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明智之举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赵顺走后不久,城建局曹金海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曹金海进屋,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: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!”曹金海微笑致意,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曹局长,连着约了好几次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曹金海道:“市长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曹金海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右手一摸,从裤子口袋掏出手机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又看了看曹金海,他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曹金海明白对方要接重要电话,站起身,表示要离开:“市长,要不我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,示意曹金海坐下,他拿着手机,快速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扭”一声,套间门关上,里屋传出楚天齐压低的声音:“老人家,您好!”

    哪的老人家?曹金海疑惑着,向椅子上坐去。就在他即将坐下的时候,桌子上一张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主要是纸上那个标题让他感兴趣——《关于对赵顺违反会议纪律的处理决定》。刚才只顾和对方说话,那张纸又反方向放在对方左手边,他就没敢随便去看。

    压着心中兴奋,曹金海警惕的看了看关着的套间屋门。

    里屋再次传出极低的声音:“我计划去*开会时,向您当面汇报。既然您现在要听,那我就详细的向您……”声音到此而止,接着传来“吱扭”一声。

    明白了,楚天齐是去卫生间详细汇报,那么他怎么也得五、六分钟吧。真是天助我也,正好给我看的时间。想到这里,曹金海身子前倾,伸手转正那张纸的方向,把目光投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决定正文,曹金海不禁失望。他原以为就冲赵顺做的那事,楚天齐怎么也得给赵顺来个记过,最轻也得是严重警告,弄不好直接就给赵顺降了职。带着失落再次看了关键条文,就只是“警告处分”。

    曹金海和赵顺以前都是一个单位同事,后来城建、土地分家,才各干各的。由于权属问题,以及一些具体事务,两人一直合不来,只不过面子上都还过的去。尤其曹金海被楚天齐当众训斥后,赵顺更是当面讥讽曹金海,还在私下散布有损曹金海尊严的言论。曹金海得知赵顺的作法,既暗气暗憋,也想着有朝一日,好好报复赵顺。

    自赵顺在全市可持续发展会上叫板楚天齐失败后,曹金海一直就等着赵顺被收拾的消息,也一直在私下渲染着赵顺那天的狼狈样。这些天,他已经两次听说,赵顺在政府楼楼道被楚天齐训得跟三孙子一样,他不禁遗憾没有亲眼所见当时精彩一幕。虽然不无遗憾,但他觉得,赵顺指定吃不到好果子,肯定要被楚天齐好好收拾。

    可现在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“警告”,这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吗?楚天齐为什么要这么做,是因为有所忌惮,还是私下有什么交易?曹金海感到忿忿不平,按说赵顺那个后台可比自己后台差一截呀。

    遗憾过后,曹金海又忽然感到一丝欣喜,既然对赵顺都是虚打实吓唬,那么对焦二壮的处理肯定能网开一面了吧。

    怀着复杂的心情,曹金海准备把纸张恢复原位,却发现不是一张纸,下面还有。看露出的几个字体格式,应该不是同一内容。他再次侧耳听了听,发现并没有楚天齐出来的动静,便小心的移开最上面纸张,看到下面还有两张纸。

    “保证书”三字映入眼帘,落款是手写的“赵顺”二字,这极大引起了曹金海兴趣,他马上紧紧盯着上面文字看了起来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果然有私下交易,但此“交易”却非自己想的彼交易。

    看着赵顺写的那些阿谀奉承之语,曹金海感到深深恶心,恶心赵顺竟然脸皮那么厚。尤其那保证下的,就像奴才对主子,也像儿子对老子。这哪是什么“保证”?简直不亚如赵顺自己定的“卖*身契”。曹金海不禁好笑,但却极力克制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被兴致驱使,曹金海马上又拿起第三张纸,看着上面的内容,这张纸上是对采矿企业和土地局涉事人员的处罚决定。看着上面的一个个数字,曹金海不得不承认,赵顺这家伙真狠,就这么点事,竟然下了这么重的重手。

    看保证书上的语句,显然赵顺是向楚天齐彻底服了软,还主动把把柄交给了对方。如果把保证书比做“卖*身契”,那么赵顺对企业和经办人的处理就好比“投名状”,向楚天齐表明心迹的“投名状”。怪不得楚天齐能够对赵顺高抬贵手、高拿轻放,原来赵顺下了这么大的血本。

