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男女没有纯友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八点多,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正在吸烟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天齐,来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啊”了一声,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那个声音再次响起:“快点,人家难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答应过后,迟疑着站起身,慢慢走向套间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手指已经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,忽然响起敲门声音。

    敲门,有人敲门,不是套间里边声音,而是办公室门。楚天齐心中一松,收回右手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声再起,同时响起了一个男声:“局长,在屋里吗?”

    “高强来了,我在。”楚天齐是在答复屋外男声,但却面向套间方向。说完,快步走向办公桌。

    高强推门进来,见到只有楚天齐一人,便关好屋门,边走边说:“老师,手机上的指纹就是干警小张的,而且只有他一人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你的分析很准啊。”楚天齐调侃道,“高队长不愧是政法大学的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又拿学生打镲了。”高强“嘿嘿”一笑,坐到椅子上,“中午的时候,我之所以那么判断,主要是根据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。四月一日那天,正是连莲逃跑之前,这个手机和一个固定号码两次通话,第二次通话时间还很长。手机又是在靠山村地道里发现的,地道现在属聚财管理范围,而且连莲又跟聚财关系紧密,自然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谦虚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手机已确定是小张使用。那么机主是谁?固定电话又是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号码是去年夏天申请的,主人是小张前妻,两人已于今年春节前离婚,目前还没找机主了解情况。那个固定号码,是北街口一部公用插卡电话机的。我调取了那里的录相,但由于天太黑,那个人又裹的严严实实,目前还看不出来。”高强回答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这样,你继续跟进着,号码主人先不要找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高强回答: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老师,您有事要忙?”高强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没有,没有,我就是随便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就好,那我和老师坐一会儿,平时单位人多,说话多有不便。”说着话,高强自己从桌上烟盒取出一支香烟,点着了。他一边吸着,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对方,“我发现了一个现象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怎么啦?神神叨叨的。”楚天齐手指对方,“要是没好话,就别说了,还是回去忙正经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老师撵学生的?”高强吐了口烟圈,说,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周科长有点不正常。你发现没?”

    “周……有什么不正常?我没发现。我看八成是你不正常。”楚天齐回道,“都是单位同事,别在背后议论人。要是让本人听到,该说你的人品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谈女人很正常,根本不牵涉人品的事。再说了,她也不可能听到。”高强一龇牙,“除非老师告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斥道:“胡说,你还是忙正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哪有那么多正事?大放假的回不了家,谈论谈论女人,就当是给自己过节。”高强“嘿嘿”一笑,兀自说了起来,“今早上见到她的时候,我就感觉怪怪的。你说都满头是汗了,她偏偏要穿一件你的衣服,却让你光着膀子,怪不怪?当时我就在想,这是不是师姐在以此感受师弟的味道呢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。”楚天齐接了话,“当时我和高峰正跟那帮家伙打着,周仝说是身上冷,就把我衬衣穿去了。估计是休息不好,地道里又时冷时热的,感冒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,我见她那会老是脸红,也许出的是虚汗。”高强点点头,然后又吸了口气,疑惑的说,“不过不光这一点怪,下车的时候也不正常。本来是让女士先行,但她不但不先下,还等着我们都进了办公楼,然后她才一溜小跑进了楼里。这还不算,她还总是顺墙根走,好像也没回信息科,而是直接进了你这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喝斥着:“高强,你想说什么?别一天净整不着调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着什么急?我也没说什么呀。她不就是你师姐吗,又不是女朋友。再说了,就是你女朋友的话,我这也不算坏话,即使她站在我面前,这话也不过分吧?”高强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看你这个学生还挺正派,怎么现在成天就是观察女孩如何如何?”说着,楚天齐又补充道,“不就是人家有点冷,穿了一会儿我的衣服吗?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,会怎么做?不会不管吧?”

