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是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坐在椅子上,曲刚想着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是想等着楚天齐找他,可都马上十点了,却并未等到电话。曲刚这才带着一丝不满,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然心有不悦,但曲刚并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坦然的和对方闲聊了一会儿,然后很自然的问到楚天齐休假的事。有点出乎意料的是,楚天齐并未编一些事情忽悠曲刚,而是主动讲了夜探地道的事,还讲了在地道的发现。更让曲刚没想到的是,楚天齐还让自己帮着分析疑惑,其实就是把秘密告诉了自己。

    难道他没怀疑自己,他对自己还信任,是自己多心了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曲刚眉头皱了皱,拿起电话听筒“喂”了一声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电话里立刻传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:“曲哥,情绪不高嘛!怎么样?一把手还没召见?别着急,要有定力,人家肯定得一个一个见,先接见的未必就重要。俗话说‘耗子拉木锨,大头在后头’,别看现在没找你,那是因为你最重要,肯定是为了给你更多会见时间。你是局长的得力助手,大红人,就是不一样,曲哥前途不可限量呀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啦?”曲刚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曲哥,小弟说错了吗?你不会也怀疑人家对你的信任度了吧?我想人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,肯定是担心打扰你休假,打扰你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光。哎,真羡慕你呀,人家对你简直是体贴入微,关怀备至。我估计现在没和你说,肯定是考虑你刚回来,身体疲乏,想让你恢复一下,再讲给你听。没准到那时候,人家前期工作都做差不多了,你就等着直接拿现成的吧,照样是功劳一份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故意说着泛酸的话,“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你在人家那里就是座上宾,身份尊崇,而我就是个煤灰球,被人一脚踢到了垃圾堆。”

    曲刚被气的牙根痒痒,怒极反笑:“说这些话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曲哥,你不是理解偏了吧?兄弟那绝对不是反话。再说了,你也不能怀疑人家对你的信任呀,你们那是强强联合。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这正是对你俩这种关系的真切写照。”对方的声音更夸张,“曲哥,你发达的时候,拉小弟一把,哪怕从垃圾堆弄到灶火坑也行。”

    曲刚冷哼一声,“你这么讽刺我有意思吗?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,只求无愧于心。我还告诉你,我刚从局长那儿回来,局长把所有事都告诉我了,比你说的多的多,还有好几个重要秘密呢。你的确猜对了,局长就是担心影响我休假,要不早告诉我了,这还让我跟进好几件事呢。我这么说,你满意了吗?是不是出乎你意料呀?”

    对方很惊讶:“曲哥,那天去靠山村夜探地道的真是他们?可真够胆大的。不对吧,那他怎么早没跟你说,还提前买了车票,好几个人都买了?他这障眼法做的也太深了,怎么感觉着不像是只瞒聚财公司呢?真告诉你秘密了,能有什么秘密?八成是你忽悠我呢吧。”

    “计划赶不上变化,人家怎么会对我使障眼法?至于秘密,恕我无可奉告,这可不是和什么人都能说的。”曲刚冷笑一声,“张天彪,你还是考虑考虑自己吧。马上你的病假假期就完了,你还要继续装下去,装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恕我无可奉告,祝你继续升官发财。”对方咬着牙说完这些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曲刚放下电话听筒,长叹了一声:“天彪,何必呢?咱们本是兄弟呀,怎么会成这样,是你变了,还是我变了?你怎么就,哎……”话到半截,曲刚便摇头不语了。

    在五月一日那天下午,曲刚接到了张天彪电话,被问知不知道聚财公司发生的事。张天彪还说,人们传言,进地道的人里边有公安干警。当时曲刚说不知道,没听说。张天彪听后,表面说“不相信”,其实却又变相讽刺了曲刚,讽刺曲刚并不得楚天齐信任。当时曲刚就有些恼火,但却淡淡的说“到时候局长自会告诉我”。

    在那天接过张天彪电话后,曲刚也打听了一些人,也在等着楚天齐告诉自己。可是直到昨天也没接到楚天齐这方面的电话,就是曲刚在此期间联系楚天齐,楚天齐也没讲是否回家,更没讲那件事。因此曲刚有些恼火,今天又继续在办公室等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才不得以去了局长屋子。

    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曲刚心情一下子好了,还心中暗道侥幸:还好没给楚天齐甩脸子。可是刚回到自己办公室,就接到张天彪这种电话,心情一下子又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的声音又起,还是固定电话。