    赵顺为了达到目的,也真是拼了。那么自己对焦二壮的处理决定,能够获得楚天齐的认可吗?显然不能。如果要是楚天齐不满意,会怎么样?对了,他在十天前可是警告过自己——“不要把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好感浪费掉,做人要识相。”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响起,是里面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曹金海从思虑中回过神来,赶快把三张纸摞在一起,快速移到原来位置。就在套间门打开的瞬间,曹金海坐到了椅子上。他再次瞟了一眼三张纸,所好的是那份对赵顺的处理决定还在最上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走向自己座位,一边道:“曹局长,你到底是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城建局工作作风整顿马上就一个月了,我觉得有一定成效。我是来向市长请示,您什么时候有时间,能够莅临城建局再次检查指导工作?如果您能和我们城建局同餐共乐,那我们会更加感激不尽。”曹金海重新组织着语言。

    “这事啊,我看情况……”楚天齐坐到椅子上,话到半截停了下来,面色阴沉,缓缓的说,“曹局长,你那处理决定什么时候出呀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一会儿从您这回去,马上就开会,副职都等着我呢。本来我一直主张从严从重处理,达到惩戒本人,也警示他人的效果。只是个别副职仁念过重,建议以教育为主,从轻发落,这事才拖了下来。我向您保证,今天一定拿出最终处理意见,情况正常的话,在您下班前,我就能送来处理决定。”曹金海一口气,说完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曹局长,这一段整改工作还不慢,市区整洁度和清洁度都很高,用水、用气保障很不错,井盖、路灯等设施养护也很好。昨天我特意看了一下,市区公路修补工作也进行差不多了,按计划月底完成肯定没问题。这说明你们整个班子态度积极,工作卓有成效,也得到了社会一些认可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只是这件事拖的太久了,事发时间是上个月二十四号,到今天可是整整一个月,不得不让人生疑。该不会真像外边传的那样,因为焦二壮和你有亲戚,你就护着他吧?要是那样的话,你就太不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不会,我一定秉公从严处理。”曹金海站了起来,“市长,我现在就回去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是明白人,不要因小失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曹金海告辞,出了副市长办公室,急匆匆赶往城建局。他不能再待着了,必须迅速处理焦二壮的事,只要那事处理得当,自己就只剩上次撒谎这一个把柄了。如果再多耽搁一会儿,一旦楚天齐问起文件袋中的东西,一旦看到对焦二壮仅是罚款、批评的处理决定,那自己又多了一个欺骗领导的罪名,真不知楚天齐会怎么收拾自己。不说别的,如果楚天齐也让自己写一份“卖*身契”,那自己的脖子可是牢牢抓在了对方手里,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曹金海慌里慌张离去的样子,楚天齐不禁好笑,但他知道,对方应该会做出明智选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五点半的时候,曹金海来了,不知是走的太急,还是特意为之,他的头上满是汗珠。

    来不及擦汗,曹金海从文件袋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:“市长,这是局里刚刚开会做出的决定,请您指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看起了上面的内容。纸上文字不多,主要就是简述了焦二壮和乔海所犯错误,然后对二人做出处理决定。最终的决定是,撤掉焦二壮城市管理局执法局局长职务,调任城建局市政处副处长,并处以五百元罚款。乔海的职务由城乡建设科科长降为副科长,仍主持建设科工作,也罚款五百元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我尊重你们的处理决定,至于他们相应的行政级别,我就不追问了,就算是给你曹局长的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眼里真不揉沙子,一个行政级别都没逃脱他的眼睛,不过他明确不追究,这也算是不错了。曹金海听的出,对方认可了自己的处理意见,看来自己还是做出了明智选择。他忙道:“谢谢市长体谅?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市长,对于城管执法局局长人选,您有什么指示?很难选择呀,而且还得走组织任命程序,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很难选择,走程序也麻烦,可以让现有副职兼职嘛!”楚天齐缓缓的说说:“当然了,我这只是一家之言,还是你们局班子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曹金海已经听明白了,于是他忙着表态:“市长,我们尽快确定人选,报您审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抓紧吧,时间不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曹金海暗自嘘了口气,他知道,这次危机算是过了。他现在不禁又想起了那三张纸,心中暗暗决定,一定要帮赵顺好好“宣传”一番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