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关键要有铁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早上回到单位的时候,是六点多。众人先是洗漱一番,接着吃过早点,然后就到了案情分析室,分析这次行动的事。参加分析会的共五个人,周仝不在场,这并不是不让周仝参加,而是周仝自己提出不来。楚天齐也没强求,反正两人一直在一组,所有情况他都清楚,而且平时周仝也不参与这些案子。

    经过分析、讨论,确认了一件事:提审吴信义。于是,分析会后,马上对吴信义进行审讯。由高强和高峰主审,仇志慷客串记录员,楚天齐在监听室监听。

    从早上八点多开始,到现在已经审讯了两个多小时。在此过程中,高强和高峰都没提夜探靠山村的事,更没提发现的毒品和手机,也没提吴信义桌上有地道布局图的事。这是刚才分析会上定的,即暂时不说此事,除非吴信义有所交待,再视情形而临时决定。

    除了问一些老问题外,高强和高峰也提了新问题。有时是单刀直入,有时是旁敲侧击,有时也适当诈吴信义一下。但吴信义不是说不知道,就是表示不明白警官讲什么,反正整体还是原来的那套说辞。把他自己说成是傀儡,说是奉命行*事,说成只是签字的道具。

    看着监控器上的画面,楚天齐很无语。他非常了解这两个高姓下属,见识过他们过硬的身体素质与实战技能,也目睹过他们高超的审讯技巧,非常认可二人能力。但面对今天的嫌疑人,不像他们在审对方,倒像是对方在戏耍孩子。吴信义是那样的坦然自若,而高强、高峰反倒经常声严色厉。

    也不怪二位高警官恼火,吴信义就是他俩抓回来的,当时对方不但承认了另一个身份——吴万利,也讲说了一些事情。虽然没说核心内容,把他自己择的一干二净,但整体还有个态度。后来的几次审问,吴信义虽然也经常装像,把他自己说的很无辜,不过态度还算端正。但今天却不够严肃,反而抱怨警方在用这种方式折磨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疑惑,吴信义真像他自己说的傀儡一个,还是心理素质过硬、善于伪装,或是还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从目前的审讯情况看,吴信义不会交待有价值的东西,即使问他毒品和手机的事,他也未必会说,而且暂时还不宜主动提问这些内容。估计今天就是再审问,吴信义也还是这么一个应付的态度。

    既然从吴信义这里没有找到突破口,那么突查聚财公司的事也只能暂时搁置。否则师出无名,也容易为人诟病,反而被动。至于发现的那点毒品,聚财公司完全可以否认,表示不知情。因为必要的人证一个没有,相关的音、视频证据也没有,而且获取脏物的渠道也不便明示。

    从目前来看,只有取得新的过硬证据,或是通过这些证据从吴信义处获得有价值东西,才能对聚财动手。那么如何获得证据,获得什么证据,就很值得思量了。

    这次何喜发提供信息的时机很好,正是县公安局休五一长假的时候。这样,在采取行动的时候,就可以以休假为名,有选择的挑选参与人员。也正是因此,楚天齐才在接电话后的第一时间,就和自己的“铁杆”夜探了地道。

    在布置行动方案时,当时楚天齐的想法是,如果人赃俱获,那就直接查办。如果只缴获赃物,那就从吴信义这里取得口供。只要这两个假设有一个真正成为现实,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,无论选择参与人员或是行动方案都要主动的多。可现在的现实是,没有人赃俱获,也没有取得吴信义相应口供。依现在的证据看,只能确定聚财可能有人吸毒,并不能认定聚财公司贩毒或纵容吸毒,那么就没有彻查聚财的理由。至于原来那些事,现在还在查着,但这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在目前情况下,肯定不宜采取相应行动,但外围调查必须继续。那么就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:什么人参与调查?高强、高峰肯定要参与,但通不通过曲刚,要不要告知柯晓明?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大部分案子必须经过曲刚,曲刚是常务副局长,而且自张天彪休假后,又分管刑事和经侦,没有不经过的道理。而且就冲曲刚的职权范围与所掌握资源,也不容易绕开,否则工作肯定不好开展或是无法正常开展。就这个案子看,更是应该通过曲刚,并由曲刚主办,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来了:曲刚值不值得信任?

