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我最怕老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夜色中,远处亮光非常醒目,那是聚财公司在靠山村村口设立的检查点,有电动挡车装置。检查点的那条路虽然不甚宽,但却是车辆进出村子的唯一通道,相当于村子中绝对的一级国道公路。检查点凭借车辆或行人的进出标识,重点再辅以人工查验,通过挡车杆的起降,用以控制车辆和行人的出入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从何喜发那里获知了聚财公司的布防情况,包括那处检查点位置,还有其它的一些暗哨情况。另外,厉剑在以前曾经私自夜探过这里,楚天齐把厉剑讲述的一些信息也牢牢记在心里。因此,他们今天会从聚财公司布防相对薄弱的地段进入,这样的地段有两处,他已经通过草图,向两组成员做过说明。

    分组时,在楚天齐提出分组意见后,仇志慷建议周仝和楚天齐一组,并建议楚天齐这组共三人。经过简单的讨论,最后楚天齐和周仝、高峰一组,仇志慷与高强一组。并确定,楚天齐这组从村子西头进入靠山村,仇志慷和高强从村子东头进入。

    现在,楚天齐、周仝、高峰等人已经到了村子西头,只不过离村子的那些房屋还有些距离。靠山村整体是微丘地势,村里房子尽量选择相对平缓的地块建造,因此二十多户人家便散落在整个小丘陵的各处,很大一部分相当于建在半山脚偏下位置。他们现在所处的就在半山腰偏上,可以看到远处散落的屋子黑影。

    忽然一股臭味袭来,楚天齐等人吸了吸鼻子,对望一眼,他们意识到走对了,于是向发出臭味处靠近。臭的味道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浓,还依稀有着“哗哗”的声响。终于臭味达到了非常重的程度,一条小河出现在眼前,那是一条臭水沟。据何喜发讲,臭水沟这里,平时人们都绕行,也是聚财公司布防最薄弱的地方。虽然按公司规定,这里也是必须巡防的地方,但往往保安们只是在远远经过的时候,向这里望上一眼,便匆匆走开。有时更是偷懒,根本就不到这个方位。

    臭水沟不深也不宽,沟里的水也不太多,但一直流着,而且出奇的臭。臭水沟旁边有两排小树,小树不够茁壮,但很整齐,看来是后栽的,栽的时间并不长。这排小树位于臭水沟偏下一侧,看来是用以遮挡这处埋汰的地方,并适当阻止臭味的扩散。这样正好,整齐排列的小树也便于遮住身体,有利于隐蔽。

    小树几乎就紧贴臭水沟栽种,里侧这排和沟边的距离也不过三、四十厘米,仅容一人通行,而且人还不能太胖,否则非掉沟里不可。就是单人通过的时候,也必须紧靠小树行走,否则踩蹋沟边湿土,就会滑到沟底,踩上两脚臭水,也会发出声响,可能暴露行踪。于是沿着小路,三人慢慢鱼贯前行,高峰在前,周仝居中,楚天齐断后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一百来米,到了臭水沟尽头,尽头处是一堵墙,臭水就从墙根下预留的一个水桶粗细的水泥管道里流出。

    站在墙边看了一下,这是一堵转圈建的围墙,围墙有两米多高,不知围墙里面是什么所在。这里不是今天要探查的地方,众人只稍微驻足,便跨过臭水沟,沿着院墙右侧前行。随着臭水沟到了尽头,小树也到了尽头。从右侧行走,有院墙遮挡,不容易被下面那些保安人员发现。

    院墙右侧有一百多米长,想来里面的所在面积不小。绕过院墙,前方偏下位置便出现了影影绰绰的黑影,那是曾经的民房。站在原地,仔细辩认了一下,三人小心的向房子走去。在经过的区域不时有树木出现,这样正好便于适当遮蔽一下,否则检查点只要拿灯光一照,很容易发现半山腰的人影。

    先经过一处房子,又经过一处,到了第三处,三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任务是夜探老靠山村,其实准确的说是夜探村里的地道。在布置任务时,定的是,楚天齐这一组,从西边第三户房子进去,再从西边第九户出来。而仇志慷、高强二人组,是从东边第三户进,从东边第八户出。因为据何喜发讲,几乎每家都可以设置出口,但当年修建时为了隐蔽,便控制了进、出口的数量。在村里房子没交给聚财公司的时候,西边第三户和第九户肯定有进、出口,不知现在有变化没有。

