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浓浓的关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回到成康宾馆房间,楚天齐坐在沙发上想事情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按下接听键:“你好,周仝吗?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这刚升官就不认老同学了?不是我还是谁?你又不是没有我的号。”周仝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我知道是你的号。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?走的太匆忙,也没来得及向你告别。等我抽空回去,再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,心里还有没有你这个师姐。”周仝娇嗔着,然后语气一缓,“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去了,那些东西是你拿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去,是党校女同学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下来,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。

    “我猜就是你,他估计也能猜到。你是不是听到我俩吵架了?”停了一下,周仝又说,“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医院,他回单位上班了,有护工照顾我,护工有事刚出去,估计还得一会儿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仝,他是不是经常对你那样?他也太不像话了。”楚天齐想起郑志武就来火,“真是欠揍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的品性很难改变,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。你听到了也好,省的我藏着掖着,还得成天在你面前装,这样反而轻松了。”周仝话题一转,“不说他了,你那儿怎么样?这一下子就成了市委常委、副市长,真了不起。当我听说这个消息时,高兴坏了,祝贺你高升,我的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其实就一副处,和县里副县长级别一样,我本来就是副处,也没有高升。”

    “高升就是高升,又何必说话留半截。我可知道,只要做了县委常委,就意味着进入全县最高权力核心层,就拥有了对重大事项赞同或否决的权利。何况你还是县级市的常委,就更难得了。”周仝声音幽幽的,“师弟,跟我不要这么端着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,你还信不过我吗?”

    被对方如此反问,楚天齐顿觉惭愧。周仝为自己做了那么多,连生命都豁的出去,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坦诚呢?于是他道,“师姐,这次能升任市委常委确实出乎我意料,我挺高兴的。这几天就想给你打电话,和你分享这个好消息,可又担心给你惹麻烦,所以才拖了下来。你的伤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周仝声音柔柔的:“师弟,你能想到我,我很高兴。这几天和护工大姐在一起,我是吃的也多,睡的也香,大夫说我的伤恢复的不错。原来担心臂神经可能受影响,从观察和检测来看,应该不会出问题。现在又听说师弟升了官,我的心情更好了,今天晚上吃的最多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为我做了那么多,我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,好想为你做点什么,可又不知能做什么。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告诉我,我会尽全力去做的。”楚天齐说的是心中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忙都可以帮吗?我想想啊……我现在最需要帮的就是,有一个能疼我的男人,就像师弟这样的。”停了一下,周仝笑了起来,“没吓着师弟吧?只要你心里有师姐,师姐就满足了。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生活的,我会把你放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我的小师弟。我为你做的这些,都是心甘情愿的,只要你能时常告之你的消息,让师姐替你高兴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周仝的话,楚天齐是既感动,又无以应对,心情复杂又倍觉温暖。

    “不打扰楚市长了,早点休息吧。我这里你尽管放心。拜拜!”周仝的声音轻柔了好多,但分明有着浓浓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师姐,好好保养身体,要保持心情愉快。”楚天道,“等我忙过一段,就回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师弟,工作最重要,可不能瞎跑。”周仝忽然压低了声音,“师弟,师姐喜欢你。”声音到此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发了会儿呆,楚天齐才长叹一声,把手机放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经周仝电话这么一提醒,楚天齐意识到,该打电话向家里说一声了。说打就打,楚天齐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声不停的响着,可电话却没人接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拨打第三遍的时候,电话接通了,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:“狗儿,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,不跟妈报个信?妈想给你打电话,你爸又不让,说是怕打扰你工作。你吃的好不好,睡的好不好,是胖了还是瘦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涌上一股暖流:“妈,我一切都好,你和爸放心。你才接电话,是不是出去串门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和你爸在街上乘凉,听着像是咱家电话在响,就赶紧跑回来了,你爸还在后头呢。”尤春梅忍不住叮嘱起来,“狗儿啊,公安局成天跟坏人打交道,你可要注意,能不当就别当了,换个地方。还有,要是碰到那实在不要命的,就躲躲,再不行让别人上,你手底下还有那么多人,不能什么事都你打头阵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别听你*妈的。”电话里换成了父亲楚玉良的声音,“工作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爸,我现在不在许源县了,刚在十号那天调到了成康市,做常委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常委副市长?是不是太快了?”父亲的声音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成康市是县级市,其实就是常委副县长,级别还是副处,就是叫法不一样。”楚天齐急忙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县级市?那也是升了,一下子跳过了副县长职位。虽然级别没变,但也相当于升了两级。看来你的工作还不错,得到了领导认可,是被重用了。你一定要戒骄式躁,努力工作,多为老百姓办实事。”说到这里,楚玉良的语气严肃了很多,“千万记住,绝不能贪污腐化,绝不能搞权钱交易,尤其你还年轻,更要注意异性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记着呢,绝不会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,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接着,楚天齐开了句玩笑,“听你口气,真像纪检干部,该不会是纪检委书记改行当赤脚医生吧?”

