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十章 故意纵火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曲刚坐在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俩是先从失火现场回来的,高强等人还在那里取证,而高峰也还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人点燃一支香烟,楚天齐问:“老曲,现在就咱们俩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那里人多嘴杂,刚才车上又有两名干警,所以我就一直憋着。”做过简单说明后,曲刚继续说,“我感觉这次失火很蹊跷。到现场的时候,我闻到了汽油味,看火势的猛烈程度,还有噼啪做响的声音,很像有助燃物。刚才据高峰讲,这个屋子可是废弃好几年不用了,既无明火,也无用电设备,电路也是掐断的,怎么可能有助燃物?而且还是从房顶往下烧,这很像是有人泼洒汽油后,用火点燃的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可是刚下过雨,椽子头、门窗都还湿着,根本不容易着火。另外,在左右邻居家与之相邻的地方,也发现了疑似汽油油点,不过在其它部位并没有这种发现,应该是往高峰家房子泼洒时溅上去的。看当时的着火情况,是从房子中间往两边烧,这分明是想把火势控制在这个小院,只想烧掉这处院子。因此,我初步断定,这是故意纵火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按你刚才的分析看,非常有可能是故意纵火。那你认为作案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曲刚回答:“任何一起纵火案,都有它初始的出发点,既有这类案件共性特点,也有其差异化。但无非就是报复或泄忿,也可能是为了毁掉而毁掉。具体到这次失火,关键要确认是否故意,同时还要由高峰提供一些可能与之相关的人和事,当然作为警方肯定要有相关的走访、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个理。”楚天齐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楚、曲二人就这个问题,又相互探讨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高强、高峰也到了局长办公室,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了看面色难看的高峰,楚天齐把目光投到高强身上:“高强,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高强道:“到现场后,本来想着提取脚印,但现场人员众多,脚印杂乱,根本就没有一个是完整的。而且当时火势很大,也不便提取其它证据,我们也就先参与了救火。在救火过程中,我发现东西两家邻居房顶有疑似汽油的油点,再没有其它发现。大雨从天而降,火被浇灭了。火灭后,我们又着手提取证据。可这场大雨既帮我们灭了火,同时也把一些可能存在的证据给毁了,我们没有提取到任何指纹或脚印。接着我们又在废墟中寻找,终于有了发现。”说着话,高强从随身的包里,取出一个塑封袋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那个塑封袋里,是一截烧的黑糊糊的东西,上面还串着一截细的弯曲物件,这个东西的直径比乒乓球直径略大一些。

    指着塑封袋里的东西,高强说:“经过辨认,这是一截扫帚把,就是家里常用那种高粱秸秆做的扫帚,现在这上面还有绑着的细铁丝。现在这个东西虽然烧的面目全非,满是烟薰味和炭味,不过还能闻到疑似汽油的味道。另外,在这上面还有一段粗一点儿的铁丝,这截铁丝和捆扫帚铁丝不是同一规格,而且从扫帚把上穿过。

    依这段铁丝的弧度看,这应该是一个有小臂粗细的圆环,只不过是另一半断掉了。这个圆铁环显然比扫帚把要粗,那么圆环和扫帚把之间就有一定空隙。我们假设,这个空隙间绑着其它东西,比如破布之类的,只不过这个破布被烧了,而这个破布上也浸着诸如汽油之类的可燃物。这处院子多年空置,无人、无电,结合现有这些发现,初步可以认定,这是一起故意纵火案。我们很快会对这截扫帚把进行化验,以确认是否如我们分析这样。”

    曲刚接了话:“高队长,你关于故意纵火的结论,我认同。只是我有一点疑问,这截扫帚把难道不可能来自屋内吗?另外,你依据上面残留的铁丝,推测这是捆破布的铁环,那这铁环也可能是用来把扫帚挂墙上,未必就是捆什么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高强解释道:“曲局,我问过高峰,他说屋子里有一把那种塑料扫帚,并没有这种的。因此,这个东西是从外面来的。还有,这段残存的扫帚把,是紧挨扫帚扇面处的部分。一般人们不会把挂环弄到这个部位,大部分都是串在扫帚把末稍部分,而且大部分时候是用细电线或是线绳,如果用这种粗细的铁丝做环,也不太方便悬挂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有理。”曲刚点头微笑,然后又说,“那如果按你分析来看,这个扫帚把是来自屋外,很可能就是主要引燃物。那么多木头檩条、椽子都几乎化为灰烬,木头房梁也仅剩一截木炭,按理说,这浸满汽油的扫帚把更应该被烧的一点不剩。可它为什么没有全部烧掉,而又出现在废墟中呢?”

