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同归于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何佼佼喊叫的同时,六指的右手也已伸进衣服口袋,正准备拿出来。但他却停止接下来的动作,楞在了那里。他发现,楚天齐早已跃开,离何佼佼足有七、八米。而何佼佼的衣角却已掀起,露出了里面绑的东西,衣服也被掖在肋下的绳子上。

    六指很是诧异,这也太快了。他刚才根本就没想到楚天齐会突然跃到何佼佼面前,等他意识到该拿衣服口袋里的东西时,何佼佼已经喊出“有*”。而他的手即将触碰到口袋中的东西时,楚天齐却已跃开,而且何佼佼身上绑的*也露了出来。现在情形变化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他一时不知该不该把手拿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开了口:“你也太卑鄙了,竟然给一个女孩身上绑了*。拿出来吧,你的兜里应该有一个遥控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本就势不两立,用你们的话就是正义与邪恶形同水火,无所谓卑鄙不卑鄙。我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,因为你太狡猾了,我不得不防着一手,防着你突施黑手。”说着话,六指右手拿了出来,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塑料小物件,“你好像早就知道她身上有*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着,然后语气充满讥诮,“你能搜集到我的信息,我想知道一点你的安排,也不奇怪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六指追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:“也不早,就在见到你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?”六指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会讲吗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六指听到这里,没有说话,而是狐疑的看向身旁众人,并向身后树林张望着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说,楚天齐有他的目的,目的就是让对方以为属下泄密出卖了他,以此扰乱对方心神。

    事实上,根本就没人告诉楚天齐有*,而是他分析和观察出来的。他在当时接到六指的电话时,思绪很乱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控制何佼佼。但时间紧急,他也只能是一边赶路一边想了。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,他把对方在手机中说的话又过了一遍,他已经确认对方就是用何佼佼做人质,就是为了找自己。于是一些类似案例出现在脑海,也出现了给人质绑*的桥段。

    刚才在看到何佼佼的时候,楚天齐就发现了异常。何佼佼身上竟然套了一件黑色大夹克,这分明是男人的衣服。他可不相信对方有那么好心,会是担心夜晚的露水湿到何佼佼,分明是衣服下面有鬼。细一观察,又发现了新的疑点,他见何佼佼几乎被对方用绳子捆成了粽子,但唯独腹部没有绳子,而且还是鼓着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,楚天齐刚才刻意趁对方分神之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替佼佼取下了口中破布,并掀起佼佼衣服,露出了身上绑着的*。他同时也注意到对方的手伸进口袋,于是不等对方按下操控按钮或拿出遥控器,便跃开了。他知道,对方的目的是拿佼佼要挟自己,在没有制住自己或没有达到目的时,对方不会对佼佼突施杀手的。

    楞过之后,六指说了话:“你果然够狡猾,不但提前知道首长不会来视察,而且还获知了有*的消息,看来对付你真得小心再小心了。本来我想和你确认过谈判条件后,就把铁链上锁子的钥匙给你,可我现在却不得不再加一条,请你把兵器和暗器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楚天齐道,“你们刚才不是已经搜过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可知道,你不但能把硬币当暗器用,而且你还有一条无坚不摧的腰带,我刚才好像已经说过了。还有,车钥匙也能当暗器用吧?恐怕只要是有硬度的东西,你都能伤人的。你不交出这些来,万一等你救下小师妹,再发动突然袭击的话,可怎么办?另外,手机也别拿着了,万一有人找你,也影响咱们谈合作。”六指笑着说,“手下人办事不利索,刚才搜查不彻底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声道:“搜查不彻底?这恐怕是你的托辞吧?其实刚才手下人那么做,本来就是你的意思,你是怕逼我太紧,所以才暂缓一下,把一步分成了两步。而现在,你想欺我不敢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欺你又怎样?不信就走走看?”六指很狂妄,“如果你一走,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禽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遇到这样无耻的人,还真不便针锋相对,而且自己必须要救走师妹。于是,楚天齐只说了一个字,便停了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又看似痛苦的说,“腰带和钥匙可以给你,但手机不行,那上面有好多领导的联系方式,绝对不能落入你们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谁让我这人心软呢。”六指看似大度的做了让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叹了口气,拿出汽车钥匙,然后慢腾腾的去解腰带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,不远处的何佼佼发出了声音,显然是提醒楚天齐不要把兵器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理会何佼佼,而是把腰带放到另一只手,双手向前一摊。