    楚玉良语气轻松很多:“少拿老子打镲,报纸上就是这么说的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。现在分管什么工作,开局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开局不错,书记、市长都表态支持工作。具体分管什么,还没定下来,可能是农业,成康是农业县级市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领导重视就好,你做为常委副市长……”楚玉良刚说到半截,又换成了尤春梅的声音,“狗儿,你都成副市长啦?挺大的官吧?是不是比县长都大?我儿……”话到半截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笑了,他知道肯定是父亲听到母亲的话,给摁断了。他刚才分明听到,在挂断前,电话里传出一句父亲一句“就知道显摆”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楚天齐又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在铃声连着响了好几次后,里面才传出一个女声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,我是楚天齐。”楚天齐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对方的声音很平淡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我现在到了成康市,这是一个县级市,做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再次回过这三字,楚晓娅又说,“没必要瞒着‘市委常委’身份,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,我不会跟你比的。再说了,我也不敢跟楚市长比呀,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这是怎么啦?旋即明白,肯定是那天的事。于是便说:“楚县长,我做事欠考虑,要是有伤害到你的地方,我向你道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你完全没必要自责。你现在是市领导,还是常委,不要随便跟下级‘道歉’,那样会损害你的光辉形象,有失*身份。”楚晓娅的声音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楚……晓娅县长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就是‘楚晓娅’三字。”楚晓娅打断对方,“对了,恭喜你高升,被上级重用。做为许源县政府一分子,为许源县能输送出您这样的人才,感到自豪。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你……”正要解释,楚天齐才发现,对方早已挂断了。

    苦笑一下,楚天齐再次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这次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传出曲刚的声音:“局长,不,市长,恭喜恭喜,老曲给您贺喜了,还望楚市长以后多多关照,能提携老曲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晚上时间,楚天齐拨打了好几十个电话,讲说了自己新的工作单位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他要显摆,而是他想趁着今天的时间,把该告诉的都告诉了。反正刚打的这些电话,都是必须要告诉的,即使不打给对方,对方也会把电话打过来。只要接电话,就免不了一些寒暄、客套,就会打断自己手头工作,要是思路被打断,有时就很难接上。与其那样,不如今天集中解决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他是坐着打,后来干脆就脱了外边衣服,躺在床上打。一通电话打下来,就到了晚上十点多。

    人们在电话中,都提到了“重用”一词,楚天齐也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从县公安局局长,一下子调整为县级市常委副市长,级别虽然还是副处,但地位却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县党组成员只是享受副处待遇的虚职,其实权还是一个正科局长。参加县政府成员会,也不过就是对个别事拥有了提前知情权,至于发言权那也就是一种礼遇,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从县党组成员到常委副县长,中间大多都要经过“副县长”这个职务。快些的话也得五年,最快也得三年,像楚天齐这样,不到一年半就升到位的,非常稀少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升迁原因,楚天齐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是自己能力突出、贡献巨大。自己是做了一些事情,有一定的工作成绩,但能做出这些成绩的绝不仅是自己,有人甚至比自己成绩还突出。即使自己是出色一些,要是没有人在上面使力,照样会原地踏步,或换个同职单位,也不排除去坐冷板凳。

    这次能够被薛涛、陈奎重视,源于尹红波的大力捧场,尹红波不但亲自来送,还在会上大加赞赏,更是留下来参加晚宴,给自己撑腰、打气。尹红波背后站着程爱国,薛、陈二人对自己重视,更是源于对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的忌惮和崇敬。不只如此,自己能够升任常委副市长,更是承蒙程爱国的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局面,还是李卫民在提携自己,是李卫民对程爱国授意的结果。显然李卫民在关照自己,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做,是真的盼着自己早日和俊琦相会,还是要做某种交换,或是另有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响动,是短消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手机,屏幕上跳出了几行字,是楚晓娅的号码:“放心,我不会去做对你不利的事。安心工作,谨祝官运亨通,步步高升。”

    看完短信,楚天齐略有不解,稍后就明白了:对方肯定是对自己有一些怨气,气自己不接受她的奉献,但也很关心自己,这才发了条让自己放心的短信。

    其实细细想来,今天通话的好多人都对自己有着浓浓的关心,只不过关心的方式不同而已。想到这些,楚天齐暗下决心,一定要努力工作、廉洁自律,不辜负这些对自己关心的人,也不辜负党对自己的栽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