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去死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对方一抬右手的时候,楚天齐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,但他却不明白,如果炸死自己和何佼佼,他们那些人应该也别想活吧,最起码应该是重度残疾的。于是,他手捂胸口,厉声道:“你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未必。”喜子只是随意扬了扬手,并没有要按下遥控器按键的意思。然后他语气一转,“你是风流了,可我却留下了遗憾,遗憾的是没有让你那个姓周的小情人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喜子,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?炫耀吗?我怎么觉着你是故意拖延时间呢?难道你不想救连莲了?连莲可是你的‘连二姐’,是你在醉酒后都会喊的名字。”楚天齐显得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喜子大笑起来,“你知道的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又一个人从树林中跑出,在喜子耳旁低语了几句,便快速走开了。

    喜子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你现在才觉察出来我是在拖延时间?我怎么觉着你也在拖延时间呢?不过我的人刚刚又汇报了,确实没见你的人,不知你是失算被属下坑了,还是真的没看出我的计谋。我之所以拖时间,一开始明着是为了耽误你迎接领导,当然那也是我一个目的,是在你侥幸不死情况下,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。但我更重要的目的,就是为了拖住你,为了营救连莲争取更多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调虎离山?”楚天齐忙道。

    喜子讥讽着:“你还不傻。当然,这需要你的人配合,否则我无法做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予以反击:“喜子,你也太自信了,你觉得你能得逞吗?你就不怕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有点怕,现在我是不怕你了。你有什么疑惑都可以提出来,因为你马上就会变成死人,死人永远不会泄露秘密。”说到这里,喜子又补充了一句,“有什么问题尽管提,我可以帮你解惑,让你在临死之前也做个明白鬼。”

    “太过自信就等于自杀。”楚天齐咬牙道,“既然你想言无不尽,那我问你,谁是你的内应?听你语气,似乎傻子王虎死因还有岔头,那到底凶手是谁?不是小翠吗?你为什么指使王兴旺殴打何喜发,是你个人行为,还是受他人或公司指派?你和吴万利有联系吗?疤哥和我在玉赤县得罪的毒犯有关系吗?吴信义和吴万利到底有什么关系?吴万利现在在哪?还有关于几个人的死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是喜子的手机在响,铃声打断了楚天齐的话。

    喜子拿出手机,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急忙按下了接听键:“……连二姐,真的是你?……你真的自由了?……我,我,我在等你……好,好的。”在说话时,喜子嘴唇哆嗦着,有些变音,显见非常激动。尤其在按下挂断键那一刻,手指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支言片语,楚天齐不禁心中扑腾:连二姐?哪个连二姐?真的跑出来啦,不能吧,怎么会呢?肯定是喜子的消息讹诈,他在扰乱我的心神,不能上当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没想到吧?连莲出来了,真的出来了,被你们的人给放出来啦。”喜子高声大喊着,“你的死期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笑着:“喜子,你的花样够多的,还有什么,继续编呀。你是否要继续编瞎话,应付着回答我?”

    “编瞎话,应付你?老子没那个闲心了。”喜子说到这里,冲着身后一挥手,“准备。”

    随着喜子一身令下,树林里传来一阵响动,又出来了一群人,这些人两人一组,都抬着东西,这些东西好像竹片凉席的样子。抬东西的人,迅速把这些东西分前后两片搭到喜子等人身上,并用上面的布带子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那些批在身上的东西,楚天齐想到了“铠甲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看到了吗?我知道,你身上穿着防弹衣,有钢板,我们照样有防护服。我们的防护服不但护胸,还护后背,护着腰腿。只可惜,你的情人身上什么防护都没有,只有那一管管的*。想到那漂亮脸蛋和鼓*胀胸脯很快就会血肉模糊,一团肉酱,我这心中还是不落忍。小娘们,别怨我们,要怨就怨你碰到了姓楚的白眼狼,不但被他玩了,还被他带去见了阎王爷。”一边被手下人“武装”着,喜子一边狂傲的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得好死。”何佼佼声音发颤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喜子,放了她,有什么冲我来。”楚天齐大吼,“拿一女孩出气,算什么英雄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英雄,充其量也就是一狗熊。拿女人做诱饵,我是跟其他狗熊学的。”喜子“哈哈”大笑,“临死才充大尾巴狼?晚了。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?”

