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老贼,你等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名武警军官走进屋子,径直来到周子凯面前,行军礼:“首长同志,定野市武警支队支队长彭刚奉命向您报到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回礼:“彭队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彭刚从文件包取出两张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子凯接在手中,读了起来:“命令,奉市委令,由我局和定野武警支队组织这次‘七.二七飓风’行动。特授命周子凯担任飓风行动总指挥,楚天齐同志担任副总指挥兼前敌总指挥,彭刚同志担任副总指挥。”

    完了?听到这里,姚兵脚下一软,身体靠到会议桌上。

    屋门再次一响,厉剑带着七名黑制服男人走了进来。当先一方脸男人和周子凯点了点头,开始说话:“萧长海、姚兵、常亮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其余六名黑衣人,准确的站到了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“带走。”方脸男人在说完此话后,向孟克伸出了手,“孟克同志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孟克右手和对方握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切,众人意识到,今天所有的事情并非巧合,而都是提前谋划好的,所有看似不合理的事情其实都是双簧。目的就是等着纪委带走萧长海、姚兵、常亮,目的就是让大家交出通讯工具,目的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保密行动。

    今天的行动真的是只是实战演习吗?众人都给出了否定答案。但究竟具体是什么行动,到现在人们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同时人们还好奇,也很疑惑,不知楚局长打人环节是否也是提前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武警、纪委人员都离开了屋子,那三人也被带走了,厉剑已用密码箱装上众人手机,会议室恢复了暂时宁静。

    “立正,向前看。”口令声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齐刷刷投到主席台上,只见周、楚二局长全都警容齐整,面色庄重,尤其楚天齐更是和近段的的形象反差巨大。往日萎靡一扫而光,现在的楚天齐身板挺拔,目光如矩,整个神情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飓风行动现在开始。”说到这里,周子凯看向楚天齐,“楚局长,你来。”

    快速环顾一圈,楚天齐朗声说道:“参加行动的同志,需要分组出发,点到名字的人,迅速出列,到楼道集合。”说着,把几张纸交给了厉剑,“你来点名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迟疑,厉剑直接喊出名字:“第一组,组长仇志慷……”

    仇志慷立正回复:“到。”然后去到门外楼道中。

    “组员康成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力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“赵颖瑞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名字被叫到,一声声回复迅速响起,一名名干警走出屋子,霎时间大战前的气氛异常浓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深沉,大多数人早已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漆黑的暗夜中,一列列盖着帆布的军车,一辆辆拉着窗帘的中型、小型警车,驶出县城,驶在通往乡下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整个行进过程中,除了这些车辆,再没见到任何其它车辆,显见相关路段已经实行交通管制,本就为数不多的社会车辆被限行或改道。

    车上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去往何方,只知奉命行*事。在这些人中,有人根本看不到外面,有人只能看到汽车前方的路。也有人辨识出了前行的路段,但却无法以任何方式和外界交流,当然绝大多数人也没有要和外界交流的意愿。

    在车队刚到秋胡镇界的时候,走在最后的警车停了下,楚天齐从车上下来,等在路边。

    很快,后面一辆警车呼啸而至,停在楚天齐面前。副驾驶车门一开,周仝跳下汽车。就在她正要拉开右后侧车门时,车门从里面打开了,一个男人踉跄的下了汽车。楚天齐赶忙伸出双手,扶住对方。

    车灯映照下,一个状态凄惨的人站在楚天齐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曲,是你吗?”楚天齐双手扶对方双臂,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对面男人嗓音嘶哑的说:“局长,我是曲刚,我以为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面前的曲刚,楚天齐几乎不敢认了。这还是那个体格魁梧,身高一米八二,年龄仅四十五岁的常务副局长吗?

    现在的曲刚眼窝深陷,双眼布满血丝,脸颊瘦的像是塌下一块,颧骨显得特别突出。他头发蓬乱,发丝一绺一簇的,上面带着凝结的血块,胡子也是乱糟糟的,还打着绺。曲刚脸上最醒目的,就要数那几处伤痕了。额头的那块淤青,颜色淡了好多,应该已经有几天了,但淤青的边缘却很大。左脸颊上一条伤痕刚刚结痂,看样子像是用带棱的鞭子抽的,应该是近两天的事。嘴唇和下巴的伤虽然要小,但却要多一些,至少有五六处。上衣和裤子也有好多血渍,看样子身上也有伤。双腕上各有一条透着血痕的印迹,显然是手铐留下的,再看刚才曲刚下车的姿势,脚上肯定也带过沉重的脚镣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身上破旧的衣衫,以及那特制的服装,楚天齐道:“怎么没换身衣服?”

