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冥冥中注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仝走了,是穿着紫色长裙,咬着双*唇走的,连那条坏裤子和她自己上衣都没拿走。

    看的出,她在极力克制发出悲声,但她不停抖动的双肩,以及几乎嵌进下唇的牙齿,表明她已经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去追,也无法去追,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,让厉剑去跟着对方了。不知道周仝坐没坐厉剑的车,不知道他俩遇上没有,也不知道周仝去哪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白,周仝怎么会这样?以前自己可没发现。是自己想多了,还是她想多了?是她一时心血来*潮,在耍小女孩脾气?还是她早就动了心思,真有不切实际的想法?

    昨晚吃饭周仝还和平时一样,刚进地道期间也一切正常。见到真老鼠和触碰到假老鼠,她抱着自己寻求安全感,也是人之常情。后来,二人被困地道口,下有围堵、上行无路时,周仝情绪出现变化,似乎既将慷慨赴死,那时她的言行应该是真情流露。只是刚刚的情形,才真的不正常,分明是她对自己动了心。难道是面临生死时,触动了她压抑已久的情愫,还是她本来就借地道之行表达心意?

    “哎,这又何必呢?”楚天齐叹了口气,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。但是她刚才笑里带泪,眼中透着无助,可见她心中很苦,却不知因何而苦。不过她今天举动反常,郑志武说话更是“夹枪带棒”,说明她们夫妻不睦。至于不睦的原因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,也不知和自己有无关系?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四顾,床边一个手提袋进入视线。那个纸袋是装裙子用的,就是周仝洗浴后穿的那条淡紫色长裙,这条长裙是楚天齐买的,是周仝让他“赔”的。

    自早上回来后,周仝一进屋,就让楚天齐帮她去买衣服。当时在靠山村打斗时,现场非常凶险,又有楚天齐长大衬衣遮掩,周仝也顾了许多。可是在上下车和上楼过程中,她却别扭极了,生怕被人看到裤子上坏的窟窿。

    周仝让“赔”衣服,楚天齐自是没什么可说,毕竟是自己手划破的。即使不是自己弄坏,这个忙也得帮,周仝也帮过自己类似的忙。再说了,平时严肃、端庄的周科长,怎么能穿着带窟窿裤子出去?关键是坏的部位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任务是接下了,只是上、下午都是案子,中午还被高强拉去汇报手机的事,楚天齐一直没时间出去。好不容易在晚饭时,他提前离席,才出去买了这条裙子,打包了饭菜。

    当时周仝看到裙子,根本顾不上吃饭,而是要先去洗澡。就在周仝洗澡的当口,高强又来了,说了那些不着调的话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给她传递了错误信号?可是在地下通道时,自己只是对她本能保护,是同学、战友之间的互助,是人与人之间应有的最朴素情感。她会理解偏了吗?或者是高强那句话引起了她的共鸣,导致她感情闸门的决口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今天都算一场意外,意外就起源于昨晚和周仝一起行动。为了少给双方添烦恼,以后要少和周仝单独相处,和其他女同志也要尽量避免,哪怕就是师姐妹也不行。当然,要是和宁俊琦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可是俊琦现在在哪呢,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厉剑的声音:“局长,周科长不坐车,我就在后面跟着,她是一路哭着回家的。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也休息吧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来到外边屋子,坐在椅子上,楚天齐点燃了一支香烟。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,他的思绪还是回到了刚才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的事,也有好多偶然,否则,可能有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。如果昨晚不是在一起吃饭,如果不是何喜发恰在那时打来电话,就不会有这次行动,自己和周仝也不会单独在一起。如果不是在地道被追时,听到大嘴那些恶心的话,周仝也不会吐,那些人也未必能通过闻味追过去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被追的急,自己和周仝误打误撞找到了一个出口,巧的是,那个小花和麻杆正要进入地道,还差点和他们打了照面。正是因为避免撞见那一男一女,同时躲开大嘴等人,才右拐到了最近一个通道,才被那些人堵了个正着,几乎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好多事情也巧的很。正是那两拔人因误会而斗嘴,才无形当中给自己送了十多分钟逃跑时间,自己和周仝也才得以到了那个地道出口处。也正是因为师姐弟对话,拖延了时间,也正是在那些家伙插诨打科之际,自己多次推动铁盖,高峰才恰好听到了响动。正是这些巧合,使高峰在千钧一发之际打开上面铁盖,自己和周仝才得以从地道脱困,避免了在狭窄黑暗通道被那些人群殴致伤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么多巧合,导致了整个过程有惊无险,而且还有了一些收获,所以要感谢巧合。巧合固然很多,但在关键时刻判断正确,也是必不可少。当井盖打开的瞬间,地面也传来了“抓活的”这样的喊声,那时上面有人,地道里也有人,但楚天齐确定了从上面突围的策略。事实证明,这个策略是绝对英明的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郑志武怎么会打来电话?而且还是周仝在自己这里的时候,这也太巧了吧?

