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那个娘们在前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刚钻进一条通道,急促的脚步声便传了过来。担心走动会被发现,二人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身体紧贴墙壁躲在黑影中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听起来有四、五个人的样子。同时还传来了对话声,只是声音离的远,不太清楚:

    “大嘴,一进地道你就说闻到了女人味,怎么到现在连个女人毛也没见?你是不是成天偷闻女人内*裤,出现幻觉了?”

    “连个老婆都没有,上哪闻女人味?八成是你成天闻母狗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嘴怎么都跟厕所似的,那么臭,就不能积点德?我告诉你们,咱们五个可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跑不了我,也走不你。我从那边一直闻过来,容易吗,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大家伙?行了,你们要是这么埋汰人,那我不去了,爱咋咋地,反正要是倒霉,也不光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,别介,大嘴平时最爱开玩笑,今个怎么不识逗了?”

    “大嘴,闻女人味的本事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大嘴,你就说说吧。要不怎么敢信你?”

    “唉,往事不堪回首呀。因为家里穷,我初中没毕业,就出去打工。我不怕脏不怕累,什么活都干,可就是挣不下钱。后来也是一个偶然机会,我去南方一个酒店做了公关先生。那工作来钱快,就是陪着一些有钱女人吃饭、聊天、做游戏,钱就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也太容易了。到底做什么游戏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跟那些女人亲*亲嘴什么的,要是给钱多的话,还可以陪她们过夜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仝不禁面红耳赤,偷眼去看楚天齐,见对方似乎正听的专注,忍不住在对方身上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一手,楚天齐差点叫出声来,急忙捂住嘴,瞪了周仝一眼。

    周仝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,只是不知道楚天齐看到没。

    那几人的对话继续传来,声音也很清晰,已经能够看到外面一闪一闪的手机光亮了:

    “哈哈哈,公关先生,狗屁。不就是‘鸭子’,供老女人们玩的‘鸭子’吗?”

    “老猫,别捣乱,你管人家公关还是‘鸭子’呢,能来钱就是好手。大嘴,那你说说为什么就能闻出女人味了?”

    “哎,那些和我亲嘴的女人,一百个里头就有九十九个都是喝酒后找我。一开始我还觉得挺刺激,后来实在受不了了。你们不知道,那些女人有的吃蒜、大葱,有的吃臭豆腐,还有的吃田螺。这些东西和酒、香水味混在一起,能好闻吗?所以我现在只要闻到一点类似的味道就反胃,特敏感。”

    周仝急忙把手捂到嘴上,因为今天她就喷香水了,平时穿警服不能喷,今天好不容易穿便装赴宴,她是特意喷的。而且他还喝了白酒,并且在喝酒过程中吃了蒜。这倒不是她故意要吃蒜,而是蘸汁木耳的汁里放的蒜太多,她又爱吃木耳。一开始吃的时候,她还尽量不弄上蒜,后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,蘸上什么就吃什么。本来刚才看到老鼠时就恶心不行,现在再听到这样的话,她更觉反胃不行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刚才不是一路都闻过来,怎么就没反胃?是你判断失误,还是又想吃臭豆腐了?”

    “咦,怪了,是呀。今个怎么……别说话,我再闻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仝忙把另一手也捂到了嘴上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声音响起:“快看,谁把咱们东西挖了?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接道:“哪?咱们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便吵吵起来:

    “妈的,谁弄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独吞?”

    “都别瞎咧咧了,还不快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,奔另一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听出来,那个黑布口袋是外面这些家伙藏的,刚才肯定是用手电照到那地方了。现在他们去看东西,一会指定来找人,何况他们好像就是奉命找人的。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?于是,他伸手拉起周仝就跑。

    可周仝却忽然蹲下来,“哇”一声,吐出了一口东西。其实她已经恶心很久,现在实在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赶忙掏着一块纸巾递给对方,同时警惕的望着外面。还好,那几个家伙都跑去看他们的“宝贝”了,并没有人在外面。

    事态紧张,周仝一边擦着嘴角和手上的呕吐物,一边起身,往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把抓住周仝,用左手示意一下。然后牵着对方手臂,出了这条通道,而钻入到另一条地道里面,狂奔起来。这条通道够高、够宽,否则别说是两人一同奔跑,就是一个人慢步前行,也未必能直起腰来。跑出足有五百来米,地道拐了一个大弯。现在要是站在外面三岔口处,是绝对看不见地道里的两人了。二人停下奔跑的步伐,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阵吵混的声音,在外面响起:

