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都是要脸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卧室门开着,楚天齐手提食品袋,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卧室里,周仝斜着身子坐在床沿上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十多分钟,看样子还有继续僵持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周仝在等自己回复,可他却不能给她想要的答案。而且他也知道,她要的可能并不仅仅是回复本身,而是他对他的态度。到底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傻站了这么长时间,楚天齐也没想明白,而且是越想越乱,越想越不清晰。总这么站下去也不是办法,自己就装糊涂吧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走进卧室,把食品袋放到窗台上,说:“吃点吧,中午你就没吃多少,都让我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周仝就像没听到一样,还是那样垂头坐着。

    “好像凉了,我给你再热热。一天几乎没吃东西,怎么行?”说着话,楚天齐走到里边,揭开电饭锅锅盖,准备往里边加水。

    “难受,吃不下。”周仝的话很生硬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起来了,先前对方就说过“难受”。当时自己担心对方没洗完澡,就没及时进来,后来高强进屋,这事就揭过去了。于是忙道:“哪难受,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周仝否定:“不是。你才感冒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那到底是怎么了?你可是让我帮忙的,现在又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我没事。”周仝说着,把头转向里侧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我就不管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抬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周仝哭了起来,“不管就不管,谁稀罕?”

    把对方逗哭了,当然不能硬着心肠走掉。于是,楚天齐收住脚步,语气和缓的说:“到底哪难受,我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你真能帮我吗?”周仝带着哭腔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楚天齐肯定的回答,“咱们是革命战友嘛!”

    “那我,我,我这儿好像有伤,挺疼的。”周仝支吾说着,向身后一指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?是不是让他们给他的。”说着,楚天齐伸出手,指着周仝的腰,“是这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屁……哎呀,你忘了?都是你给……”周仝脸色通红,指着后面腰下位置。

    是那儿?楚天齐暗道:怪不得刚才她坐床上,只坐半边呢,原来是这呀。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见对方一副疑惑神情,周仝红着脸,道:“就是在地道口的时候,我要往里面冲,你在后面抓着我的裤子,后来裤子就扯了个口子。要不,我也不让你出去买衣服呀。你以为我想在你这屋里钻一天?还不是没衣服出不去?”

    哦,闹了半天是因为这。其实他知道这事,只不过一时没想到而已。他也不禁纳闷:不至于吧,还能受伤?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神情,周仝急了:“你是不认帐,还是不帮忙?你不会以为我骗你吧?”说着话,她猛的趴伏在床上,掀起了后侧裙摆。

    这?楚天齐一楞,随即皱了一下眉头。他看到,裙摆掀起后,臀*部出现了一块红肿,肿的很高。随口问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周仝把脸埋在床上,急道,“衣服坏的时候,我就疼了一下,在上黑色现代前,好像又被木棒扫到了,当时没觉得怎么样。上午也可以,就是下午开始疼,刚才洗完澡后,又疼的厉害,而且也很痒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还发现,红肿部位有一个小伤口,估计是当时自己指甲划的。而且这个小伤口位于内*衣边沿,正好会被磨到,再加上洗发液一刺激,肯定要又疼又痒了。于是,他说道:“我送你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去了怎么说?”周仝没好气的说,“就这么疼着算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想,确实没法去,真不好讲。便又说:“那我就给你上点药。”

    羞赧的“嗯”了一声,周仝直接趴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在取药的时候,楚天齐才发现套间门还开着,于是赶忙关上。想想还不妥,干脆把办公室门也反插上了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卧室,楚天齐感觉非常不自在,就像自己要做什么坏事似的。他尽力压住内心波动,把手洗净,用棉签蘸着药粉涂到伤处,轻轻的、仔细的涂着。在上药过程中,他的手不可避免碰到了她的肌肤,两人都不禁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天齐,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粹的友谊?”周仝又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问这个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么难回答吗?”周仝答非所问,“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道:“有。我觉得我就有好几位异性好朋友,纯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这么认为?你是说何佼佼、欧阳玉娜等等?”周仝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何佼佼、欧阳玉娜是你纯粹朋友?那么多女孩都是?我也是?”周仝的声音满是质疑。

    “我是把你们都当成了真正的朋友。”楚天齐自认回答的很坦然。

    周仝缓缓的说:“也许吧,也许你真的这么认为,可……”话未说完,她又道,“天齐,你和俊琦快两年不联系了,以后也不会见面了吧?春节的时候,我见到党校班主任田馨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约定,时机成熟就会见面,我们最终会在一起。”楚天齐幽幽的说,“起来吧,上完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但愿吧,但愿愿望能够成真。”周仝慢慢起身,顺着床沿轻轻一滑,站到地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笑着说:“好了,上过这次药,伤口和红肿很快就会退去。最迟后天上午准好,也许明天晚上就能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不用再上药了,你划伤我的事,就两清了?”周仝疑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实话实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希望你快点好,少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不是那个意思,先不说。还有一件事,没找你算帐呢。”说着话,周仝在脸上比划了一下,“你用硬币打那个家伙,差点给我毁了容。你说怎么办 ?”

    “啊?不能吧?离着还有一厘米多呢,不是没伤到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我得惩罚你。”说着话,周仝忽然双臂攀上楚天齐脖子,紧闭双眸,惦起脚尖,送上了香吻,“你要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有这么惩罚的吗?楚天齐正自吃惊,对方咬住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起,是外面的固定电话在响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电话。”楚天齐赶忙推着对方肩头。

    可周仝双手交叉,紧紧箍着楚天齐,根本就没有要松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不断,一声紧似一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极力想脱身,但现在的情形是,对方太“野蛮”,如果自己强行推开,估计她或他的嘴唇就要受伤,而且她的双臂肯定要受伤。

    这不是霸王硬上弓吗?楚天齐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终于,铃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仝虽然闭着双眼,但脸上露出一抹胜利者的笑容,同时两串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又是睛天又是下雨的?正自纳闷儿,“叮呤呤”的声音再次响起。这次不是外面固定电话,而是楚天齐的手机,手机就在他的裤子口袋里。

    正准备推开对方,周仝却已松开双手,停止了对他的“侵犯”,温柔的望着他,仍然是一副笑中夹泪的神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心情欣赏对方的神情,而是迅速取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。上面的号码有些生疏,但似乎又在哪里见过。他略一迟疑,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,你好!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楚局长吗?我是郑志武。”

    郑志武?楚天齐不由得的一楞。

    周仝自是听到了手机里的内容,笑容立刻敛去,换上了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刹那间,楚天齐想起来了,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周仝,礼貌的对着手机道:“郑队长,我是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郑志武“哦”了一声:“楚局长,你在办公室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在。”楚天齐撒了一个谎,“我在外面。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呀,怪不得打你办公室电话没人接。没什么事,就是我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接,昨晚就没人,我以为周仝在你那呢。”郑志武停了一下,又说,“你要是见到她的话,让她早点回家,尤其千万不要夜不归宿。你告诉她,现在不要脸的男人太多,专门勾引别人家的老婆,小心让她上当,把她教坏。对了,楚局长,好像昨晚你也没在办公室吧?”

    “郑队长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郑志武冷笑着:“真不明白?楚局长,不好意思,本来应该亲自上门去找,那样显得有礼貌,也显得真诚。可是不巧,我和家人在外地,对不住了。没有打扰你的雅兴吧?”

    “郑志武,你把话说清楚。”楚天齐厉声道。

    郑志武的声音很不客气:“都是要脸的人,非要说那么清楚吗?改天吧,也许真有那么一天。”说到这里,声音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