    “不换,捉住老贼再换。”曲刚是咬着牙说的。

    “走,上车再说。”楚天齐扶着曲刚上了自己的警车。

    周仝也跟着坐到了副驾驶位,汽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转头看着曲刚,楚天齐道:“老曲,你受苦了。他们是不是折磨你了,脸上、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曲刚轻叹了一声:“姚兵他们非说柯晓明开枪是我指使的,是我要杀人灭口,还出示了所谓的指示证据。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,我就和他们据理力争,结果他们以我要行凶为由,拿枪指着我,把我押到了那个地下关押点。到了那以后,他们根本就不再跟我废话,直接就要我承认指使的事,我不承认,他们就用鞭子、刀子,想着各种办法收拾我。

    看出来了,他们想要我的命,但又想给我坐实罪名。我想与其被他们侮辱致死,还不如自行了断,于是趁他们不备,就撞头自杀,他们及时发现了,我没有死成。接着我就绝食,他们先是饿了我两天,然后就把我捆起来,撬我的嘴强行灌。后来姚兵不见了,这种折磨才少了一些,但从前天又开始了,下手的人我不认识,但不是县局的人,他们都是受常亮支使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他*妈的还有没有人性?”骂过后,楚天齐道,“老曲,你要感谢孟克同志,如果不是他据理力争,你就被姚兵他们带走了,后果不堪设想呀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,是,要是被他们带走,我肯定没好,这条命就交待了。局长,要是你再晚派周科长来,恐怕也见不到活的曲刚了,你们仨都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曲刚语带哽咽,“局长,是不是我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没事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没事了。”曲刚再次双眼噙满泪花,激动的抓住衣服,晃动着蓬草一样的头发。忽又抬起头来,“晓明怎么样?醒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柯晓明醒了,我还见了他,他跟我说了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知道?”曲刚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其实昨天白天就醒了,但一直没敢睁眼,只到今天凌晨,趁看他的人出去才醒,给高强打电话要见我。我见他的时候,还是高强引开了看守他的那两人。他是在装睡的时候,听看他的人讲到你的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咬牙道,“老曲,今天我给你教训了常亮那个家伙,当众打他的脸,把他踩在脚下。遗憾的是,还没等我对姓姚的下手,武警和市纪委的人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见你对常亮下手那么狠呢,只可惜后面的精彩没看到。”周仝在旁边插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周仝,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,是不是不顺利?”

    周仝道:“是呀,不太顺利。我带人去那的时候,是以传达重要信息的名义,当时他们半信半疑的放我们进去。好几个人都在局里开会,那里只有四个人了,我让他们集中到一起,然后让人以传达信息为名,把他们实际控制在那个屋里。我叫出胡成,让他带我去见曲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疑问:“胡成?不是交警队长吗?”

    周道说:“刚被常亮调到那里,常亮许了他刑警队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骂道:“他*妈的,常亮这个家伙,把职务全当做拉拢人的砝码了。据我所知,光这个刑警队长就许了好几个人,候乾坤就是其中之一,现在连刑警队长办公室都让他占了。”

    周仝继续说:“胡成一听我要见曲局,说是必须要赵伯祥或是常亮的手令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手令”二字,楚天齐不禁暗骂:妈的,赵伯祥真把自己当人物了,还他娘的“手令”,怎么不说“口谕”、“圣旨”?

    “我说是局长让我来的,他这才磨磨叽叽打开屋门,把曲局带到了办公室。当时看到曲局满身伤痕,带着手铐、脚镣,让他们折磨的不成样子,我忍不住都掉眼泪了。我让胡成打开手铐、脚镣,他自然不肯,我又拿你压他,结果他说你已被停职,督查长职务不过是个摆设。他还说你是‘落架的凤凰不如鸡’、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’、“秋后的蚂蚱”,反正什么难听说什么。”周仝在学胡成时,学的非常形象。

    “找打。”楚天齐怒道。

    周仝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伟大的楚局长神圣不可侵犯,怎容他如此诬蔑和诋毁?于是我果断的替你教训了他,上去就是两个大耳刮子。他自认好歹也是一名队长,今天被一个女的打了,怎肯罢休?挥拳就打,还想掏枪。我看他不识好歹,直接上脚,把他踢翻在地,踩上了他个狗东西。他还嘴硬,想耍硬骨头,结果我拿手指顶着他后腰,他还以为是手枪呢,直接就熊包了,老老实实打开了手铐、脚镣。我带着曲局离开那里,留几个人在那继续看着,为了以防万一,直接把胡成他们给绑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,真是没想到啊,周仝身手不是一般好,反应也迅捷,做个刑警队长绰绰有余。”曲刚由衷赞叹着。

    看到曲刚精神不错,楚天齐一笑:“老曲,我记得胡成是你的人吧,在那次你们想要灌醉我的时候,他也跳的可欢呢。怎么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曲刚尴尬一笑,然后长叹一声:“给骨头就咬的东西,早他娘的反水了。也怪我,当初就不敢接纳这个三姓家奴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楚局,我是彭刚。”对讲机呼叫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按着对讲,道:“我是楚天齐,请讲。”

    彭刚的声音:“队伍到达目的地,与先头部队已经接上头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停止前进,原地待命。”楚天齐发布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对讲声音到此而止。

    曲刚忽然道:“局长,我也要参加行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迟疑着说:“你这身体行吗?身上还有这么多伤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都是皮外伤。”曲刚在自己前胸捶了两拳,“主要是饿的厉害,刚才周仝已经给我弄过吃的,现在身体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不要逞能。”说着,楚天齐又把头转向周仝,“给老曲弄把枪,照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周仝干脆的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老贼,你等着。”曲刚咬牙说着,攥紧了双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