    “妈的,敢动老子们的东西,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让老子逮住,否则非剁了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咦,酒味、香水味、蒜味,女人,里面有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走,抓活的,让他尝尝老子们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一拽周仝,快步走去。他俩没有奔跑,担心外面那些人听到“咚咚”跑步的响动,但仍然似竞走比赛一样的“急行军”。他俩知道,那些人肯定是奔着那些呕吐物去了,但之后会不会马上追到这条地道里,还未可知。

    在弯弯曲曲的通道里,又走了三百多米,地道再次大拐弯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想:这次又可以奔跑了。

    可是转过弯道才发现,地道一下子窄了好多,也低了一些,看样子还要继续窄下去、低下去。楚天齐不由得想起刚进地道时的情形,要是一会变成那样的话,可就麻烦了。低头哈腰都不容易,还怎么动手搏斗呢?

    耳中隐约响起脚步声,有人奔这边来了。来不及细想,楚天齐和周仝只好尽量快的向前疾行着。

    路越来越窄,洞顶也越来越低。两人已经不能再继续并行了,只能是一前一后行进着,周仝还能直腰前行,而楚天齐却不得不低头哈腰了。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,这要是让人兜屁*股来一枪,想躲都躲不开。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行了,绝对不能返回去。

    没走了几步,周仝也不得不低头行走了,楚天齐更是变成了“匍匐”前进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楚天齐难受的样子,周仝轻声道:“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呀?”

    经对方这么一提醒,楚天齐心中一喜:看现在地道情形,说不准出口就在前方。这一阵只顾着跑了,怎么竟忘了找出口?

    真是想什么来什么?正想着出口在哪,周仝却已站直了身体,那不是出口又是什么?

    周仝高兴的一挥手,就差喊出声了,赶忙用手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楚天齐爬过去,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地方太小了,两人站在那里,身体不得不紧紧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稍微平静一下,听了听动静,和对方做了个手势,楚天齐蹬着洞壁上的落脚处,向上攀去。很快,头已经即将挨到上盖,可却感受不到外面一丝光亮。虽然现在还没天亮,但最起码外面不应该黑成洞里这样。他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可以出去。于是左手攀着洞壁,右手去上盖寻找缝隙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?从哪来的?楚天齐赶忙收回右手,侧耳倾听着。

    听出来了,是走路的声音,来自头顶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轻轻从洞壁上下来,到了洞底土地上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传了下来:

    “成天神神叨叨的,老说有人进去,还不是不想让弟兄们消停?”

    “麻杆,挣什么钱受什么累,这就是咱们的工作。六哥可说了,这是内部消息,绝对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小花妹子,哪次不是内部消息?可哪次又有准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换成了对讲机的声音:“有人从杨三泰家进入地道,地道口的铁锅移动了方位。有人从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凛:杨三泰家就是西边数第三户房子,自己这组就是从那里进入的。当时只想着让铁锅复位,却没注意到还有记号。

    对讲机声音停止,又换成了先前两人的对话:

    “麻杆,听到了吧?真有人进去了。绝对内部消息,听说那拨人晚上十点四十就从单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揭炕席,下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疑惑:这消息也太精准了吧?当时拿好装备,出公安局院门的时候,自己还看了下手表,正好是十点四十。

    容不得细想,一丝微弱的光亮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“揭炕席”三字,楚天齐意识到,接下来就该弄开炕砖了。于是,他猛的按了一下周仝肩头。

    周仝会意,马上向原路返回。紧跟着,楚天齐匍匐而随。

    刚前行两步,就听一阵响动,然后一束手电亮光投在身后。楚天齐不禁一惊:好悬呀,就差一步。

    顾不得多想,楚天齐尽最大努力向前爬去,也顾不得磕到头或碰到腰了。连滚带趴了十步,楚天齐直起腰来。

    忽然,迎面传来了声音:“妈的,那两条地道没有,肯定走这条了,老子绝不能白闻了那堆狗屎。”

    接着,身后也响起声音:“麻杆,你找死,竟敢趁机占老娘便宜。”

    怎么办?楚天齐意念电转,向四外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,周仝也已停下脚步,正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眼前一亮,一步蹿到前面,拉着周仝前行两步,拐向了右边。

    身后一个声音响起:“那个娘们在前边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