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专业对答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汽车转弯后,便到了昊成佳苑小区范围。

    警用头车缓缓向前,后面车队依次相随,驶向昊成佳苑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楚天齐身处头车副驾驶位,两侧及前方景象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路口两侧插着各色彩旗,彩旗间距相等,绵延向前,一直延伸到小区大门两侧。小区大门已经敞开,大门前方分两列站立着十多名男女,均是铁灰色工装,佩戴橘黄色安全帽。两侧门墩上各插着一面国旗,大门上方悬着红底白字条幅,条幅上的内容是:热烈欢迎省市领导莅临指导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楚天齐已经彻底看清,小区大门处共有十二名男女,左右各站立六名,他们工装左前胸处有红色字体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小区大门处,从十二名男女中间走过,到了最前面。这个身影也是一身铁灰色工装,但头上是一顶红色的安全帽。看着这个身影,楚天齐总有一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警车开到前面停下,把小区正门外的空地留给了后面的中巴汽车。楚天齐迅速跳下汽车,快步向中巴汽车走去,准备迎候领导下车。此时王永新也已下车,也正走向中巴汽车方向。中巴汽车已经停下,但车门才刚刚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感觉有目光落到身上,转头望去,正看到那个高挑身影露出的笑容。这笑容也这么熟,到底在那见过呢?想起来了,双龙谷。对方是昊扬集团法人代表陈扬,王昊的妻子,“昊扬”既取自夫妻二人姓名中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张省长请。”王永新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快收回目光,他看到,张天凯已经开始下车了。

    “我代表昊扬集团,代表昊方公司,热烈欢迎张省长莅临指导工作。”陈扬已迎上前去,轻舒右臂,微笑迎候张天凯下车。

    “陈董乃女中豪杰,竟然亲自前来迎接,我等不胜荣幸。”张天凯向对方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“张省长百忙之中莅临指导,乃我公司之幸,乃昊成佳苑之幸,我理应前来迎候。”说话间,陈扬已经握住了对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陈董真是妙语连珠,佩服,佩服。”张天凯说着话,抽回右手,回头一指,“这位是董厅长。”

    “董厅长,久闻大名,本当登门拜见,只是机缘不巧,今日得见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陈扬直接把右手伸向董建设。

    董建设与对方右手相握:“陈董,你那次去厅里,正赶上有一个重要客人在,紧接着又马上参加会议。秘书和我说了,你一直等了两个小时才离去,实在不好意思,抱歉,抱歉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寒暄的同时,几辆大巴车上的客人也已全部下车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后,在陈扬引领下,众人向小区里走去。按惯例依然是先领取安全帽,依然是红色的安全帽。

    在领取安全帽的时候,人们都注意到了正面楼体上几条条幅:“热烈欢迎省市领导莅临指导”、“热烈欢迎业界同行多提宝贵意见”、“安全生产,精心施工”、“秤砣不大压千斤,安全帽小救人命”。

    在戴安全帽的同时,根据安全帽上的编号,把所有领导和参观来宾进行了分组,陈扬带一组,那十二名工作人员每两人带一组,共分了七组进行参观。楚天齐、王永新都和张天凯、董建设在第一组,这组由陈扬带着。

    第一组选择了正面在建住宅楼的中单元参观,此栋住宅楼已经封顶,正在进行内部墙体搓砂灰工作。

    进入楼道后,众人先被引领到一楼右侧的屋子,屋子里放着一张条桌,条桌后坐着一个着工装、戴安全帽的男人。此人看到众人进来,马上起身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条桌上放着一个文件夹,文件夹旁边还放着一个盒子。文件夹里夹着一沓纸张,纸张表格上打印着好多姓名,还手写着密密麻麻的数字和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张天凯走到桌前,拿起文件夹,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省长,这是安全检查记录薄,每天上、下午上工时,都要检查工人的安全装备配备与部分安全指标。”陈扬上前,指着纸张上内容,“您看,这是佩戴安全帽情况,这是酒精检测情况,这是生产工具配备情况。这份表格主要是对室内作业工人实施检查,从事室外作业、特种作业的人员还有另外的检查项目,比如高空作业、脚手架、模板、施工用电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天凯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点头:“每天都这么坚持吗?每天都检测所有项目?”

