楚礼瑞刚在宴会中厅敬完酒,正准备坐下吃饭。服务员进来告诉他,厅门口有人找。楚礼瑞赶忙到了门口,一个头戴大沿凉帽的男子上前打招呼。此男子自称是楚市长朋友,特来贺喜,说着,把一个信封递了过来。哥哥曾叮嘱过自己,一定不能收不明不白的礼金,便坚决推却。男子又说,刚才进来时正好遇到楚市长,楚市长让把这钱给你,否则我也不认识你呀。楚礼瑞确实看见大哥刚刚出去,正疑惑对方所言是虚是实,男子趁势把钱放进对方西服外兜,快速钻进了正好打开的电梯。

    正这时,同学又来拉着楚礼瑞喝酒,一直喝到酩酊大醉,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身处新房之中,新娘正冲着他瞪眼呢。当天楚礼瑞把西服上吐的一塌糊涂,杨梅就把那件西服装进食品袋,放到了杂物间;楚礼瑞五月一日醉的一塌糊涂,五月二日在县城招待同学,五月三日到岳父家回门,早忘了衣服里钱的事。直到今天早上准备简单处理一下,再拿出去干洗时,才发现了里面的钱,楚礼瑞也才想起了钱的来历。夫妻俩一商量,觉得事情很大,决定回柳林堡找大哥处理。

    听楚礼瑞说完,楚天齐气的真想给弟弟两巴掌,要不是家里有弟妹,最起码他要把弟弟骂个狗血喷头。

    意识到事情不简单,楚天齐经过快速思考后,决定向程爱国报告此事,可程爱国电话却不通。其实,程爱国当时正好手机没电,仅关机十多分钟,楚天齐见到程爱国后才知。于是,他电话叫来厉剑,当天就赶到了定野市程爱国家里。程爱国听说事情经过后,也意识到事有蹊跷,经过简单思考,便给楚天齐支招,让他把钱上交到相关部门。程爱国没让他交到定野市纪委,而是让他交到省纪委,并提前电话联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巩义珠。当晚,楚天齐住到了定野。

    五月五日,一大早从定野出发,九点以前,楚天齐便赶到了省纪委,见到了专门等候的巩义珠。等候的不止巩义珠,还有两名下属,这两名下属,一人收取了现金,一人出具了一万元的收款收据。楚天齐这才大放宽心,找云翔宇、于涛玩了两天,于五月七日下午回到了成康市。

    五月十七日,市纪委管丽堃等人来调查时,楚天齐被叫到了市委书记薛涛的办公室。看到纪委同志,楚天齐就猜出了事情大概,尽管心中没鬼,尽管钱款处置符合规定,但也不免略有紧张。没办法,绝大多数人都这样,楚天齐也不能处处免俗。

    听管丽堃说明来意后,楚天齐简单讲述了事情经过;并在定野市纪委两名同志以及成康市纪委书记姚宗旺共同监督下,回到办公室,拿出省纪委出具的收据,供其拍照取证,然后又一同回到薛涛办公室。看过相关证据,履行完相关手续后,要求薛涛、姚宗旺、楚天齐要保密,管丽堃等人离开了成康市。

    离开书记办公室,回到自己屋子,楚天齐就接到了楚礼瑞打来的电话,说是礼帐被纪委拍照了。不多时,又接到了要文武等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时坐在办公室,楚天齐暗道“好险,好险”,还好自己坚决不多收皮丹阳等人的礼金,当时还惹的众人不高兴,埋怨自己太教条;还好弟弟再次发现那个信封不太晚;还好弟弟及时向自己告之此事;还好自己向程部长请教;还好……

    “哗”,一阵掌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,原来管丽堃刚刚介绍完情况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