    站在院外,观察了一下周边和院里情形,没有发现异常,三人便用手势交流一番。然后高峰翻过矮墙,进到了院中。到院里以后,来到正屋门前,从衣服口袋拿出一截铁丝,在锁眼里捅了两下,锁子便开了。轻轻推开屋门,高峰迅速闪到一边听了听,然后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高峰站在门口招手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手势,周仝先翻进院子,紧跟着楚天齐也翻了进去,二人也走到了正屋里。

    高峰用隐在袖子里的手电一照,一口大锅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强光手电灯头部分罩上了布,光线暗了好多,楚天齐向前两步,仔细去看。

    大锅已经被移开,灶膛壁上黑乎乎的,这都是曾经常年烧火做饭所致。灶膛底部漏灰网已经拿开,下面是一块薄的铁皮挡板,挡板也被移开了一些,露出一个黑乎乎的窄缝。

    点头示意了一下,高峰伸手取下那块挡板,一个洞口出现在眼前,肯定是地道出入口。用手电照了照,洞口距离洞底有两米五左右,直径也就是六、七十厘米的样子,仅容一个瘦子通行,大胖子是绝对进不去的。不过在当年修建的时候,老百姓应该也没什么胖人。

    又听了听,再次和楚天齐对视一眼,高峰便抬腿进了灶膛,从洞口踩着洞壁上的浅凹孔,慢慢下行。在今天行动分组后,高峰专门“抢”了行进第一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多时,高峰站到了实地,用手电向上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仝第二个下到洞里,楚天齐是最后一个进去的。由于地方有限,在有人进到里边的时候,先前进去之人,就得进到旁侧的洞里了,否则根本站不下。

    又凝神静气听了听,高峰打开裹着布的手电在前,慢慢向东行进,周仝、楚天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现在地道依然很窄,一人通行没问题,两人并排有点窄,但高度也就一米五左右,三人只能低头猫腰前行。周仝还可以,只需微微哈腰低头就行,而高峰就得猫着腰了。三人中,楚天齐个子最高,必须大猫腰并曲腿才行,就这还不时磕上一下头。

    前行的路弯弯曲曲,走出大约十米后,路宽了一些,也高了一点,前方出现了两条岔。回头比划了两下,三人选择了右拐。又走出十多米,再次出现了两个岔,便再次右拐。再走二十米左右,前面出现了三个岔,一条岔在正前方,另两条偏左。

    前面的两处岔口,和何喜发交待的一样,楚天齐也都标在了草图上,并按何喜发交待的前进。而现在这处岔口,何喜发只说有两个岔口,而实际却是三条。如果两条的话,何喜发让走最左边那条。可现在多出了一条,该怎么办?

    辩认了一下,也无法确认哪条岔路是后开通的。也许本来就有,可能是何喜发记错了,也可能是以前临时堵着。既然情况有变,那就方案也得变通一下,偏左的两条岔路都走。

    比划着轻声嘱咐几句,高峰走上了最左边那条岔路,楚天齐和周仝也由另一条偏左岔路继续前行。这次前行,仍然周仝在前,楚天齐在后,并且楚天齐也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强光手电,不过强光已被灯头的布遮住了。但楚天齐这次离对方近了一些,以便在危险来临时能照顾到对方。

    现在走的这条岔路又宽了一些,也高了一点,反正周仝完全能够直立行走。楚天齐也能直起一些腰了,但还需要猫着腰并微微曲腿。

    刚才周仝走在中间,前后都有一个男人护着,走的非常从容。现在前面只有空气和可能随时出现的危险,于是她下意识的向后靠了一些,并不时回头,以确认楚天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从进到地道,到现在走过的这些弯弯曲曲的路,已经有七、八百米了。在行进过程中,他们一边走,一边不忘观察着身侧前后,有时也看看头顶。但除了看到几处顶着木头柱子,还有几处墙壁有浅的窟窿外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疑惑:是没到地方,还是走错了,或是分析有误?

    忽然,“啊”的一声,周仝猛的回头,扑到楚天齐怀里:“老鼠。”

    被对方猛的这么一叫,把楚天齐也吓了一跳。他定睛去看,果然前面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,那个小东西正瞪着小眼睛,望着自己。不是老鼠又是什么?

    楚天齐推了推怀里的周仝,轻声道:“有什么可怕的?不就是一只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怕老鼠,别说那两上字。”周仝说着话,把楚天齐抱的更紧了。同时还把双*腿攀到楚天齐腿上,生怕老鼠爬到腿上似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