    “曲局,您果然厉害,看问题深刻,这也是我存有疑惑的地方。”小小奉承了对方一句,高强接着说,“据高峰讲,房瓦下面是泥巴,再往下是用泥巴糊着的草帘子。我推测,纵火者在纵火之前,肯定是揭开了几块房瓦,弄掉泥巴,露出了下面的草帘子,很可能草帘子上也被洒上了汽油。然后再把点燃的助燃物扔到露出草帘子部位,或是干脆用长的杆子挑着点燃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扫帚很可能和上面捆着的破布分开,由于扫帚把上的秸秆结合紧密,可能要烧的慢一些。反而那些草帘子要烧的快,屋里那些多年干燥并有虫驻的木头,也几乎是粘火就着。就这么着,在扫帚把还没烧完的时候,它下面的屋顶出现坍塌,扫帚把掉进了屋里。紧跟着,屋顶塌架,扫帚把反而被捂在下面,可能正好就被捂灭了。曲局,我这只是推测,只有在扫帚把检测出真有汽油或其它易燃物,这个推测也可能才能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考虑问题很细,后生可畏。”曲刚也对高强不吝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就这么的,众人一直讨论到凌晨四点,才散去。在讨论过程中,高峰一直郁郁寡欢,被问到的时候,也只是说一些没用的支言片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双眼发涩,身上乏累,但楚天齐还是在八点的时候起了床。因为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他处理,而且说不定就会有什么人上门找自己。如果被上级领导逮住自己关门大睡,那岂不是撞枪口上了?就是被其他人碰到,那也够难堪的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楚天齐没有吃早饭,而是直接坐到办公桌后,一边吸烟,一边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高强打来电话。他向楚天齐汇报,经过检测,那截扫帚把上有汽油,多处提取的样品都发现了汽油。现在已经能够确定,这就是一起故意纵火案。

    刚放下电话,高峰就来了。

    示意高峰坐到对面椅子上,楚天齐直接问道:“我想你肯定会来,有什么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高峰点点头,声音放的较低:“局长,我家房子被烧,绝对是故意纵火,凌晨在你办公室的时候,大家都认可了这点。当时我没有讲怀疑对象,一是不能确定,二是这里面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为了我自身安全,也为了信息安全,我只能对您讲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高峰继续说:“去年四月份,我们在那处老宅子见了面。记得我当时就说过,那是我爸留下来的,他生前特意嘱咐过,不能卖掉那处院子。在我爸说这话的时候,我更多的认为这是他的念想,没有多想。在他意外惨死后,我又重新琢磨这句话,总觉得可能这处院子并非‘念想’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我过一段时间就回老屋子看看,既是去怀念父亲,也是去体会父亲特意嘱咐的深意,想从中找到一些可能重要的东西。当然,我知道父亲肯定没有什么财产,如果有一些秘密的话,肯定也是关于工作上的。可是我翻了好多次,炕席底下、顶棚上、灶堂里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就连墙上好多地方都敲了,也没发现有空洞,更没找到任何纸片或是其它有用的东西。我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多疑了,就不再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只是今年以来,我在回老屋的时候,感觉有人曾经光顾那里,里面的东西被翻过,但门锁却又完好。于是,我故意做了两处很隐密的标记。在四月初的时候,我再次回去,发现那两处标记被破坏了,肯定又有人来过。一间破屋子,里面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,小偷不应该屡次光顾,而且门锁都没有弄坏,更不符合小偷的风格。这不得不令人怀疑。

    仅仅这么短时间,房子又被纵火毁掉,因此我认定,那间屋子里肯定有秘密,或者有人认为里面有秘密。对方是为了烧掉而烧掉,并不是报复或泄愤。如果是报复的话,对方不会只拿一个旧房子出气,他完全可以对我或是我的家人下手的,最起码也可以通过泼脏水收拾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有怀疑对象吗?怀疑他们要找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……”说到这里,高峰停下来,谨慎的看看身后的屋门,把声音压的很低,低的只有对面的楚天齐能够听清楚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