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师妹在我手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百货大楼冒烟原来却是乌龙一场,其实这几天误报的乌龙事不在少数,这即是人们在重大事情面前往往容易神经过敏,也表明人们在此期间对安全的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虽然证明是虚惊一场,但楚天齐不敢大意,也时刻提醒手下的人们,不放过任何隐患,不放过一丁点可能存在的危险因素。这么重大的事项来不得半点闪失,也不能有一丝含糊,必须百分百确保绝对安全。

    从百货大楼回去后,楚天齐除了在吃晚饭时走出过屋子外,其余时间一直就坐在办公室。他一条条过着那几十条安全保卫事项,并对上百个安全检测段、安全检测点再次梳理,凡是有疑问或是稍微有模糊的地方,立刻进行分析或是向相关负责人进行核实。只到对方肯定确认绝对安全,只到对方给出已经实施的安全措施才放心,才在相对应项划上一个小红钩。

    夜幕早已降临,一项项内容被确认安全,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,这些项目终于全部被确认完毕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笔,楚天齐伸了个懒腰。他再次看向桌上手机,两部手机都呈黑屏状态,并没有来电。他一直在等着县里或市局的来电,等着对首长视察一事的最终确认,只到现在上级还未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,但他和他的战友只能按照肯定来、明天就来的模式准备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现在的心情有些小矛盾,既盼时间过的慢些,也盼明日早些到来,因此他感觉时间是一点点的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连日的加班加点,楚天齐也感觉到了疲乏,但却又无一丝睡意,所以香烟便成了陪伴他的伙伴。看着一丝丝升腾的烟雾,他甚至在想,以后要是完全不允许吸烟了,自己又该如何加夜班呢。

    香烟吸了很多,尽管不时喝水,但嘴里却满是苦涩,不能再吸了。于是他靠在椅背上假寐起来,过一会就睁开眼看看,看看表针走到哪了,每次看时几乎总是才过去十分钟,甚至更短。

    已过十一点,时间向第二日零点挺进,在寂静的夜里,秒针“咔咔咔”走动的声音特别响。

    十一点二十分,

    三十分,

    三十八分,

    四十五分,

    五十分,

    五十一、二、三……

    时间离零点越来越近,马上就将进入四月二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特别响亮。

    是谁呢?是县里还是市局?楚天齐急忙把目光投向响铃方向,却原来是那部私人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不是公事?楚天齐稍微一楞神,马上看到了手机上跳出的三个字——何佼佼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她找我,是什么事呢?睡觉发臆症,还是喝醉酒找不着家,要不就是无意中碰到手机按键了?带着一丝疑惑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佼佼,怎么啦?”

    手机里没有回音,但似乎有呼吸的气流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,又轻声说:“佼佼,出什么洋相呢,都几点了?你不睡觉我还要睡呢。小警察可不比你大小姐,没你那么自由,我明天还得工作呢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了声音:“楚局长,愚人节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愚……”刚说了半个字,楚天齐意识到不对,手机里怎么是男人的声音?他再次确认了手机上的号码,没错,是何佼佼呀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我祝你愚人节快乐呢,你怎么也没个表示呀?”手机里的男声很陌生,也很低沉、森冷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带着不解,楚天齐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一阵怪笑:“嘿嘿嘿,我是你小师妹呀,亲*亲的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,这玩笑有点过了吧,你到底是谁?这个号码怎么在你手里?”楚天齐一边答话,一边脑中转着主意,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愚人节给你祝贺节日呢,大局长节日快乐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忽然一阵冷笑,“哼哼,你小师妹现在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是楚天齐刚才想到的最坏结果。会不会佼佼和人合伙搞的恶作剧?带着一丝侥幸,楚天齐沉声道: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,现在何佼佼在我手里,你要想见她,就马上赶来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意识到出了问题,但还是沉着的问:“开什么玩笑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?还是你不想过来?”说到这里,对方狞笑道,“那就让你听听小师妹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会,然后马上传出一阵“呜呜”声,像是人被堵着嘴的声响。接着响起刚才那个男声:“小妞,跟你师兄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接着忽然响起“啪”的一声,然后又是那个男声:“妈的,小婊*子,还想装大尾巴狼,我看你说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忽然传来一个女声痛苦的喊叫,接着是含糊的声音,“师兄别听他的,别来。”

