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章 黎明前的战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惊之际,楚天齐赶忙伸手就抓。可周仝多半个身子已探了出去,楚天齐只抓住了她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周仝大喊。

    “不,我去。”楚天齐抓住不放。

    “师弟,只要你心里有我,就行了。”周仝尽力挣脱着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原来是两人都太用力,裤子上坏了一个小口子。两人一时都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的屁……”周仝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响动,从头顶传来,黑暗的空间立刻亮堂了许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抬头去看,看到了头顶的一块鱼肚白。他急的大喊:“别出去,别出去,上盖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周仝疑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趁着周仝一松气的工夫,楚天齐一把拽回了对方,耳轮中还伴着“刺啦”声。

    看到天空,周仝惊的张大嘴巴,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暂时忘记了裤子撕坏的事。

    “抓活的。”一阵喊声从上方传进了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大笑声在地道里响起,“我们的人来了,上下夹击,你们跑不了的,乖乖的做烤全羊吧。”

    起哄声此起彼伏:

    “烤全羊喽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公羊,又有母羊,真是完美。”

    趁着那帮家伙起哄的时候,楚天齐轻声在周仝耳边低语了几句。然后手脚并用,快速向上攀去。

    离地道口还有不足一米距离时,楚天齐右手迅速从腰间抽*出皮带,抖手向上一抡,口中喊着:“小子们,找死。”同时,左手攀在地道口上沿,右脚蹬壁,左腿抬起,向上蹿去。

    “死”字还未落音,楚天齐双足已经到了上面。他再次挥鞭,奔向那个人影。

    鞭到中途,楚天齐忽然收手,皮带上的金属扣几乎是擦着对方衣服落下的。

    皮带落下的一刻,对方也发出了声音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就是对方不出声,楚天齐也看清了对方,正是同在一组的得意下属高峰。

    借着微微发白的天空,楚天齐看到,这是一座小院,自己身处小院靠东墙位置,身旁是地道口,地道口上的方形铁盖子已经掀开。铁盖一边和地道口边沿处连接,相对的另一边被一根链子固定在旁边木桩上,想必刚才的“哗啦”声就是铁链被拉动所发出,“格楞”的声响是铁盖被固定端摩擦时的动静。

    高峰离楚天齐有两米多距离,看清是对方后,龇牙一笑。然后转身迈出两步,双手持木棒,看着院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“抓活的,在这呢。”一阵喊声响起,一群人手持各式凶器冲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看到一人手持木棒站在院中,一人站在地道口处,那些人马上分成两拨,准备一拨包围一人。

    高峰不顾自己身旁众人,而是挥木棒扫向另一群人。这群人没防此人会这么做,急忙闪避,但有两人却被木棒扫到,跳在一旁,“哎哟”不停。

    一棒挥出,紧跟着就是第二棒、第三棒,高峰极力阻止有人靠近楚天齐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看此人这么不要命,便都对付起这个拿木棒的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不及去给高峰帮忙,而是后退两步,低头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,周仝正在向上攀爬,双手已经抓着壁上凸起,双脚蹬在墙上凹陷处,离地几十厘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趴在地道口,把左手伸向周仝:“向上爬,快,快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正等着拉自己,周仝大喜,奋力向上爬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伸出,抓住了周仝右脚踝:“臭娘们,想跑?”

    此时,周仝双手攀在壁上凸起处,左脚正准备从壁上凹陷处拿出。但右脚却被人从下面抓住,根本无法还击,就是想攀住墙壁都很困难。不由得一惊:“啊!”

    “臭娘们,归老子了。”随着话音,一个大嘴男人从地道里探出半个身子,又去抓周仝左脚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一声断喝,楚天齐右手连抖两下。

    “啊,啊。”大嘴男人发出两声惨嚎,猛得收回双手,估计打的不轻,半个身子也隐进地道里,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大喊:“疼死我了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楚天齐手下留情,只用硬币打了大嘴男人双手,如果要是打到对方脸上的话,当即就会是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出的硬币,不但打疼了大嘴男,也让悬在半空的周仝惊出一身冷汗。她当时只见眼前两道寒芒一闪,忽觉面前劲风顿起,两道寒芒几乎贴着衣服掠过。还好有惊无险,如果差之分毫,那岂不是伤了自己?她心中咬牙:楚天齐,等我找你算帐。

    “楞什么?快上。”楚天齐一边催促,一边右手执鞭向后挥去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身后,已经有两人悄悄摸了过来,正是刚才被高峰木棒扫过的人。这两人认为正好突下黑手,不曾想趴着之人还长了后眼,一个躲闪不及,两人分别被腰带扣扫中小*腿和脚踝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两声惨呼响过,那两个家伙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周仝猛醒过来,抛却杂念,加速向上攀登,右手抓住了楚天齐伸出的左手。借着对方拉伸之力,手脚并用,左手攀到了地道口边沿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左手用力去拉周仝之际,眼角余光扫见又有两人奔自己袭来,两人均手持钢管,一人去打自己小*腿,一人去砸自己的腰。这还得了?他脚底一蹬,腰眼用力,右手鞭直奔最近之人扫去。