    “哎哟,早有准备啊,裤子有松紧带,竟然没掉下来。”六指说着,一挥手。

    刚才那四人中的两人,立刻向楚天齐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那两人伸手去拿东西的时候,楚天齐猛的抬起右腿,踢在那两人腕上。那两人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跃后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想反悔?”六指手指对方,骂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手:“你理会错了,我是让你来拿,他俩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。就把东西放到那吧。”说着,六指用手一指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六指所指方向,离着何佼佼被锁位置至少在十米以上,对方这是防止一会儿自己能及时取上这些东西。而且对方所指之处,离着悬崖边上不到两米,也不排除对方趁乱把东西踢下山去。他长嘘了口气,骂道:“小子,够阴的。”然后缓缓走到对方所指之处,把钥匙和腰带,压到了一块石头下。

    直起腰,楚天齐道:“这下可以了吧?你该给我钥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给他。”六指冲着身旁的人一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拿着锁子钥匙的那小子说了“是”,向前走去。但他没有走向楚天齐,而是径直到了何佼佼身侧,把那把钥匙别到了捆着何佼佼的绳子上。

    “去拿吧。”六指向着楚天齐点手示意。

    楚天齐迈出一步,又停了下来,对着六指道:“对了,你应该先把那个遥控器放下。否则,等我过去了,你只要一按遥控器,我俩可就被你炸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放下。”六指吐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怎么说话不算数?”楚天齐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?我就是不放下,因为我有资本。当然了,如果你走过去的话,我就把遥控器放下。”六指“嗤笑”着,“我刚才说过,我们可以做到禽兽不如。何佼佼可是在我的手里,我能要她的命,也能叫他生不如死。而你不能那么对连莲,因为你是人民警察,你怎么能做禽兽不如的事呢?党纪国法也不允许你那么做的。要不,我就让我的弟兄给你示范一下禽兽不如?”说着,他冲着何佼佼身旁的那个家伙一挥手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立马会意,把手伸向何佼佼脸蛋,嘴里发着淫*笑:“小妞,让大*爷摸*摸。”

    “摸你*妈。”何佼佼骂着,一转头,去咬对方的手指。

    那家伙马上把手抽回,继续说着污言秽语:“打是亲骂是爱,摸*摸脸蛋也不坏。大姑娘别害羞,撩起裙子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,王八蛋。”楚天齐喝止道,“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在楚天齐的断喝下,那个家伙果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但还是站在何佼佼身边。

    六指嘻笑着:“心疼了?这才对吗?师妹多亲呀,怎么能让别人摸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看出来了,六指就是让那个家伙以要侮辱何佼佼为手段,逼自己离*近些。现在只是试探,如果自己不过去,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会更大胆。于是,他说道:“我如果过去了,你真能放下遥控器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六指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有几分真?”问过之后,楚天齐又说,“不过我也不怕你按下遥控器。我看了她身上绑的*,只要一爆炸的话,不只是我俩,包括你们,现场的人都得完蛋。”

    六指马上答话:“对对对,那你还怕什么?我这也就是一个自残式的自保手段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过去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抬起右手,缓步走向何佼佼,边走边看着不远处的六指等人。

    那个站在何佼佼身侧的家伙,快速跑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离何佼佼不足两米,正准备伸手去拿那个铁锁的钥匙时,六指说了话:“慢着。我差点忘了,你能把钥匙当暗器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来,质问着:“你应该放下遥控器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。老子就不放下。”六指蛮横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反悔?”楚天齐怒声道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干什么,我就想和你同归于尽。”六指的话是从牙缝蹦出来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