    “喜子,别以为你护住身上,就万事大吉了。只要现场一爆炸,你的脑袋就要稀巴烂,你照样会死翘翘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脚下慢慢移动着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想去取你的皮带呀?没门,还是让它跟你一块陪葬吧。”喜子也大吼,“谢谢你的提醒,我们有特制头盔。这些盔甲已经经过实验测定,应对爆炸安全系数百分之百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已然看到,有人正拿着摩托车头盔一样的东西,戴到喜子等人头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们,快躲开。”喜子对属下喊喝着。

    那些属下立刻疯狂奔树林里而去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的皮带、硬币、钥匙都用不上了,你就和那小娘们去死吧。”喜子忍不住欣喜大喊,抬起右手,遥控器对准了何佼佼。

    楚天齐突然左手指向喜子身后,大喊:“快动手,砍他后脖颈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喜子大惊,尽量迅速扭头去看。

    特制头盔的确有份量,平时很轻松的回头,喜子现在却用了不亚于正常三倍的时间。他透过头盔上的小孔,看到了身后的情形,只有那片树林。哪有什么大砍刀?更没有举刀的人。

    不好,那小子使诈,想要逃跑。喜子顿时明白对方用意,嘴里骂着,同时去按遥控器上的按键,并回头去看对方。

    “跑个……”话到半截,那个“屁”字还没出口,右手大拇指刚刚抬起的当口,喜子就觉右手臂腕一阵钻心刺痛。忍不住右手一抖,手中遥控器划着弧线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再次嚷过,喜子也已转回了头。只见人影一闪,那个遥控器已经被一人接在手中,正是刚才还在十多米外的楚天齐,此时对方离自己仅两、三米多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什么东西打的自己?脑中思绪电闪,喜子快速把左手伸向腰间,并大喊:“弟兄们,抄家伙。”可是他的左手没有摸到腰间的手枪,而是碰到了凉冰冰的铁片。

    喜子大急,一边低头去找前后两片铠甲间缝隙,一边大喊:“向那娘们射击,她身上有炸……”

    “药”子还没出口,就听传出“啊”、“啊”几声惨叫,喜子也觉腰间一股大力袭来,整个人倒在地上。侧身躺在地上瞬间,他看到那几个“全副武装”的属下都已双手血肉模糊,有汩*汩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“小子,敢玩暴恐袭击。”楚天齐踩着喜子左手臂腕,从其两大块铠甲的缝隙间,取出了对方腰上的那把手枪。

    喜子左臂腕被踩,右手早已麻木不听使唤,身上又有铠甲压着,动弹不得。但他仍然不甘心的问道:“你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”楚天齐冷笑着,同时右手在其身上捅了几下。

    喜子顿觉身上彻底没了力气。透过小孔,看到楚天齐那半敞的衬衫,喜子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一个尖厉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喜子只觉脚踝一阵钻心疼痛,恍惚间就见一个全身作训警服的人,正在狠狠的跺着自己的脚踝,看面庞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警一边踩一边骂着:“去死吧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怎么这么不人道?”忍着疼痛,喜子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人道你*妈个*,你这个恶魔,杀人恶魔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。”女警的声音已经由带着哭腔变成了号啕大哭,“爸、哥,你们死的好惨,我要为你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暗叫一声“罢了,这就是报应”,喜子闭上了眼睛,他已经知道这个女警是谁了。开始还能感受到手脚被踩的疼痛感,甚至能听到“咔吧、咔吧”骨头断裂的声音,渐渐的意识便出现了恍惚。恍惚中,就听一个人在喊“周仝冷静,周仝冷静”,好像是楚天齐的声音,但听到更多的却是尖厉的女声“去死吧”。到后来,喜子就什么也听不到了,也暂时没有了任何疼痛和痛苦。

    虽然喜子没了知觉,但现场的情节却在继续着。喜子连同那四个帮凶,都被去除了厚重的铠甲,被人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,扔在地上,就跟捆粽子一样。四个帮凶右手都被缠上了纱布,纱布上浸出红色的印迹,而喜子双手虽然没有被子弹击穿痕迹,但却软软的放在身旁。

    何佼佼已经被去除身上的绳索和*,瘫软的扑在楚天齐身上不停的哭着,一会号啕大哭,一会又呜咽不停。他们身边还站着同样眼睛红肿的周仝,周仝还不时咬牙嘟囔着“去死吧,去死吧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