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阴魂不散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两道阴森的目光,给楚天齐印象太深了。

    去年五月,他到河西二监探望魏龙,在离开监狱的时候,真切感受到背后有这样两道目光。但当他回头的时候,却没找到目光出处,也没看到这样的一个人。从那以后,他曾经多次感受到,甚至还梦到过,每次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森冷。

    今天亲眼看见这两道目光,更显森冷,自带着阴森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腰间摘下手铐,麻利的铐上了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正好厉剑过来,把这个家伙从地上拽了起来,向越野车后推去。

    脖子失去束缚,这家伙干咳两声,说了话:“姓楚的,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呀,竟然成了我阿冰的克星,到哪都能遇到你。五年前,我们那么多人围攻你,眼看着你身上的血都喷出来了,可你硬是坚持等来大批警察才倒下。你他娘的命可真大,怎么就不死呢?”

    厉剑马上给了阿冰一个大嘴巴:“妈*的,让你嘴臭。”

    阿冰嘴角立刻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厉剑没管这个家伙,而是对楚天齐说:“局长,车上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一个狗腿子,凶什么凶?”阿冰“呸”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厉剑急忙向旁边一躲,鲜血吐到别处,否则非吐到脸上不可。他不由动怒,上来又是一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,让他说。”楚天齐制止了厉剑,“你去那边帮忙。”

    答了一声“好”,厉剑忽然使了一个绊子,把阿冰绊倒,接着麻利的拿出一条绳子,把阿冰两条腿绑在一起:“小子,想放屁就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这样也好,省得一会儿还得顾着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狗腿子,奴才。”刚才被绑腿的时候,阿冰就一直骂着、挣扎着,现在骂声更大。

    “嘭、嘭”,在阿冰腰上踢了两脚,厉剑去帮仇志慷他们了。

    隐在越野车后,楚天齐观察了一下,暂时没有发现危险,便看着地上的阿冰道:“我想起来了,五年前的时候,在玉赤县街头,你们两拨人围攻我,你是贩毒集团的那一拨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老子就是那一拨,就是在那次,你给老子留了记号,让老子终身难忘。”说到这里,阿冰火气更胜,“他娘的,那个破腰带头一下子就扫到了老子的命*根子,让老子永远碰不了女人,你他娘真够毒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你那叫恶有恶报,我只是替良善女孩收拾了一个祸害。你的嘴也太臭了,脏话连篇,确实该抽。”说着话,猛的弯下腰,给对方来了一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阿冰刚说出一个“你”字,然后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,“姓楚的来了,姓楚的来了,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喊,连莲肯定猜到了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阿冰咬牙切齿道:“妈的,真够狡猾。二姐还说你肯定不会来,老子也确实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妥了,有这句话就行了,证明连莲真在这儿,楚天齐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“你害的老子啃了差不多五年窝头,这还是老子在里面一个劲的装孙子,要不现在还出不来呢。从去年五月在监狱无意中看到你,老子就发恨,一定要让你恶有恶报。老子出来后,就找人练暗器。”阿冰不停的叨叨着,“刚才看到硬币做暗器,老子就想到是你这个家伙。哎,本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没想到还是没能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刚才发那俩东西,根本就不够老子瞧的。”楚天齐这是故意埋汰对方,其实要不是他身手了得,并加着万般小心的话,就真的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他娘的邪兴,你……”阿冰兀自嘟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理这小子,而是把头转向旁边。他这才注意到,仇志慷、高强、厉剑是三对三,现在已经稳占上风,相信很快就能结束打斗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取出望远镜,搜寻着周围的目标。

    玉米、向日葵、高粱、小树、灌木、小庙,全是静止的物体。

    人在哪呢?楚天齐不禁纳闷。

    正这时,仇志慷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,推着那三个戴手铐的家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突突”一阵马达声响起,高峰等人也开车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把那辆车也开过来。”楚天齐吩咐着,“把人弄到一块,看管起来。”

    仇志慷马上坐到高峰开来的那辆车上,汽车掉头开去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马上把那三个家伙双*腿也捆好,连同阿冰一起,每人嘴里塞了块破布,放倒在地上,由那两名干警持枪看护着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忙活过程中,楚天齐又拿起望远镜搜寻着,一点一点的搜寻。景物还是那些景物,还是一动不动的。要说镜头里完全没有移动目标,也不客观,其实里面一直有一些小虫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放过一处区域,头随着望远镜慢慢转动,眼睛紧紧盯着镜头里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突突”,马达声响起,是高峰和仇志慷分别开车到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移开望远镜,忽然镜头中*出现了移动目标,目标不是那些飞来飞去的小虫,好像是两个人。楚天齐马上集中精力,轻轻调整焦距,观察着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就是两个人,两个刚从小庙出来的人。那二人出了小庙,直接趴在地上,对着小庙跪拜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楚天齐不禁纳闷。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聚到身边,楚天齐没有回头,而是吩咐道:“把咱们的两辆汽车停过来,和这辆越野车形成三足鼎立态势,车头冲外,留出一小块空地,供我们活动。另外,那四个家伙弄到咱们的一辆车上,让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身旁众人领命去了