    是佼佼的声音,似乎是被掐着嘴巴发出的声音,楚天齐不禁心头刺痛一下,冷声道:“你要怎样?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就是冲你的,要不我还懒得费劲找这小娘们呢?”男人骂道,“妈的,你就说敢不敢来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,在对方说话的时候,再次夹杂着“呜呜”声,估计是何佼佼又被东西堵上嘴了。他尽管心中焦急,但还是再次发问:“你到底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传来:“我是谁?你应该能猜出来吧,你不是一直做梦都想抓我吗?至于干什么,那就得当面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,有话好商量。你是喜子还是姓吴?”楚天齐问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姓吴。”男人声音很冷,“北国药都见,不准报警,不准带人,就你一人来,限你凌晨三*点前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何阳市?三*点?有点太急了,咱们再商量商量。”楚天齐一边拖时间,一边想主意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少费话,没得商量,老子在何阳等你。要是你误了时间,或是带着帮手、条子来了,那就等着给她收尸吧。你要是个孬种,就不用来了,直接收尸也可以。”男人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心念电转:佼佼被绑架了,对方八成就是喜子,就是冲着自己的。怎么办?肯定是救人了。怎么救,带警察?不行,那样就害了佼佼。三*点,时间太紧了,得赶紧走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便进到里屋,去换掉身上的警服。

    哎呀,三*点,几点能赶回来?明天可是有重要任务的,首长可是要来的。如果误了大事,自己肯定就得丢官,就白奋斗了这些年,更不可能见到俊琦了。不但如此,也可能因为自己的缺席,好多人都跟着受牵连。可是佼佼的命就在对方手里攥着,几乎可以说危在旦夕,怎能不管?

    可不可以让别人去?可不可以请何阳警方帮忙?不可,那样就是在催佼佼的命。

    先救人要紧,应该能赶回来。如果实在赶不回来,那也只能听天由命,如果谁受到自己的牵连,也只能提前说一声抱歉了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换好衣服,拿好应用之物,从里屋出来,出办公室,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下楼,楚天齐一边拨打电话,他得和曲刚说一下,也得对这些弟兄们负责。虽然现在不能说出自己的去向,但必须要告诉曲刚,万一自己明早不能及时出现在现场,就要让曲刚负责全权指挥。

    “嘟嘟……”占线的声音,再打还是占线。

    楚天齐装好手机,上了汽车,想着一会再打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呜……”,汽车轰鸣着冲向门口,正待绝尘而去,却发现大门紧闭,楚天齐赶忙一踩刹车,汽车堪堪停在伸缩门前。看着差之毫厘的间距,楚天齐意识到,尽管事情紧急,但自己要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

    “笛笛”,在汽车鸣笛声中,门卫室窗帘打开了,看门人的脸出现在窗户里。看清楚是局长专车,看门人一边披衣,一边按下伸缩门遥控器,同时快步出了屋子:“局长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完,楚天齐已经驾驶越野车,冲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外面的路灯早已熄灭,越野车的灯光照出老远,路上没有一个行人。尽管想着要冷静,但毕竟事情紧急,车速依然不慢,几乎是一脚油门踩到底,冲出县城,上了国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是在四年前到过何阳市,就是到何阳北国药都联系合作商那次。也正是在那次,楚天齐在班车上遇到了骗人还行凶的疤哥等人,遇到了当时还不认识的小师妹何佼佼。后来又在派出所被陈文明下套敲竹杠,最后还是周子凯及时赶到解了围。

    自到许源县公安局后,楚天齐还一次没有到过何阳市,但经常来往定野市,期间从何阳市外围走过,对路线并不生疏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手握方向盘,一手拿出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刚才那个男声:“楚局长,来不来?我在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已经走上了。”楚天齐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有情有义,兄妹情深。”男人“哈哈”一阵大笑,声音停止。

    骂了声“妈的”,楚天齐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刚放下,便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完没完?这样想着,楚天齐直接按下了接听键:“废什么话?我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火气挺大呀?”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咦,声音不对,这样想着,楚天齐看向手机屏幕上的号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