    陈扬回答:“每天上、下午上班前各一次,检测项目也偶有变动,比如酒精检测,就是从上个月十二号开始的。对于检测不合格的,根据违反次数和违反项目,会有相应的惩罚,对于每月达到检测要求的,会给予相应的精神和物质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上班都这么检查,一共好几百工人,这得费不少时间,能检查的过来吗?不会是应景之作吧?”张天凯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是应付检查,每次上班前都会进行。在检查时,每个楼道单元都会安排一组两人,十分钟之内检测完毕。每组还会单独配备相应的设施,光是这种酒精检测仪就购进了二十个,现在每次都要同时有十二个在工作。”说着,陈扬打开桌上盒子,取出了里面的一个手机大小的物件。

    “连交警的装备也上了。”说着话,张天凯拿过酒精检测仪,转头道,“董厅长,测测你喝酒没。”

    董建设接话:“要是测出来就有鬼了,我早上只喝了一碗粥,昨天一天也吃的全是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笑着放下检测仪,张天凯忽又道,“陈总,光是这种检测人员就安排了十多位,人工成本怎么算呀?俗话说‘羊毛出在羊身上’,这成本可都会摊到房价里的。”

    陈扬微微一笑:“省长,我们怎么会那么浪费资源呢?这个项目部共有两名专职安检员,既检测人员上工安全,也检测设备、设施运行安全,还承担着对相关设施的养护工作,既有足额工作量,也有相应考核细则。其余安检人员都是兼职,他们还有本职工作,比如技术员、资料员、文员等等,就是刚才在门外迎接的那十二人;虽然他们是兼职,但也有相应考核,也有相应经费补助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种办法好,陈总想的周到,应该多加推广。”张天凯连连点头,转头看着身旁众人。

    “好,确实好。”四周人等跟着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从一楼出来,众人继续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对答,楚天齐发现,张天凯虽说是副部级领导,是大官,但是看问题很细致,说明这个人善于观察,也勇于钻研。刚才这些问题,似乎有吹毛求疵之嫌,但却又提的很到位,也很实际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相较于副省长看似信手拈来的问题,陈扬回答的也是滴水不漏,而又合情合理,没有任何生硬拼接,也没有造作之处。任谁也不会对这些事项的长期坚持产生质疑。

    在上楼过程中,众人随时走走停停,在每个楼层都会有新的问答产生,问话一方自然是副省长张天凯,对答之人则是昊扬集团法人代表陈扬。提问者所提问题看似琐碎,却又都在点儿上,提的一点都不外行。回答者自是答对的严丝合缝,足见对这些事项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随行众人,既有多年的城建系统老员工,也有建筑企业的资深从业者,还有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,对于建筑都不外行。他们都对二人的问答,给予了一致的评价:专业,绝对专业,专业对专业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顶楼,众人才从楼里出来。在上下楼过程中,众人不止听了张、陈二人的对答,也看到了好多亮点,好多看似微不足道,却又让人眼前一亮的举措。

    走出楼道,陈扬又带着领导和嘉宾在院内参观。此时好多组参观者都到了院子里,参观队伍大壮。人们一边继续参观,一边品头论足着。从人们的品评中,楚天齐听的出,大家对昊成佳苑工程评价很高。

    院子里主要就是一些机械设备,还有一些材料、库房。参观的这些专业人员注意到,即使同样的设备,昊方的保养要好于其它几个项目地,最起码要比幸福小区的好一大截。同样的材料分类,同样的物资存放,昊方要高于那三家公司,而且处处体现着安全生产的理念,这个理念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,更非一蹴而就。看着楼里楼外的这一切,人们都形成了一个共识:民工坠楼纯属意外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转过一圈后,张天凯并没有直接走进昊方项目部接待室,而是站在门外,面对着那些在建工程,大声说:“好,昊成佳苑安全生产做的非常好!”

    “谢谢省长鼓励!”陈扬一旁表态。

    听着二人的对话,人们都会心一笑,都期待着欣赏精彩的专业对答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,呜……呜”,一阵刺耳的鸣嘀声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人们都不由得发出疑问,就连张天凯也直起耳朵听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