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绝对没安好心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天上班,楚天齐先点燃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一支烟没吸完,曹金海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进门,曹金海就说:“昨天叨叨完的时候,已经下班了,我来敲门,您没在屋里,我也就没再电话打扰您。”说着话,他坐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一扬下巴,示意对方抽烟。

    曹金海点着烟,吸了两口,又说:“市长,别跟那家伙一般见识,那家伙就是一搅屎棍,就是怕你主持真正公平。我看出来了,他就是假借律师身份,满嘴放炮,目的就是不想让你参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说道:“我已经跟市长说了,不再管那事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你猜市里派谁去协调了?”曹金海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爱谁谁,反正跟我无关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道:“这次派的是管丽颖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,心里也不禁疑惑:怎么派她?旋即又释然了:本来自己是主管领导,可自己撂挑子了,市里再派谁都一样。

    曹金海继续说:“昨天五点多,管丽颖去了一趟,是陈主任跟着去的。她也没谈具体的事,只说由她负责,她还需要了解一下情况,让人们先回去,争取近几天协调此事。那几个人也没提什么要求,只说等通知,那个中年人留下了联系方式,还提供了几人的身份证明,就走了。原来这次来的四个人中,只有那个老头是死者至亲,是张二壮的亲爹;那个老女人是老头找的后老伴,这几年在一块过,也没有履行结婚手续,也就算是张二壮后妈;小男孩是老女人带来的,是她自己的亲孙子,跟张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;那个说话狠的男人,是一个律师,名片上写了一大堆的头衔,虚头八脑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“哦”了一声,疑惑更甚:这整个一杂牌军呀。

    昨天的时候,楚天齐就怀疑,怀疑那个老年妇女的身份。他在一楼的时候,看到这个女人虽然一身农村打扮,但与信访局人员对话时,那说话方式和语气根本不像农村妇女。按常理,老年丧子,那是非常凄苦的事,但从那女人身上根本看不出来,反而更多的是狡黠,比小市民还多的狡黠。那个女人当时讲说的那些话条理性非常强,根本不像是现场临时所言,倒像是背的挺熟的剧本;尤其突然向信访局人员撒泼,更像是提前演练好的,目的就是逼政府领导出面。就在女人从地上蹿起的一刻,楚天齐发现,那女人身手敏捷,眼中冷光突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怀疑,所以在会议室的时候,楚天齐又再次观察那个女人,发现对方脸上化了妆,那种隐藏年纪和容颜的专业化妆。他还发现,那个戴着茶色眼镜的中年男人,耳朵是出奇的警觉,隐在镜片后的眼珠也不时来回“骨碌”直转。就在楚天齐准备进一步核实的时候,结果却被对方反将了一军,他便打消了揭露的念头,选择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揭露,主要是当时自己很被动,待的时间越长,可能对方爆料更多,虽然肯定是捕风捉影,但也对自己不利。而且,自己也仅是怀疑和推测,并没有过硬证据。另外,当时已经不宜揭露对方;如果是自己判断有误,那也就没什么可揭露的,况且自己当时已经被质疑,说话的份量也就打了折扣;如果对方身份有假,那么肯定有应对方案,自己一时也分辨不清,如果揭露的话,还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现在听曹金海讲说这些人的身份,算是印证了自己昨天的怀疑,但他的怀疑并没有因此消除,反而有了进一步疑问:那个女人的“后妈”身份可靠吗?

    见楚市长在思考,曹金海没有询问、打扰,而是坐在那里静静的抽烟。

    暂时收起思绪,楚天齐说了话:“听管丽颖说完,他们就直接走了,没提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迟疑了一下,曹金海又道,“就是那个中年人说,这次有了能够主持公平正义的领导,彻底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噗嗤”乐了,被气乐的。那个中年人的话,既是在奉承管丽颖,更是在讽刺自己不公平。

    曹金海也乐了,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折。

    “老曹,在一楼的时候,那个女人可是明确表示,不见市领导不走,不给处理也不走的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昨天一开始的时候,她就跟我嚷嚷,说是必须有市领导给他们处理;要是不处理的话,就不走了,就住在政府楼上,什么时候处理完才走。”曹金海也表示疑惑,“怎么管丽颖几句话就管用了?按说就她长的那样,一副肉包子脸,还是那种犄角旮旯放了好多天,沾了好多灰的肉包子,我都看着反胃,根本没兴趣,那个人就能看上她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楚天齐被对方逗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曹金海也咧嘴“嘿嘿”笑着:“话糙理不糙。”

    笑过之后,楚天齐话中有话的说:“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值得怀疑。”曹金海点点头,然后又道,“对了,我觉得他们对你的攻击也不是临时起意,而是有目的的,是提前准备好了说辞。就是为了让你回避此事,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他们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绝对没安好心。”曹金海摇摇头,“市长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多留点心吧,既要注意观察他们,也一定要堵住工作中漏洞,千万不能给人以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郑重的点点头:“是。我一定牢记您的指示,坚决执行您的安排,不管什么时候,都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面对对方表决心,楚天齐未置可否,只是摆了摆手:“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曹金海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对于曹金海这个时候表决心,楚天齐知道为什么,肯定对自己的议论又起来了。其实从昨天下班到今天吃早饭,楚天齐已经注意到了,注意到了人们异样的目光与猜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们这一招挺绝,仅仅几句话,又转移了焦点。之前的时候,人们看到他们静坐上访,更多的是关注坠楼责任划分是否合理,对死者家属补偿是否公平、公正。但现在人们却在关注自己这个副市长是否和昊方公司有关系,是否能够一碗水端平,反而不再注意五十多万的补偿提法是否合理。其实,看似对方提的五十多万很多,但这应该并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,应该只是用以遮人耳目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被人当场赶出来,灰溜溜的,丢人不浅,但楚天齐也从中找到了积极的层面。正是由于中年人的发难,正是由于那几人表现反常,楚天齐也才看清他们闹腾的本质,他们并不仅是为了钱。而且不参与此事,自己也更能置身事外,能够更清楚的观察他们的表演,以便找出他们的真正目的,从而决定下步策略。

    尽管还不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,但现在对方显然已经达到了三个目的。一是让自己回避此事,根本不能直接左右事情处理;其他人接手,又对此事不完全明了,这就给了他们可乘之机。二是败坏了自己的名声。他们通过向人们传递“楚天齐和昊方公司早有联系”这样的信息,让人们联想到投资商选择是否公平,是否存在什么猫腻,进而质疑整个成康城建开发。三是坏了昊方地产的名声。通过这两天的闹腾,通过在工地撒泼,通过在医院痛说昊方“恶迹”,导致昊方公司名声大臭,进而让人们深深质疑昊成佳苑工程质量,给小区整个房屋销售带来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个疑惑涌上心头:难道又是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拿过话机,看了看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抓起电话听筒:“市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来我办公室一下。”听筒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话音刚落,就听到里面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听筒,楚天齐纳闷:王永新找我*干什么?还是那破事?反正我是不掺和了。会是那事吗?

    想了一下,也不明白,楚天齐干脆不再伤脑筋,拿起笔和笔记本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在市长办公室外,楚天齐敲门,经过允许后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王永新用手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没等发问,王永新已经递上了一张纸过去:“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楚天齐扫了眼标题,不禁一楞,但还是看完了纸上内容。放下纸张,他说道:“要在成康开现场会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上面不是写着呢吗,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了。”王永新的语气透着沉重。

    楚天齐重重的点点头:“确实得好好准备准备。”同时他心中不禁暗道:这时候开这么一个会,绝对没安好心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