    “哪能不管呢?要是我师姐或师妹不舒服的话,我会更关心。干脆也不用把衣服借给她,直接两人穿一件,还能互相取暖呢。”高强说的大言不惭,没有一丝脸红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快回去吧,越说越不像话了。”楚天齐欠起身,双手推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也太那个了,不就是谈论谈论你师姐吗?我这不过是就事论事,又没说她坏话。”高强根本就没要起身的意思,反而一副理论一番的架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推着对方:“好好好,就算你说的对。你先回,你先回,我这还有正事要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这还带硬赶呢。”高强极不情愿的,慢腾腾站了起来。然后“嘿嘿”一笑,“老师,你说这男女之间有没有真正纯粹的友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时间回答你这些为什么。”楚天齐不耐烦的挥着手,“快走吧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高强迈动了步子,说道:“要我说,男女之间绝对没有纯友谊,那不过就是掩人耳目的幌子,就是自欺其人。男女之间有的只是爱情和那种关系,告子在和孟子辩论的时候,曾说‘食色,性也’,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手指对方:“有完没完?再说这类话,以后不让你进这个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急了,急了,急什么眼?我不说了。”高强一边后退,一边双手合什,做出告饶状,但脸上却没有应有的严肃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:“哎,这都赖我平时不注重师、生之别。”

    倒退到门口,高强忽然站住了,问道:“老师,你饭量是不是突然增加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关心一下。下午您走的急,我以为您没吃饱呢?”高强诡秘一笑,退住屋子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。”楚天齐无奈的摇摇头,目光落到茶几上,一眼看见了食品袋里的三个打包盒。

    刹那间,楚天齐恍然大悟:怪不得高强有那么一问呢,肯定是看到了打包的饭菜。中午我就让他打包了那么多,他肯定已经疑惑。下午又没等他们吃完,我就提前离开,结果又打包了这么多。他不怀疑才怪呢?

    怀疑就怀疑吧,反正我和她也没什么。再说了,自己和这个学生就是好朋友,开几句玩笑也没什么。事已至此,楚天齐也只能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,一阵笑声从里屋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站起身,来到茶几旁,提起食品袋,走到套间门口,问道:“洗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洗完了。”话音刚落,门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卧室门口站着一个女孩,这个女孩身穿淡紫色脱袖长裙,脸上略施粉黛,黑瀑似的头发披散在双肩。一截小*腿从长裙下露了出来,脚丫也光着,脚上是一双大号男士拖鞋。唯一不和谐的,就是这双大拖鞋了,但是被女孩穿在脚上,并没有影响女孩形象,反而增添了一丝俏皮。这个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党校同学,师姐周仝。

    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香味,是少妇体*香与沐浴液香型混合的味道。沐浴后的周仝,多了份熟*女的风情,少了份少女的青涩。眼前的周仝,与平时形象反差极大。

    在党校刚认识那会,周仝一直打扮的中规中矩,经常都是半袖、长裤、皮鞋,显得多少有些土气。楚天齐到许源县公安局后,见到的周仝又经常是一身警察制服。以前唯一一次看到周仝打扮俏丽一些,还是在省城周子凯请客那次,那次的周仝更像是邻家小妹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看来女孩打扮与否大不一样。如果现在的周仝是光彩照人的天鹅公主,那么以前就只能是黯然失色的灰姑娘了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呆楞的楚天齐,周仝轻声道:“高强走啦?”

    赶忙收回思绪,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仝看着对方:“看不出,你那个学生还挺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高强刚才说的那些“坏话”,楚天齐忙做着解释:“上学那会,他比较腼腆,话也不多。才上班几年,就跟一些老粗学成了这样,说话油嘴滑舌、胡说八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反倒觉得他善于观察,看问题也很透彻。”说到这里,周仝低下头,声音又低了一些,“你对他说的那句话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哪句话?”楚天齐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他说的那句‘男女之间绝对没有纯友谊’。”周仝说到这里,抬起羞红的脸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瞎说。”楚天齐尴尬的说着,然后举了举手中的食品袋,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仝的声音透着伤感:“我也觉得男女没有纯友谊。”说完后,默默回身,离开了门口。

    被晾在一边的楚天齐,更尴尬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