    继续盯着镜头中的目标,楚天齐发现那两个人影跪拜完毕,搂抱在了一起。现在镜头中*出现的是两人的侧身,楚天齐注意到,这两人应该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镜头中两人忽然分开,撕扯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要打架?楚天齐很是疑惑,但眼睛一直盯着镜头。

    看明白了,不是撕扯,是女人正在推开男人,但男人似乎不愿意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再次聚拢到楚天齐身旁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开望远镜,向旁边一推: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高强接过望远镜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锋也取出自带的望远镜观察上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一眼前面的汽车,然后收回目光,压低了声音:“现在第一阶段任务已经完成,接下来第二阶段任务就是找人。听刚才那个被我*干倒的家伙语气,连莲应该就在这儿。镜头中一共就发现了两个人,看样子是一男一女。两人是从庙里出来的,先是对着小庙跪拜一番,然后又抱在一起,像是在抱头痛哭。现在似乎又变成了女人在推开男人,让男人走,男人好像不愿意。看情形,这一男一女关系很亲密,否则不会深夜一同出现,更不会搂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看不见?”高峰嘟囔着,“哪有人?”

    “和高强换换。”楚天齐接了高峰的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的这个红外线望远镜,还是前年冬天在首都特训时所得,根本不是普通望远镜可比。

    没理会二高换望远镜的事,楚天齐继续说:“可以做一种假设,假设这一男一女就是连莲和乔丰年。镜头中男女的动作,也符合邹彬描述的连、乔二人关系。既然女人在推开男人,我们还可以再假设,假设女人让男人独自离开,但男人不舍得抛下女人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这一男一女就更符合连、乔二人现在各自的身份了,即连莲是身负数案的罪犯,而乔丰年只是偶有劣迹的商人。”

    身旁众人都不禁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现在就把他们当做连、乔二人,我们可以利用他们争执的时间空档,靠近、包围他们,然后侍机擒获。抓紧时间,议一下行动方案。”

    仇志慷说了话:“局长,你留在这儿,让那两名干警看着那四个家伙,同时观察着周围情况。我和高强、高峰、厉剑四人分成两组,从东西两个方向上山,去包抄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让我留在这,我的身手也不比你们差呀?”楚天齐提出了疑义。

    “局长,不是这个意思。您留在这,有这么几个好处:一、假设对方就是连莲,有你在这,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,便于我们行动。二、您在这个地方,也便于用望远镜观测他们的方位,并及时反馈给我们。三、虽然现在那四个家伙被制服了,但不敢保证附近是否还有同伙。万一有同伙赶来,您也好调动咱们的整个力量,可不能让那四个家伙脱开我们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仇队说的对。”其余三人纷纷附合。

    “好,时间紧急,就听志慷的,志慷考虑的就是周到。”楚天齐这么说,主要就是为了肯定仇志慷,其实他早想到这几点了。

    听到局长称呼自己“志慷”,仇志慷顿觉胸中一股暖流涌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志慷、厉剑一组,从东边山脊包抄,高强、高峰一组,从西边山脊上山。东边先行动,你们离目标距离远,也便于隐蔽,随时报告你们大致位置,我可以根据观察到的位置,决定高强、高峰从西边上山的时间。另外,在离对方四百米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们,你们必须要停止前进,根据我的指令再行动。还有,一旦发现危险,马上向我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人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楚天齐拍了拍仇志慷和厉剑的肩头:“注意安全,出发。”

    没有再说话,仇志慷、厉剑向楚天齐敬了个军礼,快速进了东边的高梁地。

    高强放下望远镜,说:“这附近会不会有他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也许就在庄稼地藏着,或者就在附近不远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想了想,拿出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手机里传出了声音:“局长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老曲,马上召集人马,沿二0九县道向西行驶大约三十公里,这里有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行动?好。”曲刚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楚天齐挂断电话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局长,这里叫北庙丘。”高峰一边继续观察着,一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高强接了话:“局长那是故意没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我晚点儿再说具体地点。”

    高峰恍然大悟,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他们站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。”一个飘飘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寂静的深夜,乍听到这个尖厉女声,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吓一跳的。楚天齐也不由得一惊,但旋即就坦然了,嘴角还挂上了一抹微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