    就在周仝借力跳出地道、跃上地面之时,楚天齐身形也已站起,同时右手皮带扣已经击到那人手背。那人“哎哟”一声,手中钢管随右手抬起,正好打在另一偷袭之人的胳膊上。打的另一人也“哎哟”一声,收回了握着钢管的右手。

    救周仝、借力打力,几个动作一气呵成,楚天齐好不得意。却不料,得意必忘形。原来他右手执鞭、左手拉着周仝右手,身体本就后仰。可周仝本身立足未稳、身体前倾,在惯性下正撞向他怀中。几股力道作用下,楚天齐不由得身体向后倒去,带动周仝身体更加前倾。而他左脚向后一退,想要保持身体平衡,却又正好踩在一根圆木棍上,加速了身体后仰的速度。瞬间,楚天齐仰而倒在地上,而周仝也实打实的趴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吸引了几乎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,众人都把目光投到倒地男女身上。

    周仝刚体验到扑在师弟怀中的惬意,却忽的脸色大红,以最快速度翻身到一侧,迅速起身,背靠院墙站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个鲤鱼打挺站起,不禁觉得师姐好笑,刚才在地道里多么大胆,现在只不过跌在一起,至于身体像触电一样弹起吗?他却不知,周仝并非如此,而是忽觉后面微有凉意,这才意识到裤子坏了窟窿。

    来不及继续讥笑师姐,楚天齐挥鞭加入战团,高峰压力顿时大减。

    二人一抖神威,那些人立刻感到难以应对,边打边向院门口退去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一件事情,楚天齐回身大喊:“快盖盖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仝在身后回答,然后又补充道,“把你衬衣给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冷。”周仝只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冷什么冷?尽管奇怪,可楚天齐已来不及较真,只得一边挥鞭御敌,一边脱下衬衣,抖手抛向身后。

    周仝接住衬衣,迅速套到身上,然后双手向身后摸了摸,系着钮扣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把那些人逼出院外,由高峰一人堵在那里,楚天齐过来帮周仝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下挂在铁链上的铜锁,解开了木桩上的铁链,向地道口走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攀到地道口边沿处。

    楚天齐见状,猛的一抖铁链,铁盖“咣当”一声盖在地道口上。地道里立刻响起“哎哟”、“扑通”的声响。顾不得理会这些,楚天齐立刻走上前去,把铁链上的一个铁环和地上固定的铁环掐在一起,然后把铁锁挂在了两个铁环上。

    此时,交战现场情形大变,高峰被逼回了院里,而对方的人数增加了大少。

    楚天齐立刻加入战团,周仝手持捡来钢管,身穿宽大衣服也参与到混战中。于是楚、周、高三人背对背,与对方战在一处,好不热闹。三人联手,对方根本不是对手,这还是由于空间等诸因素所限,楚天齐不便施展,否则只楚天齐一人,他们也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二十多人退到了门口,却忽又拼命进攻起来,有人还喊着“二老板来了,二老板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边打边偷眼望去,见一辆黑色现代汽车刚刚停在门口不远处,有三人下了汽车,向院里走来。

    好啊,来的早不如来的巧。眼见着那三人到了门口,那些人又攻进了院里。楚天齐忽然抽身跳出圈外,接着后退两步,又向前冲去,上了小院墙头。然后从墙上跃下,几个起落,到了那辆黑色汽车旁。

    正巧驾驶门打开,一个壮汉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分说,抓住对方衣领,把壮汉拉出车外,摔到地上。楚天齐迅速坐到驾驶位,扭动了没来得及拔下的汽车钥匙。

    本已走到院门口的那三人,见汽车被夺,慌忙返身去救,其他好多人也随着去救。

    高峰和周仝二人压力大减,更觉神勇,打的对方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正斗的起劲,忽然门口响起局长喊声:“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高峰、周仝边打边向外看去,就见那辆黑色轿车已经掉头,局长正在上面招手,一群人在后面狂奔追赶。二人不敢耽搁,猛的不顾一切冲出门去,正赶上汽车停在身边,急忙拉开车门,周先高后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车门还未关严,汽车已经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汽车外传来“呯呯”两声,像是打枪的动静。

    黑色汽车疯了一样,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检查点已经远远在望,挡车杆上的反光条特别醒目。

    忽然,两辆汽车停在那里,八名手持棍棒壮汉跳下汽车。

    “冲。”楚天齐喊了一声,汽车向那群人冲去。

    就在离着八人还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,忽然就听“嘭”的一声,一辆商务车撞坏挡车杆,径直朝那群人撞去,后面还跟着辆越野车。

    看到商务和越野车,楚天齐大喜,对着高峰道:“呼叫他们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车上立刻响起高峰的声音:“仇队,仇队,撤。我们三人在黑色现代车上,已经看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对讲机里传回了声音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现代车已经从两辆汽车中间堪堪冲了出去。紧接着,商务车和越野车倒着退出了检查点。

    此时,天空已经见亮,黎明到来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