    对于曲刚这个人,楚天齐一开始完全不信任,他认为对方骄横、贪婪,品行不端。一个副局长,在局长赴任会上,有上级部门领导在场情况下,就直接挑衅,人品能好哪去?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调查、分析与观察,没发现曲刚贪污、受贿证据,也没发现其有欺男霸女行径。就是当初从单位借钱,也在财务打有借条,并非虚报假帐、侵吞公款,而且在自己督促下,曲刚也全部偿还到位。当然,占用公款也是不对的,不过只能算是违规,并不是违纪。

    面对曲刚的一次次挑衅,楚天齐进行了有理、有力、有节的斗争,迫使曲刚不得不采取合作态度,但一开始也仅限有限合作。

    在几次合作中,曲刚也展现了较高的业务素质和职业素养,楚天齐觉得对方还是有一定能力的。再加之也没发现对方有违法行为,楚天齐觉得可以对其有限信任、有限使用。

    随着合作的加深,曲刚也由少半配合,逐渐变为半配合,后来又到多半配合,再到基本全配合。楚天齐对其印象,又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后来张天彪发起的几次挑衅中,曲刚在尽量维护小弟的情况下,坚持了原则,选择支持自己的工作,也没有落井下石,让楚天齐对曲刚的印象又好了许多。今年春节前后,曲刚对自己的态度略有反复,但曲刚后来也点出了原因。楚天齐觉得曲刚比较有情有义,也值得信任。于是好多事情都倚重了曲刚,曲刚也不负所望。

    只是近期发生了一些泄密的事,让楚天齐对曲刚又不敢完全信任。当然,对其他班子成员也是如此,甚至对个别人怀疑更甚。最明显的就是上次喜子绑架人质,并意图毁掉自己,而且连莲成功逃脱的事,喜子已经承认公安局有内奸,只是没有点出具体的人。这次夜探靠山村,从对方有目的搜查,以及小花与麻杆的对话看,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,并把自己的信息及时反馈给了对手。

    不敢完全信任曲刚,可如果不通过其人,事情又不好做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,审讯结束,众人再次坐到案件分析室,讨论分析着刚才的审讯。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楚天齐双手下压,打断众人讨论:“诸位,不要再自责了,刚才我看了整个审讯过程,你们都尽了力。虽然吴信义没交待我们想要的东西,但他也无意中透露了一个细节,那就是他曾经奉喜子之命,把靠山村一户村民的钥匙给了连莲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对方即使防守再严密,也有疏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吴信义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一种可能是他真的受人摆布,但也绝对不是没有一点责任。毕竟他是假药公司的法人代表,毕竟他担任着聚财的副总,毕竟他在相关的文件上签了字。而且从现在来看,好多事情他也不是纯粹不知情,只不过他在尽力强调他的木偶身份。

    另一种可能是他不但知情,而且参与了好多事情。他现在之所以不说,可能是有难言之隐,或是受到莫大的威胁。另外,也许是他心存侥幸,不见棺材不落泪。我想,只要找到一些证据,他肯定会有新的交待,以前的几件事已经证明了这点。我们现在,不要纠结于某一个人开不开口,而是要争分夺秒找证据,关键要有铁证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暂时不对聚财动手吗?我们应该已经暴露了。”高峰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我们可能已经暴露,所以我们即使出手,也未必就有收获,而且现在出手的时机很不成熟。我们争取利用假期时间,在正式上班之前,能有一个较明朗的局面,能对相关人和事做出正确判断,这是是否出手的一个先决条件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众人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即使有人把我们的一些信息泄露给他们,他们也不敢来找我们算帐吧,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调侃道,“我当时的脸就跟黑龙王似的,他们也认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众人都被局长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散会,下馆子吃饭。”说完,楚天齐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众人也忙起身,出了屋子,一同下楼。

    刚到三楼,楚天齐忽然停下来:“对了,我还有点事,得处理一下。这样,我不去了,你们给我往回带点。多带点,我还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众人点点头,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身走向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到办公室门口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刚一接通,高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局长,周科长去哪了?让她也一块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?哦,她已经回家了。”挂掉电话,楚天齐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屋套间门轻轻开了一条缝,缝隙处是一双明亮而调皮的眼睛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