    肯定还是张天彪,那小子又等着拿话噎自己呢,曲刚干脆不接。

    一拔铃声响过,屋子里安静下来,曲刚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就不接,曲刚固执的坐在椅子上,抽起了烟。

    可那个电话更固执,连着响了三轮,还没有要停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曲刚猛的拿起话筒:“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老曲,什么意思?电话不接,手机不通,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来不是张天彪。曲刚马上换了一副语气:“对不起,明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不听曲刚解释,而是直接说道:“你来一趟,马上就来。”话音刚落,就响起了“咔嗒”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曲刚苦笑着摇摇头,边起身边自言自语:“没开手机?”

    果然手机黑着屏,于是曲刚打开手机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刚到楼道,手机又响了起来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曲刚按下了接听键:“什么事?……我有事出去。这样吧,你直接找局长就行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正一边吸烟一边想事,却响起了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收拢思绪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高强走了进来。来到办公桌前,他从兜里拿出一支优盘递了过去:“您帮着看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伸手接过:“什么?论文、报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那个固定电话视频,就是和小张通话的那个固定电话。我看了好多次,总觉得那人有些熟,可就是想不起来。”说着话,高强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优盘插到电脑主机上,一边点鼠标一边说,“没让老曲看吗?我早上刚跟你说过,你可不要让人家挑出理来。”

    高强回答:“我知道。刚才在来您这之前,先联系的他,他说有事出去,让我直接找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双眼盯着电脑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是黑白的,左上角显示时间是四月一日的二十二点五十三分,画面中是一处公用电话厅,是设置在街边简易的两面都有一部电话机的那种。电话厅一侧,是一面贴着瓷砖的墙,只有墙的一部分。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它景物,整个画面也是静止的,如果不是一直变换的时间数字,还以为这只是一张视频截图呢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分钟后,一个人影出现在画面中。看了一下右上角时间,是五十四分四十七秒。这人穿着一件长大的衣服,看着好像风衣,还把衣领立了起来,头上是一顶大沿棒球帽,嘴上捂着口罩。

    当地四月初的气温,已经相当于玉赤县五月初的天气。那时人们早已脱掉宽大厚重的衣服,换上了薄而贴身的衣物,年轻人更是半袖、大裤头,女孩子则是裙子了。可这人大热天裹的这么严,更可笑的是还戴着一副大墨镜,大晚上的不是有毛病吗?神经病一个。虽然楚天齐心中这么腹诽,但他却并非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人一边四下张望着,一边走向电话厅。站在电话厅前,再次张望一番,这人抬起右手在话机上比划两下,显然是往里面插卡。很快,这人拿起电话听筒,放到耳旁。画面中已看不到这人的脸,是让插卡电话机边沿的遮挡物挡住了,只能看到一点脑后部分。此时时间是五十五分五十三秒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又一个人出现在画面中,这是一个带着腰包的男人。这个男人光头没戴帽子,急匆匆走到另一面闲置的电话机处,拨打起电话来。

    先前那人忽然抬起头来,快步走开了,出了监控画面。那人离开话机的时间是五十八分二十一秒。

    高强已经站在楚天齐身侧,指着画面说:“这个光头男人打了不到一分钟就离开了,接下来的画面是另一个时间段的,中间缺的这段视频,再没有一个人到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再看画面上的时间,已经变成了十一点十三分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包裹严实的人进入画面,确认身旁没有人后,再次拨打起了电话。在整个拨打过程中,此人都离电话机很近,只有后脑部分留在画面中。这次通话,从十一点十三分五十七秒,一直到十一点三十一分零六秒。放下话筒后,此人便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了两遍录像后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双手环于胸前,若有所思的说:“是有些熟。”

    高强点点头:“我也这么认为。而且我还仔细观察了,这个人看走路有点像女的,可是放大看,脚上的鞋应该有四十二号左右。到目前我也没判断出是男是女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再看看。”楚天齐忽然坐了起来,又点开了那个画面。过了一会,他一拍桌子,说了声“是他”。

    “谁?”高强急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用手在桌上写了几个字,然后说:“马上去核实一下,四月一日晚上的时候,他在不在许源县城?”

    高强不无担心的说:“确定?合适吗?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你去你就去,办法自己想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摆了摆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