    对于郑志武这个人,楚天齐了解不多,也见过几次面,大多只是寒暄一两句而已。真正正儿八经接触,就是去年七夕那次,是郑志武假冒周仝名义把自己骗了去。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事情,让楚天齐很瞧不起,但也并不想把对方怎么样,无非少打交道罢了。可是看起来,这个郑志武却对自己不感冒,似乎已经把自己列为假想敌,也就是对方讽刺的“不要脸男人”。

    当时听到郑志武“夹枪带棒”的话,楚天齐很生气,但现在想想也没什么,人还能不让疯狗叫叫?只是郑志武怎么就把电话打给了自己?

    带着疑惑,楚天齐拿过固定电话,翻着上面的来电显示。不翻不知道,一翻吓一跳,这个号码共来过四次电话,除去刚才这次,前面还有三次。第一次来电是昨天晚上十点五十七分,第二次来电是今天凌晨一点三十分,第三次来电时间是凌晨三*点零五分。三次来电的时间跨度也太巧了,巧的令人生疑。

    第一次来电,正是众人穿戴完毕并拿好装备,刚从单位出去十多分钟。这个时长,也就是通几次电话时间。第三次来电,仅比在地道第一次听到大嘴等人说话,早了二十来分钟,这个时间,仅够通几次电话并派人下到地道的时间。

    通过这三次来电时间点,不禁让楚天齐产生了联想:在昨晚众人离开公安局的时候,有人把信息透露了出去,而郑志武武也很快就知道了,所以往自己办公室打电话进行验证。在打过第三次电话不久,有人就猜到自己去了某地,而郑志武也就知道了,所以就没有再“找媳妇”。

    那么郑志武来电时间是不是巧合?真的是找媳妇吗,还是借口?郑志武和那些人真有联系,还是被人巧利用了?今天的来电,郑志武是借题发挥,还是要验证什么,或者仅仅就是因为怀疑二人关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楚天齐思绪。他不禁纳闷:这么晚了,会是谁?郑志武?还是周仝?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楚天齐知道自己猜错了,但也不由得疑惑。没有时间细想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周局,您好!”

    周子凯的声音传来:“小楚,休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在单位呢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够辛苦的。”停了一下,周子凯又说,“对了,见小仝了吗?打电话她也不接,好像也没和小郑他们出去玩吧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,怎么都向自己打听周仝?哦,恐怕是那个郑志武找周子凯了吧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道:“见了,昨天晚上在一起吃饭,一共六个人。后来我们又组织了一次行动,六人都参加了,直到今天早上六点多才回到单位。今天一整天也是研究相关的事,他们刚从我办公室离开时间不长。”楚天齐的意思很明显,我们是在一起,不过我们是在工作,而且还有其他人在场。他这么说,并不是对周子凯有什么意见,而是想通过周仝的叔叔,把两人在一起这件事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她不接电话,原来是有任务。”周子凯的声音也轻松了一些,“那我就放心了,我还怕她生病不舒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周局,这次行动是保密的,绝大多数人不知道。本来我想向您汇报呢,可今天时间有点晚,就想明天再打电话。既然您来电话,那我现在就汇报,这件事也正好和您那次布置的任务有关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把声音压的很低很低。

    听楚天齐汇报完,周子凯夸赞道:“小楚,好样的。我们没看错你,果然被你打开了缺口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误打误撞,冥冥之中注定的吧。”楚天齐看似言不对题,却是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周子凯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你这是谦虚吗?我怎么感觉是唯心思维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好意思的“嘿嘿”了两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